用户名:
密码:
第8节 第二十七章(1)

【二十七】

康季平的话更不客气了,说,你别推托到别人身上,更主要的不是因为陆部

长,你是想表现给闻舒看的。

·【二十七】

旧城改造指挥部成立那天,并没有进行大张旗鼓的宣传,只是小范围地低调地开了一个会,到会的除了市委和政府的一些主要领导,剩下的就是指挥部自己的人员了,都是从各单位各部门抽调出来的精兵强将。领导班子这一块,赵一行副市长和刘立权局长大家都熟悉,只有万丽是个生人,大家当然也早就听说了万丽,但许多人都是头一次见她,毕竟宣传部和城市建设这是两个不同性质的部门,碰到一起的机会不多,何况在这之前,万丽只是宣传部的一名科长,根本就没有出头露面的时候。今天万丽出场,才是一个正式的亮相。

城市改造是造福于老百姓的,说到底,就是政府拿钱,给老百姓解决生活的问题,同时大幅度地改变城市的破旧面貌。但政府拿钱,钱在哪里,到哪里去拿,以至于赵一行常常在指挥部的会议上自嘲说,我们还得向上级申请多加一个部门——印钞车间,我这个指挥部才指挥得起来。对于指挥部的叫苦,闻舒一再说,你们要广开思路,不能只盯在政府一家身上,要从里边寻找到商机,资金问题才能彻底解决。话这么说是不错,但谁不知道,旧城改造不是搞房地产,这里边的商机实在没有多大的空间。

万丽通过叶楚洲找到了一笔资金来源,只不过,他这个钱,不怎么好拿,因为那是老外口袋里的钱。她立刻向赵一行和刘立权汇报,赵一行和刘立权一听,立刻就争论起来。赵一行是稳健派,他认为,就目前情况看,别说外资引进,就算是国内的民资,投入到城市改造的,在全国范围内口子还没开出来,即使个别地方有,那也只是较小范围较低水平的试点,从来没有做过大规模的宣传,都是偷偷摸摸在做。且别说南州开不了这个口子,就算通了天,开出这个口子,那就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赵一行不想做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让万丽把这事情回绝了了事。可刘立权的意见刚好相反,两人相持不下。按道理,赵一行毕竟是副市长,又是总指挥,刘立权毕竟只是建设局长,副总指挥,怎么说都是在赵一行的领导之下的,但刘立权个性强,又有背景,似乎从来就没把赵一行放在眼里,这也使得赵一行心里很窝火,再稳健、再老到的赵一行,也被刘立权惹得脾气大变,两个人针尖对麦芒,常常不可开交。

万丽把这个情况及时告诉了叶楚洲,叶楚洲问万丽自己的想法,万丽说,我的想法有用吗,在这两个人手下工作,还轮得到我有想法吗?叶楚洲却说,我的看法恰恰跟你相反,正因为这两个人协调不起来,你的作用就出来了。万丽说,我怎么起作用,决定权不在我手里。叶楚洲说,老外要投资的这件事情,本来就不是赵一行和刘立权能够决定的。万丽立刻听懂了,想了一想,问道,你觉得,闻舒会支持吗?叶楚洲说,我要是觉得闻舒不能支持,我会把老外带来吗?

第二天闻舒就召集三位总指挥开会,问起了外资的事情。赵一行和刘立权互相怀疑地看着对方,都以为是对方抢先报到了闻舒那里,万丽有点心虚,觉得自己这么做,小人了一点,但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果先请示赵一行和刘立权,事情就办不成了。

赵一行气得不轻,回到指挥部就和刘立权争了起来,但他们争论的结果,却把万丽给暴露出来了,两个人都知道了是万丽向闻舒汇报的,回头看着万丽。万丽心里明白,这两个人原本对她是不设防的,虽然知道她是向问提起来的,但他们自己哪个没有背景,哪个没有靠山,所以一开始,他们都没有把她放在眼里,没有把她当成一种力量,只顾了两人之间的你争我夺,张扬个性,但忽然间,就发现身边的这位不怎么张扬的女同志也是一个人物,也是不得不重视的人物,他们对她,有了新的认识,也就有了新的相处的方式。

