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理念论宇宙哲学——柏拉图主义

最有美德的人,是那些有美德而不从外表表现出来,仍然感到满足的人。(柏拉图)

柏拉图认识到,任何一种哲学都具有普遍性,真理就是囊括个人和大自然的所偶遇万事万物的真理,并且这个真理永恒不变。

因为在他看来自然界所有有形的东西都是在流动的,如我们平常所说的“马”就是指一般意义上的“马”而并没有具体指是哪一匹“马”。

因为某一匹特定的、有形的、存在于感官世界的马是“流动”的,会死亡,会腐烂。平常的那个“马”却是对一切有形的马的抽象概括和独立于有形马的“理念”。

柏拉图认为,我们对那些经常变动的、日夜流动的事物不可能有真正的认识,因为它们只会是我们眼花缭乱,却不能让我们认识自然的本质。我们对它们只是一些意见和看法,而意见和看法会因人而异,因物而异,意见有可能错误,而真理是固定的和肯定的,不可能有错误的真理,因为真理是永恒的、固定的、不变的。我们唯一能够真正了解的就是“理念”。理念是存在的、永恒的,并比世界中的现象更实在、更完美,甚至是唯一真正实在和完美的实体。柏拉图的理念就是永恒的绝对者,它比个别事例更真实。而理念也只能由灵魂来认识。

灵魂是单一的,不能再进行分解的,灵魂有生命和自发性,是精神世界的、理性的、纯粹的东西,是一个有条理的灵魂。它有聪明、勇敢、克己和正直四种德行。灵魂一旦有了追求世界的欲望,就要堕落到地上与肉体合一而变为人,有理性的生活是至善的,人要想再回到那个原始状态的灵魂当中去,就必须摆脱欲望的纠缠,直到净化得一尘不染为止。  

柏拉图在他的《理想国》中,就用了一个很生动形象的洞穴比喻来解释理念论:

有一群囚犯在一个洞穴中,他们手脚都被捆绑,身体也无法转身,只能背对着洞口。他们面前有一堵白墙,他们身后燃烧着一堆火。在那面白墙上他们看到了自己以及身后到火堆之间事物的影子,由于他们看不到任何其他东西,这群囚犯会以为影子就是真实的东西。最后,一个人挣脱了枷锁,并且摸索出了洞口。他第一次看到了真实的事物。他返回洞穴并试图向其他人解释,那些影子其实只是虚幻的事物,并向他们指明光明的道路。但是对于那些囚犯来说,那个人似乎比他逃出去之前更加愚蠢,并向他宣称,除了墙上的影子之外,世界上没有其他东西了。

柏拉图想用这个故事来告诉我们,阳光之下,自然之中,我们所看到的事物是多变的,流动的,不可信的。似乎我们感觉那个就是事物,我们的眼睛告诉我们,没有错,就是它,可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我们自己的眼睛也会欺骗自己。肉眼是不可信的,只有拥内心去审视万物,从中才能得到真实的所在。

不会体察万物的人,就如同是一个蚂蚁日夜为自己的食物奔忙,而真正能够认识这一切的人,不仅能在真理的阳光下看到外部事物还能从外物之中找到真理的“骨髓”。

阳光就好比是流动易变的外在,而投放阳光的太阳则是真理的“理念”。太阳才是真理和正义,正如一个思想家所说“真理就好比是太阳,它能看我们,但我们却不能看它”。真正的哲学道理、正义我们只能填看见它的外表,而不能窥探它的实质。

俗话说“读人之书,囿人之辞”,柏拉图就用他独特的“理念论支撑着他全部的哲学。他并且还用这个理念论发展了一种适合并从属于他的政治见解和神学见解。

在政治上,柏拉图的《理想国》向我们描绘了一幅理想的乌托邦

世界。柏拉图第一个提出了“哲学王”的理念。他认为,国家应当由哲学家来统治,因为哲学家遍通万事万物,他们了知一切宇宙人生的真相。既然哲学家能掌握最深奥的道理,那么让他们去治理国家简直还真的像老子说的话,“治大国如烹小鲜”。

