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四

魏部长宣布省委组织部的任命,只用了两分钟,接着又由魏部长简单地介绍了一下田常规的履历,然后是惯例,闻舒说几句,最后是田常规自己说几句。

copyright Banbijiang

田常规貌不惊人,也没有给人新干部上任时常有的目光炯炯的感觉,尤其不见那种通常的共青团出身的干部身上那种锐气和朝气,比起来,田常规更像是土生土长的农村干部提拔起来的,甚至有些闷头闷脑的样子,说话声音不大,说话的内容也没有很高的水平,都是一般的套话,再怎么细细地品,也品不出里边是不是有什么内涵蕴藏着。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个常委会不知算不算历史上最短的常委会,反正十几分钟后,就宣布散会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魏部长站起来就要走,他得立即赶回省里,晚上是部里的部务会议,仍然是搓麻将,安排干部,魏部长不能不到。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看着魏部长的车迅速地消失在黑夜中,田常规忽然说:“肚子好饿哇!” banbijiang.com

闻舒笑道:“田书记,你一提醒,我肚里也唱空城计啦。” copyright Banbijiang

田常规指了指魏部长的车消失的方向,也笑着说:“可怜的魏部长,得饿上一晚上了。” 半壁江中文网

闻舒回头向不远不近地走在自己侧旁的袁秘书长说:“我们就到市委餐厅,搞几个小炒,也算是欢迎田书记。”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袁秘书长犹豫了一下,问道:“要不要请谁陪一陪?”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闻舒征求田常规的意见:“田书记,你看……”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田常规摇了摇头:“我初来乍到,再说,南州又不是我老家,我也没几个熟人……” 半壁江图书频道

闻舒点点头,看袁秘书长要走,又说:“袁秘书长,今天晚上你得加加班,看看田书记的秘书人选怎么安排。” 半壁江中文网

田常规说:“早就听说闻书记雷厉风行,果不其然啊,我还没吃你南州一口饭,已经要给我派活啦。” 内容来自半壁江

袁秘书长去安排了晚餐,闻舒带着田常规在市委大院里转了一圈,就上餐厅去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边,袁秘书长匆匆地回到办公室,一看,今天几位资格较老的机动秘书都挺乖,都还没走,看到袁秘书长进来,都盯着他,好像等着出什么事情呢。 ]3 `. u7 p* T. |' |/ f. y, S8 D

袁秘书长说:“这省委组织部也是的,突然来这么一下,不是叫下面手忙脚乱吗?” 半壁江中文网

老资格的办公室柴副主任说:“很着急嘛,也不等过了年,今天都小年夜啦,满大街都是过年的气氛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袁秘书长说:“是呀,闻书记让我们商量一下,整理几份材料,田书记马上就要挑选秘书。”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几个主动留下来的秘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果然不出他们所料。在机关工作时间长了,都有些经验的,既然人家省委组织部能赶在小年夜派下书记来,这个被派下来的书记,可绝不是来玩儿的,必定又是一个拼命三郎。说老实话,干部被派往南州,是一种光荣,至少领导知道你是有能力的,但是紧紧伴随着这种光荣的,便是一个“苦”字。南州的基数高,就像一个跳高运动员,已经跳到了相当的高度,但是所有的人眼睛仍然都盯着他,甚至只盯着他,希望他再跳,再高,再跳,再高,跳不上去,就要被人说话,苦啊!其实有时候,你换个角度,去看看一些暂时还跳得不太高的,也许他们中间,不久就会产生一个全国冠军甚至世界冠军!但是,这种希望毕竟太渺茫,人的眼睛也总是要往高处走。以南州目前的基数,再往上跨台阶,是相当费劲的,但是没有一个南州的干部会说,不行了,我跳不动了。所以,每个派到南州的干部,也都是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和心理准备的,南州是经济发达的地区,是富裕地区,但是到这里来的干部,却恰恰是来受苦受累的。

