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第三十六章

【三十六】

李秋说,我什么意思?我的意思就是,女人比男人更无耻!耿志军拿房子要挟

我,你拿什么要挟我?

·【三十六】

李秋给的限期是一个月,很快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万丽心里明白,别说再过半个月,就是半年,就是一年,她也拿不出这笔款子来。无奈之下,几次想去找田常规诉苦,但每次动了这个念头,就再三告诫自己,田常规把她放在这个位置上,就是要她自己去解决这些难题,把四十万的定销房造起来,如果什么事情都要靠田常规,那又要她万丽干什么?万丽一次次压下不断冒起来的念头,但问题并没有解决,眼看着日子一日逼近一日,李秋中间还打过两次电话给伊豆豆,让伊豆豆提醒万丽别忘了还钱。万丽几乎是山穷水尽了,但有一天突然有了柳暗花明的意思。

年底前,社会部的马部长来汇报工作情况,其中谈到公司与外面的一些部门及个人签的租赁合同,因快到年底,该续签的要续签,该中止的要中止,该结束的要结束,根据公司的规定,马部长已经一一作了处理,也都有完整齐全的书面材料。本来马部长完全可以将书面材料放下就走,但这个同志偏偏工作特别细致认真,从不马虎,一定要口头再汇报一遍。万丽有事缠身,本来心里有点嫌他啰唆,但又不好直截了当地叫他不要汇报,就勉强地听了起来,听的过程中,还不礼貌地看了几次表。但马部长心无旁骛,根本看不到万丽的暗示,将所有的合同对方一一介绍过来,凡是续签的,他都强调为什么要续签,凡是中止的,他也都一一说明为什么要中止。万丽一直似听非听,心不在焉。多半是公司的一些老门面房子,租给别人开店做什么,事情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万丽见马部长如此细叨,忍不住说,马部长,为什么要续签,为什么要中止,不都是根据公司规定办的吗?马部长道,是呀,完全是严格按照规定办的。万丽说,既然是严格按规定办的,那就行了,是不是就不用详细听了?马部长摇了摇头,说,那不行,虽然都是按规定办,但其中的问题错综复杂、千变万化,具体问题都得具体对待,每一个人和每一个人都不一样,所以,您还是要听一听的。万丽有些哭笑不得。

马部长继续汇报,他的语调不急不忙,声音不高不低,永远都平平稳稳地在一个调上,万丽听得都有点昏昏欲睡了,但是忽然间,马部长的一句话,将她惊醒过来。马部长说,主要是中止合同的一些人,虽然他们都有点想法,但我们的工作都已经做到家了,只有一处到现在还没有谈定,对方始终不肯松口,坚决要续签,因为签约人是财政局李秋处长的一个远亲,所以,所以这件事情,你看——万丽顿时一精神,说,什么,你说什么?马部长说,合同到期了,应该结束,她却死活不同意,要续签。万丽说,为什么?马部长道,有利可图嘛。万丽又问,那我们为什么要中止?马部长奇怪地看了万丽一眼,好像不明白万总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说,公司不是有决议的吗?万丽说,就是说,这利要我们自己来图。马部长说,是呀,那样好的地盘,应该我们自己来操作的,可许红就是仗着有关系,说话硬得很,一直是有李处长罩着的,但我不会理会她的,留下她这一家,其他人要是知道了,怎么摆得平?万丽的心里突然就跳动了一下,急急地问道,他叫什么?和李秋有什么关系?马部长说,叫许红,是个女的,什么关系嘛,我也不太清楚。万丽一下子急了,口气就不好听了,道,不清楚,什么都不清楚,你怎么能做事?马部长见万丽说变脸就变脸,也不知自己错在哪里,支吾道,这个合同,两年前签的时候,不是我过手的,我不了解背景。万丽说,是谁过手的?马部长刚要说是谁,万丽已经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说,我不要听具体的过程,你找当时过手的人打听清楚了,这个许红,是怎么进来的,谁推荐来的,是什么背景,弄清楚了,再来汇报。马部长说,好吧,那我先把其他情况说完了再——万丽见他如此腻烦,有点恼了,说,老马,你要干什么?马部长听不懂万丽的话,愣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问道,万总,您是要我先去——万丽赶紧说,对对对,你先去打听清楚了,马上告诉我。马部长出去后,万丽觉得心里并不踏实,赶紧叫伊豆豆来,把情况简单说了一下,伊豆豆说,知道了,我马上去了解。

