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是因为那个职员把股数和股价颠倒输入了吧。原因就是这个,可以归结在这上头吧,啊?没错吧?”

五十岚真吓了一跳,因为对方根本就没把自己说的话听进去。“还不知道。”他只好再重复一遍。

“要是这样,那可能就是贵公司系统的错吧。”牛魔王部长挺起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着再用力从鼻子里呼的一声喷出气息来。五十岚真就快被那道猛烈的鼻息吹翻了,只好紧紧抓住桌子,努力支撑着。

“您是说敝公司的系统吗?”

“听好啊,那个界面上,输入股数的栏和输入股价的栏的位置,不是靠得很近吗?”

牛魔王部长想说什么,五十岚真马上就领会了。“这样的界面很容易产生输入错误,对吧?你们系统也该负责任吧?”他想说的是这个。

“有这个可能。”五十岚真马上回答。这似乎令牛魔王部长感到意外,他哦了一声后摸了摸自己头上那两根雄伟的牛角。“你承认是你们系统的错误吗?”

“我的意思是必须要做调查。”五十岚真显得很正直。接着也没忘记加上一句:“顺便说一句,界面设计是由敝公司的系统工程师和贵公司的规格设计负责人一起开会评估后决定的。按照常理是这样。”

“那又怎么样?”

“万一,就算界面设计是事故的原因,也不全都是敝公司的错,是这个意思。”

“逃避责任吗?”

“不是,只是陈述事实而已。”

牛魔王部长的鼻孔不满似的鼓胀了起来。

“损失是三百亿日元吧?”五十岚真询问道。对他来说,这只是毫无现实感的数字。

“当然,三百亿日元只是估算,还没确定实际损失的金额,而且也无法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只不过,恐怕我们公司要用现金给买了股票的人结算了。火焰山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总共只有一万几千股,却卖出了五十万股。”

“这世上,没有的东西也能卖吗?”

“在股票交易系统上,不存在的股票也可以卖。又不是直接卖物品,对吧?终究只是数据上的交易。用刚才的例子来说,在拍卖会上,写‘职业棒球卡卖五十万张’是被允许的,对吧?问题出在交货的时候。”

“系统显示五十万股都被买光了吗?”

“当然,我们也赶紧做了回购。可是已经有十万股被买走了。”

“被谁买走了呢?”

“谁知道!”牛魔王部长丝毫不隐藏自己的不爽,“不过,不久就会知道了。买到大量股票的人,必须要向财务局提出报告书。谁买了那么大量的股票,到时就会知道了。”

“不过,那家公司的股票,实际上不是只有一万几千股吗?”

“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可能对买了十万股的家伙交割股票的。我们也没办法从另一个世界把股票调来。这时就会采用非常措施,就是以现金来支付无法交割的股票的金额,用来换取对方的原谅。”

牛魔王部长摸着自己的角,完全不遮掩自己对买了股票那个家伙的憎恶感,鼻息又粗了起来。接着,或许是为了让心情冷静下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地从鼻孔中把气喷出来。

长长的鼻息连绵不断。

然后,鼻息就像细细的手指一样伸出来,缠住五十岚真的脖子根。

才一转眼,又潜行到领带的领结里面去了。

利利落落地解开领结。

“大概误下单这种错误,多半是茶余饭后的琐事。在任何地方,多多少少都会发生。输入错误这种小事,任谁也会犯的。”

“没错。”五十岚真深深地点点头,那是绝对不能忘记的重点。“人都会犯错,这是大前提。为此大发感叹,实在没什么意义。问题是怎么去减少那种失误,或者是如何事先发现漏洞。”

来拜访菩萨证券之前,五十岚真已经在网上搜寻过类似的事例。尽管只是简单快速地浏览了一下,就发现有好几起证券公司的输入错误事件。其中比较严重的,就是二○○一年十一月,一家欧洲的证券公司,在卖出日本的广告代理公司的股票时,把“六十一万日元卖十六股”,误输入成“十六日元卖六十一万股”,和这次的情况完全相同。

“其他证券公司看到我们公司的失误,应该马上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失误,是吗?”

“任何有眼睛的家伙只要一看,就一目了然知道是误下单了。也就是说,知道我们陷入麻烦了。不过啊,那些家伙明明知道这个失误,也能想象我们正在惊慌失措,却趁机大量买进。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觉得这是个大赚一笔的机会。”牛魔王部长咬牙切齿,喘着粗气,开始用蹄敲打桌子。又是角啊又是蹄的,听到这些,不就是一头真的牛吗?你们一定很吃惊吧?是的,就是这样。

故事的内容呢,只要是说故事的人说出来,就成了真实的。

说有鬼,就有鬼了。若说证券公司的总务部部长是牛魔王,部长就不会是牛魔王以外的任何人了。

尽管把想象中的牛魔王细细描写出来。

伴随着急促的粗气,五十岚真被解开的领带浮在半空中飞舞。

“另外,就是在网络上买卖股票的所谓个人投资家。那些家伙对公司的业绩啦,前途啦,打一开始就不感兴趣。可能连火焰山股份有限公司是家制造太阳能电池的公司也不知道。看着数字上上下下,跟着忽喜忽悲。对于数字另一端,什么公司的经营内容啦,职员的人生啦,火焰山的电池能改变什么啦,都漠不关心。甚至对经济情况也没兴趣。看看界面,点点鼠标,买入又卖出而已。”

虽然理解部长的愤慨,明白他想表达的意思,但五十岚真不能同意。“我想股份公司和股东的关系也是如此。想在股票上赚钱的人,和不想在股票上损失的人,他们各自采取行动让股票价格涨涨跌跌,这就带动了经济本身。”

人与人之间重视人情的结果,会导致人们无法放弃既得权益。而既得权益的存在,是资本主义的敌人,这应该是常识。

“话虽这么说,但股东也会分散公司的利润和风险,负起相应的责任,就像是公司的分身。”

“公司的分身?”

“我是这么想的:股东对公司,应该抱有感情,要有责任感。”牛魔王部长加强了语气。

“分身”这个词,让会议室的气氛陡然一变。

一股热气笼罩着四周。

牛魔王的脸上目光闪烁:“说起分身,喂,那个孙猴子不就是吗?”声音变成高亢的假音。

从这里开始,牛魔王部长说的话,就偏离主题了。说到夺走妻子芭蕉扇的那个可憎的孙猴子,以为他要开始咬牙切齿了。但看着又不像,反倒有点为朋友骄傲的感觉。轻飘飘地浮在半空中的领带被他的呼吸吹动,在五十岚真的头上飞舞。

“孙行者会用分身术,对吧?”

“分身术?你是说孙悟空吗?”

“拔出自己的毫毛,咬碎之后,呼地吹出去,对它们喊声‘变’,那些毫毛就全部成了孙行者的分身。”

“原来如此。”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