他把理想国中的公民划分成了为三个等级,分别是治国者、武士、劳动者。国家规模适中,一个人只要站在城中高处就能俯视全国,国民都以面相来识别。治国者代表着智慧,是管理国家的精英,他们均是德高望重的哲学家,能够认识理念,具有完美的德行和高超的智慧,明了正义的所在,他们依靠自己的哲学智慧和道德力量来统治国家。;武士们代表着勇敢,辅助治国,用忠诚和勇敢来捍卫国家;劳动者代表着欲望,支撑着全国的物资所需。其中,治国者和武士都没有家产,柏拉图认为家产是一切私心邪念的根源。劳动者也不让拥有奢华的物品。治国者的高位可以被别人继承,但不一定非要“家天下”不可,柏拉图寻取禅让制和继承制的中道,治国者的后代可以培养成优秀的人才,而武士和劳动者的后代也可以被培养成治国者。

他还坚持“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观点,认为,治国者的后代如有不肖,也有可能被降到普通人民的阶级。

他的理想国要求每一个人在社会上都应该有他自己的事干,每一个人都从各个方面满足着国家的需要。每一个人应该去做自己份内的事而不应该打扰到别人。

在理想国中,男女平等,都有着享受义务教育的权利。所有的国民从幼儿时起都要开始接受音乐、体育、数学到哲学的终身教育。即使教育内容也得经过严格审核才能通用,他还把荷马、赫西俄德的史诗以及悲剧诗人们的作品都踢出在外,他认为这些东西会毒害青年的心灵。柏拉图认为这才是“第一等好”的理想国,其他的政体都是这一理想政体的蜕变。

为达到理想国的目的柏拉图还有着一整套完整的理论。他在《律法》中指出,“宪法国家”是仅次于理想国的最好的国家。从理想上,他推崇哲学王的统治,“没有任何法律或条例比知识更有威力”;从现实出发,他又强调人类必须有法律并且遵守法律,否则他们就如同最野蛮的兽类一样放荡无忌,无所不为了。

他在12卷的《法律篇》中,就规划了他的“第二等好”的城邦,都详细地写到了地理环境、疆域大小、人口规模与来源、国家经济生活、阶级结构、政治制度、法律等。

他的“第二等好”的城邦不同于理想国,政治制度不再由哲学王执政,而是成了混合政体。也不再像理想国那样实行公产、公妻、公餐、公育制。人人都有了家庭,有了私有财产。

在宇宙观上,柏拉图认为鸿蒙未开,混沌一片,而混沌的开辟则是一个超自然的神的活动的结果。宇宙由混沌变得秩序井然,造物主为世界的有序安排做了规定,有序的变化就成了一种想当然的自然事件了。他的宇宙观是一种数学的宇宙观,他认为,宇宙是一个对称和完善的圆球,球面上的任何一点到中心的距离都是一样。宇宙是活的,运动的,周身做着一种圆周运动,有一个灵魂充溢全部空间。

他说,数学理论的真理性是由独立于现实之外的真实存在决定,而这种真理性是要靠“心智”经验来理解,靠某种“数学直觉”来认识的,人们只有通过直觉才能认识现象之外的真实世界。

由此,柏拉图主义也被称为“实在主义”。他这种“实在主义”影响了罗素、哥德尔等许多数学家那些数学家也认为数学反映客观世界,数学具有客观真理性这一素朴信念在哲学上的反映。而正因为如此,柏拉图主义促使数学家们在自己的研究中采取客观的立场,也给予了人们以一定的信念。柏拉图主义是数学历史上影响最大的数学哲学观点。

柏拉图以理念论为中心,他的宇宙生成说,认识论上的的回忆说,伦理与社会政治上的四主德与理想国的学说,美学上的“摹本”说,以及教育学说等。是欧洲哲学史上第一个庞大的客观唯心主义体系,对后世西方哲学的影响极大。

柏拉图主义其后由基督教教父奥古斯丁改造,成为基督教的哲学论证,服务于神学教义。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