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4
怀曼•福特走进美国总统的科学顾问斯坦顿•洛克伍德三世位于十七大街优雅的办公室。他记得以前接受任务时来过这里:环幕立体投影显示系统、科学顾问的妻子和长着淡黄色头发的孩子们的照片、华盛顿某个大人物使用过的古色古香的家具。
洛克伍德从桌子那边绕过来,他银色的头发,蓝色眼睛周围皱纹密布,脚步落在苏耳坦拿巴德地毯上没有任何声响。他抓起福特的手,像政客似的握了握。“怀曼,再次见到你很高兴。”他让福特想起过去一部电视剧《虎胆妙算》①中那个扮演特务头子、头发花白的彼得•格雷夫斯。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斯坦。”福特说。
“我们去那边可能会更舒服一点。”他说,指了指一张路易十四时期的矮茶几旁的两把高背椅。等福特坐下后,洛克伍德才在他对面坐下来,他拽了拽华达呢裤子上的裤缝。“多久没见了,一年?”
“差不多吧。”
“喝咖啡还是矿泉水?”
“咖啡吧,谢谢。”
洛克伍德给了他秘书一个暗示,然后向后靠在椅背上。那块有些年代的忘忧石又出现在他手里,福特看着他若有所思地在拇指和食指间滚着。他赐给福特一个华盛顿政客职业性的微笑。“最近接了什么有趣的案子吗?” 内容来自半壁江
“接了几个吧。”
“有时间接个新的吗?”
“如果还是像上次那个那样的话,就不用了吧。”
“相信我,你会喜欢上这个任务的。”他朝茶几上一只小铁箱点点头。“他们称之为‘蜜蜡石’。听说过吗?”
福特身体前倾,透过箱子上方厚厚的玻璃向里看。里面是许多深橙色的闪着光亮的半宝石。“恐怕没听说。”
“是大约两个星期前从曼谷的批发市场上弄来的。能赚很多钱——雕琢后,每克拉一千美元。”
这时,一个男服务员推着一个小巧漂亮的餐柜走进来,餐柜上放着银色的咖啡壶以及分别装在银色大水罐里的粗糖块、乳酪和牛奶,还有陶瓷杯。餐柜向前移动的时候,小碟子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服务员把餐柜停在福特旁边。
“先生?”
“黑咖啡,不加糖,谢谢。”
服务员给他倒了咖啡。福特端着热气腾腾的杯子,向后靠在椅背上,啜了一口。
“我把咖啡壶留在这里吧,万一这位先生还想来一杯呢。”
这位先生还想来一杯,福特心想,于是一口把小瓷杯里的咖啡喝完,把杯子重新倒满。
洛克伍德来回滚动着手里的石头。“我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莱蒙特•多哈提地球气象观测台有一支由地球物理学家组成的工作组,他们正在对这些宝石进行研究。这些石头的成分很不一般,折射率比钻石还高,比重为十三点二,硬度为九。这么深的蜜黄色几乎是绝无仅有的。很漂亮的一种石头——像块柠檬,里面混合着镅241。”

banbijiang.com

“属于放射性物质。”
“对,半衰期②四百三十三年。不至于立刻把你杀死,但足以造成长期的辐射问题。如果你脖子上戴一串这样的东西,几个星期后你的头发肯定掉光。如果你在身上揣上满满一口袋,只要一两个月,你就可能变成一个黑礁里的怪物。”
“有趣。”
“这些石头虽然很硬,但易碎,极易捣成粉末。你可以把这些宝石带走几磅,磨成粉末,装进自杀式炸弹腰带的C-4炸药里,在刮南风时在炮台公园③引爆,这样,在曼哈顿金融区上空就会出现一片细微的辐射云,半个小时内就会将几万亿美元的资本总市值消灭掉,使曼哈顿旧城区一两个世纪不适合居住。”
“能这样倒是不错。”
“国土安全部门很兴奋。”
“曼谷的商人知道这些宝石这么炙手可热吗?”
“声誉好的批发商是不碰它们的。它们是从珠宝市场的沉渣中淘出来的。”
“知道这些宝石是怎么形成的吗?”
