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四

尉敏对拍卖行业的兴趣,是从外国电影上看来的,许多警匪片的故事,都是从拍卖行开始的。尉敏有一阵很有些跃跃欲试的心情,想去争取注册拍卖师的资格,但过了一阵,又觉得还是在下面举牌子的人更神龙活现,更牛,更拽,就自动放弃了当一名注册拍卖师的想法。 ]3 `. u7 p* T. |' |/ f. y, S8 D

但是要想在拍卖场上能够威风凛凛地举牌报价,口袋里得有钱,尉敏是个坐吃山空的败家子,奉行“吃光用光身体健康”的原则,是一个典型的都市“新贫族”。明明经济来源不佳,却出手阔绰,请客吃饭出门,都是他买单,别人要想意思一回,他还生气,一来两往,哪个朋友不以为他有钱?还常有人开口借钱,尉敏又要面子,只要开了口的,尉敏从不回绝,自己再难,也要替朋友两肋插刀。问题有些朋友是够朋友,借了会还,但也难免有些朋友是酒肉朋友,钱一借去,就再也别想回来啦。尉敏一次两次,帮助了别人,自己倒成了欠债大户,身上背着沉重的包袱,却也不愁不急,仍然如故,只是苦于没法到拍卖场上尝试一回当标王的感觉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尉敏后来发现一个过干瘾的办法:网上拍卖。

半壁江中文网

头一回进入到一个拍卖的网站,看到不少人正在进行网上交易。有几个上当受骗的网友,正在发帖子相约着追找骗子,也有人大骂网上拍卖站和骗子是连裆码子,有的是刚上去的新手,求教于大家,有的说,网上交易,感觉好极了,有的说,怎么,我的东东没人要?但更多的大呼小叫喊上当的,“我已报警!”“买手机被骗1000元!”“500元买了件破衣服!”有的则干脆点明了:大家小心,某地的某某是个骗子。五花八门,无奇不有。

半壁江中文网

尉敏看着看着,也来了兴致,到卖东西一栏,看人家卖什么的都有,地皮房子进口车、电子玩具擦面油、袜子鲜花宠物狗,尉敏“啊哈”一笑,便点击了“卖东西”,注册后,一时竟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可卖的,想了想,便将自己的手表登记上去了。 banbijiang.com

欧米茄6针多功能石英表,出价:800。可购数量:1。所在地:南州市。卖方:多功能。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在考虑自己的用户名时,尉敏未假思索就写了一个“多功能”。

banbijiang.com

结果有人来点击,有谈价格的,也有嘲笑他名字的,问:多功能,是妇女用品,还是男士专卖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尉敏回道:来者不拒。

内容来自半壁江

就这样,玩心不泯的尉敏,从东玩到西,从西玩到东,无谓地消耗着时间和精力。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就说拍卖这行,南州有好几家拍卖行,哪天拍卖什么,只要得到信息,只要感觉有兴趣,尉敏一般都设法混进去探一探,但是这一回情况有所不同了,尉敏受尉敢重托,请出黎江川,来到江枫拍卖行的拍卖现场。黎江川的到场,使得在场所有的人都为之振奋,人人都想从黎江川的眼神里,看出货色的真假和优劣。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尉敏是和雨庭一起到拍卖现场的。江枫拍卖行是南州最大的民营企业江博集团的下属机构,也是较早出现的一家股份制拍卖行。江博的摊子很大,总部下属就有好些机构,有房地产公司、软件开发公司、保健品企业、文化传播、拍卖行、投资顾问所,还有一个小型的展览中心,等等。

banbijiang.com

江枫拍卖行在南州现有的几家拍卖行中,算不上老大,也能够得上老二了。老大是官办的南州拍卖行,1994年就成立的国有拍卖企业,实力雄厚,信誉好,两年前取得了国家AAA级资质。王博的江枫拍卖行,主要竞争对手,就是他们。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江枫拍卖行虽然入道晚,但步子大,胆色也大,创业三年来,已经成功地举办了近百场拍卖会。目前已有五位国家正式注册的拍卖师,并且拥有自己的大中型拍卖场地两处,各为500平米和200平米。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但这一次江枫拍卖行的东方艺术品春拍,没有用自己的现成的拍卖场所,却是租用了南州一家五星宾馆的大型会议室举办的,以示各方对这次拍卖活动的重视。 内容来自半壁江