半壁江中文网

所以,田书记自己脚跟还没有站稳,屁股还没有坐热,秘书的事情倒已经迫在眉睫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会儿,市委办公室里,因为打着暖气,热腾腾的,大家心里也都热腾腾地打起了鼓,有人跃跃欲试,有人则想往后退一退。

内容来自半壁江

有一点小小野心的人也许会想,这是个机会,我博一下,赌一把,争取给田常规做秘书,熬一阵时间,不定就是小惠的位子了。 半壁江中文网

虽然同样是办公室秘书,但给谁做秘书,这可是相差不得一点点,给一二把手做秘书,或者做一个普通的秘书,有时候可真是有天壤之别的呀。相传下面的人到北京办事,想要得到一个大秘的电话号码,起价就是五万,这传说虽然神乎了一点,但恐怕也不完全是空穴来风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但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这种赌一把的勇气和想法,或者至少不想给闻书记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给同事留下急吼吼的感觉,还是稳坐钓鱼台,往后靠一靠吧。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也有的人,想从袁秘书长那里了解些什么,试探地问道:“田书记是哪里人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袁秘书长是老兵油子了,在办公室这么多年,手下这些人,谁屁股一撅,他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听得这样问,便脱口答道:“和省委周书记同乡。”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袁秘书长话一出口,当即愣住了,先把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怎么也想不明白今天犯的什么浑。但话既已出口,也收不回去,后悔也迟。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果然,大家听了袁秘书长这话,一时都哑口无言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一个小时后,闻舒和田常规还没有吃完这第一顿的晚餐,袁秘书长已经将整理好的五份材料交到闻舒手里,闻舒没有接,说:“是田书记的秘书,请田书记看。”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袁秘书长将厚厚的五叠材料交到田常规手里,田常规笑说:“真是南州速度啊。”想去翻一翻材料,又觉得这时候不太妥,便指了指材料,问袁秘书长:“这么厚,是些什么内容?都是个人简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袁秘书长说:“每个人的全面的情况。”袁秘书长是胸有成竹的,完全按惯例办事,滴水不漏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田常规笑笑,向袁秘书长说:“袁秘书长,我这又不是组织部选拔干部,要这么多的内容吗?” banbijiang.com

袁秘书长有些吃不透田常规的意思,等着他的下文。

半壁江中文网

田常规说:“能不能暂不看这些全面情况,全面情况可以留到以后慢慢地了解,既然是做秘书,笔头子是很重要的,这几位,有没有什么文章大作,或写过的什么材料,找几篇来我看看?”

banbijiang.com

袁秘书长稍一犹豫,后来注意到了闻舒肯定的目光,便道:“好,我马上去找几篇来。”

]3 `. u7 p* T. |' |/ f. y, S8 D

不一会儿,袁秘书长又回过来了,果然将一些文章交给了田常规,并认真地说明道:“田书记,这是其中四个人的文章,有一个人,刚来机关不久,还没有写出什么文章来,只有他的几首诗,我也放在里边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田常规说:“我只是参考而已。”边说,边扬了扬手里的材料和文章,问道:“袁秘书长,你能给我多少时间?”

内容来自半壁江

袁秘书长看了看闻舒,闻舒却换了个话题,说:“明天大年夜了,是个喜庆的日子呀,田书记赶在这时候上任,出出镜,给全市人民拜个年?” 半壁江中文网

田常规笑着指指自己:“就我,这形象?闻书记哎,你也让我有个心理准备,不说整容了,至少也整个精神面貌出来,再与全市人民见面不迟。” banbijiang.com

闻舒也笑着说:“也好,那就到时候拜晚年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饭后,袁秘书长陪同田常规到市委南州宾馆住下后,就回去了。没想到,到家不久,田常规的电话已经追来了,说:“袁秘书长,秘书人选我定下来了,就要梁小兵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袁秘书长没有料到田常规会选梁小兵,一时有些发愣,梁小兵是五个候选人里条件最弱的一个,刚刚大学毕业分配来才半年时间,还不太适应也不习惯机关工作,满脑子的想法就是做一个诗人,一天到晚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袁秘书长将他放在五个人中间,完全是为了凑数,作为陪衬的,怕闻书记或田书记觉得可选对象太少才这么做的,哪知田书记偏偏选上他。这明明是很不合适的,袁秘书长实在不明白田常规在哪一点上看上了梁小兵,愣了半天,觉得有些话是不得不说的:“田书记,是不是,等明天您再见见这几个人的面,再……”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田常规说:“你是让我还要面试?” 半壁江中文网

