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是!”

copyright Banbijiang

“长官且慢!”说话的是营长参谋。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怎么?”营长转过脸,一脸疑惑地道。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参谋清了清嗓子,道:“现在显然是这女尸在作祟,下属以为,咱们还是小心处置为妙。” banbijiang.com

“满嘴放炮!”爷爷的同僚听了,忍不住低声咒骂。因为到底是谁搞得,他俩清楚得很。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怎么个小心?”这种事营长自然也是头一次碰上,只能听参谋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只见参谋趴在营长的耳边低声说了半晌。完后营长又想了想,说道:“好吧,依你!这事儿交给你去办!尸体先不烧,摆在军营正中间的空地上!”

内容来自半壁江

“是!”一排长应了后,又指着地上的马三炮问道,“营座……那这家伙……”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军医那里有个单间,先让他住那,一等能下地,就让这家伙滚蛋!”营长也怕这时候将马三炮赶出去,镇上的民众看了影响不好,甚至以后会招不到兵。

copyright Banbijiang

一早上无事,女尸被摆在军营中间,也是妙招,本来那些大头兵挺怕的,可一上午走来走去,也没见它动过,人们内心深处的恐慌就慢慢消散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午饭过后,爷爷他们俩看天好,正在军舍外下象棋,却见营参谋领着一个灰袍和尚从外面走进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于是整个下午又是准备供桌,又是法坛,晚饭过后和尚就坐在那女尸前开始念经,一直持续到午夜,方才作罢,收摊走人。

]3 `. u7 p* T. |' |/ f. y, S8 D

次日,一切照旧,就算马三炮住了“单间”,那女尸依然还出现在他的床上。 半壁江图书频道

爷爷他俩暗笑,会动的根本就不是死人,而是活人,你就算冲着那女尸念上一百年的经也没有用。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但是,马三炮既然如此害怕,就说明搬女尸回来不是他的本意,最大的可能依然是这家伙中了邪,附了他的身。这种情况倒是和梦游有些相似。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也许,说不定正是那女尸的冤魂附了他的身。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僧人再次被请来,和参谋谈了好久,最后貌似收了些钱财,又找了两个大兵,用一扇门板抬起女尸,跟着和尚去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又过一天,早上那女人再次“钻进了”马三炮的被窝。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下营长快抓狂了,赶他走吧,这家伙非但没好,伤情反而越来越重。你想嘛,天天晚上跑出去扛个尸体回来,那伤口能好吗?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爷爷的同僚也曾打听过为什么不烧,敢情因为这是一具无主女尸,没有家属,和尚不愿意给他们烧。而且连着几天这么邪乎,营长也有点怕了,怕真烧了,又惹上别的什么灾祸。

]3 `. u7 p* T. |' |/ f. y, S8 D

没办法,只能这么耗着,军营里抬出去一个死人,也比半个活人强。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反正这具女尸除了马三炮,也不找别人,每天早上派俩人进去抬出来就行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马三炮的情况大家也都看在眼里,没几天好活了,只等他一死,和那女尸一起埋掉,兴许就不会再有什么事儿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渐渐地,爷爷也有些同情这个马三炮,每天遭受着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只剩下等死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也许真让同僚说对了,这就是他的报应,自打他侮辱那具女尸起,这一死一活两人就被绑住了,女尸既然被他搞了,自然要跟定他。 半壁江图书频道

要说这马三炮得亏身子硬朗,如此又挺了五六天,虽然只剩下一口气,但就是憋着死不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直到那和尚做法事后的第七天,照例两个士兵进去将屋内的女尸重新放在屋外。连他们都懒得往远处抬了,费那劲儿干吗?反正夜里还要回来,况且此时腊月的天气,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臭。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要说这女尸是有点邪乎,爷爷粗略推算,至少死了快一个月了,搭眼一瞧,还跟睡着了似的,脸色红润,水分一点都没少。 copyright Banbijiang

那两个负责抬尸体的士兵将女尸放下后,径直向正在屋外洗脸的爷爷走来。“贺长官!”两个兵来到爷爷跟前,立正敬礼道,“那马三炮刚要我们无论如何请您和黄长官去一趟,说有要事!”说完,转身就走开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黄长官就是爷爷的那个同僚。

