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三

南州电视台的记者在市食品大厦前,请闻舒就年前的食品卫生检查向全市人民说几句话,话筒已经伸到面前,摄像机也对准了焦距,一切准备就绪,闻舒正要说话,忽然瞥见袁秘书长手里拿着手机,半举着,急急地跑过来了。这种情形,在闻舒的工作中是常见的,闻舒完全可以等电视拍完以后,再去接手机,电视不过几句话而已,不过一两分钟。袁秘书长应该也是习以为常的,他可以先问一问对方,什么事情,如果不太重要,等一会儿他可以转告闻舒,如果是很重要的,要直接和闻舒说话的,可以等一会儿再将电话打过去,或是对方会再打过来,一般都是这样处理。但今天不知怎么的,闻舒偏偏对着摄像机摆了摆手,并且脱离了摄像机的镜头,过去接过袁秘书长手里的移动电话,就在接过去的一刻,他听得袁秘书长说:“魏部长。”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闻舒稍稍一愣,没有直接去接听电话,却问袁秘书长:“省委组织部魏部长?” 半壁江图书频道

袁秘书长说:“是。”

banbijiang.com

闻舒不能再让对方等了,对着电话说:“是魏部长?” banbijiang.com

省委组织部分管市级干部的魏副部长已经到了南州,他在电话里说:“闻书记,不是我突然袭击你啊,周书记和吕部长的意思,让我马上过来,现在我已经在市委会议室,请你立即通知常委,开个短会,宣布省委组织部的任命。”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闻舒立即明白了,省委刚刚任命的南州市委三把手、副书记兼常务副市长田常规已经到任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任命田常规的事情,闻舒当然是清楚的,事先也征求过闻舒的意见,但是令闻舒意想不到的是来得这么快,组织部任命的文件是和被任命的人一起到达的,这在许多年的干部任免中,也是不多见的。 banbijiang.com

闻舒在很短暂的时间内,心里略有些乱,但是很快就镇定下来,一边上车,一边让袁秘书长立刻通知在家的常委马上开会,上车以后,闻舒的心情渐渐地平静下来,唐朝和袁秘书长都上了自己的车,所以闻舒车上,除了小惠坐在前排,没有别人,闻舒拍拍小惠的肩说:“小惠,田书记来了。”

半壁江中文网

小惠不好随便表态,田常规要来南州的事情,小惠也知道,但是并没有见到正式任命,干部调动中的传说很多很多,上当受骗跟着瞎起哄、把一些工作超前做了结果白做了的事情也很多,所以,大家都知道,哪天任命的文件不正式下达,哪天就不能相信这事情是真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田常规是共青团出身的干部,十几年前离开了团省委以后,先后在省里好几个部委办局担任过副职,后来又到经济发展较落后的江州市担任二把手、正市长,半年前,调回省委,担任建设厅正厅长,半年不到,田常规的工作再次调动,被放到经济发展已经成为全省龙头的南州市,但是却是担任三把手,虽然仍然享受正厅级,级别不下降,但是职务却硬是降了半级。所以田常规来南州的消息一经传出,说什么的都有,说得最多的,是对田常规今后发展趋势的估计。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许多人相信这是省委在为下一届的南州班子做准备了,很可能日后田常规会替代闻舒。但是不相信这种可能的人也有自己的依据,田常规从年龄上讲,只比闻舒小三岁,如果闻舒到年龄下来,田常规恐怕也已经到了不应该提拔的年龄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种种的猜测和议论,不可能不影响闻舒,闻舒见小惠没有回应他,便笑了笑,说:“替我拨个电话。”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小惠十分机敏,猜到闻舒是想拨给秦重天的,但他不会将聪明露出来,还是等着闻舒说出了秦重天的名字才拨电话。小惠跟闻舒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耳闻目睹,闻舒的作风,小惠学不着本质,也能学像了皮毛。

半壁江中文网

闻舒坐在后座,满意地看着小惠的背影,想,小惠也慢慢地成熟起来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电话通了,闻舒从小惠手里接过电话去,说:“秦市长,是我。”

半壁江中文网

秦重天说:“闻书记,刚要给你打电话,刚才袁秘书长通知立即开会,又不肯说什么事,怎么了,急人不急?”