果然从这以后,指挥部两分而立的局面,变成了三分而立。大事小事,赵一行和刘立权都要再三征求万丽的意见,甚至当着下级的面,总是把万丽抬在前面。本来他们也不大和万丽开玩笑,可现在隔三差五,就和万丽说说笑笑。看起来,万丽的地位得到了尊重和肯定,但实际上万丽心里明白,他们已经把她当成了对手,而且还不是轻量级的对手。有一回和康季平谈起来,万丽把自己的委屈告诉了康季平,康季平说,这对你来说是好事,向问不正是希望你在严酷的环境中得到真正的锻炼吗?要不然,他完全可以给你个清闲、太平点的位子。万丽说,但是这两个人,也太直露了,说变就变,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自然。康季平说,现实就是这样,你一定要记住,在任何岗位,都有竞争,都有让你心理不平衡的事情和人,他们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在你面前,干扰你的工作。你别以为到旧城改造指挥部,男同志多,事情就好办些,疙疙瘩瘩的东西就会少,一点也不会少,只会更多,更严酷,更无情。女同志和女同志竞争,再怎么你死我活,到头来也可能会心肠软一下,下不了手,但是和男同志相处,你可千万别抱什么幻想,他们当面会吹捧你,但是他们下手的时候,决不会手软,更不会心软。万丽说,我不想那么多,想那么多我就不能做事情了,我只想把工作做好,这一次我直接找闻书记,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想努力促成这件事情。康季平高兴地说,万丽,你长大了。

关于外资引入南州旧城改造的谈判,因为闻舒的直接参与,进行得非常顺利,对旧城改造指挥部来说,当务之急就是跑批文。接受外来投资,最难的一关在上面。在政策上,国家关于引进外资的政策虽然已经开始推行,但多半是外资来投资企业之类,做旧城改造的用途,全国好像还没有哪个城市哪个城区尝试过。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跑北京,去通口子,去要政策,只有拿到批文了才能动作。

在指挥部商量谁去北京的时候,闻舒忽然打了个电话来,这个电话和平时不一样,平时闻舒要找谁说话,一般都是闻舒的秘书或市委办公室主任先拨通电话,告诉对方,闻书记要和他通电话。但这一次,闻舒就自己直接拨了过来,以至于万丽接电话的时候,听闻舒说,我闻舒啊,万丽竟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说,是闻书记。当时赵一行和刘立权都在场,听到闻舒来电话,都有些紧张,盯着万丽,也希望从万丽手中接过电话去。万丽说,闻书记,赵市长和刘局长都在。闻舒说,你告诉赵一行和刘立权,我陪你们去北京,我替你们去跑腿。不容万丽反应过来,又说,你们什么时候出发,早一点通知我。就挂了电话。万丽把闻舒的意思说了,赵一行和刘立权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加上万丽,三个人都有些目瞪口呆。闻舒亲自跑北京求人,让他们更感觉到了自己肩头上的分量,这是一件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事情!

他们想跟上闻舒去北京,但又都担心这次的北京之行担子太重,都在权衡利弊。赵一行首先想退下去了,说,全面的工作都已经摊开来了,得有个人在这里当家。刘立权和万丽都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刘立权立刻说,那我和万丽去。刘立权这么急吼吼地一表示,又让赵一行有些反悔了,说,我也不是说一定我留守,看情况再定吧。刘立权将他的军说,没有时间看情况了吧。我的意见,明天,最迟后天就出发。赵一行看了看万丽,万丽说,闻书记的口气,也是比较急的。赵一行又犹豫了半天,说,这么大的事情,我不去总不放心的,是不是万丽留守?万丽脱口说,闻书记的意思,是希望我去的,因为这件事情,叶楚洲那儿的线是我牵来的。此话一出口,脸有些红,闻书记电话里并没有这层意思,但赵一行和刘立权倒也没多大意见,因为有叶楚洲夹在里边,万丽不去也确实不太应该。其实叶楚洲前两天就回南方去了,他已经从这件事情中抽身退去,万丽只是借了他的名为自己争取了一个机会。商量了半天,最后决定三个人都去,把家里的事情交给办公室主任。