内容来自半壁江

爷爷赶忙回屋将这事儿告诉了还在床上的伙计,两人商量了一下,虽然不知道这马三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决定去看看。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穿戴洗漱完毕,来到那个小单间外,推门走进去。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屋内昏暗,一股子的血腥气。不用问,马三炮肚子上的那处刀伤就没好过。这要是在夏天,早就溃烂了。药也一早被营长下令停掉,就干等着他咽气。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此时的马三炮,整个人瘦了一圈,面无血色,躺在一个木板床上,下面什么铺的也没有,身上就盖着一条露棉花的破被子。 banbijiang.com

“二位……二位长官……”马三炮看到爷爷他俩,眼中的生气多了那么三两分,攒着劲儿道,“咱……咱不拐弯了。您二位……也应该……知道我这报……报应是……怎么来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爷爷他们俩对望一眼,都没有说话,知道马三炮一定还有下文。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家伙磕磕巴巴说完上句,喘了好半天,才接着道:“我现在……只求二位帮个忙,救……救我一命!” 半壁江图书频道

见爷爷他俩依然不吭气,马三炮只得接着道:“你们还……还记得那晚……那晚的道人吗?我想来……想去,现在……恐怕只有他……只有他兴许……还能救我!求……求二位去一下土……土地陈,找……找他出手吧!” ]3 `. u7 p* T. |' |/ f. y, S8 D

“马三炮,我们俩跟踪过你一个晚上。”爷爷的同僚道,“你可知道那女尸不是自己跑来的,而是你给背回来的。” banbijiang.com

“我……我知道,你们……瞧!”马三炮说着抬起胳膊让爷爷看,只见手腕处是铁丝勒红的印记,想必是他怕自己夜里乱跑,叫人绑上的,却全然无用。 半壁江中文网

“那你怎么不让烧掉那女尸?”爷爷也忍不住问道。 半壁江中文网

“不……不烧,至少现……现在我还活着。谁知道如……如果烧了,我会……会有什么下场?”马三炮估计几天来都没说过这么多话,更何况此时身体极度虚弱,已经喘得十分厉害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那是你活该,你个作孽的东西自找的!”爷爷的同僚忍了好多天,终于劈头盖脸地骂了一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是……是我作孽!”马三炮似乎也有些激动,硬将上半身撑起一点,把脑袋勉强搭在床头上道,“如果……如果二位帮我找来……那个道人,我就把我……这几年得的宝贝,分……分给你们!咱……咱仨一……一人一份,足……足够二位长官成家置……置业!” 半壁江图书频道

说实话,这个条件一开出来,爷爷他们俩顿时就心动了。跑跑腿,大把的钱财就到手了,为什么不干?虽然这个马三炮该死,但这年头该死却还没死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差他一个。 半壁江图书频道

“行啊!那你先告诉我你宝贝藏在哪儿,说了我们就帮你走这一遭!”爷爷的同僚试探性地问道。

]3 `. u7 p* T. |' |/ f. y, S8 D

“呵呵,二位长官别……开玩笑了。我……现在告诉你们,我不……不放心啊!”马三炮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半壁江中文网

“是不是只要找到那个道人,带他来这里,我们就算完成任务了?你就履行你的承诺?”爷爷问道。

copyright Banbijiang

“是!”马三炮盯着他俩,肯定地道,“只要……二位将……将那道人请来,甭管……能不能救活我……我都……如实相告!” 半壁江中文网

“好!成交!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爷爷的同僚抢先应承了下来。 banbijiang.com

“快!……一定要……快,最好……马上就走,我怕……坚持不了两天了。”马三炮如释重负,躺下的时候头磕在木床板上,好大的声音,也毫不在乎。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本来两人准备出门,爷爷没忍住,转过头来问马三炮道:“我想最后问你个问题。你敢肯定这事情和你辱尸有关?” banbijiang.com

