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1节 第二十八章(2)

田常规接下来谈的内容,更是万丽始料不及的。田常规说,万丽——他忽然笑了一下,说,是不是应该早点到位,就称万总了,这也算作思想上、心理上抢先到位吧。万丽也跟着笑了一笑,但仍然不便多说什么。田常规继续道,从明年起,南州的交通,要来一个彻底的大改变,不仅几条主干道路要拓宽,要建环城的高架桥,城乡结合部的立交、轻轨也要列入规划,要给它考虑位子了。那天我和江市长一起排了排,半年后,南州同时有八条路的工程要上马。万丽点了点头,她知道,修路意味着拆迁,拆迁意味着安置,安置的任务艰巨而沉重。果然,田常规单刀直入地说,你要在三年之内,保证我四十万平方米的定销房。万丽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由脱口问,多少?田常规又说了一遍,四十万。万丽心里倒抽了一口冷气。田常规毫不留情地说,而且,我没有别的东西可以给你,我只有一个东西给你,就是这个位子。你也知道,政府划拨土地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哪怕是定销房用地也不行,所以,我给你的,除了这个位子,其他的,一寸地、一分钱、一块砖,都得靠你自己去挣。田常规说过后,看着万丽的反应,万丽很想点点头,但是她觉得自己的脑袋特别的沉重,想点也点不起来。而且——田常规又说了一个而且,在每一个“而且”之后,都是给万丽的肩上再加一点分量:要三方满意,拆迁户满意,我要满意,还有,你自己也要满意。田常规说话间,拉开了抽屉,从里边拿出一份材料,放到万丽面前,万丽一看,是一份内参,上面有个标题:《南州市首批定销房质量遭到入住户质疑》,副标题是:定销房=问题房?“问题房”三个字和那个问号的字体特意换上又大又黑的字体,显得十分醒目。田常规说,这批定销房,当初市委市政府是下了大决心的,是相当重视的,专门划出地块,政策上也给了许多优惠,但是结果却很不理想,难怪周洪发当时死活不肯接,硬推给了唯守集团。万丽心里一动,但田常规已经洞察了她的心思,她心里有什么萌芽,他都知道,但这萌芽,连一点点苗头都不能允许它们冒出来,田常规得将它们扼杀在萌芽状态。他说,这也是我们应该总结的经验教训,一个政府部门的企业,是享受到许多别人享受不到的政策优惠的,多多少少是有些特权的,但是,该享受的时候就享受,该作贡献的时候就该作贡献,周洪发这样的事情,以后是不允许发生的。田常规的话太明白不过,这就是说,等万丽坐到这个位子上,田常规也许确实会给她许多特权,她也相信自己会有一个对许多人来说都是望尘莫及的好环境,但同时,有许多事情是由不得她的,田常规要她干什么她就得干什么。

一瞬间,万丽心里委屈起来。周洪发拒接定销房的事情,大家都是知道的,各种说法也传来传去传过一阵,在待定未定的那些日子里,大家似乎感觉其中是两股力量在交锋,都聚精会神等着交锋的结果。周洪发看起来是在和市委市政府对阵,他能赢得了吗?结果却是周洪发赢了。情况变得复杂起来,许多人雾里看花,但毕竟与自己关系不大,过了一阵,定销房都已经开工了,议论也就烟消云散了。直到最近,定销房上市,遭到质疑,这个话题又重新被提起来了。

万丽有许多地方想不通的,凭什么周洪发坐在这个位子就能允许他为所欲为,换了别人就不行,难道真的因为周洪发财大气粗,有钱能使鬼推磨,连田常规也得给他三分面子?

但是万丽又是不能有委屈的,她只有无条件接受的份,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哪怕她是个女同志,哪怕她会哭鼻子,都无济于事,她得和男同志一样,承受她所需要承受的一切。

万丽终于说话了,这是她坐到田常规办公室后,说的第一句实在的话,也是第一句有内容的话。她说,田书记,我得以房养房。田常规一听,立刻“哈哈哈”地大笑起来,说,当然得以房养房,你房地产公司,不以房养房,以什么养房?在田常规的笑声中,万丽甚至有点为自己刚才一瞬间感觉到的委屈难为情起来。田常规不会让她受委屈,堤内损失堤外补,万丽如果连这一点信心都没有,田常规怎么还会点她的将?