袁秘书长说:“至少,您先接触一下本人……”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田常规说:“不用了吧,我这又不是选演员,再说了,我自己长得也不见有多帅,也没有理由非要挑个才貌双全的呀,袁秘书长,面试就免了吧。” 半壁江图书频道

袁秘书长只得实话实说了:“田书记,可是这个梁小兵,刚刚到机关不到半年,还不太适应机关工作,还年轻,也不太懂得人情世故……”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田常规说:“年轻好嘛,我就是要个年轻的,不懂人情世故,可以慢慢地懂起来,如果年纪轻轻,就老气横秋,我倒有点吃不透呢。” banbijiang.com

大概十几分钟以后,小佟的电话也已经打到秦重天那里:“秦市长,田书记的秘书定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秦重天道:“现代化速度呀,谁?” copyright Banbijiang

“梁小兵。”

半壁江图书频道

秦重天在脑子里搜索了一遍,却没有搜索出这个梁小兵,问道:“你有没有搞错,他们办公室有这么个人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小佟说:“是新来的,大学生。”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秦重天说:“田书记与众不同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小佟说:“他们那边也在议论……”

内容来自半壁江

秦重天说:“我不要听什么议论,你们这些做秘书的,就知道议论、议论,我问你,这个梁小兵,你熟不熟?”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小佟说:“我不熟的。”停顿一下,又说:“邵伟熟的。”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秦重天没好气道:“为什么你就不能熟个把人?邵伟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你都赶不上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小佟笑了一下。

内容来自半壁江

秦重天说:“你还有脸笑?不过,你可别以为我眼红唐市长啊,邵伟那张大嘴,没遮拦的……”

半壁江中文网

小佟又忍不住笑。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秦重天说:“你笑什么,笑我也是大嘴,是呀,所以我不能用他,要用了他,两张大嘴凑在一个办公室里,那还了得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年二十九,俗称小年夜。这一夜,南州市委市政府机关大院和家属楼里,关心着这件事情的,恐怕不止一个两个。等到袁秘书长一一向该报告的领导报告完了,才想起该给当事人梁小兵打个电话。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梁小兵已经睡下了,迷迷糊糊之中,听到说什么田常规,什么大秘,他甚至连田常规是谁都不知道,但幸好记住了袁秘书长让他明天一大早就赶到办公室去。

半壁江中文网

梁小兵迷迷糊糊地想,机关又不是战争指挥部,搞得像什么似的,大年夜了还要一大早上班,本来他已经和两个诗友约了,去郊外山上看冬景,这下又去不成了。心里抱怨着,但毕竟年轻,一会儿又睡过去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事后,机关里都传说,第二天一大早,梁小兵来到办公室,田常规已经在等他了,田常规主动上前握住他的手,说:“小梁啊,他们说你是办公室里的小弟弟,我不承认的,小弟弟能写出那么大气派那么感人的诗句吗?”田常规清了清嗓子念了起来:“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半壁江图书频道

梁小兵当即说:“田书记,你弄错了,那不是我的诗,是艾青的诗,是我抄录下来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田常规一听,哈哈大笑起来,拍了拍梁小兵的肩,说:“好,好,小伙子,你经受了第一个考验,你是个诚实的人,我还以为你想蒙我这个外行呢。”

半壁江中文网

梁小兵想,说不定你真的就不知道,被我戳穿了,你就打哈哈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有人问过梁小兵,有没有这回事,梁小兵说,信其有则有,信其无则无。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