已经闭上眼的马三炮又把眼睁开,并没有回答,而是慢慢撩开盖在自己身上的棉被。

半壁江图书频道

看到里面的情景,爷爷他俩顿时倒抽一口凉气,只见马三炮并没有穿裤子,两腿间皮肤早已变成黑灰色,而且有向小腹和大腿蔓延的趋势。

半壁江中文网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同僚下意识地捂着嘴道。

半壁江中文网

“尸……尸斑!”马三炮说完,放下被子。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你……你到现在还天天和那女尸……”爷爷脑子转得比较快,但话刚说到一半,就忍受不住胃部的翻滚,捂上了嘴。 半壁江中文网

“不是我想,是她想。”马三炮说完这句意味深长的话,再次闭上眼睛,似乎已经筋疲力尽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从屋内出来,爷爷他俩还没缓过来神,看到墙角的那具女尸,顿时再也忍不住了,扶着门框就那么哇哇地呕吐起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由此可见,已几乎认定,马三炮这次的遭遇,绝对和这具女尸脱不了干系,而且这家伙现下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所以,他请那个老道士的想法还是十分靠谱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再回想起来,当时夜里出殡,吹殇篪,棺材上勒着金丝,都说明了这具女尸绝不简单!饶是如此,马三炮还要去碰她,不是找死是什么? ]3 `. u7 p* T. |' |/ f. y, S8 D

可见老天还是有眼的,拿了人家东西的,全部以死偿命,侮辱了人家的,就只有生不如死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两人回屋商量了一下,这马三炮虽然说自己有“宝贝”,但又不肯先讲出来,不过替他走这一遭也不麻烦,干了,就有发财的可能,不干,这家伙必然守着秘密进棺材。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倒是今天就走显然不现实,军营又不是自己家,说走就走说来就来。最快也要今天打报告请假,明天一早出发。土地陈并不远,百十里地,租个快点的驴车,一天就能打个来回。倒是如何找到那个老道士,恐怕要费一番工夫。

内容来自半壁江

反正该着你的就是你的,两人抱着试一试的心思,向上面递交了请假报告,好在部队最近一直没仗打,他们团里也不想打仗,一碰日本人就跑,打个什么劲儿?现在正是宽松的时候。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假,果然一请就被批准了,两天,想必也该够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两人也没什么准备的,带上些干粮带上钱,还有枪,连驴车都联系好了,就等着第二天一早出发。 ]3 `. u7 p* T. |' |/ f. y, S8 D

夜里爷爷还做了一个梦,梦见马三炮告诉了他们藏宝贝的地点后就一命呜呼了,然后俩人将东西给挖了出来,变卖了好多好多钱,从此娶妻生子,一生无忧。

半壁江中文网

如果真那样就好了,至少在爷爷给我讲故事那年,他还会时不时地为钱发一下小愁。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第二天早上睡得正香,爷爷就被同僚推醒了。这位姓黄的一向贪睡,但今天不一样,为了钱,他可是一早就翻身起床,洗漱准备。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可一推开门,他就傻了眼,只见几个士兵正抬着马三炮和那个女尸往军营外走。于是赶忙回来摇醒爷爷。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俩人此时也顾不得惹嫌疑,追到军营门口,一看见马三炮,就知道这家伙活不成了,因为他昨晚又出来搬女尸,他那伤口一直不好,越烂越大,周围的皮肤也坏死了,一用力,肠子流了一地,塞都塞不回去。 内容来自半壁江

当然,这个情景是爷爷他们事后推理的,别人并不知道,还都以为女尸吸光了他的阳气,就把肚子挖开,将里面吃掉了。 banbijiang.com

此时的马三炮,腹内“空空如也”,真的就只剩下一口气了。许久以后我爷爷也在想,一定是有什么东西操纵着他,不然只是凭一个人的身体和毅力,挺了这么多天不说,就连肠子流出来,还能活上半夜,简直是奇迹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躺在木板上的马三炮看到他俩,轻轻地摇了摇头,意思应该是不用去了,活不了了。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前,爷爷和同僚赶忙凑过去,也不理会旁边几个兵那诧异的眼神。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马三炮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顺着他的眼神,爷爷在他胸前自己缝的内衣口袋里,摸出了一枚袁大头。

