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我想知道有关那个错误设计的根源。”

“那是两年前设计的系统哦。那时我比现在年轻,还在和前前任男友交往。不可能记得住吧?”

“不是还记得前前任男友吗?”

女程序员目不转睛地盯着五十岚真,用的是一种观察外星生物的眼神。

“五十栗先生,你在讲笑话吗?”

“我不会开玩笑。另外,我叫五十岚。”

女程序员叹了口气。“已经不记得了。刚才也说过,都是两年前的事了。你能想起两年前的今天的早餐吗?”

“吐司和火腿、生菜、水煮蛋,或是煎蛋。”五十岚真立即回答。自从离婚之后,五十岚真的早餐就日复一日地重复。

惊讶地张大嘴巴的女程序员再次从后背伸出毒尾,晃晃悠悠地摇着那条尾巴。“该不会连晚饭都说得出来吧?”

“可以看看笔记本吗?只要一看,连四年前的晚饭内容也记下来了。”五十岚真开始翻找皮包,这让女程序员更加惊讶。

“总之,根本不可能记得两年前设计软件的事。很不好意思啊。对品质管理课来说,像这样硬是要找出无关紧要的漏洞原因、牵强附会地凑出报告,或许是很重要的工作,但我还有更要紧的事。”女程序员的话止不住,“品质管理,说白了,就只是个找借口的部门吧?只是为了向顾客报告调查结果而存在的部门吧?自己一行程序也不写,却光是唠叨个没完。还是说你要帮我——调查出漏洞的原因,从而让我的过错一笔勾销?”

“也有这种可能。”眼镜后面五十岚真的眼睛仿佛冷漠的照相机镜头,“通过这次的调查,可能会发现漏洞并非由你个人引起的。”

“比方说?”

“有关避难演习的判断条件若没有明确描述,就不能说是你一个人的错误了。”

“报告书上没有描述啊。”

“就算那是你造成的漏洞,在测试期间也应该被发现。”

“不过,若要连rare case都要做测试的话,是需要十倍的测试量哦。你觉得可能吗?”

“当初应该要做。”五十岚真说后,程序员呕了一声,露出想呕吐的表情。

“哎呀,五十岚先生!”女程序员不知何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凑到五十岚真身边。岂止是凑到他身边,简直就是贴在他身上了。

她的容貌变得艳丽而不自然,皮肤干巴巴的,像鳞片一样。刚才就忽隐忽现的那根巨大的蝎尾似的东西,柔软又妖媚地扭动着,咕噜咕噜地卷起五十岚真的身体。犹如抬起的蛇头一般,分成两股的尾尖往他的脸颊刺去。

是蝎子精啊,五十岚真想。

这不就是《西游记》里掳走玄奘(亦即三藏法师)对其勾引色诱的那个女妖怪吗?

当然,五十岚真对于自己为何会知道这些事情也感到纳闷。但他无从知道其中的缘由。

蝎子精的尾巴灵巧地晃动着,一靠近五十岚真的脖子根,便挑起了他的衣领。然后松开领结,咻的一声抽出了领带。

五十岚真的领带优雅地摇摆着。

“你既然这么执着于因果,那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什么样的问题?”

“比方说,有个孩子死了,是自杀死的。这个自杀而死的少年在学校里受到欺负,被班上的同学欺负。那孩子什么过错都没有,他一直忍着。他想,再过不久就要毕业了,就忍到那时候吧。可是有一天,他偶然在街上和一个大人撞在一起了,眼睛正好东张西望向别处看,就砰地撞上了。”

“那个大人,是孩子不认识的人吗?”

“是啊,从没见过面。因为撞上了,那个大人就生气了。教训孩子说‘走路要好好看前面’。当然,说他刚好心情不好也可以。没错,他的心情很糟。然后呢,因为这句话,那个孩子终于承受不住了。他觉得,就算活着也只是痛苦。于是便自杀了。”

五十岚真无法理解她为什么突然靠过来,用美色来诱惑自己。当然,他怎么可能理解。

他啊,甚至没想过这是一只猴子讲的故事。

“所以,我想问问你这位因果先生,就算受到引诱也不为女色所动的玄奘法师,那孩子自杀的原因,谁要负最大的责任呢?是那些欺负他的孩子们呢,还是那位说话不够体贴的大人呢?”

“是欺负他的孩子们吧。”五十岚真毫不犹豫。

“可是,那个大人的话促成了他的自杀,这点错不了啊。”这妖媚的声音从蝎子精的尾巴处传来,“换个更简单的说法,假设有人往杯子里注满了水,到达了表面张力的极限。然后呢,旁边路过的某人只向里面加了一滴,水就溢出来了。让水溢出来到底是谁的错呢?是那个把杯子注满水的人呢,还是加了最后一滴水的人呢?因果要追溯到哪里呢?”

这时候,五十岚真的手机响了。

他接起电话,品质管理课负责常规事务的女同事说:“五十岚先生,课长叫您过去。听说很急。”

在这期间,蝎子精的尾巴又伸出来,把刚刚拆下来的领带,在五十岚真的头上绕来绕去。

讲完电话的五十岚真重新看着女程序员时,她不知何时又坐回原来的椅子上了。

刚才还在的蝎子精,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好像有急事,得回去了。”

女程序员露骨地嘘了一口气,终于解放了。

“后续的调查再另找时间。”

“还要继续查吗?你是随便说说的吧。一定要查出那个漏洞是因为两年前和前男友分手,导致我焦躁不安、注意力不集中造成的错吗?”

“是前前任男友吧?”

“若是这样,还要追溯到为什么要分手吗?”女程序员显然十分不悦地说。

“唉,是吧。”

“那么,火灾警报器会响,就是那个要分手的男人的错啊!”

五十岚真回到品质管理课后,课长对他说:“五十岚君,想拜托你一件新工作。”

“新工作?是部门调动吗?”

“不是。想请你到证券公司问问话,做做调查。”

“证券公司?是系统故障吗?”五十岚真一边问,一边迅速思考和桑原系统公司有工作往来的证券公司,该是菩萨证券或三魔头证券中的一家吧。

“是菩萨证券。”课长说,“五十岚君可能也看过新闻了。九天前,菩萨证券发生了一起误下单事件,听说在二十分钟内损失了三百亿日元。”

“二十分钟内损失三百亿日元?是怎么回事?”他想。

“对方想把出错的原因归咎为我们公司的系统。所以要请你去查一查。”

五十岚真正烦恼着该怎么回答,课长的视线移到五十岚真的头顶。

“怎么了?”

“呵呵,只是想五十岚君也会做这种事啊。”

“这种事?”他纳闷着,把手伸到头上。

一个用领带做成的套子圈在头上。

是刚才那只蝎子精搞的鬼,但五十岚真并没留意,就这么一直戴着。

“把领带套在头上,这不是古式的做法吗?啊,不,正经八百的五十岚君这么做,我感到其中一定有深意。”

五十岚真赶紧把领带从头上解下来,重新系在脖子上。

如此这般,五十岚真便要开始调查二十分钟内损失三百亿日元的原因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