拍卖行为筹备这次活动,花了大半年的时间征集,历代珍玩、瓷器、明清及现近代书画名字的精品共有305件,引起各界人士的关注和重视,尤其是当大家得知黎江川将到场的消息,显得格外兴奋和重视,现场早早就已经坐满了参加竞拍和看热闹的人。 copyright Banbijiang

尉敏和雨庭到的时候,黎江川还没有来,雨庭看了看现场的气氛,问尉敏:“黎江川脾气很古怪的,不会放鸽子吧?你看这些人,今天的情绪,多半是冲他来的呀。”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尉敏说:“黎江川脾气再古怪,他不会跟我古怪的,必定会到。” ]3 `. u7 p* T. |' |/ f. y, S8 D

雨庭笑道:“今天江枫拍卖行可以稳坐钓鱼台了吧,伯乐要来,还怕马卖不掉?”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尉敏说:“但是只要伯乐一摇头,这马就死啦!” copyright Banbijiang

雨庭说:“也不一定啊,我看到过一个介绍,故宫一位文物鉴定专家,一次到香港出差,在香港文物贩子聚集的地方转了一圈,因这老先生名气大,所以一进去就被认出来了。结果,凡是老先生问过价的古董,无论真伪,卖主第二天不是大大地提高了价格,就是收回去不卖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尉敏说:“那今天这江枫拍卖,我应该向他们收回扣报酬啊!”说着又笑起来道:“早知道,我应该和黎江川私底下串通了,可不是大发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雨庭说:“凭你的聪明才智,到现在也没有大发起来,算不算老天无眼啊?”

copyright Banbijiang

尉敏道:“不能怪老天,怪命,命苦哇。”正在表情夸张地挤眉弄眼,就一眼看到黎江川进来了,赶紧迎上去,黎江川是个不拘言笑、一语千金的人,但是看到尉敏总是例外,他向尉敏笑了笑,说:“来啦。”说完便目不斜视地直接找了一个不显眼的位子去坐下了。 半壁江中文网

有人想去和他套个近乎,却会莫名其妙地被他身上的某种气息阻止在几米之外,上前不得,只能远远地朝他致意,微笑。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受尉敏之托来竞拍的单老板也到了,与尉敏握了握手,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单老板今天的任务不轻,至少要拍到郑板桥的一幅行书、吴昌硕的《桃实》和一两幅红金扇面。

半壁江中文网

这一排的座位是这样的:黎江川、尉敏坐在一起,单老板坐在他们的斜后方,正好能够观察到尉敏的表情。尉敏倒是想拉雨庭坐过来的,但是单老板不同意,他时时刻刻得小心注意黎江川和尉敏的一举一动,又不能让别人觉察,责任重大,要是有一点差错,他得吃不了兜着走,尉敏这小子,到时候拍拍屁股,你拿他怎么办?

半壁江中文网

雨庭也不愿意坐定在会场中间,她是带有自己的任务和目的来的。最近一个时期,假文物假古董充斥着市场,雨庭就曾经接到群众来信,揭发这些问题,甚至有人说,目前在拍卖市场上拍卖的书画作品,百分之百是假货。雨庭并不懂书画,但是听尉敏说黎江川要去,才突然萌发了去看一看真真假假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念头。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其实事情并不像单老板想象的那么紧张,有尉敏这个中间人物在场,单老板大可从从容容地举牌报价。拍卖开始以后,有不少人都试图从黎江川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但是正如尉敏一向说的,黎江川的脸上要是写着什么,他还是黎江川吗? 内容来自半壁江