半壁江图书频道

“宝……宝贝在这……”马三炮指着袁大头,用尽自己最后的一点力气,努力挤出这五个字后,终于一口气没上来,结束了自己那肮脏的生命。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好在他最后气若游丝,五个字也只有爷爷他俩听见了。 半壁江中文网

马三炮和那女尸都被埋在了后山。

]3 `. u7 p* T. |' |/ f. y, S8 D

倒是爷爷他俩一上午都待在屋子里,看着那枚袁大头发愣。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不用去土地陈找牛鼻子老道士是省了事儿。问题却出在那死鬼马三炮身上,他要是一声不吭咽气也就罢了,至少没什么念想。可这家伙偏偏留着最后一口气,给了他们一枚银元,还说“宝贝在这”,搞得爷爷他俩此时是抓心挠肝,就好像是和财宝隔着一扇门,只要推开门,想怎么拿都可以,可却如何也找不到开门的钥匙。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狗×的!这龟孙王八蛋一定是诓咱们呢!”同僚捏着袁大头想了一上午,一点也没看明白,将那东西往桌子上一拍,叫道,“还用块假的袁大头,真不知道这家伙安的什么心?!”

]3 `. u7 p* T. |' |/ f. y, S8 D

其实,当时这块袁大头拿在手中,爷爷就知道是假的,重量、用料暂且不说,单用眼睛来看,这枚袁大头的银料中间竟然夹杂着一丝黄色的金属材质,呈S型,只有一根麻线那么宽,将袁大头分为两半,不知道是金还是铜。很显然,官方制作的袁大头是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表面上,这是一枚中华民国三年的银元。上面的袁世凯侧面像线条流畅,如果不是那道黄色金属线,工艺上还真就看不出真假来。

banbijiang.com

爷爷起先还拿着吹了吹,余音洪亮悠长,这说明料给的很足。

]3 `. u7 p* T. |' |/ f. y, S8 D

之所以这十几年大量出现仿冒的袁大头,一方面受前清的影响,银子还是硬通货,再者是一枚一元银币,其货币价值已经超过了所需银料的原始价值,所以使得投机分子趋之若鹜。虽然在大地方,这些东西基本上花不出去,但诸如小县城,农村,并没有人在乎银元是真是假,只要别假的太过分,甭管多少,银子分量够,没人会在乎,这也就更使得有人肯去铤而走险,假冒袁大头。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也许,马三炮真的是在耍他们。一枚银元直径一寸多一点,能藏着什么秘密?

copyright Banbijiang

两人研究了一上午,也没有任何发现,正不知如何是好,却听到外面传令兵喊道:“团长有令!今日午后部队换防安都镇,一点集合,没吃饭的赶紧去吃饭!……”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事后,爷爷才知道,他俩盯着袁大头发愣的那一上午,军营里都在风传这样一句话:“那女尸吸完了马三炮的阳气,今晚就要有下一个人遭殃了。”最早是谁说的没人知道,反正越传越邪乎,到最后还说什么“那女尸吸够九十九个男人的阳气,就能让太后老佛爷复活,复辟大清朝”……

copyright Banbijiang

营长见人心惶惶,更怕真的跟传的一样,赶忙向上打了个报告,要求换防到离日本人更近的安都镇,于是上头很爽快地答应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以后的日子,随着战事逐渐吃紧,爷爷他俩也没空来顾及这枚袁大头。到后来从抗日战争打到解放战争,他们的部队被多次收编,两人倒也没分开过,只不过离家越来越远,到最后,就算有心想搞个明白,却已身在南方。 内容来自半壁江

那枚袁大头,也只能时不时取出来瞧瞧,然后换另一个人保管。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直到一九四九年的八月,爷爷他们随部队退到福州机场,在这里等去往台湾的飞机。虽然两人混了这么多年,也只不过是分别从少尉升到了中尉和上尉。由于同僚官高一级,按照撤退计划,比爷爷早了两天飞去台湾。 ]3 `. u7 p* T. |' |/ f. y, S8 D

