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第三十五章

【三十五】

伊豆豆就跟了进来,直视着万丽,她的眼睛里竟有了一种万丽从来没有见过的冷

意。伊豆豆说,万总,建群集团的老总跳楼了。

·【三十五】

这几天万丽似乎感觉出伊豆豆的一些变化,她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变化,变在哪里。但是女人的敏感和直觉告诉她,和伊豆豆个人生活有关。万丽忍不住问伊豆豆,老秦还找不找你啊?伊豆豆脸红了红,说,老样子,死样子。万丽说,我真不敢相信,还真有这样的人,都什么年代了?伊豆豆说,就是嘛,话又不说一句,屁也不放一个,就永远这样,今天一包炒栗子,明天一袋爆米花,小钱花一点,赔也赔不大。虽然仍然是满口的讽刺挖苦,但万丽却从中听出伊豆豆心绪上的一些变化。伊豆豆停了停又说,不过这几天他忙起来了,我也可以少吃点零食了,再这么吃下去,肚子上的肉就下不去了。万丽笑了起来,说,他买了你非得吃啊?伊豆豆说,我扔回去几次,但没有用,今天扔回去,他明天又买来了,不吃也怪可惜的。万丽说,这两天忙起来,不给你买了?伊豆豆说,照买,谁让他的单位就在市中心,出门就能买到。万丽说,好像听说他们南星大酒店要扩大规模?伊豆豆说,是呀,来劲了呢。

其实这“扩大”两字谈何容易,南星大酒店周围市中心的那一片地区,可以搜刮的地皮,哪怕是一星一点,也早就让大家搜刮得干干净净。只剩下最后的一块地,就是南州中心幼儿园,虽然幼儿园的规模等级等都早已经不能适合时代发展的要求,但这块地方实在太好,幼儿园哪里肯动,看起来一时半会儿是很难迁走。开瑞房产也曾在那块位子边上买下一块地,早在两年前,开瑞就计划要在市中心建一座大规模的豪华酒店式公寓,地点正好在南星大酒店旁边。本来开瑞已经完成了征地的过程,但后来经过反复论证,觉得面积偏小了一点,要想赢得更有把握,必须扩大建筑面积,但是周围已经没有面积可以扩大了,虽然地还在开瑞手里握着,但开瑞基本上已经放弃了这个计划。

偏偏这时候出了一件大事故,一下子改变了许多事情的方向。中心幼儿园地处市中心,又在交通要道旁,长期以来,孩子上学放学就是家长们最担心的事情,但好在幼儿园的孩子年龄小,一般都有人接送,只是每天上学放学时,这里的交通就乱成一团。这个问题一直是市民意见最大的问题之一,但长期得不到解决。政府也曾经想把幼儿园往外迁一点,但因地盘好,幼儿园不同意,就拖拖拉拉一直不能解决,最后就出了一桩事故:一天放学时,一位家长来迟了,孩子等不及,自己偷偷地跑了出来,结果被车撞了,没有抢救过来。家长把幼儿园告上了法庭,闹了整整半年。这件事情一出,中心幼儿园搬迁的事情就不得不考虑了,再固执再强硬的院长,也不敢拿孩子的生命下赌注了。

消息一出来,大家顿时像注射了强心针般地弹跳起来,赶紧伸手去抢。其中南星大酒店是得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他们与中心幼儿园只有一墙之隔,而且本来就是一家,都属于市行管局,自家人跟自家人当然好说话。所以,在伊豆豆看来,老秦扩展南星大酒店的事情是十拿九稳的了。万丽说,听说要抢这块地的人很多,也不一定老秦就能抢到手。伊豆豆说,地是行管局的,行管局要给谁就给谁嘛,老秦还兼着行管局的副局长呢,再说了,南星大酒店可是行管局的摇钱树啊!谁不想让自己的摇钱树越长越大,摇下更多的钱来?

