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查尔斯

我儿子上幼儿园的第一天便把灯芯绒背带裤和围兜给扔了,换上系皮带的牛仔裤。那天早上,他跟着邻居家一个比他年岁大的女孩离开了家;我眼望着,不由感到自己的生活揭开了新篇章。这孩子原来声音清脆,只上托儿所,现在转眼成了个穿长裤、走路神气十足的小家伙,到拐弯的地方也不回头向我挥挥手告别。 半壁江图书频道

回家时他的表现同样变了:砰地撞开门,帽子往地上一扔,声音突然粗了起来,嚷道:“这儿就没人啦?”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吃饭时他对父亲说话大模大样,把小妹妹的牛奶打翻了,却叫唤:老师说过,我们不要开口上帝,闭口上帝。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今天幼儿园里怎么样?”我装作漫不经心地问。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没什么。”他说。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学到了什么吗?”他父亲问。 半壁江图书频道

劳里很不热乎地看看父亲,说我什么也没学。”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怎么?”我又问,“什么也没学?”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只怪老师打了一个小朋友的屁股。”劳里边说边吃奶油面包,头也没抬。“他捣蛋。”他又说了一句,嘴里塞得满满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他怎么啦?叫什么名字?”我问。

半壁江中文网

劳里想了想,说:“叫查尔斯,他捣蛋,老师打了他的屁股,叫他在一个角落里罚站,他太淘气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他究竟怎么啦?”我又问。可是劳里拿了块甜饼,从椅子上爬下来溜走了。他父亲没发现,还说:“你听着,小子!” 半壁江图书频道

第二天劳里在吃饭时一坐下便说:“哼,查尔斯今天可表现不好。”他开心地笑着,“今天是査尔斯打了老师。” 内容来自半壁江

“天哪!”我不敢提起上帝,说:“那他的屁股又挨打了吧?”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当然啦!”劳里说。“你往上瞧。”他对他爸爸说。

banbijiang.com

“瞧什么?”他爸爸说着抬起头来。

半壁江中文网

“你往下瞧劳里说嘻,你瞧我的大拇指,你瞧我的拇指大。”他格格笑起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为什么査尔斯要打老师?”他追问道。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老师叫他用红蜡笔画,他要用绿蜡笔画,就打了老师。老师揍了他,叫大家别跟他玩,可大家偏要跟他玩。”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第三天,就是第一个星期的星期三,査尔斯把跷跷板一扳,打破了一个小孩的头,老师罚他站到屋子里,一直没让他出来玩。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星期四那天,在听故事时査尔斯不住地跺脚,又挨罚了,一个人站在墙角里。星期五,査尔斯被剥夺了上黑板的权利,就因为乱扔粉笔。

半壁江中文网

到星期六,我对丈夫说你看,让劳里上幼儿园是不是有好处?这么粗野,说话乱七八糟,那査尔斯更是个坏榜样。”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没关系,”我丈夫满有把握地说,“査尔斯这样的人哪儿都有,今天遇上与明天遇上是一样。”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星期一劳里回得晚,要说的新闻也多。“査尔斯——”他边上坡边叫唤。我站在门口的台阶上正等得心焦。“査尔斯——”他一路上拉大嗓门嚷。“查尔斯又表现不好啦!”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快进来,就等你吃饭。”他一走近了我便说。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猜,査尔斯怎么啦?”他边说边跟着我进了家门,“査尔斯跑到小学里大喊大叫,人家要一个一年级学生来告老师,让老师叫他别再吵。查尔斯就留校了,幼儿园的小朋友也都留校了,看着他。” ]3 `. u7 p* T. |' |/ f. y, S8 D

“他怎么来着?”我问。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他坐着没动。”劳里说,爬到桌子边坐下,“嘻,爸——爸,爸爸就是拖——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告诉丈夫:“今天查尔斯留校了,小朋友跟着也都留校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査尔斯什么模样?”我丈夫问劳里,“他姓什么?”

]3 `. u7 p* T. |' |/ f. y, S8 D

劳里说比我个子大。他不穿橡胶鞋,连短外衣也不穿。”星期一晚上本要开家长会,我因为小儿子受了凉,没有去成。其实我很想见见査尔斯的妈妈。星期二劳里的话题变了:“今天我们老师来了位朋友,来找她。” ]3 `. u7 p* T. |' |/ f. y, S8 D

“是査尔斯的妈妈吗?”我和丈夫异口同声问。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才不是呐!”劳里不屑地说,“是来教我们做操的人,要我们抓脚趾头,你们看!”他从椅上爬下来,双腿蹲下,伸手抓脚趾。“就这样,”他说。他满神气地又坐到椅上,拿起叉,说:“査尔斯连操也没做。”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那怎么行!”我大声说,“査尔斯连操也不肯做吗?” banbijiang.com