半壁江图书频道

闻舒说:“你急什么?是田常规田书记到任了。” 半壁江中文网

秦重天说:“现在?” copyright Banbijiang

闻舒笑道:“不是现在,叫你们开什么会嘛。”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秦重天脱口说:“怎么是现在,还没过年呢。” ]3 `. u7 p* T. |' |/ f. y, S8 D

闻舒道:“怎么,不过年,干部就不能上任?”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秦重天更急了,又不经思索地道:“他冲什么来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闻舒稍停顿了一下,口气重了起来:“秦市长,我给你打电话,就是要跟你通个气,等一会儿的常委会,很短,是宣布省委组织部的任命,不是讨论会,你最好不要多说什么,田书记冲什么来?我告诉你,冲我们南州的建设和发展来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秦重天笑了一下:“那是,我们这些没日没夜的人,哪个不是冲着南州的建设和发展?”

]3 `. u7 p* T. |' |/ f. y, S8 D

闻舒说:“那就好,互相理解,就是一个好的开头嘛。”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闻舒的电话挂了后,办公室里的秦重天沉闷了一会儿,尉敢等了一等,说:“那我,先走了?” 半壁江中文网

秦重天说:“走,不走怎么办?”

半壁江中文网

尉敢自嘲地道:“我又不是常委。”

内容来自半壁江

秦重天说:“我还真希望你是常委。”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尉敢说:“得了吧,刚才还提心吊胆,怕个规划局长都弄不上,一会儿又常委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秦重天说:“哎,这倒不一样,常委是党委委员选举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尉敢说:“委员就那么听你的话?”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秦重天说:“是听党的话……”说了两句,发现心思仍然在田常规的事情上,便改了话题说:“喂,这么大动静,到底有没有什么意思,别像个木头似的,到你老爷子那里打听打听,这个田常规,有什么背景?” ]3 `. u7 p* T. |' |/ f. y, S8 D

尉敢说:“有什么背景?省里派下来的干部,你说有什么背景。”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秦重天说:“为什么东不派西不派,偏派个建设厅的厅长来,什么意思,还非得赶在这大年前,怕什么,怕我们乘过年的时候干什么嘛?”盯着尉敢看了看,实在觉得放心不下,又道:“尉敢,来者不善哪!”

内容来自半壁江

尉敢没有秦重天这么忧国忧民,还笑了笑,说:“来者善也好,不善也好,都不是你我做得了主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秦重天想了想,又忍不住问道:“尉敢,你说,这是不是暗示什么?”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尉敢说:“什么?” ]3 `. u7 p* T. |' |/ f. y, S8 D

秦重天说:“暗示闻舒……” banbijiang.com

尉敢也想了想,摇了摇头:“不至于吧,闻舒才刚过五十……” ]3 `. u7 p* T. |' |/ f. y, S8 D

秦重天说:“尉敢,你怎么一点也不像你家老子,政治上一点也不敏感,以后你怎么从政?”

半壁江中文网

尉敢说:“本来嘛,我是搞业务的……” banbijiang.com

秦重天生气地打断他说:“业务个屁,告诉你多少次,以后不许你再说这种没出息的话……”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尉敢倒不服气,说:“怎么说搞业务就是没出息呢?”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秦重天道:“你去搞业务,你去搞业务,你搞业务能搞出一个城市建设的整体规划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尉敢说:“规划图纸还不是业务干部画出来的?” banbijiang.com

秦重天说:“但是规划的思路和主体调子是政治干部决定和指点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尉敢说:“这是不是我们的悲剧呢?”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秦重天说:“我不管是悲剧还是喜剧,反正目前就是这样,只有你坐上了规划局长的位子,我们的设想才可能成为现实!”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秦重天的秘书小佟推门进来了,看了里边一眼,秦重天知道,常委会的时间快到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秦重天和尉敢刚刚出了办公室,在走廊上,秦重天的手机响了,这手机的铃声特别的清脆响亮,是女儿钟钟偷偷给他调的一段爱情乐曲: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 半壁江中文网

这么响亮的铃声,配这么柔情缓慢的歌曲,实在是出洋相,秦重天一直想调回去,用原来用的一般的铃声,但是忙忙碌碌的,竟许多日子也没有顾得上,那天逼着小佟给调,小佟也不大懂,弄了半天,曲子没改掉,反倒把声音调得更响更刺耳。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尉敢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秦重天瞪了他一眼,一看来电显示,是老婆王依然打来的,便“喂”了一声,听王依然说了一句,秦重天立刻道:“要车?这时候要什么车?不行,马上要开常委会,重要事情……”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