听伊豆豆说到这儿,万丽脑子里忽然就冒出了一个念头,这念头一起来,万丽心里顿时一阵狂跳,一时竟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更不敢再去直视伊豆豆的眼睛。伊豆豆也觉得奇怪,话说得好好的,万丽怎么一下子变了情绪,脸色也不对头了。伊豆豆有点摸不着头脑,还以为万丽身体忽然不舒服了,关心地道,你怎么啦?哪里不舒服?万丽却朝伊豆豆挥了一下手。万丽这只手一抬,一挥,伊豆豆的情绪也一下子低落下去,淡淡地说,那我走了。

万丽是被伊豆豆的一句话打动了的,伊豆豆说,地是行管局的,行管局要给谁就给谁嘛,再深一步说,行管局是谁的呢,行管局是市委市政府的,所以,更应该说,市委市政府说给谁就给谁。万丽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抓起电话打到了向一方那里。向一方说,是万总吧,我知道你会给我打电话的。万丽说,你大概在放风想进房产集团时,就看到了这一步吧,向总真是先见之明啊。向一方说,真人面前不说假,万总分析得一点没错。万丽心里很憋闷,感觉自己像向一方手里的玩物,但是既然有求于他,既然要作交换,有什么憋闷也只得自己咽下去,直截了当地说,我如果帮你拿到幼儿园,你呢?向一方也直接地说,城西凤凰村有块地——万丽说,是建群集团早几年买下的。向一方说,万总都已经打听清楚啦,他们一直闲置着,早已经超过了时间,政府正考虑收回来呢。万丽说,向总,那是你的事情,我不管那么多。向一方也干脆,说,好,我们就一言为定。最后又补了一句,我叔叔以前跟我说,万丽是位厉害的女同志,我还不相信,不服气,现在看来,不服也得服呀。挂了电话后,万丽觉得自己脸部的肌肉很僵硬,赶紧用手去搓揉,一边搓一边回想着刚才和向一方通话时自己的语气语速,渐渐地感觉到,自己的内心好像有一种坚硬的东西在一点一点地弥漫开来。

万丽当天就跑到惠正东那里,惠正东说,万总,你迟了一步,行管局的报告市政府已经批了,再说了,这块地,又小又贵,你拿去有什么用?给南星大酒店做扩展是最合适不过的了。万丽的心直往下沉,但她硬是将它提了起来,赶紧实话实说,惠市长,我已经答应向一方,用这块地跟他换城北的地。惠正东硬邦邦地说,万总,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你已经答应向一方?你觉得这块地是你的吗?你要给谁就给谁?万丽压下心头的不快,赶紧说,惠市长,地是您的,您要给谁就给谁。惠正东仍然丝毫不给她面子,说,万总,你说错了,地是国家的,国家的地,可不是谁说给谁就给谁的。万丽见惠正东不肯让步,有些发急,她知道自己没有退路,虽然后边还有田常规,但她既然先来找了惠正东,就无论如何不能再去找田常规。用田常规压惠正东,也许能够逼惠正东吐出这块地来,但那样的话,她以后的日子还要不要过了?本来惠正东对田常规安排万丽到这个位子,而且事先也没有征求他的意思,就有想法,就很敏感,万丽是万万不能再给他的已经装满了不满的秤盘里再加上一丁点儿分量了。

万丽并没有泄气,从惠正东那里出来,直接来到老秦的办公室。老秦乍一见到万丽,顿时有点失措,结结巴巴地说,万,万总,你怎、怎么来了,是不是伊主任,伊主任她——万丽说,伊主任挺好的,正在上班呢,我正好路过这儿,就进来看看你,本来我也不知道你的办公室在哪里,还是伊主任告诉我的呢。老秦说,那就好,那就好。万丽说,秦总,听说你们南星大酒店要扩展,要打报告了吧?老秦木木地看着万丽,嘿嘿一笑,并不回答。万丽又说,报告还没有打上去吧?老秦仍然嘿嘿一笑,说,万总,听说你元和县那边的首批定销房已经打桩了,乖乖我的妈,万总哎,你是坐火箭跟我们比速度呢。万丽想,老秦这个人,看起来没有什么用,只会跟在伊豆豆后面屁颠屁颠的,今天才发现是个厉害角色呢。知道从老秦这儿打探不出什么,就告辞了。