根据闻舒的安排,去北京先把外围的工作做得差不多,重头戏就在陆部长那里了,陆部长也就是闻舒曾经跟随多年的老首长。老首长亲自出面联系,请到了几个关键的人物,安排了一顿关键的晚饭。万丽在党校时曾听聂小妹说起,长洲县一家企业到北京跑上市,光总经理一个人喝XO就喝掉了二百多瓶。这次来北京之前,万丽也曾想到过这个问题,但总觉得不会太过分,毕竟是闻舒带的队,请的又是北京高层的领导,总不能跟乡镇企业那样喝。不料一到这个宴席上,才知道她的想法是大错特错了。老首长一进来就扫了大家一眼,然后瞄着闻舒说,小闻啊,我这老酒鬼你是知道的,今天有没有带几个精兵强将来助阵啊?闻舒说,在您老人家面前,哪有精兵强将敢言啊!万丽心里就有点打鼓,更没想到的是,老首长请来的几位关键人物,喝起酒来,一个比一个如狼似虎,一闻到高度茅台的香味,都馋涎欲滴了。闻舒当然是首当其冲,躲也躲不掉,别看他在南州是“闻舒笑一声,南州抖三抖”的人物,在这场面上也照样只能赔着笑脸,一杯又一杯地向别人敬酒。刘立权呢,个性虽强,酒量却实在不强,人称“一杯倒”,赵一行好歹能喝一点,但他却是样样事情瞟着刘立权,你刘立权做缩头乌龟,我凭什么冲在前面当替死鬼。最后就只剩下万丽了,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闻舒一个人冲锋陷阵,结果引火烧身。

宴会结束,万丽硬撑着回到自己房间,跌进卫生间,就吐得一塌糊涂,吐到最后胃里已经什么也没有了,但胃还是不停地痉挛着,连苦胆水都吐了出来,最后脱了水,难受得死去活来。她从来没有想到酒会把人折腾成这样,又惊又怕,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挣扎着抓起电话,想告诉刘立权一下,但是偏偏潜意识还控制着她,觉得自己的形象太不成体统了,万一惊动了闻书记,会给闻书记留下什么样的印象?几次抓起几次又把电话放下了,最后一次,她竟然把电话拨到了康季平家里,一听康季平的声音,万丽就“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康季平说,万丽,万丽,你快说话,你快说话呀!万丽边哭边含糊不清地说,康季平,我,我喝醉了,我难过,难过啊,康季平,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康季平说,你住在哪个饭店,几号房间?万丽的思维一片空白,想不起来,只是说,我要死了,我难受,我要死了。迷迷糊糊地说了一会儿,却已听不见康季平的声音了,喂了几声,才听到康季平那边电话已经断了。

万丽撂了电话就倒在床上,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久,听到门铃声了,她想爬起来去开门,但怎么也爬不起来。门铃响了一阵,就听到外面有人焦急地说,请服务员开门吧。稍过片刻,果然服务员来开门了,万丽眼前一片迷糊,看到好像是赵一行和刘立权,还有几个陌生人站在她床前。赵一行和刘立权脸色都很紧张,很担心,有个穿白大褂的人抓住了她的手,替她把脉。万丽被他的柔软的手一触摸,紧张的心情一下子松弛下来了,含糊不清地说了声,我有救了。接下来就有人进来给她打了吊针,打上针后,万丽渐渐地平静下来,眼睛睁一会儿,闭一会儿,再睁开的时候,看到赵一行和刘立权的脸色好多了,刘立权还在微微地笑着,赵一行说,下次别逞能了。万丽眼眶一热。刘立权说,闻书记已经睡下了,就没有惊动他。赵一行说,今天闻书记也喝多了。万丽说,你们怎么知道我的情况?刘立权说,是宾馆的人来叫我们的,说和你们一同来的住在317房间的女同志喝醉了,可能要抢救。万丽已经能够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意思了,奇怪地道,咦,我没有跟服务员说呀,我一进来就倒下了。赵一行和刘立权也觉得奇怪,就问旁边宾馆的同志,那个人说,我也不太清楚,总机上的人说,有人打电话到饭店总机,报了房间号码,说了这个事情,我们还以为是你自己打的呢。大家疑惑了一会儿,也没再放在心上。看万丽情况稳定多了,赵一行和刘立权都要走了,万丽支吾道,赵市长,刘局长,我没事了,明天,明天,是不是——下面的话有点不好意思说出来,赵一行和刘立权都笑起来,赵一行说,是不是叫我们不要跟闻书记说?万丽说,洋相出得太大了。刘立权说,是呀,哪有女同志喝成这样的。赵一行说,你放心休息,护士会守着你的,明天还有更艰巨的任务呢,不过可不敢要你再陪酒了。万丽的心总算踏实了一点,渐渐地放松了神经,神志恢复了正常,身体感觉也好多了。

赵一行和刘立权走后,护士一直守在万丽身边,她让万丽闭上眼休息,万丽就闭了眼,却没有休息,一直在想是谁告诉总机上的呢,只有康季平,但她好像并没有告诉康季平她住在哪个饭店,康季平是怎么知道的呢?想着想着,睡意渐渐上来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