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五

尉敢托人收了几幅画,请一些行家看过,但始终不能确定真伪,因此也迟迟不敢动作。

看过这几幅画的人,都坦率地说:“难,难说,尉局长,你最好请黎江川过过目。”

尉敢也知道黎江川是位高手,别说南州,就是全省全国,提起黎江川,圈里人都认识。这是一位鉴定天才,无论什么东西,到他手里,一眼定乾坤,而以黎江川的年龄和阅历来说,他是难能有如此的境界的,因此“天才”的说法就被大家广泛地接受了。

但是黎江川脾气古怪,第一古怪在他是鉴赏行家,自己却不收藏,第二,这个人很不好相处,尉敢也曾经几次转辗托人,想请黎江川他对手中的东西作一点鉴定,但是都被黎江川拒绝,尉敢碰了几鼻子灰,最后只好找他最不想找的人——弟弟尉敏。

尉敏当然是乐意的,他和黎江川称兄道弟,这一点也是尉敢对自己的弟弟永远捉摸不透的地方。在尉敢眼里,或者说以尉敢对弟弟的了解,这是一个脱头落绊的对人对己都缺乏责任心的人,但是偏偏尉敏能够有那么多的朋友,其中虽然也有不少像尉敏一样的脱底棺材,却也不乏一些出类拔萃的人物,比如黎江川,就是其中的一个。

地点约定在清幽茶社,茶社有一些小而雅致的包间,尉敏将尉敢和黎江川引进包间,自己退到门口,说:“这是情人约会的地方,你们在这里,很安全,有好东西,尽管拿出来欣赏。”说着便带上了门。他和茶社老板亦是老交,自会去和他们吹牛玩儿。

尉敢向黎江川笑笑,黎江川与他想象的不大一样,这个人长得很一般,感觉不出有什么异相,加之头发短短的,更显得平常。黎江川并不说话,尉敢也知道黎江川的脾气,知道不必用什么开场白,不必绕圈子,就直接地将画拿了出来。

一共三幅:张大千的《嘉耦图》、齐白石的立轴《紫藤》、八大山人的《花卉图》。

尉敢的心情很紧张,这几幅东西来之不易,花了很长时间才物色到,又想尽办法才收来的,更重要的,这几幅画的用场太大太大,如果是假的,经济上的损失先不说,尉敢的希望,秦重天的希望,可是全部寄托在这上面。

黎江川的异相这时候才表露出一些,他的眼睛里顿时地闪烁出异样的光泽,他的手微微的有些颤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过其中的一幅,张大千的《嘉耦图》,漫不经心地展开,甚至都没有用正眼看着,画展到三分之一,他的动作就停止了。

尉敢心里一阵空荡,知道完了。

接着是第二幅,八大山人的《花卉图》,与第一幅一样,黎江川只看了不到一半,就往回卷了。

只剩下最后的希望了,尉敢甚至不再敢去看黎江川的动作,不再敢看他展开画轴的动作,更不敢看他的面部表情。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黎江川突地站了起来,手一张扬,整幅画“哗”地一下挂了下来,黎江川只说了三个字:“就是它。”然后轻轻地将画搁在桌子上,无声无息地走了出去。

事后尉敏告诉尉敢,黎江川说,有这齐白石,赔上十件假货也值了,遗憾的是,少一只虫子。如果齐先生画《紫藤》的那一天,兴致来了,随手几笔弄上一只虫子,蜻蜓也罢,蝴蝶也好,哪怕是一条毛毛虫,这《紫藤》可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只不过,尉敢目前,也只能要这幅没有虫子的齐白石,倘若真多了个虫子,他还真怕人家不敢收啊。

黎江川不要尉敏送他,独自走了,尉敏转身进了茶社的包间,尉敢还在小心翼翼地卷画,尉敏说:“哥,黎江川帮了你大忙,你怎么回报?”

尉敢盯了尉敏一眼说:“他这么说?”

尉敏说:“你不知道他是黎江川吗,黎江川会说这样的话吗?”

尉敢毫不客气地道:“那是你替他要的,要了给他,他会接受吗?接受了他还是黎江川吗?”

尉敏忽然做了个手势,尉敢看得出他是在说这幅画的价值,没有理他,又说:“那是给你自己要的介绍费?”

尉敏说:“哥,你也太小看我,你敢拿出多少介绍费来啊?黎江川的姐姐住在锦绣路……”

一听“锦绣路”三个字,尉敢就跳了起来:“尉敏,我再跟你说一遍,你别跟我提锦绣路,锦绣路的事情,政策明确,分工明确,该找谁找谁啊!”

尉敏说:“你是副总指挥,不找你找谁?”

尉敢拿了东西就往外走,尉敏说:“你过河拆桥啊?你不是弄了两件假货吗,你就不想再弄真货了?据我了解,一幅齐白石可不够你用的,你又不能把《紫藤》撕开来几个人分分。”

尉敢停下了脚步,顿了一顿,说:“黎江川的姐姐,什么情况?”

尉敏说:“187号王禹琳故居的,婆婆小叔子小姑子一大堆都住在老宅,现在给分得少了,分不开住。”

尉敢说:“少多少?”

尉敏说:“具体的,我不知道,我又不是个愿意管琐碎小事的人,区拆迁办知道情况。”

尉敢说:“政策有硬性规定的……”

尉敏说:“政策是人定的嘛。”他指指尉敢手里的东西:“你这不就是政策?”

尉敢下意识地将抓着画的手往后面一缩,说:“这个事情,太难弄,那么多拆迁户眼睛盯着,弄不好要出大事的,本来群众情绪就不好,容易冲动,你难道没听说,都贴出‘我党救我’这样的标语来了,如果政策再不公……”

尉敏说:“我的哥,这可不是我的事情,我又不是干部,你是干部,秦重天是干部,政策的事情,群众的事情得由你们解决啊。”

尉敢想了想,最后说:“这事情我得请示秦重天。”

尉敏高兴地拍了下尉敢的肩:“这就对了,这事情有希望!”

尉敢又看了尉敏一眼:“你这么看秦重天?”

尉敏说:“你怎么看?”

尉敢没有说话,摇了摇头。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