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六

豆粉园的消息,被晚报抢了头功去,日报社新闻部的龚主任有点坐不住了,立即吩咐跑文化新闻的记者雨庭,当晚一定要拿出稿子来,第二天要见日报。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雨庭开始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将当天的晚报找来看了看,又向晚报写新闻的老兄打探了一下,才知道,人家八字还未见一撇呢。晚报这种抢先登录、先下手为强的做法,已经遭到强烈的谴责了,那老兄正忧心忡忡,不知道会不会因此碰一鼻子灰,这会儿见雨庭也来凑热闹,好心提醒道:“雨庭,豆粉园这事情,有背景的啊。”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本来连夜要赶出稿子来,是个苦差事,这内容雨庭又是所知甚少,怎么个写法?何况尉敏还约了吃晚饭,饭后还有个聚会,雨庭听晚报的同行如此一说,正好推托,赶紧向龚主任汇报,说豆粉园比较敏感,是不是先不忙报导,看一看再说。

copyright Banbijiang

龚主任知道雨庭耍滑头,说:“正因为敏感,我们才要掌握主动权,再等一等,再看一看,主动权都被人家给抓走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雨庭知道滑不过去,便给龚主任加点颜色,说:“那我就写啊,写出问题来我可不负责任。” banbijiang.com

龚主任当然立刻挡她回去,说:“写出问题来你怎么可能不负责任?现在都是文责自负,不过你放心,要你负责任的时候,我也跑不了,你是文责自负,我负的是我的领导责任,我们是一根线上拴的蚂蚱,谁也逃不脱。” 内容来自半壁江

雨庭仍然不甘心,又道:“你就不等等今天上上下下对晚报的反应,明天一定要发?” 内容来自半壁江

龚主任说:“谁说明天一定要发?”说过这话,才知道雨庭又在玩花样,赶紧加重语气道:“但是稿子今天一定得写出来,我拿着稿子,随时可以发,也可以不发。” 内容来自半壁江

雨庭到此,再无话可说,只嘀咕了一句:“到底你是主任。”

banbijiang.com

雨庭很费了些周折,才打听到顾家语的助手林冰的电话,奇怪的是,雨庭发现,这既不是宾馆的房间,也不是手机,只是一个普通的南州住宅电话。 半壁江中文网

这是顾红家里的电话,林冰来南州后,就住在顾红家里。顾红生性开朗,从不拘谨,她反正是一人独住,家里多个人,少个人,都无所谓的。但是林冰住进来以后,顾红却很不习惯林冰,觉得她和许多美国人一样,小气得很,住到顾红这里,别说在家开伙仓或者出去吃饭各付各的账,连买个生活用品卫生纸,都得跟她计算得清清楚楚,你用了多少我用了多少,都得是AA制。顾红自己不是这样小肚鸡肠的人,碰见这样的人,心里就来气。林冰住下后,两人摩擦不断,但却吵不起架来,因为林冰对于顾红的气恼,是一无所知的,这一切的斤斤计较,铢铢较量,对林冰来说,是再正常再普通不过了,所以她哪里可能体会到顾红生气的心情。有一次,她跟顾红算账,顾红手头没有零钱了,少找她一块钱,说好第二天有了零钱还的,但第二天顾红忘了,林冰便伸出手来向顾红讨要:“你昨天还差我一块钱。” ]3 `. u7 p* T. |' |/ f. y, S8 D

顾红气得大吼:“那你住我的房子,打我的电话,我跟你算钱了没有?” 半壁江中文网

林冰惊异地看着顾红,不知道她生的什么气,认真想了想顾红说的话,说:“房子、电话,还有我用的水电费,当然都要算钱的,我一开始就跟你说过的,我都会记下来的。”林冰住进来的时候,是说过这样的话,但是顾红不会往心里去的,大伯那里的人,来她这里住几天,她难道还能收她的房钱?刚才那也是气不过的时候说的赌气话而已,但是眼看着林冰一边说,一边拿出放在抽屉里的账本,让顾红看,顾红看了一眼,果然林冰都一一记得清清楚楚,连哪天打电话,打到哪里,打了多长时间都一一记录着,顾红当时就目瞪口呆,待了一会儿才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要你的房钱电话钱……” 半壁江图书频道

林冰更惊讶了:“为什么,我记得不准确?”

