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没有旅客的汽车站

长途汽车站前,是一个不大的广场。
]3 `. u7 p* T. |' |/ f. y, S8 D

广场边上照例堆积着一些直径很大的杉木。坐在这些木垛上,正面对着大小金川两水汇聚的河口。两河相聚时很平静,并没有喷云吐雾、飞珠溅玉的轰鸣。只是两股水汇聚时,陡然加宽的河面上,转动着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的力量之大,使那些漂浮在河上的巨大原木竖立起来,旋转着从漩涡中心直直地扎进河底,直到百米开外,才重新露出头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好些人站在河边的岩石上钓鱼。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那是我所见过的最累人的一种钓鱼方法。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钓鱼人手里鱼竿很长,鱼钩上没有钓饵,钓手一刻不停地把钓线与鱼钩投进水里,然后,猛烈而快速地收竿。靠鱼钩在水中高速移动来碰撞鱼的身体。 banbijiang.com

大渡河,还有差不多是平行流向的北方的岷江中都有的一种细鳞鱼,大小都在一斤上下,味道非常鲜美。

banbijiang.com

这些用白钩的人,钓的就是这种鱼。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在丹巴滞留的这些天里,上午,我拿着那本写野人的书,坐在河边看人钓鱼。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下午,河谷里的风准时而来。大的时候,风迎着面吹的时候,人给噎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于是,我就躺在招待所床上听风,和翻看那部青藏高原的兽医药典。我发现,其中的许多植物,都是我从小就认识的。还有一些,虽然叫不出名字,但却都是见过的。于是,那些药草就以原生时那种带露的姿态出现在眼前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比如鸢尾。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蓝色的鸢尾花,在青藏高原上是一种庞大的家族,生长在不同的海拔高度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所以,我至今记得那部医典中的一味清热解毒止毒的广谱药方,叫鸢尾膏,所用就鸢尾种籽一味,但必须是不同海拔高度上的鸢尾混合而成。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在炎热、干燥,而又多风的大渡河谷,我更多恍然看见的还是各色各种的报春花。而在丹巴,午后的阳光里大风清扫着狭小街道上的垃圾。风扬起漫天尘土。这些尘土差不多无孔不人。每天夜半时,风慢慢停了。连茶杯里头,残茶的底下,都沉淀了一层亮晶晶的东西。晃动茶杯,这明亮的碎屑便充满了茶杯里的全部水体。轻盈,而且依然闪闪发光。这些碎屑就是当地富含的一种矿藏:云母。

banbijiang.com

离县城一公里开外,就是比县城要来得整齐气派的矿区。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云母就是从这些失去了植被因风化而破碎的山体中开采出来的。经济学的书籍或经济学家都会告诉我们,工业的兴起,除了这个行业本身,还会带动整个地区的经济发展。但在实际生活中,特别是在这本书所涉及到的地区。我看到的却是另外一种景象。首先,这种工业本身从一开始,就是一种野蛮而又落后的工业。也许,这种工业给很远的什么地方带来了繁荣,但在这里,自然更多地被摧毁。工业依然与大多数人的生活无关。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许多云母从巨大的山体中开采出来;有一小部分,在原始的开采方式中,被浪费掉了,最后,变成了风中的尘土,在早晨的残茶里再次显示了它的存在。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第三天,我坐在广场边上,读萧先生书中写到的有关西藏野人的故事。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他的故事来自雅鲁藏布江流域,喜玛拉雅山间。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些零零碎碎的野人故事使我非常吃惊。因为,在这条大河上游的我的家乡,也有许多有关野人的传说,这些野人传说与书中那些来自雅鲁藏布流域的传说是那么的相似。譬如,有一个故事说,在庄稼收获的季节,野人会下到那些靠近森林的玉米地里,掰玉米棒子。那个季节下到地里的还有猴子、野猪和熊。于是,收获季节的农人会在这些容易被野兽抢收的地边搭起一个窝棚。对付熊与野猪是用猎枪;对付成群的猴子,枪是忙不过来的,就用哐哐作响、余音悠长的铜锣;对付野人费事一些,但也很好玩。

半壁江中文网

野人下到地里后,守卫的人便拿出酒来,边喝边唱歌舞蹈。故事里的野人好像是一种天生的乐观主义的、娱乐至上的动物。见了这种情形,平常总是躲着人的野人,不,在当地的方言中,野人并不真正叫野人,直译成汉语的话,应该叫做人熊。人熊这种东西平常也都是难得一见的。什么动物都会躲避人,人熊也不例外。但在秋天的地头,人熊在采集玉米棒子的时候,守卫秋收成果的农人不开枪,也不敲锣,而是坐在火边喝酒、歌唱,继而在火光映照下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警惕的人熊开始观望那个歌舞饮酒的人。

copyright Banbijiang

然后,丢下手里的玉米棒子,慢慢向火堆靠拢。 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天,在丹巴县城面向大小金川汇合处的大堆木垛上,我问一个年轻人听没听过这样的故事。他摇晃一下脑袋。这时,从木垛后面转出一个老人。穿戴也是前面描述过的那个饭馆女老板那种藏汉合璧的样式,而且是过去与现在混杂的版本。那个老人把兰花烟袋插在腰带上,嘴里喷出一股浓烈的烟味,用手划了一个圈:“以前,这些山上全是柏树林和杉树林的时候,林子里就有人熊。”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现在,这里已经是童山濯濯了。野人存在的可能性比外星人存在的可能性还要小很多很多。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望望天空,当然没有看到传媒上热心传播的飞碟出现,眼前,只有一种使人内心感到空洞的蓝。于是,我们又回到野人的故事上来,结果,这个老者讲的故事与我听过的一模一样。