从田常规办公室出来,坐电梯下到一楼。在电梯平稳往下降的过程中,万丽眼睛盯着跳动的数字,脑海里却是一片空白。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太突然,田常规和她的谈话,哪里是什么征求意见,哪里是什么初步考虑,在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已经迅速地从工作的调动进入了调动后的工作,从宏观的对房地产业的评估和把握到如何具体操作周洪发丢下的那些问题。任万丽的思维有多么敏锐、适应性有多么强,如此快速的换位思考,对她来说,也像是刚刚打了一场激烈的肉搏战,歇下来的时候,得喘一口气了。

万丽出了办公大楼,上了车,没有说话,仍有点发闷,小江便耐心地等着。过了一会儿,万丽似乎才回过神来,说,小江,到南星大酒店。话说出来,却犹豫了一下,又说,八点了,李秋那边不会已经结束吧?小江试探着说,要不,过去看一看?万丽点了点头。虽然她是坐在后座上,但是小江能够感觉出她在点头,车子就开起来,往李秋的喜宴上去。一上车,或者说还没有上车,只是一看到自己的车,一看到小江,万丽的情绪就已经稳定了一些。车开动以后,万丽的心更是渐渐地平和下来,突如其来的工作调动问题,田常规的字字句句,占据了她整个身心,使孙国海从她的脑海里迅速地淡去,她已经没有时间再去生孙国海的气,她面临的是她人生中的一件非常大的事件,利弊得失,她已经在最短的时间内想得十分清楚了,但是无论如何,无论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无论是得大于失还是失大于得,万丽清楚地知道,她无可选择,她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大老板看中了她,她不能说不,如果她说了不,今后恐怕很难再有她的大舞台。

一路上,万丽硬是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和不稳定的情绪扫尽,一会儿,到了李秋的婚宴上,她得装成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今天这个夜晚,和平常的每一个夜晚都是一样的。

万丽到南星大酒店的时候,伊豆豆已经在门口守候她。此时的伊豆豆,已经在这个市属企业干了两年副总了。两年前,也不知为什么,在行管局当办公室主任干得好好的,伊豆豆却忽然提出来要走,谁劝也没有用,非走不可。毕竟一个女同志,弄不好还会哭哭闹闹,局里也拿她没办法,最后只得尊重她自己的想法,让她到行管局下属的这个南星大酒店当了副总。南星大酒店虽是近几年新建的,但等于是南州市委市政府的接待处,是个副处级的部门,伊豆豆是正科级,到这个副处单位当副手,既不吃亏,也没占便宜。大家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为什么要走,只以为这个女同志个性天生如此,猢狲屁股坐不定。但无论如何,频繁主动要求调动工作,是不利于一个人的成长进步的。机关干部中,一屁股坐下去就再不动弹的也大有人在,只要组织不动,他自己是坚决不会动的。

伊豆豆到南星大酒店后不久,伊豆豆原来的上司、行管局的秦副局长就兼任了酒店总经理,再次做了伊豆豆的顶头上司。

这会儿伊豆豆看到万丽从车上下来,两眼直盯着她,好像要看出个究竟来。万丽毕竟心里有事,赶紧回避了伊豆豆的注视,说,还赶得上吧?伊豆豆刚要说什么,就见秦总急急地追了出来,他好像是追着伊豆豆来的,一路带着小跑,走近的时候,还喘着气,虽然看见了万丽,但好像没有看见,眼睛只是盯着伊豆豆,说,伊总,伊总——伊豆豆却有点爱理不理地横了他一眼,打断他说,不用这么大声,我听得见。秦总就不说话了,只是眼巴巴地看着伊豆豆,好像她是他的上司,他正等着她下命令让他干什么呢。果然,伊豆豆说,喂,你脑子有没有问题,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今天的鲜榨果汁,品种要多一点,别老是老三样,西瓜、黄瓜、橙汁,就不能有点新鲜货,丢不丢人?秦总结巴着说,可是,可是,可是李处长她——那伊总你看,现在再增加,行吗?伊豆豆说,现在?你还不如等宴会结束了呢。想想不解气,又说,喂,你怎么样样事情要问我,你老总还是我老总?秦总说,那,因为你,因为你比较、比较那个什么——时尚,我比较老土的——伊豆豆“扑哧”一笑,说,知道就好。秦总就走开了,果然走到餐厅里边的厨房去了。万丽忍不住说,伊豆豆,你真欺负老实人啊。伊豆豆撇了撇嘴,“哼”了一声,却没有说话。万丽听得出,伊豆豆不是哼她,而是哼秦总的。万丽说,你也真够戗,叫一个老总去管榨果汁,人家好歹也是处级干部,你也太——话没说完,李秋和平原已经出来了,把万丽迎进了大厅。