“我们正在研究。镅241不是地球上自然存在的元素。关于它的形成,我们只知道它是生产武器级钚的核反应堆的副产品。这些蜜蜡石是他们进行非法核活动的最好的证据。”
福特喝完第二杯,又倒了一杯。
copyright Banbijiang

“所有迹象均表明,这些石头来自东南亚的同一个地方,很可能是柬埔寨。”洛克伍德说。
喝完第三杯,福特朝后靠了靠。“什么任务?”
“我想让你秘密潜入曼谷,沿着这些放射性蜜蜡石的踪迹,追到源头,搞清位置,做好记录,然后撤回。”
“撤回来以后呢?”
“我们去干掉它。”
“为什么找我?为什么不找中情局?”
“这件事很敏感,因为柬埔寨是盟友。你要是被逮住了,我们必须矢口否认。这种工作中情局是干不好的,规模要小,行动要迅速,进去后立即撤回。它是一个人干的活。这次任务,恐怕中情局给不了你什么支持。”
“谢谢你给我这次机会。”福特放下杯子,站起来。
“总统本人是支持这次行动的。”
“咖啡的味道好极了。”他朝门口走去。
“我发誓,我们是不会弃你于不顾的。”
他停下来。
“很简单,进去,搞清矿场在哪里,撤回。绝对不要干任何事。碰都不要碰那个矿场。我们还在对那些宝石进行分析——它们或许非常重要。”
“我对回到柬埔寨没有任何兴趣。”福特说,手在门把手处停住。
copyright Banbijiang

“想通过忘记发生在你妻子身上的事情来纪念她,这种方式并不好。”
洛克伍德突然蹦出这样一句让他始料未及和痛苦的话,他大吃一惊。他叹了一口气,抄起胳膊。
“给你的钱也不少,”洛克伍德说。“中情局不会干涉你,你的人全由你掌控,由你全权负责。你有椭圆形办公室的支持——你还需要什么?”
“我以什么身份作掩护?”
“美国骗子,做黑市交易的珠宝批发商。”
福特摇了摇头。“不行。批发商是不关心矿场在哪里的——他只满足于从中间人那里买到东西。我应该是个想一夜暴富的投机商,一心想发横财——就是那种绕开批发商,直接去矿场,觉得自己可以弄到更好价格的家伙。”
“这么说,你同意了?”
“给我搞一份我因走私可卡因被警方逮捕的记录,已经对我立案审查了。”
“你找死吗?”
“还有两项野蛮谋杀的指控,被无罪释放了。这样他们就会仔细衡量一下。”
“如果你想这样,可以。”
“我需要一点金子花花,买点鹰牌之类的服装。”
“可以。” banbijiang.com
“我想要几个翻译,随时待命,二十四至二十七岁,能流利使用东南亚普遍使用的语言,尤其是泰语。我还需要一两件高科技设备。”
“没问题。”
“如果我死翘翘了,要把我埋在阿灵顿国家公墓,鸣炮二十一响。”
“这个肯定用不着,”洛克伍德说。他抿起薄嘴唇,沉闷地一笑。“这个意思是不是说你愿意干了?”
“报酬多少?”