]3 `. u7 p* T. |' |/ f. y, S8 D

顾红简直哑口无言。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林冰是中国人,但早已经是个美式的中国人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天下午雨庭的电话打过来时,顾红刚好下班回来,电话是她接的,对方说是报社记者,要采访林冰女士,顾红请她稍等,回头和林冰商量说:“记者要采访,是不是回了吧,这些记者,一个个都是钻天打洞的角色,你不小心了说什么,他们抓住一点点空子,又会小题大做,添油加醋,甚至胡编乱造。”

copyright Banbijiang

林冰却说:“在美国,顾先生从来不拒绝新闻媒体,顾氏研究所曾经得过新闻界颁发的最佳配合奖。”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顾红说:“你不知道,今天上午谈的东西,到了晚报上,已经变成……”

半壁江图书频道

林冰说:“晚报我看了,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问题,也还是说的意向,跟我们谈的内容大致相同,他们没有编造。”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顾红说:“既然你愿意……”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林冰接过电话,说:“可以采访,只不过,今天晚上,秦市长宴请……”

copyright Banbijiang

雨庭说:“那就等宴请结束后?”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林冰说:“十分抱歉,晚上七点半,馨香厅有南曲演出,一个月只有两个晚上演出,我不想放弃。” 半壁江中文网

雨庭立即问道:“林女士喜欢南曲?”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林冰说:“是顾先生喜欢,顾先生是个南曲迷。”

copyright Banbijiang

顾红在旁边听了,有些不以为然,想,大伯再喜欢南曲,他远在大洋彼岸,你在这里代他听南曲,还能传递感应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电话那边雨庭说:“那这样,您看行不行,我也到馨香厅去,我也想看看南曲演出,我在那里等您?”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会儿已是晚上七点多了,雨庭出了环秀清嘉楼,打了的往馨香厅去。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她却不知道,刚才在环秀清嘉楼,她是与林冰擦肩而过,两个包厢是紧邻着的,但谁也不知道谁。

copyright Banbijiang

雨庭特意早一点出来,她想赶在林冰到之前,先看看馨香厅的情况,这也是在她的工作范畴之内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馨香厅原先是专门的南曲演出场所,南州南曲团为了振兴南曲,每月在这里安排两场免费演出。但是为了这两次的演出和另一些难得的小型演出,比如政府方面有喜欢南曲的客人,安排的专场演出,都得到馨香厅来。这就得维持馨香厅的正常开支,馨香厅早已经是危房,即使修修补补,也是一笔很可观的开销,所以干脆将馨香厅变成了一座茶馆,在没有南曲演出的时候,就是茶馆,同时也兼作其他各剧种的演出场所。 ]3 `. u7 p* T. |' |/ f. y, S8 D

时间长了,大家也就不再将馨香厅记作馨香厅了,只道它是一个茶馆。本来是唱戏的地方变成了茶馆,但是后来大家的想法却倒过去了,觉得茶馆是个可以唱戏的地方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馨香厅的门上贴着唱戏的规矩:初一、十五晚上,是南曲的免费演出,星期二、星期五是越剧、锡剧、评弹等专业演员专场演出,其他的日子都是老百姓的“大家唱”。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此时此刻,南曲演唱正从舞台上传过来。 ]3 `. u7 p* T. |' |/ f. y, S8 D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banbijiang.com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内容来自半壁江

良辰美景奈何天,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赏心乐事谁家院。 banbijiang.com

馨香厅今天只有很少的几个听众,本来是个清音雅集的地方,但外面却多了些世俗烟火,少了些清静雅致。小巷里居民来来往往的声音,正月十五放鞭炮的声响,声声入耳。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雨庭正是在这时候走进馨香厅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走进馨香厅的第一印象,就是凄凉。破旧的舞台,破旧的场所,冰冷的空气,场内没有暖气,坐在台下的人,多半是些老人,缩着身子,哆嗦着,但仍然十分投入地跟着节奏,情投意合地摇动着身子。 内容来自半壁江

站在后边的雨庭,看着这样的场景,不由有些心酸。她今天是因为采访林冰,才临时到这里来的,作为报纸跑文化新闻的记者,雨庭平时工作的范围是比较大,南州又是个有着悠久文化传统的地区,仅就传统文化怎样发扬光大怎么重点保护,都有很多很多的话题可说。雨庭刚刚调到新闻部时,来过馨香厅,采访一位来观看演出的文化部的领导,那一次来,可能因为工作重点在领导身上,没有十分注意馨香厅的环境,今天一个人,独自地站到这里,心里忽悠了一下,觉得酸酸的,忽然联想到了锦绣路、豆粉园,就有一股意气在胸中翻滚起来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在朦胧的灯光下,雨庭的眼睛忽然一亮,她意外地看到一个年轻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戴着眼镜,穿着打扮没有一丝一点的特殊,但奇怪的是,就在那一瞬间,雨庭突然强烈地感受到他身上的一种独特的气息。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那个时刻她离他很远,她站在馨香厅的入口处,他坐在靠近舞台的位子上。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雨庭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瞬间从这个人身上感受到的气息,以后将会久久的缠绕着她。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run:'> �;f���/14px; font-family:'宋体'; " >尉敏说:“我说我六十八。”他回头搂了一下女孩子,又说:“雨庭一听说我这个年纪,立刻就爱上我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尉敢差点笑出来,但脸上却很严厉,说:“尉敏,我没时间和你贫嘴,你好自为之吧。”转身走了。 半壁江中文网