等马部长重新进来的时候,伊豆豆的消息已经先到了,万丽让马部长先去忙别的事情,留下伊豆豆。伊豆豆告诉万丽,许红根本就不是李秋的什么亲戚,而是平原借了李秋的名义推荐过来的,当时这处房子已经许给别人了,但周洪发二话没说,立刻就从人家手里拿了回来,给了许红,房产公司还给人家赔了毁约金。万丽听了有些奇怪,说,周洪发投李秋所好,这可以理解,但这个合同是两年前签的,两年前平原就借李秋的名义做事情了?伊豆豆说,他们的恋爱不是谈了三年才结婚的吗?两年前,也就应该是他们刚热恋的时间,道理上说得过去。万丽说,李秋知不知道这件事情?伊豆豆说,李秋这个人,一向谨慎到极点,就是知道,她会说自己知道吗?我也没敢去找她问一问。万丽赶紧说,万万不可。又说,你让马部长把许红的那份合同书拿过来。

马部长过来了,从厚厚一叠合同中拿出许红的那一份,交给万丽,奇怪地看着她。万丽接过来看了看,说,马部长,这份合同不用了,重新跟她续签。马部长愣了半天,说,续签?她的合同到期了,应该——说到一半,发现万丽的脸色不大好,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又嘀咕道,这样我们不好做工作,对其他人怎么交代?万丽指了指桌上那叠合同说,这些产权,都是我们的?马部长道,当然是我们的。万丽说,既然是我们的,就不必向别人交代什么!万丽不再跟马部长啰唆了,又打电话把伊豆豆叫进来,说,伊主任,这件事情,你和马部长一起办一办,要抓紧。

一小时后,许红的续签合同已经办好了,伊豆豆拿了合同进来给万丽过目,万丽说,伊豆豆,我这样做,是不是太霸道?万丽以为伊豆豆会说,你是很霸道。哪知伊豆豆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并没有说话,这在伊豆豆身上是很少出现的表现,万丽心里不由愣了一会儿,似乎感觉到伊豆豆在发生一些变化,但事情迫在眉睫,她实在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去揣摩伊豆豆的变化。又说,马部长呢,他想不通?伊豆豆说,那也没办法,如果要人人想得通,事情就别做了。万丽点了点头,伊豆豆走后,她犹豫了半天,想给李秋打电话,觉得不妥,就给平原打过去,让万丽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平原大吃一惊,立刻否认说,万总,你怎么可以没根没据地瞎说,许红是谁,谁是许红?万丽从平原既着急又惊慌的口气中似乎敏感到了什么,心里掠过一丝不祥的感觉,但她硬了硬心肠,说,平局,你不认识许红,但是许红认得你。平原说,她认得我我也不认得她。万丽说,虽然我们现在无法找周洪发对证,但是两年前签合同的时候,除了周洪发,还有其他人在场吧。电话那头平原没有了声音,过了片刻,平原说,万总,你还没有跟李秋说吧?万丽说,我先给你打电话的。平原似乎松了一口气,说,万总,合同续签不续签是你们的事情,但是许红这个人,你千万别跟李秋提起好不好?万丽正想说什么,平原已经先说了,万总,你还债的事情,我尽量做工作。万丽片刻之间在心里打了几个转,她无法断定平原做李秋工作成功的把握有多大,但是现在也别无选择,只有等待平原的答复。如果换一种方式,牺牲平原,将许红的事情直接告诉李秋,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万丽一想到平原听到许红这个名字时的惊慌,多少已经觉察出其中的问题,如果这样做,就像耿志军以购房的事情要挟李秋一样,做法又拙劣、手段又卑劣,而且,以李秋的脾性来看,恐怕更是适得其反,所以,万丽的思路千转百回之后,只能跟平原说,好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万丽原以为事情都控制在她一个人的手里,不料偏偏事情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岔道,固执的马部长心里不服万丽的决定,又不便当面抵抗,便跑到李秋那里把事情说了出来,他觉得李秋是个正直公正的女同志,一定会顾全大局,把许红的事情处理好的。