“十万。跟上次一样。”
“二十万,这样我就能把秘书的医疗保险付了。”
洛克伍德伸出手。“那就二十万吧。”
他们握了握手。福特离开的时候,注意到那颗忘忧石在洛克伍德修剪过指甲的手中飞快地转动起来。
①美国20世纪60年代经典电视剧。
②放射性物质的原子数从开始存在到衰变掉一半所需的时间。
③位于纽约市曼哈顿南端。
5
马克•科索走进自己寒酸的公寓,关上门。他站了片刻,好像第一次见到这套公寓一样。婴儿的哭声从隔壁传来,陈腐的空气中充满了浓浓的煎熏肉的味道。空调机占去了窗户的三分之一,发出沉闷的声响,痉挛般哆嗦着,从中流出一股微弱的气流。一阵微弱的警报声从外面传来。在他面前的落地窗下是个繁忙的十字路口,路口旁有个洗车场,还有个免下车汉堡店和二手车市场。
banbijiang.com

科索第一次对破烂不堪的公寓有些不满意了:墙壁跟纸一样薄,地毯上污迹斑斑,角落里的榕属植物死气沉沉,视域足以让灵魂变形破碎。一年前,他被一家网站上生动的描述和大量的艺术照吸引,打长途电话租下了这套公寓。从布鲁克林的绿点①来看,它就像一个完美的加利福尼亚梦:一间“浸润”在灯光中的宽敞的卧室,一个私家花园,还有游泳池、棕榈树,更重要的是车库中还有个专门供他使用的车位。
终于,他可以对这个垃圾场说“拜拜”了。
在国家航天推进实验室的几个月时间里,他简直要发疯了,自己年迈的导师詹森•弗里曼教授先是被解雇,随后被闯入他家抢劫的人杀害了。自从他父亲死后,科索还没碰见过这么让他震惊的事。弗里曼一度非常放任自己,上班总是迟到,员工会议也不参加,还与同事争吵。科索曾听说过一些他与女人胡来以及酗酒的传闻。为此科索感到非常消沉,弗里曼是他在麻省理工学院攻读学士学位时的论文指导老师,也是把他介绍进国家航天推进实验室里参与火星任务的人。
那天早上,科索已经得知自己要晋升到弗里曼的位置。这是他向前迈出的一大步,有了新的头衔,挣的钱比原来多了,而且还享有崇高的名望。他连三十岁还不到,比大多数同事都年轻,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不过,他心爱的导师失败了,他的好运是建立在导师失败的基础之上的,他心里很矛盾。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从窗户旁转过身,把针刺一般的自责从脑海中挥去。弗里曼很不幸,可也很偶然,就像被雷击一样,而他也尽了自己所能。同事中科索是最支持他的,他也曾对可能发生的事提醒过他。尽管科索竭尽了自己所能,但弗里曼似乎被某种不计后果的成见或某种比生命还强大的力量牢牢控制住了,把他拖了下来。
晋升就意味着他终于有钱了,可以不用要回押金终止这份租约,而另找一个好点的地方。找个好点的地方是没问题的,帕萨迪纳②跟布鲁克林不一样,那里有很多公寓出租。他曾在那里待过一年,对那里非常熟悉,知道应该去哪些地方找。
他正这样想着,突然响起了敲门声,从声音判断,敲门的动作有些犹豫不决。科索转身离开窗户,从门上的猫眼里向外窥视,他看见公寓管理员手里拿着什么东西,站在外面。他打开门,那个胖乎乎的小个子男人伸出一只毛茸茸的胳膊,递给他一只纸盒子。“你的包裹。”
他接过包裹,谢过那人,把门关上。从亚马逊寄来的,好像……他仔细看了看,突然感到背脊都凉了。这是只使用过的盒子,是詹森•J.弗里曼寄来的。
有那么一瞬间,科索觉得弗里曼或许根本就没有死,那个堕落的老人只是到墨西哥或什么地方去了,但紧接着他注意到了盒子上的注销日期——十天前——和那个“平信”的印章。十天……弗里曼在他被杀的两天前寄出了这个包裹,然后它就一直处于运送过程中。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科索的心跳开始加速,他从厨房里拿出一把削皮刀,打开盒子。他拿开一叠报纸,露出一封信,信下面藏着一个高密度硬盘,硬盘上面有用蜡纸印上去的火星任务的标识。他把硬盘拿出来,发现它属于最高机密,突然有种极度恶心的感觉。
#785A56H6T 160Tb
机密:不许复制
国家航天推进实验室之财产
加州理工学院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