唯一能够看得出来黎江川意思的,当然只有尉敏。尉敏从黎江川那儿得到信息,再用暗号传递给单老板,单老板就根据尉敏的暗示,决定要还是不要,决定举到多少价为止。但是为了迷惑别人,给一些假象,单老板对一些黎江川不表态,甚至明确认为是假货的东西,单老板也要假模假样的竞一下,当然,只能少有几个回合,这个分寸得单老板自己掌握,万一作假作过了头,自己中了标,那可是哑巴吃黄连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拍卖进行到一半,黎江川就起身走了,不少人一看黎江川走了,都有些举棋不定了,又都看着尉敏,尉敏却没有马上就走。这期间,单老板又举了几次,最后,以二十万和两个两万的价格,分别拍得了郑板桥和两幅红金扇面,尉敏如愿以偿。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尉敏和单老板说了几句话,单老板完成了使命,轻松而去。尉敏回头找雨庭,雨庭说:“今天的拍品,黎江川怎么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尉敏大嘴一开:“除了单老板拍下的郑板桥,其他都是假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雨庭不怎么相信尉敏的话,道:“是黎江川的看法?”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尉敏说:“你就相信黎江川,你不知道你眼前这个男人也一样优秀啊?” ]3 `. u7 p* T. |' |/ f. y, S8 D

雨庭笑道:“优秀的男人不一定分辨得出真假啊。” ]3 `. u7 p* T. |' |/ f. y, S8 D

两人说着,准备往外走,迎面过来一位先生,个子不高,戴着眼镜,文质彬彬,迎面过来后,站定在尉敏和雨庭面前,温和地笑了笑,向尉敏伸出手来:“尉敏先生?我是王博。” banbijiang.com

尉敏一愣:“王博,哪个王博?是那个王博的王博?”

banbijiang.com

尉敏从来都是遇事不惊玩世不恭,现在看到王博,却有一点一反常态。虽然表面上看,他仍然是一贯的调侃的表情和口吻,但细心的雨庭却能够感觉到尉敏的激动。

copyright Banbijiang

王博笑眯眯地说:“对,就是那个王博的王博。”

]3 `. u7 p* T. |' |/ f. y, S8 D

尉敏奇道:“王博可是大老板啊,别说在南州是头号大鳄,就是全省,乃至全国,也是大名……”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王博摇了摇手,却没有阻止得了尉敏说话,尉敏继续道:“你怎么会认得我啊?”

内容来自半壁江

雨庭笑着插嘴道:“说明你是也一头鳄,至少是一头小鳄吧。”

copyright Banbijiang

尉敏说:“我哪里能和王博比,王博是谁,我是谁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尉敏的口吻,以调侃的表象夹着认真和敬重。如果说在南州确实还有那么一两个人是让尉敏心服口服的,恐怕王博要算上一个。

banbijiang.com

无论王博和他的江博集团现今碰到了什么样的困难,或者正意气风发,在尉敏的眼中,王博永远是当年那个孤注一掷倾其所有做广告的血气方刚的闯将,现在这位心目中的英雄就站在他面前,笑眯眯地看着他,尉敏心里,怎么能不奇怪。传说中的王博是一个爱笑的老总,不管压力有多大,不管顺利还是挫折,他的笑容是永远挂着的。曾经有人说,史泰龙是没有笑的神经,而王博却是没有不笑的神经。 banbijiang.com

雨庭看出王博想借一步和尉敏说话,就知趣地先走了,果然,王博请尉敏就到江枫拍卖行的总经理办公室一坐,尉敏坐下之前,和王博比了一下高矮,说:“好像不如电视上看到的那么高嘛。”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王博说:“现在还原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尉敏说:“好像和我差不多,就是比我多了一副眼镜。”笑了笑,又说:“称呼您什么呢?王总,王董?现在是叫董事局主席,应该称王主席?还有什么,首席执行官?”

]3 `. u7 p* T. |' |/ f. y, S8 D

王博说:“尉敏,我就叫你尉敏,你就叫我王博,怎么样?”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尉敏说:“你可是我心目中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王博笑道:“你这话说错了,这可和我了解的尉敏不一样。”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尉敏说:“怎么,你对我感兴趣?专门了解我的背景,有没有查过档案,我在大学,被记过一次,是因为谈恋爱。”

半壁江图书频道

王博说:“我自己就是一个没有档案的人,我看重的是大家以后怎么给自己写档案。”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尉敏说:“好,英雄所见略同,你我是有共同语言的。”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三言两语一交谈,那种英雄崇拜心理已经降落不少,尉敏的本性又回归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王博要的就是这样的交往,说:“尉敏,我直话直说了,我们江枫拍卖行,缺一位总经理……” 内容来自半壁江

尉敏一向快嘴,说话从不假思索,道:“不会是请我出山吧?” 内容来自半壁江

王博说:“假如是呢?”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尉敏“啊哈”了一声,道:“怎么会?”