万丽回到公司,一时没了主张,就给康季平发了封邮件,把事情简单地说了说。自从康季平去了韩国,这许多日子以来,每每碰到有解决不了的难题,她就给康季平发信。有几次,康季平也帮她分析具体情况,提出建议,但更多的时候,康季平并不能帮她解决什么实际问题,但是只要有康季平的回信,只要康季平在信上写几句鼓励的话,她就真的会鼓足勇气去迎接和解决困难。就像从前袁指导带老女排的时候,在关键的时候,比赛暂停,袁指导会面授机宜,对围在一起的队员说几句话,大家都觉得这几句一定就是秘密武器,结果电视里播出来,袁指导说:你们要鼓足勇气,要有必胜的信心。奇怪,这是什么秘密武器?连一点点实质性的内容都没有嘛,但就是这几句谁都会说的话,让老女排队员们真的鼓足了勇气,拿下了第五局,取得了五连冠。如今的万丽觉得自己也有点像当年的老女排队员,康季平就像袁指导,虽然他远在他国,虽然他不能帮助她解决任何实质性的问题,但是有他在,有他的信,有他的泛泛的几句话,万丽的信心就又回来了。万丽发过邮件后,就坐在电脑前等待康季平的回信,她计算了一下时间,现在康季平那边,应该是午间休息时间,康季平的信应该很快就到。果然,过了不多久,康季平的回信就来了。康季平说,这个事情,他不知道说什么好,让万丽等他一会儿,他再好好想一想,再给万丽答复。万丽心神不宁地边处理事情,边等着康季平的信。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回信来了。康季平说,惠正东的工作,恐怕只有一个人能够做得通,你还记得你在省委党校学习时,当时的省委组织部董部长吗?他早年曾经在元和县挂过职,挂职期间,和惠正东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董部长虽然已经退下来好几年,但每年惠正东都要去看他,在南州乃至全省的官场范围里,惠正东一直是一个讲义气够意思的形象,所以,如果能够说动董部长来做惠正东的工作,惠正东可能会给面子的。康季平把董部长的电话号码和手机号码都发了过来,又细心地关照,董这个人不贪,你也不必多带什么东西。万丽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刻回过去,康季平却已经感觉到了她的犹豫,信已经过来了,说,我知道你在犹豫,董部长这个人,外面是有些传说,你可能有所顾虑。万丽犹豫和顾虑的正是这一点,万丽写道,那我怎么办?却轮到康季平犹豫了,万丽等了半天他的信才过来,说,一切看你自己的掌握了。万丽也下了决心,说,好,我立刻就出发。就在发出这最后一封信的时候,万丽差一点补上一句,康季平,你远在韩国,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连董部长的电话都带在身边?也太不可思议了。但因为事情的紧迫,现在也容不得她花时间去解决自己一直以来对康季平的疑惑。

万丽立刻给董部长打电话,说,董部长,我是万丽,南州的万丽,您肯定不记得我了,当年我在省委党校学习,您到我们班来上课——董部长哈哈地笑起来,说,我怎么不记得你,万丽,不就是小万吗?坐在教室第一排的小万。你来看我?那太好啦。他告诉万丽,自己正在参加省里的一个会议,住在会上,请万丽直接到宾馆看他。

下晚时分,万丽就已经到了董部长的住处。虽然康季平认为万丽不需要带什么东西,但万丽临走时还是买了些上好的茶叶和酒,由小白拎着到董部长的房间,放下东西小白就退出去了。

董部长连看都没看那东西,上前就拉住万丽的手,把她拉到沙发上坐下,手仍然没有松开,隔着茶几仍然紧紧拉扯着,说,小万啊,还是那么年轻漂亮啊。万丽不好意思地说,也不年轻了。董部长说,在我眼里,你永远是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小万啊,自从那一年我们见了面后,我一直就想着你,一直没有忘记你,后来有几次我到南州,都想去看看你,但是你也知道,不太方便,我们是没有自由的人啊。万丽点了点头,那些传言和康季平信上含含糊糊的提醒也得到了印证。万丽不由有些紧张,甚至不敢确定董部长究竟是不是在这里参加省委的什么会,还是特意找了这么个地方来见她的。万丽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想抽回自己的手,但手被董部长抓得死死的,一点也动弹不得,只得任由他抓着。董部长的眼睛一直盯着她,满是喜欢满是欣赏地看着,又说,唉,什么叫如花似玉,什么叫如花似玉。万丽也只好应付着说,董部长,您也不见老。真的,一点也不见老。董部长说,是呀,人家也都这么说。别的老同志,退下来以后,眼看着就真的老了,我不一样,我觉得比在职的时候还有劲呢,小万你知道什么原因吗?我的心年轻呀!万丽说,看得出来,董部长是个乐天派。董部长说,除了乐天,还有更重要的,爱美,像你这样的美丽的女孩子,我最喜欢了,恨不得天天见,天天跟你们一起聊天,一起玩。