“不——是!”劳里说,“査尔斯跟老师的朋友捣蛋,没让他做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又捣蛋!”我说。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踢了人家劳里说老师的朋友叫査尔斯抓脚趾,就是我刚才这么抓,可査尔斯踢了他。”

banbijiang.com

“你看他们会把查尔斯怎么办?”劳里的爸爸问劳里。

]3 `. u7 p* T. |' |/ f. y, S8 D

劳里把肩一耸,说:“赶他出幼儿园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星期三、星期四照旧出了乱子。査尔斯在听故事时大喊大叫;打了一个孩子的肚皮,把他打哭了。星期五査尔斯又留校了,所有的孩子跟着也没走。

banbijiang.com

到劳里上幼儿园的第三个星期,“査尔斯”在我家成了代号。小儿子把泥堆到自己的车里,推进厨房,我们便叫他査尔斯。甚至,我丈夫的手肘不小心挂着电话线,把电话机、烟灰缸、花瓶全弄到了地上时,他也骂自己:“活像个査尔斯!”

内容来自半壁江

在第三、第四个星期,查尔斯似乎有了长进。第三个星期的星期四,劳里在吃饭时有气无力地报告:“査尔斯今天表现特别好,老师奖了他一个苹果。”

copyright Banbijiang

“当真?”我问。我丈夫担心没听清,说:“你是说査尔斯?” banbijiang.com

“是査尔斯,”劳里说,“他把蜡笔发给小朋友,后来又收图书,老师夸他是个好帮手。”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究竟怎么啦?”我将信将疑地问。 ]3 `. u7 p* T. |' |/ f. y, S8 D

“就只夸他是个好帮手。”劳里说完一耸肩。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天晚上我问丈夫:“査尔斯真会这样吗?他能变得这样快?” 半壁江中文网

“等着瞧吧。”我的丈夫不以为然,说,“要是你也对付个査尔斯,可得小心他在玩花招。”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的话似乎错了,因为査尔斯给老师当帮手接着当了整整一星期,每天的东西收收发发全是他,也不见有人留校。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一天晚上,我对丈夫说下星期又开家长会,我去见见査尔斯的妈妈。”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问问他查尔斯怎样变好了,我很想听听。”我丈夫说。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也想。”我说。 半壁江中文网

到星期五,情况发生了逆转。“你们猜,查尔斯今天怎么啦?” banbijiang.com

劳里吃饭时问,声音中带着两分胆怯。“他叫一个小朋友说了句话,小朋友说了,老师就用肥皂给她洗嘴巴,查尔斯就笑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什么话?”他爸爸没细想,问。劳里说我只能对你悄悄说,是句脏话,太脏。”他从椅上下来,走到桌子对过爸爸那儿。他爸爸低下头来听,劳里边说边笑。爸爸的眼大瞪着。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查尔斯叫小朋友说这种话?”他吃惊地问。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说了两次劳里说査尔斯叫她说两次。” 内容来自半壁江

“査尔斯受了什么处罚?”我丈夫问。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什么也没有,”劳里说,“他在发蜡笔。”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星期一上午,那脏话查尔斯没叫小女孩说,却自己说了三遍,每次老师都用肥皂给他洗了嘴巴。他还扔了粉笔。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晚上我去开家长会,丈夫把我送到门边。“开完会请她来喝杯茶,我想见见她。”他说。

banbijiang.com

“那得她也去开会。”我没把握地说。 copyright Banbijiang

“她一定会去,”我丈夫说家长会离得了査尔斯的妈妈,我看他们开不成。”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开会时心不在焉,仔细打量每一个母亲的脸,想看出谁表面镇静而内心为查尔斯感到不安。结果,没有发现一张脸反常。会上,谁也没因儿子捣蛋而站起来表示歉意,谁也没提起査尔斯。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散会以后,我凭自己的判断认出了劳里的老师。她的茶盘里放着一杯茶和一块软糖。我们都拘谨地向对方走过去,微微笑着。 banbijiang.com

“我很想见见您”我说:“我是劳里的妈妈。”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们大家都关心劳里。”她说。 ]3 `. u7 p* T. |' |/ f. y, S8 D

“他很喜欢幼儿园,在家就爱说幼儿园的事。”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刚来的那一两个星期我们费了些力气教他改掉坏毛病她是一本正经说这话的现在好了,成了小帮手。不过,偶尔还会出出岔子。”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劳里做了错事总改得快我说,”“现在恐怕是受了査尔斯的影响。”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査尔斯?” 半壁江图书频道

“是的我笑着说你们幼儿园有了査尔斯一定够忙了。”“査尔斯?”她问道,“我们幼儿园没哪个孩子叫査尔斯。”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