内容来自半壁江

王博说:“尉敏,你不会认为你不合适,或者能力不够吧?”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尉敏笑道:“想不到王博也会用激将法。”

banbijiang.com

王博说:“那你能想到我会用什么法,隐身法?遁土术?”

内容来自半壁江

尉敏说:“是呀,听说有许多商场上的成功人士,就是捧着一本《孙子兵法》在那里战斗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尉敏虽然口无遮拦,但心里不糊涂,他知道王博今天来找他,谈江枫拍卖行的职务的事情,绝不是一时冲动,恐怕早已酝酿成熟,以王博的做事习惯,看准了目标是志在必得的,尉敏想,啊哈,今天我就是尉总啦。当然尉敏心里也清楚,王博可不是冲他来的,他是冲尉敢去的,更具体地说,是冲锦绣路去的,这一点尉敏毫不怀疑。如果精明的尉敏也还有不太清楚的地方,那就是他不太清楚王博如果有求于尉敢,为什么要请他做拍卖行的老总,这里边的必然联系,尉敏暂时还没有想明白。因为没有其他位置?因为知道他对拍卖这行有兴趣,那王博可就大错特错了,可以说,在尉敏这里,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让他的兴趣维持半年以上的。但尉敏有一个特点,想不清楚的事情,他才不会委屈着自己苦苦思索,不明白的,就问,于是他便直接地问道:“王博,你聘请我担任江枫拍卖行的老总,我能给你什么呢?” ]3 `. u7 p* T. |' |/ f. y, S8 D

既然尉敏是个明白人,王博也明人面前不做暗事,直接地告诉他:“这一阵,锦绣路的地皮,可是见风长啊,无论谁,要是能争取到锦绣路稍好地段一块地,那可是咸鱼翻身的大好机会……”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尉敏说:“王博,你可能犯了一个错,尉局长,可不是我;我,也不是尉局长。”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王博说:“尉敏,你可能也误解了我的意思,你是不是以为,我要向你哥哥要地皮?不是的,我的想法恰好相反,我要帮助你哥哥卖地皮……”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尉敏任是脑瓜子好使,这会儿也有点转不过弯来。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但是尉敏知道王博所说的“卖地皮”,是指的国有土地使用权的拍卖。不仅南州没有开始,在全省范围也没有先例,在全国,也才仅有一两家搞过试点,但行情并不看好,有一次是流拍了,第二次,拍得地块的受买方事后后悔不已,以这样的价格盘下土地,只能造豪华高级住宅别墅才能保本,如果按照政府的愿望,造普通公寓,恐怕赔得都不认得东西南北。买主借新闻媒体替自己大叫冤枉,承担不起,两次拍卖闹得沸沸扬扬,多少引得一些想涉猎的人士望而生畏。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王博确实是胆识过人的,在前景不明的情况下,他已经一厢情愿地打起了锦绣路的主意。锦绣路是一个特殊的情况,锦绣路的地皮能否进入市场参与拍卖,这尚是一个悬而未决的疑点。当然,以王博的能力,很可能他已经得到某些高层方面的关于土地使用权拍卖大趋势的确切的消息,所以,王博是想替自己的江枫拍卖行拉一宗拍卖土地的大生意?为了这一桩生意,就可以封尉敏一个总经理?那么生意做完,他这个总经理不也就可以下台了吗?尉敏觉得这不是王博的方式和习惯,更何况,如果锦绣路的某些地块真的进入拍卖市场,如果在这之前,政府还有可能在南州拍卖行和江枫拍卖行这两家实力相当的拍卖行里,选择其中一家委托进行土地使用权的拍卖的话,那么,王博在这个时候用了尉敏做江枫拍卖行的老总,尉敢和秦重天还可能将这次拍卖交给江枫承办吗?