内容来自半壁江

野人受到吸引,丢下手里的玉米棒子,慢慢向火堆靠拢。

banbijiang.com

农人这时已经是一个老谋深算的猎人了。他一边喝酒长啸,一边准备接下来的演出所需要的道具:几只中空的粗竹筒,两把锋利无比的长刀。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野人走到火边上,变成了一个好奇心很重的喜欢模仿的大孩子。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它学着猎人的样子端起酒碗。问题是,它是没有喝过酒的。一碗酒下去,在胸膛里燃起了一团火。这时,猎人正长晡着拍打胸膛。野人也跟着拍打胸膛,嘴里发出更粗矿的长嘯。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猎人开始跳一种步伐不太复杂的旋舞。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时,酒劲已经充满了野人的脑袋。头顶的天空开始旋转。天空里的月亮与星星也开始旋转。野人笑了,它终于明白了这个种了玉米等它来收获的农人为什么要不停地旋转。他是在追逐天上旋转不停的月亮与星星啊!

]3 `. u7 p* T. |' |/ f. y, S8 D

于是,它也学着猎人的步伐开始旋转。 banbijiang.com

它觉得这种旋舞非常美妙。因为自己硕大的身子飘浮起来了。也许,再多旋几圈,就要飞升到天上去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猎人又斟了两碗酒,大笑着喝下一碗。

内容来自半壁江

野人也喝下一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胸膛里的那团火燃得更旺了,头顶的天空也旋转得更厉害了。舞也跳得更欢了。猎人知道什么时候野人胸膛里的火烧得快要蹿出体外。于是,他拿起一把刀,对着自己的胸膛,挑开衣服,大笑着,捧出一团火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般而言,野人也会学着样子,拿起另一把刀,剖开胸膛,大笑着,可惜,它取出的不是火,而是自己的心脏。

内容来自半壁江

也有野人不学猎人这种样子的时候,于是,猎人诱使野人继续喝酒,跳舞,准备与野人贴身肉搏。论力气,十个猎人也对付不了一头人熊。但人是富于智慧的。于是,另外一付道具就派上了用场。那是儿段粗竹筒,竹筒对猎人的双手来说太大,对野人的双手来说又太小了一点。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猎人把这竹筒套在手上,舞动,并凑到野人跟前。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野人也学猎人的样子把一双手很费力地往竹筒里伸。它的手终于伸进去了。这时,猎人很轻巧地把手从竹筒里抽出来。但野人一双手被卡得紧紧的,只好听任猎人摆布了。猎人大笑着拔出锋利的刀子。野人也跟着大笑,眼睁睁地看着刀子扎进自己的胸膛。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是一个看似轻松,但却血腥的故事。我想从书上知道人们为何猎杀野人。但书里没有提到。在过去,我听来的故事里,讲故事的人也没有解释这个问题,现在,我又把这个问题拿出来问这个老人。他也摇头,说:“这些故事,也是我当小孩子的时候听大人讲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他也没有真正见过野人。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可是,我仍然没有明白,人为什么要如此费尽心机地去杀一种特别想向自己学习的野人呢?我想,这绝对不会是因为担心这个学生有朝一日超过了自己。那么,人是要把这种叫人熊的动物食肉寝皮吗?如果真是这样,我生活在一个野人传说广泛的地区三十多年,却从来没有见过一张人熊的皮子。 ]3 `. u7 p* T. |' |/ f. y, S8 D

有人尝过人熊的肉吗? 半壁江图书频道

老头回答:“听说人熊肉很腥臭。 banbijiang.com

那就是有人尝过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老头看了我一眼,从腰间抽出烟袋,挖了一锅,用火柴点燃,说:“人连人自己的肉都尝过,还有什么不尝。不信,你没有见过人吃老鸹肉嘛,但人人都听说过老鸹肉是酸的人人也都知道马肉有汗水的臭,”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待到这天下午,看汽车还没有通的意思,我便决定第二天上路,去寻访大小金川两岸的一牲听惯了名字的地方。因为这些地名,叫人想起一个旧的嘉绒曾经相当繁盛的邶个时代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嘉绒的中心地带随着时间的推移,更随着形势的变迁而有过一次大的转移。在转移未发生之前,丹巴、大金川上的金川县和小金川流经的小金县就是嘉域的中心地带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只是,在那个时代,金川县与小金县都还没有现在的这种得自汉语的名 内容来自半壁江

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两个地区的藏语名字叫做促浸与赞拉.

内容来自半壁江


半壁江中文网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