这一下子事情就闹大了。马部长刚刚离开李秋的办公室,李秋就抓起电话打给了万丽,电话一接通,李秋劈头盖脸就说,你想干什么?万丽听出是李秋的声音,还以为李秋打错了电话搞错了人,赶紧说,李秋,是我,万丽。李秋恼道,我找的就是你,你什么意思?万丽也被她弄火冒了,说,我什么意思?我还没问你什么意思呢!李秋说,我什么意思?我的意思就是,女人比男人更无耻!耿志军拿房子要挟我,你拿什么要挟我?我告诉你,别以为冒出个许红来就能赖掉我的钱!你做梦!万丽我告诉你,我不认得许红,平原也不认得许红!话已经说到这一步,万丽虽然暂时还不清楚李秋是怎么知道内情的,但事实上她已经了解了全部的事实,所以万丽也顾不得更多了,气得大声道,平原认不认得许红,你我心里都明白!李秋道,万丽,我告诉你,我不吃你这一套!万丽“哼”了一声道,你不吃,但你家有人吃!李秋果然一口气噎住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两个人僵住了,却又都抓着电话不放,运气调息,准备新一轮的战斗。这件事情,万丽早已经感觉到其中有些不妙的因素,至少平原和这个许红的关系平原不想让李秋知道,所以万丽相信平原回去会下死劲做李秋的工作。她也曾经想过,万一平原仍然拿不下李秋,她应该怎么办。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把许红的事情去告诉李秋,因为她的预感不会错,这件事情闹大了,会是一场大祸。于平原于李秋于她都没有好处,但现在李秋竟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万丽搞不清楚是平原自己说出来的,还是别的人告诉李秋的,只是觉得事情僵到这一步,恐怕真的没有退路了。

正在这时候,兴冲冲地回到办公室的马部长进来了,见万丽抓着电话发呆,赶紧说,万总,您先接电话,一会儿我来跟您汇报许红续约的事情。万丽脑子里“轰”的一声,也不顾电话那头李秋还听着,厉声道,老马,你找李处长去了?马部长得意地邀功说,万总,我把许红的事情办妥了,李处答应了,许红的合同不续签了。万丽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血直往脑门上冲,脸上额头上顿时烫得厉害,气得眼皮突突直跳,想大声训斥马部长,但看到马部长一脸的喜气,等着表扬呢,万丽所有的气一下子泄光了,看着马部长发了半天愣,最后才想起来向他摆摆手,说,好,我知道了。马部长走后,万丽对着话筒说,李处,刚才你听到了吧,请你以后不要再把“无耻”这两个字老是挂在嘴上送给别人。李秋冷冷地“哼”一声,说,敢做敢当,别跟我演双簧。万丽知道今天跟李秋是说不清了,心里沮丧得什么话都不想说了,道,我不想跟你说了,既然事情你都知道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李秋说,我豁出去,跟平原离婚!万丽气得“啪”地挂了电话。

万丽知道麻烦大了,以李秋的臭脾气,不仅她房产集团的债赖不掉,恐怕弄得人家家庭都要出问题了。虽然李秋的行为实在气人,说的话也实在难听,但毕竟不能因此去影响到人家的家庭啊。李秋是那样要面子的人,她的前夫就是个拈花惹草的人物,如果第二任丈夫又出现这样的情况,李秋心里的痛是可想而知的,更何况,一个再婚的家庭,本来就是十分脆弱的,再加上李秋这根敏感脆弱的神经,闹起来那还得了?更何况,这事情闹大了,她的计划就完全彻底地泡汤了。万丽想到这里,心里一阵阵地发紧,本来是一件公对公的事情,万丽还不还这笔款,李秋收回不收回这笔款,对她们个人来说,也都不至于糟到哪里去,但偏偏两个人都那么顶真较劲,好像在一决高低,咬住不放了,就弄得伤了和气,而且,还真的闹出了大事情,弄得不可收拾了。万丽只有强咽下苦果,想再给李秋把电话打过去,赔不是,却不料电话铃已经猛地响起来。万丽一接,没想到正是李秋。听李秋说,万丽,你不就是想告诉我,许红是平原的情妇,我也告诉你,你满世界去宣传也无所谓,我已经给平原打了电话,让他准备离婚!所以,我再跟你说一遍,别再试图跟我玩什么花招,我这个人,你也知道的,什么也不吃的。万丽的火气一再地强压下去,又一再地被挑起来,好像今天李秋就是专门来和她过不去,非要惹她,万丽一气之下,也就顾不得许多,大声道,你离婚不离婚管我什么事,只不过我也告诉你,别把自己打扮得跟圣人似的,你不吃,我还偏要你吃,你不信就等着瞧!这回是李秋,没等她说完,已经摔了电话。

