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集中投资比分散投资更能够降低风险

风险是指价值损失的可能性而不是价格的相对波动性。集中投资于被市场低估的优秀公司比分散投资于一般公司更能够降低真正的投资风险。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沃伦•巴菲特

内容来自半壁江

巴菲特对风险的定义是:“风险是指价值损失的可能性而不是价格的相对波动性。集中投资于被市场低估的优秀公司比分散投资于一般公司更能够降低真正的投资风险。”他在伯克希尔公司1993年年报中给股东的信里对集中投资与分散投资的风险程度进行了深入的分析。 内容来自半壁江

巴菲特说:“集中投资于投资者非常了解的优秀企业股票,投资风险远远小于分散投资于许多投资者根本不太了解的企业股票。”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在股票投资中,我们期望每笔投资能够有理想的回报,因为我们将资金集中投资在少数几家财务稳健、具有强大竞争优势并由能力非凡、诚实可信的经理人所管理的公司股票上。如果我们以合理的价格买进这类公司时,投资损失发生的概率通常非常小,确实在我们管理伯克希尔公司股票投资的38年间(扣除通用再保与政府雇员保险公司的投资),股票投资获利与投资亏损的比例大约为100 1。”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们采取的战略是防止我们陷入标准的分散投资教条。许多人可能会因此说这种策略一定比更加流行的组合投资战略的风险大。我们不同意这种观点。我们相信,这种集中投资策略使投资者在买入股票前既要进一步提高考察公司经营状况时的审慎程度,又要提高对公司经济特征的满意程度的要求标准,因而更可能降低投资风险。在阐明这种观点时,我采用字典上的词条解释将风险定义为‘损失或损害的可能性’。”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然而,学究们喜欢另行定义投资‘风险’,断言它是股票或股票投资组合的相对波动性,即组合波动性与股票市场中所有股票的整体波动性的比较。利用数据库和统计技术,这些学究们精确计算出了每只股票的β值——该股票市场价格的历史相对波动性——然后根据这些计算结果建立晦涩难懂的投资和资本配置理论。但是,在他们渴望用单一的统计来衡量风险时,他们忘记了一条基本的原则:模糊的正确胜过精确的错误。”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巴菲特在伯克希尔公司1996年的年报中重申道:“我们坚信,计算机模型预测的精确性也不过是臆断和毫无根据的猜测。事实上,这种模型很有可能会诱使决策者做出完全错误的决定。在保险和投资领域,我们曾经目睹过很多类似原因造成的灾难性结果。所谓的‘组合保险’在1987年市场崩溃期间带来的破坏性结果,让一些笃信计算机预测的人们大跌眼镜,到那时为止,他们才真正意识到,真应该把这些计算机扔到窗外。”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在巴菲特看来,确定风险不是要通过价格波动,而是要考虑公司价值的变动。 ]3 `. u7 p* T. |' |/ f. y, S8 D

“在评估风险的时候,β值的纯粹主义者根本不屑于考虑公司生产什么产品、公司的竞争对手有什么举动,或者这家公司使用的贷款是多少等一切背景材料。他甚至不想知道公司的名字。他唯一重视的是公司股票价格的历史走势。相反,很高兴我们根本不想知道公司股票价格的历史走势,而是尽心去寻找那些可以使我们进一步了解公司业务的所有信息。因此,在我们买了股票之后,即使股市停盘了两三年,我们也不会因此而有一点点烦恼。对于我们在喜诗和H•H•布朗公司所持有的100%的股份,我们不需要用每天的报价来证实企业的良好经营。那么,为什么我们非得时刻知道我们持有可口可乐公司的7%股权的股票行情呢?”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根据我们的看法,投资必须确定的真正风险是他从投资(包括他的出售所得)中得到的总的税后收入,在整个预计的持有期内,是否可以至少给他带来与原来相当的购买力,加上原始投资的适当利息。”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巴菲特认为衡量公司股票投资风险“用工程般的精确性难以计算,但在某些情况下,它可以用一定程度的有效精确性来判断”。与这种估算相关联的主要因素是: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1评估的企业长期经济特性的确定性。

内容来自半壁江

2评估的企业管理的确定性,包括他们实现公司所有潜能的能力以及明智地使用现金流量的能力。 半壁江中文网

3管理人员值得依赖,能够将回报从企业导向股东而不是管理人员的确定性。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4公司的收购价格。

copyright Banbijiang

5未来税率和通货膨胀率,二者将决定投资者取得的总体投资回报的实际购买力水平的下降程度。 半壁江中文网

巴菲特说:“这些因素很可能会把许多分析师搞得晕头转向,因为他们不可能从任何一种数据库中得到以上风险因素的评估。但是,精确量化这些因素的困难既不能否定它们的重要性,也不能说明这些困难是不可克服的,正如大法官斯蒂沃德(Stewart)虽然发现根本不可能使淫秽文字的检验标准化,但他仍然断言:‘我一看便知。’投资者同样能够做到这一点,通过一种不精确但行之有效的方法,也一样能够确定某个投资中的内在风险,而不必参考复杂的数学公式或者股票价格的历史走势。” banbijiang.com

巴菲特认为公司持续竞争优势的不同决定了公司股票投资风险的不同,“即使对于一个非常肤浅的观察者来说,可口可乐和吉列公司的强大竞争力也是显而易见的。然而,它们公司股票的β值却与其他略有甚至根本没有竞争优势的众多普通公司基本相似。我们可以从这种β值的相似之处得出结论,可口可乐和吉列公司的竞争力在衡量公司风险中毫无用途吗?或者,我们可以说,拥有公司的一部分权益——它的部分股票——的风险从某种意义上与该公司经营中内在的长期风险毫无关系吗?我们相信这两种结论都是废话,而且将β值与投资风险等同起来也是一句废话。”

banbijiang.com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