八月中旬,爷爷连同数千官兵,还没等来接他们的飞机,却等到了解放军的大炮。

半壁江中文网

福州解放了,爷爷他们全成了俘虏。

copyright Banbijiang

当第一次爷爷讲到这里,我问的第一句话就是:“那枚袁大头在谁手里?”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爷爷说在他那儿,我嚷着要看,爷爷却说他回老家后给了我舅爷,也就是奶奶的亲弟弟,过了半个世纪,恐怕早就没了。

banbijiang.com

那时幼小的我总免不了可惜连连。认为凭着自己的本事,有朝一日能够发现马三炮的“宝藏”,谁知道竟没有一面之缘。 banbijiang.com

但世事就是如此难料,这枚假的袁大头,竟能够历经沧桑,最后真的来到我的手上,但…… ]3 `. u7 p* T. |' |/ f. y, S8 D

爷爷的故事讲完了,不知道各位是否还记得,我开篇第一句话就是:爷爷是个怪人。那他怪在哪里呢? 半壁江中文网

爷爷在被俘虏后不久,全国解放了,十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当时对他们的处理原则非常宽大,有三条路可以走:一是,留在福州当地,支持新中国的建设;二是,附近还有一个俘虏安置城市——杭州,也可以去那里;三是,回到原籍,想干什么都可以,只要别做破坏新中国的事情,还发给你路费。 内容来自半壁江

爷爷早在几年前,已经抽空回老家结了婚,并且和奶奶生下大姑,他不习惯南方的天气,硬是扯着一家三口回到了老家,那个离当年他们驻扎过的地方不足百里的一座豫北小县城。

copyright Banbijiang

五几年,虽然已经解放了,但乡下的日子并不好过,爷爷常年在外当兵,还是国民党兵,家里分田分地时,压根就没他的份儿。

半壁江图书频道

在老家熬了没两年,我们家就又拖家带口来到了省城。 内容来自半壁江

爷爷找了份还不错的工作,一大家子慢慢稳定下来,从此离开了生活十几代人的老家。

半壁江图书频道

改革开放后,慢慢地两岸可以互通书信,爷爷凭借他工作的便利,几经查找,竟联系上了已经在台湾扎根的那位黄姓同僚。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通了书信才知道,爷爷的这位同僚可谓是相当有经济头脑,到台湾后白手起家,通过三十多年的努力,他们家的连锁小超市现在几乎已经覆盖了半个台湾岛。至于那枚袁大头和其中的秘密,同僚更是在信中明确提到:就算找到宝藏,他放弃自己那份,将之全部转赠爷爷,以此信为证。

banbijiang.com

每当爷爷看到这信,都会笑着说:“空头支票!”东西都没了,还上哪儿找去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一九八七年,那年我五岁,开始逐渐记事儿,也就是在那一年,爷爷的同僚在台湾病逝了,享年七十六岁。也是从那一年开始,每逢七月十五,爷爷总会买上几个小菜,一瓶酒,两副碗筷,把自己关在小屋里,一个人自斟自饮、自说自乐。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每当这时候,全家人都觉得他精神有些不对劲儿,可到了第二天又一切如常,起床,做饭,上街,聊天。

半壁江中文网

时间长了,大家也都习惯了。照奶奶的话说,爷爷其实清醒着呢,只不过是给自己找一个喝酒的理由罢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奶奶这么说是因为六几年爷爷生了一场大病,肠子截掉一半,医生就已经不准他以后喝酒。 copyright Banbijiang

后来我长大了,也慢慢明白了爷爷的心思。他这辈子,说白了关系最好的,就是那位姓黄的同僚,两个人,一个秘密,共同保守了半个世纪,该是怎样的艰辛和执着?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所以每逢七月十五,爷爷总要祭奠一下他这位一同战斗了八九年,新中国成立后却天各一方的好战友。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个情况一直持续到十五年后,因为这一年,爷爷开始带有轻微的老年痴呆症,并且在之后的十年里,越来越糊涂。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直到前两年,有一天爷爷糊涂得夜里不睡觉,我整夜地守着他,老爷子坐在床沿,指着屋里的一角说道:“老黄,你终于来看我了,咱们有五十多年没见了吧?快来坐……”

内容来自半壁江

虽然爷爷每次讲的故事听起来都很真,奶奶却总说他是胡编乱造,但我当时并不害怕,甚至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爷爷的确见到了他的老战友。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