尉敢和尉敏相差八岁,从小尉敏都是在尉敢的呵护下的,有一个年长八岁的哥哥,对一个男孩子来说,可能是桩太好的事情,没有人敢欺负他,但是,缺少了被欺负的经历,只有欺负别人的经历,对一个男孩子来说,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尉敏小的时候,可没有少闯祸,每次都是尉敢替他擦屁股,替他收场,连向人家赔礼道歉的事,也是尉敢替他去做,一直到现在,尉敏整整三十了,还在不断地招惹麻烦,尉敢还得不断地替他挡着护着,没完没了,有时候尉敢觉得尉敏是上帝专门派来惩罚他、让他受罪的。尉敢多少次要赶尉敏走,叫他回到省城父亲那里去,尉敏却又偏偏喜欢赖在南州,“哥啊,”尉敏说,“这辈子,我是赖上你啦。” 半壁江中文网

尉敢对这个弟弟,真是又爱又怨又无奈。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尉敢兄弟说话的时候,那个叫雨庭的女孩,始终笑着,尉敢对她印象倒不错,觉得这个女孩子很天真,很单纯,但又不是那种没头没脑没心没肺的,但是想到尉敏喜新厌旧见异思迁的性格,不由又十分担心。这样的担心,使得已经走出去了的尉敢,又不得不回头来,对着尉敏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每个人都对自己做过的每一件事负责,你不想负责,命运也非得让你负责。”

]3 `. u7 p* T. |' |/ f. y, S8 D

尉敏笑着对雨庭说:“我哥是干部,是有哲学深度的干部。”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尉敢到这时候突然想起来,说:“尉敏,谢北方回来了,你知道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尉敏说:“我怎么会不知道,家伙,叫他来吃饭都不肯,说有事情忙呢。”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尉敢说:“他分在古戏研究馆了,前天我陪客人去参观,看到他了,仍然老样子。”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尉敏说:“古戏研究馆有什么好忙的?”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尉敢说:“平时也可能没什么重要的大事,谢北方倒是可以在那里安心地搞自己的专业,但万一有个什么特殊的任务,比如市领导要接待重要客人,需要组织一台南曲晚会,在他们那里演出,他们就会忙一阵。”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尉敏说:“我去他那里看过,七八个人,守着一个旧戏台,谢北方也是的,书呆子,怎么肯去那样的地方,还博士呢,换了我,两天就得给憋死。”

]3 `. u7 p* T. |' |/ f. y, S8 D

尉敢说:“没有自己专业的人,永远无法理解热爱事业是怎么回事。”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尉敏说:“你是说我没有专业?我怎么没有专业,堂堂经济管理系的硕士研究生……” 半壁江图书频道

尉敢说:“你自己看看像吗?”尉敢说了几句,觉得把秦重天和客人们扔在里边时间太长不大好,就赶紧回过去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尉敢走后,尉敏和雨庭来到他们自己的包厢,这是尉敏的几个哥们替尉敏压惊的,尉敏刚刚从派出所里出来,这回倒是没有惊动尉敢,因为事情本身不算很大,就是为了讲义气和人打架,也没打成什么后果。尉敏进去后,态度很好,他对政策吃得很透,主动说:“让我哥带钱来赎我。”警察知道他哥是尉敢,知道他父亲是老省长,就算了,甚至都没有去惊动尉敢,也没有要他的钱,就把尉敏放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会儿尉敏像个英雄般地坐在主位上,谈笑风生,哥们儿都围着他,敬酒的敬酒,吹牛的吹牛,闹成一团。这些人的成分五花八门,多半是没有固定的职业的,有画家、房地产商、歌厅老板、围棋高手、建筑中介人、电脑专家,等等,名片上都是大名鼎鼎的,有头有脸,平时走出去,见个人,谈个正经事,一个比一个有气派,人模人样的,但是当他们聚在一起时,个个乌儿八鬼,什么话都敢说,也有的时候谈着说着嗓门就大起来,就不客气了,这时候,雨庭就是一贴很好的调和剂,他们闹得厉害了,雨庭会说:“好啦好啦,男人!” banbijiang.com