科索用颤抖的手把硬盘放在矮茶几上,用指甲裁开信封。里面是一封手写的书信。
亲爱的马克:
很抱歉要给你添麻烦了,我别无他法。我写这封信的时间并不宽裕,就不转弯抹角了。肖德里和德克威勒是彻头彻尾的白痴,货真价实的政治动物,他们无法明白我的发现的重要性。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我不打算把它给那些杂种了,尤其是在他们那样对待我之后。有那些妄自尊大的卑鄙的家伙在,国家航天推进实验室简直成了一个毒蛇窝。一切都是政治,跟科学无关。我忍无可忍,无法在那里工作下去了。
长话短说,我预感不妙,所以在被解雇之前把这个硬盘偷了出来。有朝一日我会喝着马提尼酒告诉你这一切的,但这不是我现在需要你帮助的理由。我在国家航天推进实验室的最后一周做了些非常愚蠢的事,可能会招致杀身之祸,因此我不得不把这个硬盘放在你那里。放你那里只是暂时的,以防万一,等待这阵风头过去。马克,请帮我这个忙。我唯一可以相信的人就是你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不要跟我联系,不要打电话,耐心等着。你很快就会收到我的消息的。在这期间,如果你有机会看到里面的伽马射线数据,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詹森
信纸的底部潦草地写着硬盘的密码,好像是事后补上去的。
有那么一会,科索眼睛盯着信,脑子却停止了转动,直到那封信在他颤抖的手中发出哗哗的响声,他才醒悟过来。
灾难临头了,难以置信的灾难。违反安全规定将使每个与之有关的人身败名裂。一切都将被它毁了。把机密硬盘带出那栋大楼就是严重违法行为,更别说弗里曼成功地把它偷了出来,肯定会掀起轩然大波。从他们进入推进实验室的第一天起,机密信息的安全问题就被反复强调。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他想起上世纪90年代洛斯阿拉莫斯③发生的机密硬盘丢失事件。就因为丢了这么一个硬盘,就上了《纽约时报》的头版,结果主管被迫辞职,十几位科学家被解雇。真是一次“大屠杀”。
他坐下来,双手捧着脑袋,手指攥着头发。弗里曼是怎么把它偷出来的呢?每天晚上这些硬盘都会贴上安全封条,存起来,锁在保险箱里。它们都经过加密,移动时会发出警报。每次使用都要在使用人的永久安全记录上登记。硬盘离开被认可的服务器超过一定的距离就会报警。
弗里曼不知用什么办法躲过了这一切。
半壁江图书频道

科索用两只手掌揉着眼睛,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如果把硬盘交给国家航天推进实验室,肯定会招来流言蜚语,给整个火星任务蒙上一层阴影,给所有人——尤其是给他带来负面影响。弗里曼和他相交多年。是弗里曼把他介绍到这项任务中来的,还给他提供指导;谁都知道弗里曼是他的保护人。过去几个月中,弗里曼一直在走下坡路,他也竭尽所能地给弗里曼帮助。
当然,他还是得做出正确的选择,报告此事。此外别无选择。他必须这么做。
他真的必须这么做吗?做出正确的选择和做出聪明的选择,哪个更好呢?
他渐渐明白为什么弗里曼寄这个东西时没有采用别的方式而用平信了——为了无迹可循。无需签字,也没有快递号。
如果科索把硬盘销毁,假装没有收到,也没人会知道。他们最终或许会发现这个硬盘丢失了,也发现是弗里曼拿了,可弗里曼已经死了,他们也只能到此止步了,绝对不会追到他身上来。
科索渐渐平静下来。这是个难题,但是是可以处理的。他要做出聪明的选择,毁掉硬盘,假装从没收到过。明天,他要去远行一次,把车开到山里,把硬盘弄碎,烧焦,分散埋起来。
他立即觉得如释重负。很显然,用这个办法可以处理这个难题。
他站起来,走进厨房,拿出一瓶啤酒,喝了一大口,回到客厅。他盯着矮茶几上的硬盘。弗里曼太冲动了,近乎疯狂,可他也很英明。这是个什么重要的东西呢,伽马射线?科索发现自己的好奇心上来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销毁硬盘之前,他要看一眼——看看弗里曼到底说的是什么?
