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一

南州市锦绣路改造工程的规划报告,省政府批下来了,闻舒一接到这个消息,立即抓起电话打给秦重天:“秦市长,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秦重天马上敏感地猜测到了,兴奋地说:“闻书记,下来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闻舒却将兴奋掩饰着,平和地说:“你来了再说。”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市委办公楼的走廊里不断地有人和秦重天打招呼,秦重天几乎难以控制自己激动的心情,聪明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更机敏的人更是已经猜到锦绣路工程有眉目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秦重天一进来,闻舒将一纸公文放到他面前,秦重天看着那个鲜红的印章,眼泪差一点夺眶而出。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闻舒却说:“秦重天啊,有你哭的时候。” 内容来自半壁江

锦绣路的工程终于批下来了,秦重天万般的辛酸苦辣才刚刚开头呢。秦重天难道心里不明白?他太明白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为这一天的到来已经做了多少准备的秦重天,在这时刻,却有一种不知从何做起的无措,性急地问道:“闻书记,下一步我考虑……”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闻舒说:“明天都要到省里参加人大会议,我们再一起跑一跑刘省长……”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闻舒桌上的电话响了,是那部专用电话,闻舒心里,瞬间掠过一丝说不清的预感,刚才他说“秦重天有你哭的时候”,自己心里也已经掠过这样一丝感觉了。 半壁江中文网

电话是市政协闵主席从省里打来的,每年省政协和省人大的全体会议,都是相差两天,政协提前两天先开,两天后,人大开,政协委员列席听取人大的报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今天是政协会议的第一天,闻舒一听到闵主席的声音,那种莫名的预感更强烈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闵主席说:“闻书记,今年省政协的一号提案,是环秀湖的通海宏发银行大厦。”

半壁江图书频道

闻舒一愣,脱口说:“环秀湖?一号提案?”

半壁江图书频道

原先听说的一号提案,是整顿省级各部委办局以培训中心名义办的各类宾馆,现在却成了南州环秀湖的通海宏发银行大楼了。省政协是全省的政协,不是南州的政协,却把南州的事情作为省政协的头号提案,直接针对南州而来?闻舒心里“咯噔”了一下。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闵主席说:“闻书记,一号提案是躲避不过的,这您知道,至少是这一年众人关注的典型啊!” 内容来自半壁江

闻舒说:“怎么会?”

]3 `. u7 p* T. |' |/ f. y, S8 D

闵主席说:“可能有些来头吧,南州的事情,南州在全国和世界的知名度,关心南州的人太多……”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闻舒说:“和十老的联名信有关?”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闵主席顿了顿,说:“我知道得不太多,也仅仅听说一些小道消息,再说了,我是南州的,他们有话也不会跟我直说,现在谁知道谁是谁的立场啊?”

半壁江中文网

电话挂断以后,闻舒半天没有说话,秦重天虽然听不见那边闵主席的声音,但是已经从闻舒这边的对话中听懂了事情,秦重天心头突地一阵狂跳,觉得气都喘不过来,他甚至想把一把自己的脉,到底心跳有多快,但是他不会这么做,他甚至没有时间这么做,来不及这么做,闻舒已经说话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闻舒说:“通海宏发银行的大楼,到底还是没有能站起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两年前,通海宏发银行凭着自己远远超越竞争对手的实力,买下环秀湖边的一块宝地,筹建通海宏发银行南州分行。由于环秀湖的特殊位置,这么多年,一直是没有人敢动环秀湖的,所以,当初通海宏发银行的想法刚一透露,反对之声已经浪比天高,但是通海银行最后还是能够成功地拿到了批文,并且以最快的速度,使工程上了马。这其中的关节,老百姓可以一概地称之为腐败,但是身在其中的人,或者是深知实情的人,心中的滋味,恐怕还不是两个字能够说清楚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说环秀湖地理位置特殊,是因为它地处南州市中心,面积虽然不大,却实实在在是南州的灵魂。南州是一座水城,从从前到现在,许多的人对南州的看法也不尽一致,但是对环秀湖,以一汪湖水滋活了一座古城,这样的看法,却是许许多多人的共同看法。 banbijiang.com

石湖烟水望中迷,湖上花深鸟乱啼。芳草自生茶磨岭,画桥东注越来溪。凉风袅袅青萍末,往事悠悠白日西,依旧江波秋月堕,伤心莫唱夜乌栖。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首诗并不是写环秀湖的,但却同样是环秀湖以及它周围的景色的写照,可用两个字概括:平、柔。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在平坦的柔软的环秀湖边,竖起了一幢坚硬的钢铁的高楼,所使用的新型的高级的建筑材料,将会在阳光下闪发出耀眼的光环。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座楼,破坏了一个城市的风貌!”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强奸民意!强奸环秀湖!”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尽管批文早已经下达,尽管大楼在一天天地以最快的速度增高,但是百折不挠的反对者和控告者们,仍然百折不挠地反对着和控告着,言辞越来越尖利,语气起来越激烈,火气也越来越大。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能做的工作都做到了,能劝的话也都劝到了,但是仍然阻挡不住爆发的趋向,最后终于爆发了,但是这个爆发不是在沉默中爆发,而是在不断的大吵大闹中爆发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闻舒和秦重天心情沉重,他们不约而同地盯着桌上那台电话,好像还在指望电话铃再次地响起来。但是没有,电话铃一直也没有再响。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两件如此重大的事情,仅仅发生在短短的十几分钟时间里。闻舒和秦重天,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都受到了一次考验。 banbijiang.com

秦重天说:“他们的意思,还是炸掉?”

banbijiang.com

闻舒没有说话。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炸掉一座已经初建成的十五层大楼,谁能干这样的事情,谁能忍心下得了手?但是秦重天知道,如果硬顶着环秀湖的事件,事情再闹下去,很怕拔出萝卜带出泥,连累了锦绣路工程。

半壁江图书频道

现在闻舒心里,恐怕也只能考虑丢卒保车的方案了。而且,要快!

半壁江中文网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