万丽尽量掩饰着自己的尴尬,忽然想到小白提来的东西,便赶紧抽出了手,走到墙角把这些东西又提起来,让董部长看,说,董部长,我也没有什么东西带给您,就买了一点茶叶。董部长也走过来,从她手里拿过东西,放下,又一手拉着她的手,一手托着她的腰,把她拉回来坐下,说,你来看我,我已经很开心了,你不用给我带什么东西,我什么东西都有,什么也不缺。万丽说,我知道,可这是我的一点点心意,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董部长说,我就是喜欢你这个人嘛,你能来,就是对我最大的心意啦,是不是小万?见一面不容易啊,真的不容易啊。董部长老是这么绕来绕去,万丽怎么也拉不到正题上去,心里不免有些焦急,又有些担心,真不知下面会发生什么。好在走廊里不断地有人来来去去,还大声地说话、喊人、按门铃,因为隔音条件不太好,这些声音都清清楚楚地传到这间屋里。有几次,按隔壁门铃的声音,就像是在按这间屋的门铃,感觉上确实是一个会议,这会儿大家都忙着串门呢。这么一想,万丽稍稍放心了些。

董部长好像根本就没有在意外面的动静,仍然笑眯眯地看着万丽,眼睛扫过万丽胸前,就笑了起来,说,小万啊,一看到你啊,我就想起人家给我说的一个段子,我说你听听啊,咪咪的故事,你听过吗?一头大象碰到一头骆驼,它嘲笑骆驼说,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咪咪长在背上的东西,骆驼立刻反击大象说,我更没看见过鸡鸡长在脸上的东西。大象吃了一闷棍,正在生气,一条蛇过来嘲笑大象,鸡鸡长在脸上,鸡鸡长在脸上,大象怒道,鸡鸡长在脸上,总比脸长在鸡鸡上好些吧。虽然是个黄段子,但还是很生动很形象的。万丽忍不住“嘻”了一下,董部长大受鼓舞,说,你爱听啊,我再说一个下面的故事:公社书记到村里检查工作,午饭时,村长说,就到我家吃点吧。就到了村长家,村长老婆正在洗澡,听到村长叫门,以为就丈夫一个人回来了,手里提一条毛巾,光着身子就出来开门,一开门,才发现丈夫背后还跟着个人,赶紧用手里的毛巾往胸前一挡。村长一看急了,赶紧说,下面下面。老婆赶紧又用毛巾去挡下面。乡长在后面听到了,说,下面就不用了,两个馍馍就行了。说完后又补充道,现在社会上啊,真是什么段子都有,你们男同志女同志一起开会吃饭,经常听到吧?万丽只得硬着头皮说,有时候大家也说说的,也习惯了。董部长又说,有些女同志会觉得很反感吧?万丽没想到董部长会问这个问题,都不知怎么回答了。董部长又说,其实我觉得大可不必,有人认为男女同志在一起说段子是对女同志的骚扰,其实,为什么不能反过来想想呢?万丽不知道董部长说的“反过来想想”是什么意思,不好接他的话。董部长又说,这都是传统的老观念了,过去总是认为,男人征服女人,就像征服权力、征服金钱一样,那都是从男人的角度在看问题嘛,但是男人以为自己在征服女人时,有没有想过,女人是怎么想的?女人也许是被动的,也许是无奈的,但会不会她也在征服男人呢?

万丽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董部长嘴里说出来的,又怀疑董部长就是在指桑骂槐说她呢,但是看董部长高兴的样子,又觉得不像,正不知如何是好。董部长又笑着说,我曾经看到过一个国外的统计,说是百分之九十二的女生都受到过性骚扰,为什么这么高的比例?因为它包括了吹口哨、抛媚眼、暗示和讲黄色笑话等,比例当然高了,然后就发动反对性骚扰的运动。其实,这种文化是不利于女同志成长的,不利于女同志和男同志沟通的,因为首先,女同志在心理上就处于劣势,天生就感觉到来自男同志的压力和攻击,你说是不是,小万?万丽心里又急又哭笑不得,董部长说,小万啊,所以我觉得,像你这样的女同志很不容易嘛,你能在男同志一手遮天的机关里干出自己的成就来,我替你高兴啊。