万丽先闷头闷脑地罚了几杯酒,才被大家放过,坐下来,心里稍稍安定了些,才发现李秋的排场搞得很大,南星大酒店的大厅摆得满满的,足有三四十桌。万丽又看了看今天到场的人,发现大多是市机关的同志,只有她和余建芳例外,但又不算很例外,因为也都在市机关待过。万丽已经好些年没见到余建芳了,余建芳从宣传部回元和县后,先是宣传部副部长,后来又当了好些年宣传部长,前不久,到了县政府,当了分管经济工作的副县长。好些年过去了,她一点也不见老,仍是当年的形象,即使是来喝喜酒,也仍然穿得很老土,发型也仍然是老式的。万丽一见之下,不由脱口说,余建芳,你一点也没有变啊。余建芳笑笑说,我小时候就听大人说,美人易老,长得丑的人,不容易老嘛。伊豆豆不服了,说,你的意思,是说我们都老了。余建芳说,你是美人吗?倒把伊豆豆闹了个大红脸。

伊豆豆正要说余建芳的段子,就看见陈佳端着酒杯从另一桌过来了,坐到万丽身边。伊豆豆说,好了好了,不说余县长了,真正的美人到了。陈佳依然是淡然地一笑,向万丽举了举杯子,象征性地喝了一点。万丽也喝了一点,算是致过意了。陈佳已经是市老干部局的当家副局长,也有了一个三岁的孩子,多年过去,她仍然是个冷美人,说话不多,但并没有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陈佳当年以闪电般的速度结了婚,她的丈夫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机关里所知甚少,因为陈佳从不提起,别人也不好多问,出席什么场合,陈佳也从来不和丈夫一起出现,以至于万丽到现在都没有见过陈佳的丈夫,只是从伊豆豆的嘴里听说,那个人相貌平平,个子比陈佳还矮一点。陈佳这几年工作很出色,背靠上“老干部”这棵大树,得着了充分的滋养,在老干部局从第五副局长,很快就上升到了第一副局长。因为正局长是个好好先生,不怎么管事,也不爱管事,所以大家都知道,老干部局真正的大权是握在陈佳手里的。只是从陈佳的外表看起来,一点都看不出她是一位大权在握的女同志。

陈佳敬过万丽的酒,就到另一桌去了,万丽旁边的座位空了出来,李秋赶紧坐到了万丽身边,有些不安地对万丽说,万丽,你看看,弄得这么大。这话被伊豆豆听到了,不以为然地道,三十桌了不起啊?现在人家五十桌、一百桌也多得是。李秋轻轻地叹息一声,毕竟是再婚嘛。伊豆豆说,再婚怎么啦?再婚又不低人一等,叫我说,再婚还高人一等呢!一辈子一婚,充其量就是一次性的幸福,再婚了,至少有第二次的幸福。李秋苦笑了一下,说,是呀,但这第二次的幸福,可是建立在漫长的痛苦之上。此时此刻的李秋,和坐在财政局那个位子上的李秋,判若两人,她的那只被称为蜘蛛精爪子的坚硬的手,似乎也柔软了许多。

下面的节目是伊豆豆提出来的,要看新房。万丽心事重重,赶紧说,你就别折腾人啦,李秋、平原他们也够累的了,新房下次再看吧。伊豆豆攻击万丽说,就你会体贴人,我就偏不体贴,反其道而行之。万丽正犹豫要不要先走,伊豆豆的话又已经丢过来了,万丽,你可别说你有事要先走啊。万丽被伊豆豆洞察了心思,有些窘,还没来得及解释,伊豆豆又说了,万丽,你先是迟到,又要早退,什么事啊?我简直怀疑,你是不是嫉妒李秋啊?在大家轻松愉快的哄笑声中,万丽真不能拉下脸来说走就走。

一群人便呼隆隆地出了宴会厅,找车的找车,打的的打的,一齐出发,往李秋新家青萍园去。青萍园是周洪发开发出来的高档住宅区之一,这个小区里没有普通住宅,独立别墅、连体别墅、复合式……应有尽有。这也是周洪发坚持富人经济观点的一个具体体现。

