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四

顾红一进秦重天的办公室,秦重天和顾红握手的时候,就笑着说:“顾红顾医生吧?南州一把刀,当然,心血管外科也还有几位年纪稍大、资格老的主刀大夫,也是很厉害的,但年轻一代里,就数顾医生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顾红话中有话地说:“对不起,我动手术的时候是一把刀,说话的时候,也是一把刀。”顾红说话的时候,直视着秦重天,秦重天高大威猛,身体健壮,说话动作幅度都比较大,也颇具感染力。这位“拆”市长,上镜率是相当高的,差不多就是南州的电视明星,但顾红作为一个医生,不在秦市长分管的条线上,没有机会直接面对过,今天是第一次,她直视秦重天时候,秦重天正在讲话,顾红看着他说话,心里不知怎么,忽然地掠过一种想法,虽然很快就闪过去了,但是这个想法使她的心一惊,后来她努力控制住了,不让脑子里的念头瞎窜。 半壁江图书频道

秦重天说:“我们的社会,正在快速地发展,但是发展中又长了许多瘤子,阻塞了血液的流通,甚至会危及到生命,太需要顾医生这样的快刀啊!”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秦重天这么一说,顾红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本来她是进攻型的人物,但是进攻型的人物常常有一个基本的弱点:吃软不吃硬。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夏同一直没有说话,林冰欲向秦重天介绍一下,秦重天却已经说了:“这位是顾先生的外孙,夏同,才子啊。” ]3 `. u7 p* T. |' |/ f. y, S8 D

林冰不动声色地说:“秦市长的工作,做得很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秦重天和林冰的谈判,并没有像顾红预想的那样,单刀直入,刺刀见红,两个人都是东扯西拉,说了许多无关的话题。感觉上秦重天好像是想拖延时间,但是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拖延。而林冰,好像也不急着谈判,她很有耐心地等待着,也没有人知道她在等什么。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么两个人,在火急火燎的时候,打起太极拳,你轻轻地推过来,我又轻轻地推过去,你圆圆地搬过去,我又圆圆地搬过来,使得急性子的顾红坐立不安,直朝夏同使眼色,偏偏夏同总是假装看不见。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秦重天明显是有备而来,不仅对林冰的情况、甚至对夏同、对顾红都了如指掌,所以他又不时地把话题引到他们两个身上,这样又可以有一点时间脱离今天的主题。 ]3 `. u7 p* T. |' |/ f. y, S8 D

关于豆粉园的谈判,应该说开了个气氛和谐的头,但是双方心里都明白,再和谐的头,也无法引导谈判走向顺利,因为他们是背道而驰的双方,他们各自的目的相去太远,无论如何也是走不到一起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秦重天要拆掉豆粉园。顾家语要修复豆粉园,这里边,难道还有一丁一点的共同的谈判基础吗?

半壁江中文网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坐下来谈?还有什么必要坐下来谈?

banbijiang.com

全权代表顾家语的林冰可能还不知道,还有一大群记者守在门外等候消息呢。 半壁江图书频道

当天的晚报上,头版登出这样一条消息,热爱家乡顾家语顾全大局,初步意向豆粉园迁址重建。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顾红是临下班前看到这张报纸的,一看之下,气得一把揉成一团,大喊道:“无耻!无耻!”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说的“无耻”,无疑是指秦重天,因为当时的谈判,除了顾家的三个人,另外只有秦重天和尉敢两个人在场,连秘书也没有,不是秦重天和尉敢这么告诉记者、这么指示记者,还会有谁?秦重天的用意很明白,先下手为强,给顾家语套上一个爱国爱家乡的大帽子,让你欲辩无语,你反悔不承认吗,你就是不爱自己的家乡,你就会被乡亲父老指着背脊骨说三道四。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迁址重建的方案在谈判中确实是提出来商议过,但是并没有商议得下去,只不过作为谈判中提出的几种方案中的一个,现在到了报纸上,这样的提法,虽然还不能说就是结果了,但至少也已经是代表着一种方向了,顾红气愤骂人,也确实是有足够的理由。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但是骂一个副市长这么骂法,恐怕也是绝无仅有。不过旁人,她的同事,具体的情况不清楚,也就无从猜起她骂的谁,多半以为是骂的记者。现在有些媒体,也确实有些破,某些记者的素质也确实有些差,为了自己报纸的利益,更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出卖任何人,可以中伤任何人,可以完全不负责任地胡说八道,或者抓住一点,不及其余。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顾红抓起电话,拨了号,打出去,却又立即挂了,毕竟在办公室里,有些话来是不能直说的,她来到医院大厅的磁卡电话那儿,拨通了秦重天的电话:“我顾红。”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虽然医院大厅很吵闹,但顾红嗓门也比较大,秦重天一下子就听出来了:“顾医生啊,你好,想不到你会给我打电话。”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顾红说:“秦市长,我说话一向不好听。” 内容来自半壁江

秦重天笑着说:“已经领教过了,有话就说吧,是不是见到晚报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顾红说:“秦市长早就一手策划好了吧。” copyright Banbijiang

秦重天说:“你这么看我?”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顾红说:“连一个年高德劭又有经济实力的老人,你们都敢这么糊弄,想想平头百姓,碰到不平的事,他们到哪里去申冤诉苦啊?”

]3 `. u7 p* T. |' |/ f. y, S8 D

秦重天说:“顾医生,你以为见报的内容是我的意思吗?”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顾红说:“除了您,还有别人敢吗?”

banbijiang.com

秦重天说:“有!”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顾红不相信:“谁?”

半壁江图书频道

秦重天说:“你大伯伯顾家语,记者见报的内容,是他通过越洋电话亲自与记者谈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顾红说:“不可能!”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秦重天说:“你这样说,感觉我是个江湖骗子,而且是个太小太没名气的骗子,连当场能拆穿的谎都能说?”

copyright Banbijiang

顾红噎住了,秦重天说得不错,他再怎么玩手腕,当场能拆穿的谎是不会说的,小骗子是无论如何也爬不到副市长的位子上去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顾红心里实在想不通,也不服,说:“我大伯怎么会同意?”

半壁江图书频道

秦重天说:“好事多磨嘛,哪有这样快就能成的,顾先生只是应允谈判,记者也是很忠实顾先生原意的,只是说‘初步意向’嘛,顾医生,是不是?”

内容来自半壁江

顾红有些怀疑,因为下午有手术,她在十一点左右就走了,秦重天曾请林冰和夏同吃午饭,顾红想,就一顿饭,把他们都给收买了?她更不能明白,就算秦重天收买得了林冰,大伯那里,林冰是怎么对付的?

半壁江中文网

见顾红不说话了,秦重天道:“正好,晚上我代表市政府宴请林女士,顾医生一定作陪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顾红一愣:“怎么,中午没有吃……”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秦重天开玩笑说:“这样的宴请,可不能没有顾医生参加呀,哪里敢趁顾医生不在先吃了呢?”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顾红张口结舌。

半壁江中文网

一个熟悉的同事经过大厅,看到顾红在这里打电话,笑道:“顾医生,有新动向了?躲到这里来说悄悄话。”

]3 `. u7 p* T. |' |/ f. y, S8 D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