①地名,位于美国东北部的布鲁克林区。
②加利福尼亚州南部一城市。
③位于美国新墨西哥州中北部,1942年被选作核研究基地,生产了第一批原子弹。
6
阿贝把着舵,把捕虾船向浮船坞开去,她扔出一根护舷木,护舷木规规矩矩地靠在船侧。看到了吗,爸爸?她心想,我可以熟练地驾驶你的船了。她父亲去加利福尼亚看他守寡的姐姐去了,要一个星期后才会回来,他每年都要去看她一次。她答应会好好看护那条船,每天检查,每天查看舱底。
这正是她计划要做的事情——驾船出海。
她记得自己十三四岁的那些夏天——那时她母亲还在——每天早晨她都和她父亲去捕龙虾。她是他的“尾桨手”,朝网子里投放诱饵,把小的龙虾挑选出来,放回海中。她感到很恼火,她父亲从不让她掌舵——从不。后来,她母亲死了,她也上大学了,他另外雇了个尾桨手杰克,她从大学里回来时他再也不让她当尾桨手了。“这对杰克是不公平的,”他说。“他是靠这个谋生的。你也还要去上学。”
她抛开这些想法。黎明前的大海平静如镜。这天是星期天,捕鱼是违法的,没有捕虾船出海。海港里静悄悄的,小镇也寂静无声。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她给杰姬抛过去一两根锚绳,杰姬正在用楔子加固捕虾船。她们的补给品堆在船坞上:几个冰柜、一个小丙烷罐、几瓶占边威士忌、两只粗呢麻袋、几盒干粮、恶劣天气下使用的用具、睡袋和枕头。她们开始朝船舱里搬。她们在干这些活时,太阳从海平线上升起来,在水面上投下无数的金光。
阿贝从操舵室出来,听见上面的码头上响起了汽车发动机中未燃的废气的爆炸声和齿轮的摩擦声。过了片刻,斜坡顶上出现了一个人影。
“哦,不,瞧瞧那是谁。”杰姬说。
兰德尔•沃斯从斜坡上慢吞吞地溜达下来,尽管此时气温才十几度,他却穿着短袖衬衣,以炫耀他在监狱里刺上的拙劣的文身。“哦,瞧。这不是希尔玛和路易丝①嘛。”
他个头很高,粗壮结实,油腻的头发垂到了肩上,脸上有些疤痕,下巴上冒出了胡茬。虽然他这辈子从没骑过真正的摩托车,却穿着一双厚重、有悬吊链的摩托车皮靴。他咧开嘴笑着,露出两排腐烂的棕色牙齿。
阿贝继续往船上搬东西,理也不理他。自从孩提时代她就认识他了,她简直不相信他做出了那么多错误的决定,他曾经是个快活、木讷、脸上长满雀斑的孩子,虽是“少年棒球联盟”里最差的棒球手,却从未放弃过尝试。他那么失败,大概是因为那个绰号。他姓沃斯,人们在观看棒球赛时给他取了个“饿死”的绰号。饿死,饿死。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去度假吗?”沃斯问道。
阿贝提起一个帆布袋,摆动着搁在舷缘上,杰姬接过去,把它塞进驾驶舱的一角。
“自我从缅因州监狱出来后你就没来看过我。我的感情受到了伤害。”
阿贝又把一个帆布袋甩上舷缘。补给品差不多装好了。她迫不及待地要从他身边逃开。
“我在跟你说话。”
“杰姬,”阿贝说,“抓住冰柜的把手。”
“好。”
她们把冰柜提起来,准备从船舷上方抬上船,这时,沃斯绕过去,挡在她们前面。“我说我在跟你说话。”他炫耀着自己的肌肉,可实际效果是滑稽、可笑,肌肉长在他那样不中用的躯体上。阿贝放下冰柜,怔怔地看着他。她突然感到一阵巨大的悲哀。
“哦,我挡了你的路吗?”沃斯说道,自得地笑着。
阿贝交叉双臂,别过脸去,等着。
沃斯径直向她走去,弯下身子,脸几乎贴到了她脸上,身上浓烈的恶臭包裹着她。他舒展着有裂痕的嘴唇,狡黠地一笑。“你打算甩掉我?”
“我没有甩掉你,我们之间从来就没什么。”阿贝说。
“哦,是吗?呃,那你叫这个什么?”他猥亵地扭动着自己的臀部,一边前前后后地扭动,一边用假嗓子呻吟,“深一点,再深一点。”
半壁江图书频道

“对。是的。我懒得和你说,对我没什么好处。”
杰姬突然大笑起来。
沉默。“什么意思?”