copyright Banbijiang

王博到底要干什么呢?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尉敏不是一个放得住话的人,干脆问王博:“你到底要干什么?” copyright Banbijiang

王博是早已经对尉敏了如指掌的,而且王博从来都是用人不疑,所以也干脆地说:“是要挑起南州拍卖行的竞争欲望。”

copyright Banbijiang

尉敏恍然大悟,如果尉敏此时担任了江枫拍卖行的总经理,南州拍卖行那边必定会慌了手脚,以为江枫是志在必得要承接锦绣路的土地拍卖,他们必定会使出浑身解数去与江枫争夺,王博要的就是这个?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尉敏自嘲地道:“却原来,我只不过是你鱼钩上的半截蚯蚓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王博笑了笑,说:“有些道理,但不太准确,鱼饵最终是要牺牲自己的,你用不着,如果要做个比喻,更像一个马前卒吧。” copyright Banbijiang

尉敏说:“我的妈,马前卒可是最容易被乱马踩死的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王博说:“但是哪个将军不是从乱马蹄下活着出来的马前卒?”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尉敏说:“那就是说,我当你的拍卖行老总,至少在锦绣路上,不用我亲自出马干什么事?” 半壁江图书频道

王博说:“本来,拍卖行只做拍卖行的工作。”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尉敏说:“我可以考虑接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王博说:“我给你两天时间?”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尉敏说:“不用,现在就可以回答你,我干!” 半壁江中文网

王博又温和地笑了笑,说:“尉敏,你怎么不问问我,我想要挑起南州拍卖行的激烈竞争,到底是什么目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尉敏说:“我想问的,我会问,不过现在我非常想问的是,你告诉我这么多,不怕泄露你的机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王博说:“尉敏,你觉得我告诉你的很多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尉敏知道自己碰上了真正的高手,浑身攒足了劲。自从学校出来以后,尉敏还没有如此振奋过,尉敏感觉到,自己大显身手的时机到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一直在等,边玩边等。所有的人,包括自以为很了解他的尉敢和雨庭,都以为尉敏在荒废时光。只有尉敏自己不这么想,他在玩的过程中,积累的东西,正是别人所无法积累的。这样,他也就是有了他的过人之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但是,尉敏的满腔热情,到了尉敢这儿,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尉敢说:“尉敏,你异想天开,这世界上,有人会白送你一个总经理?” ]3 `. u7 p* T. |' |/ f. y, S8 D

王博的用心在锦绣路上,尉敢哪能不清楚。何况,如今在南州,甚至在南州以外的许多地方,觊觎锦绣路的又何止一二,而这些人,又有哪个不是心智超常、机关算尽的人物?尉敢是防不胜防,如履薄冰,一步不小心,就可能跌入他们早就挖好的陷阱。 ]3 `. u7 p* T. |' |/ f. y, S8 D

尉敏并不是不明白这一点,却故意逗尉敢,说:“这总经理可不是送给我的,是送给你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尉敢果然更急了:“尉敏,不许你乱来啊,现在锦绣路,正是最紧张的关头,中央的调查组已经进驻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尉敏说:“哎呀,我的哥,秦重天不是已经抢先了吗?都已经拆完了,别说中央调查组,就是联合国维和部队,也没辙了呀。”

banbijiang.com

尉敢道:“你少胡言乱语,你就不知道我们的压力?少给我添麻烦!”

半壁江图书频道

尉敏道:“哥,你倒是说说,我什么时候给你什么麻烦?这些日子,还不是你尽找我的麻烦……”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尉敢也看出来了,尉敏虽然依旧一副油滑腔调,但这一次的工作,他恐怕是认定了的。尉敢已经无力拉回,只得将话说在前面:“尉敏,你告诉你,你要是惹上什么麻烦,别来找我,我决不管你!”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尉敏偏偏嘻嘻笑着说:“那哪能呢,你是我哥,你不管我,谁管我啊?”

copyright Banbijiang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