男人们被雨庭一说,就休息下来。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雨庭倒是他们中间唯一的一个有正式固定职业的,她是报社的记者,大学新闻系毕业,工作两年,聪明而刻苦,已经是部门的骨干。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雨庭第一次见到尉敏,是一次报社搞的活动,请一些常替报纸副刊写文章的文人作者聚一聚,表示感谢,先是座谈,后是宴请,座谈的时候尉敏没有来,到吃饭的时候,就冒出来了,报社分管副刊的副老总还特意给大家介绍,这位是尉敏。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尉敏坐下后,向同桌的人点头,但是写文章的作者却没有谁知道尉敏,以为尉敏是用笔名写稿的,互相间打听了,仍没有人知道,就听得尉敏说:“对不起,我不是写文章的,但是你们也别以为我是走错了餐厅,你们的报纸上,也有我的东西——我替别人做的广告。我念一段大家听听,请多多指教:还不快到灵池山去玩一玩,一万年以后,这座山就没有了。”

banbijiang.com

有人笑起来。但在场的多是有才华的文人,这点雕虫小技,对他们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更何况,如今精妙的段子满世界,尉敏这几句东西,充其量中等偏下。所以这桌上大部分的人只是礼貌性地微笑一下。

copyright Banbijiang

尉敏并不在乎别人看重他还是不看重他,他继续说:“这是本人亲自操刀的,本人情况简介:飞鹰广告公司总经理尉敏。公司概况——人员:一人;办公地址:不确定;公司宗旨:挣钱。”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又有人笑了笑,还是报社副刊的几个女孩子,别人仍然不觉得尉敏有多少智慧。

copyright Banbijiang

尉敏还在往下说:“不过么,其实么,醉翁之意不在酒,报社的五朵金花,我已经认识了四朵,这最后的一朵玫瑰,开在哪里呢?”

半壁江中文网

尉敏说的就是雨庭,雨庭当时在另一桌上,有人往那一桌看了看,对于尉敏这种很廉价的玩笑,大家司空见惯,雨庭听到这边有人喊她,就站起来,大方地向这边笑笑。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后来尉敏找个借口就坐到那一桌去了,但即便如此,尉敏也没有给雨庭留下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只是觉得这个人比较开朗,感受着一些酸溜溜的文人对他的眼光,他毫不在乎,说自己想说的话,做自己想做的事,至少不是个心胸狭窄的男人。

半壁江中文网

尉敏很固执地追求着雨庭,雨庭也不讨厌他,尉敏毕竟是个有趣味的人,而且尉敏的一些朋友,都特别有意思,都是个性张扬、有光彩的人物,这也是雨庭愿意和尉敏来往的原因之一。一来二去,就形成这么一种不明不白的关系。一般都是当事者迷,旁观者清,但恰恰在尉敏和雨庭的关系中,这情形相反了,别人都糊里糊涂,以为他们是一对恋人,相爱着,清醒的却是他们自己,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尉敏知道雨庭并没有爱上他,雨庭也知道自己并没有爱上尉敏,但两人又都愿意交往。倒是害得一些想动雨庭心思的优秀的男孩子望而止步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尉敏的这个圈子以尉敏为首,进进出出,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很自由自在,这一阵,谁谁谁密切一些,过一阵,另外的谁谁几个密切一些,都无所谓,他们从来不约束自己,愿来就来,不愿来就不来,但是尉敏始终在的,他等于是大哥,兄弟们可以经常换,大哥却是不能常换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也曾经有新进入他们这个圈子的人,被雨庭吸引了,说实话,见到雨庭能够不动心的男人是不多的,男人就是男人,他们喜欢女人,就是喜欢,这是很美好的事情。

半壁江图书频道

就有人会开玩笑说:“小子哎,老大的马子你都敢泡?”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话一说,“小子”立即明白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他们都是现代青年,都想得开。

]3 `. u7 p* T. |' |/ f. y, S8 D

尉敏和雨庭坐下不久,雨庭就说:“我只能稍坐一会儿,一会儿,七点,还有个采访。”

内容来自半壁江

尉敏说:“什么采访,非要晚上去?”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雨庭没有说什么采访,只是笑道:“是呀,命苦啊,哪像你,吃吃喝喝玩玩,要多潇洒有多潇洒。”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尉敏一脸的痛苦,嚷道:“完了完了,我在雨庭眼里,就这么个形象!”

banbijiang.com

雨庭说:“你以为你是什么形象啊?”

]3 `. u7 p* T. |' |/ f. y, S8 D

尉敏说:“我以为?我一直觉得我是个文文静静的男人,有点落伍的,不能与时俱进的书呆子,难道不是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的那些哥们儿哄地大笑起来。

]3 `. u7 p* T. |' |/ f. y, S8 D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