车到了小区门口,大家下了车,说是要看一看小区的全貌,就三三两两沿着小区宽敞的大道往里走。虽然是夜里,但小区灯火辉煌。平原正走在伊豆豆身边,伊豆豆拍了拍他的肩,平局啊,你们跻身富人的行列啦!平原笑道:我们是富人区里的穷人,我们的住房是这里最低档次最普通的。伊豆豆说,一个不普通的小区里,能有普通的东西么?平原道,错层而已。伊豆豆说,听听,你们听听,什么口气,错层而已,而已?她边说着,又回头向李秋道,李秋,你老实交代,周洪发给了你什么优惠价?李秋只是笑笑,不说话。伊豆豆却继续咄咄逼人,好个周洪发,我跟他打听楼价,他跟我玩阴的,到底李大处长,实权在握,好办事。这话说得就有点伤筋动骨,好在大家知道伊豆豆的为人。再说了,伊豆豆这话也没有错到哪里,市财政局经济建设处的处长和市房产公司的老总,这之间的关系,是用得着别人说的吗?不用说就明白了!只是伊豆豆和别人不同,别人放在心里的事情她非得说出来,好像不说出来,别人就不知道她洞察事物的水平和本事。

走在一边的万丽,听到“周洪发”三个字,心里不由跳动了一下,脸上竟有些热起来。好在万丽的表情是内敛的,又是夜晚,大家的注意力又在这个令人心动的小区里,没有人会在这时候去注意万丽的表情和心情。倒是有另一个人,听到“周洪发”三个字,不由得“呀”了一声,因为他“呀”的这一声比较奇怪,大家便回头看看他。他叫许可,是平原的同事。见大家看他,许可说,刚才来的路上,我刚刚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说周洪发进去了。一刹那间,前前后后所有正在说话、正在议论高档小区的人,全部停了下来。本来闹哄哄的道上,由于突然安静下来,便显得格外的冷,气氛都像是被冰冻了。周洪发,就好像是他们中间的一个人的家人、亲戚、要好的朋友,至少也是关系密切的人物。许可的话,击中了他们每一个人的心脏,他们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动异常,或者是加快了,快得几乎不能承受了,或者是慢了下来,慢得似乎要停止了。

周洪发不是他们的什么人,他们跟他也认识,也熟悉,但是关系并不算密切,密切到像李秋这样,在他手里买了一套房子的,已经是少数了。

周洪发就是周洪发,他是市房产局的一个干部,房产公司的老总,仅此而已,但是因为他的动静大,他的名声也跟着大,关注他的人就多,到后来,提到周洪发,大家都莫名其妙地觉得好像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似的。这种心情,也真是很莫名其妙。预言周洪发早晚会出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应该说大家都是有思想准备和心理准备的,但等到真的出事了,大家还是被震惊了,是人人自危,还是兔死狐悲?过了好一阵子,有谁问了一句多余的话:什么时候?许可说,今天下午。经过这一问一答后,又没有声音了。这时候,有一个人的手机响了起来,铃声特别清脆响亮,他接了手机“喂”了一声,就开始往旁边走,很明显,他的通话不愿意被在场的人听到。

接电话的是市委组织部干部一处的副处长老吴。万丽下意识地盯着他走开的背影,不知为什么,万丽的心头,瞬间弥漫起一种感觉:这个电话与她有关。老吴接过电话,重新走回来了,他看了万丽一眼,没有说话。

万丽的预感是准确的。

田常规那边工作都已经做起来了,组织部干部处就要整理万丽的材料了,如果不是因为明后天是双休日,说不定明天一早任命就下来了。

任命一下来,万丽就要到房产公司上班,去坐周洪发的那张老板桌了。

还有一件事,就是谁接任万丽担任沧平区的区长。按常规,田常规找万丽谈话的时候,会征求她的意见。前任的意见,对下一任的人选是相当关键的。但是,田常规今天没有按常规做事,他甚至根本就没有来得及考虑这件事情。事后万丽也想过,这件不按常规做的事情,只能说明田常规真的很急,但即使田常规按常规做了,征求她意见了,她也是无话可说的,因为太突然,她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对于自己的继任的人选,她的脑袋里暂时还空空如也,既没有可以推荐的人,也没有要反对的人。

其实,即便是双休日,在这一个周末的夜晚,万丽将要接替周洪发的消息也同样会以最快的速度传开去。万丽知道,不等她到家,就会有性急的电话追过来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