万丽心里乱跳了半天,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了,双方的话都说得绝了,下面的事情就难办了,要想转弯,也不好转了,但最后吃亏的还是万丽,毕竟这钱,是要万丽掏出来还。万丽思来想去,真是走投无路了,电话又响了,万丽心存的最后一点希望又燃了起来,电话是平原打来的,平原生气地说,万总,我一直很尊重你的人格,可想不到你还是告诉了李秋。万丽说,是不是我告诉李秋的,早晚你们会搞清楚,我现在说,你也不会相信,我不想解释了。平原说,万总,无论是谁说出来的,我也知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事情早晚得会让人知道的,我给你打电话,是想求你,许红的房约还是跟她续签了吧,我和许红是有过一段往事,当年也是为了她我才离婚的,但早已经结束了,可是许红不肯放过我,如果不跟她续签,她会把这件事情到处宣扬,我自己反正也就这样了,我担心李秋——万丽说,你别说了。她心里一阵一阵地疼痛起来,觉得自己为了逃避债务,把事情做得太过分,实在无脸面对平原和李秋,她鼻子一酸,说,平原,合同已经续签了,手续都办好了,至于公司欠李秋的钱,我再另想办法。

事情到了这一步,万丽别无他法了,只有一个她最最不愿意出的最下下策:找上级领导出面协调。但是这个上级领导,不能是田常规,只能是惠正东。万丽熬到第二天的下午,再也熬不下去了,百般不情愿地拨通了惠正东的电话,惠正东一听是万丽,就说,万总,我正要找你说话呢,财政局那头,你们不是有一笔拖了几年的欠款吗?昨天下午方局长跟我说了一下,局里已经讨论过,再缓你们一阵。万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耳朵边上,李秋的嚷嚷声还没有消失呢,在这样的背景下,惠正东的话实在像是儿戏。万丽怀疑地问道,惠市长,方局长什么时候跟您汇报的?惠正东说,昨天,是昨天下午嘛。万丽“哈”了一声,再也说不出来话来。惠正东也不知万丽“哈”的什么,只是按自己的思路说,万总,你看,方方面面都在支持你啊,你人气好旺嘛,我这个当市长的,有时候要跟老方商量点资金的事情,他还左右不情愿呢,你这儿倒好,人家主动让出来了。万丽的思绪有点混乱,财政局能够作出这样的决定,李秋肯定是起了决定作用的,但是想到昨天上午和她吵架的李秋,要和平原离婚的李秋,最后摔了电话的李秋,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李秋怎么会让出这一步,要知道,这一步一让,她李秋几十年如一日的形象就彻底改变了。

唯一的理由就是爱。为了爱,为了平原,李秋可以改变自己,可以牺牲自己。想到这儿,万丽的眼睛一下子湿了,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伊豆豆恰好一头撞了进来,看到万丽噙着泪,吓了一跳,愣住了。万丽已经迅速平静下来,看伊豆豆愣着,问道,什么事?伊豆豆是来报告不好的消息的,看到万丽的样子,她都不敢说了,在她办公室的电话那头,耿志军正怒火冲天地等着呢。

耿志军也算是个消息灵通的人物,但是这一次在科辉群楼的事情上,却是晚了一步,不仅万丽咬紧牙关没有告诉他,叶楚洲那边也是滴水不漏,就连惠正东,也没有透露一点点风声给耿志军,这三方,虽然事先并未商定要隐瞒耿志军,但至少在心意上是一致的。在耿志军费尽周折为科辉群楼贷款的时候,万丽和叶楚洲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工作,款子一到账,万丽便把科辉群楼易主的决定公开出来,同时,也就把耿志军贷的这笔款紧紧地攥在自己的手心里了。

耿志军哪能咽下这口气。但这个决定是市政府同意的,更是田常规默许的,这两张王牌打在前面,耿志军拿万丽一点办法也没有,何况,万丽告诉他,这一笔交易对双方都有好处,房产集团获利更大,因为叶楚洲以原价出让了城东的那块地,这是最理想的建造定销房的地点。

耿志军怎么可能相信叶楚洲,他先跑到城东去看了一下,站在那块地上,他的心情和当初万丽伊豆豆去的时候一模一样,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他呆呆地站了一会儿,就直奔市规划局去了。果然,不出耿志军所料,叶楚洲的这块地是规划中的环城高速的途经之路,但这个规划目前还只存在于少数几个专业人员、少数几个领导的脑海中,根本还没有上图纸,甚至在规划会议上,也还没有提出来议过,耿志军也是动用了许多关系才打听到这一点消息,可见叶楚洲的嗅觉有多么的灵敏,或者说,他的四通八达的关系网是多么广泛和周密。

耿志军一出规划局,等不及赶回来,就在路上给万丽打电话,但是万丽的电话一直占着线,耿志军一急之下,就打到了伊豆豆那里,让伊豆豆立刻通知万丽。当万丽听到伊豆豆说城东是未来绕城高速的必经之路时,只觉得头脑里又是“轰”的一下,脑子都麻木了,依稀听到伊豆豆说,万总,耿总还在那边等你说话。万丽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木呆呆地看着伊豆豆走出去。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