万丽立刻抓住机会,赶紧说,可是我现在碰到难题了,所以来求您的帮助。董部长说,嘿,小丫头,顺利的时候不想到我,碰到困难了,才想起我来啦,说说吧,我能帮你什么忙呢?万丽赶紧把事情说了,董部长边听边想,说,我替你考虑一下啊,惠正东那里,我说话是没有问题的,他会听的,只是这件事情不能硬来,惠正东的难处,你也替他考虑考虑。万丽赶紧点头,对董部长的印象一下子就改变了许多。董部长伸手过来拍了拍万丽的手背,说,小万你想想,惠正东总不能在政府办公室会议上说,把地给向一方造什么酒店公寓。万丽立刻明白了董部长的意思,惠正东可以不把幼儿园的地给南星大酒店,但他不可能为这件事情担什么肩膀,担肩膀的应该是万丽自己。万丽说,董部长,您是说,应该由我们房产集团把地要下来,到时候再另作处理。董部长笑着说,好聪明的女同志。我再说一个啊,大队书记和妇女主任去乡里开会,路上下雨了,躲进桥洞避雨,没事干,就打牌,大队书记伸出两只手,一对五,妇女主任伸出两只脚,一对十,大队书记往下身一掏,一对蛋,妇女主任两手往胸前一揉,一对尖,大队书记扑上去把妇女主任一抱,说,我们俩是一对鬼。万丽只觉得头皮上一阵阵地发麻,心里更是一阵阵地发憷。

正在这时候,门铃响了,万丽赶紧说,有人敲门。董部长笑眯眯地说,又是哪个小鬼。万丽过去开门,一看竟是小白站在门口,手里拿着手机,满脸惊慌焦急。万丽又惊又喜,说,小白,你怎么——小白说,有电话找你,打到我的手机上了,好像是很紧急的事情。万丽半信半疑地接过小白的手机,一听,大吃一惊,竟是姜银燕的电话。万丽说,姜银燕——下面的话被姜银燕打断了,说,你别说话,你听我说吧,是康季平叫我给你打电话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他只是说让我这个时间打到你的司机的手机上,让司机把你喊出来。万丽顿时明白了,赶紧说,那,那,我马上赶回去!回头对董部长说,董部长,真对不起,家里有点急事,我得马上回去。董部长点头道,你们一线的同志,工作肯定是忙的,我也不留你了,这在会上也不大方便,下次来了,记得来看我啊!万丽赶紧点头。董部长还意犹未尽地说,我现在方便多了,不像从前了,从前像我们这样的人,可不自由啦,小万你知道的,走到哪里都有人跟着嘛,秘书啦,保卫啦,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想跟你笑得亲热一点也不行啊,握手时间长一点也不行啊,在办公室里接见一下更是掐好了分分秒秒的,现在好多啦,所以,你一定要来看我啊。万丽说,董部长,一定,一定!

万丽回到南州已经是后半夜,天都快亮了,干脆不睡了,让小白立刻把公司办公室的文字秘书小项接过来。小项吓了一大跳,以为出什么大事了。万丽说,小项,我说你记。她一边口述,小项一边记录,整理成文字,然后万丽再逐字逐句斟酌修改。报告最后完成时,上班的人已经陆陆续续到了。万丽吩咐小项拿到外面去打印,小项就明白了,说,我知道了。万丽虽然了解小项聪明又嘴紧,但还是关照了一下,说,小项,这件事情,如果有第三个人知道,就是你说出去的。小项点了点头,就出去了。半个小时后,万丽拿着《关于筹建市房产集团办公楼的报告》的报告,来到惠正东的办公室。惠正东说,万总,想不到你这么快,我都没有喘口气的时间。惠正东这么一说,万丽就知道,董部长没有食言,连夜做了工作,而且真的起了作用。可一想到在董部长那里的情形,心里就涌起一股强烈的自责,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只是惠正东容不得她的心思往别的地方去,说,报告既然已经打了,就放下吧,我一个人不能说了算,政府办公会议上,会讨论的。万丽心上一块石头终于落了下来,但还是多问了一句,南星大酒店怎么办?惠正东没有回答她南星大酒店的事情,却笑了一笑,说,你见到董部长了吧,董部长身体还好吧?万丽的脸,一下子红得都要冒出血来了。惠正东说,你这个女同志啊!

万丽刚刚回到办公室,伊豆豆就跟了进来,直视着万丽,她的眼睛里竟有了一种万丽从来没有见过的冷意。伊豆豆说,万总,建群集团的老总跳楼了。万丽顿时惊得没有了反应,过了好半天,才喃喃地说,向一方拿了他那块闲置了三年的地?伊豆豆冷冷地说,没有死,伤得很重,可能会终身瘫痪。万丽这时就觉得,自己心里那块坚硬的东西继续一点一点地在扩大,在扩大。她想制止它扩大,但她制止不住。伊豆豆顿了顿,又说,李秋的电话又来过了。伊豆豆眼中的冷意,使得万丽无法直视伊豆豆,她低垂下眼睛,说,我知道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