阿贝转身,她不再同情他。“没什么。让开。”
“一个女孩被我干过后就是我的了。这点你不知道吗,黑鬼?”
“嘿,真他妈的不要脸,你这个卑鄙的种族歧视分子。”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那么愚蠢地跟他扯上关系呢?阿贝抓住把手,提起冰柜。“你是让开还是让我叫警察?如果在假释期间再犯事的话,你又会回到缅因州监狱的。”
沃斯没有动。
“杰姬,去调到甚高频,十六频道。叫警察。”
杰姬跳上船,钻进驾驶舱,取下话筒。
“去你妈的,”沃斯说着,站到一旁。“别叫警察了。走吧,我不拦你了。我只说一句话:你甩不掉我。”他把一只胳膊高高地举起来,用一根指头居高临下地指着她。“因为你是一块黑橡木。你听说过这句谚语吧,如果你想劈木头,那就去找黑橡木。”
“去做点有益的事吧。”阿贝满脸怒容,从他面前挤过去,把最后一个冰柜举到船舷上,放在驾驶舱里。她把着舵,把手放在变速杆上。
“解开锚绳,杰姬。” 半壁江图书频道
杰姬解开锚绳,扔进船里,然后跳到船上。阿贝把船往前开了一点,移出船尾,倒退。小船后退着离开了码头。
沃斯站在船坞上,瘦小得像个稻草人,可还竭力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我知道你们去干什么,”他大声喊道。“谁都知道你们又在找那个海盗藏宝的地方。你们骗不了谁。”
“玛利亚号”捕虾船一驶过港口最前面的像胡椒罐一样的浮标,阿贝就将舵向右打,加大油门,向大海驶去。
“真是个卑鄙的家伙,”杰姬说。“你看见了他那吸过冰毒的口腔吗?”
阿贝没有做声。
“种族歧视分子。我简直无法相信他叫你黑鬼。操他妈的白鬼子,废物、垃圾。”
“我倒希望……我是个黑鬼。”
“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不知道。可我觉得我……很白。”
“呃,在某种程度上你是白人。我是说,你的舞跳得不好,这点也不像黑人。”杰姬尴尬地笑笑。
阿贝翻了翻白眼。
“说真的,你身上似乎没有什么地方像黑人,你的谈吐,你的背景和你的交友方式都不像……你也不咄咄逼人,但……”她的声音渐渐弱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问题就在这里。”阿贝说。“我身上似乎没有什么地方真正像我。外表上是个黑人,可其他方面都是个白人。”
“谁在乎呢?你就是你自己,其余的都他妈的不重要。”尴尬地沉默了片刻之后,杰姬问道,“你真的跟他睡过?”
“别提这个了。”
“什么时候?”
“两年前在罗勒斯的那次告别聚会上。他那时还没有吸毒。”
“为什么?”
“我喝醉了。”
“哦,可是他呢?”
阿贝耸耸肩。“他是我吻过的第一个男朋友,六年级的时候……”她看着傻笑的杰姬。“确实,我很蠢。”
“不是,你只是对男人的鉴赏力很差。我的意思是,真的很差。”
“谢谢。”阿贝打开操舵室的窗户,海风吹在她脸上。小船把玻璃般的海面劈开。过了一会,她感觉自己恢复了精神。这是一次冒险——她们很快就要发达了。“嗨,大副,”她举起一只手,“击掌!”
她们击了一次掌,阿贝大声喊道。“罗密欧•福克斯特罗特,我们跳个舞吧?”她把iPod插进父亲的博士牌立体声设备中,拨到乐曲《女武神的飞驰》②,调到最大音量。小船咆哮着冲下马斯康格斯桑德,轰隆隆的乐曲响彻周围的海面。 ]3 `. u7 p* T. |' |/ f. y, S8 D
“大副?在航海日志上记录一下。‘玛利亚号’,5月15日早上6点25分,燃料100%,水100%,波旁酒100%,雪茄100%,引擎运行时间9114.4小时,风力忽略不计,海况③1级,一切准备就绪,时速12海里,6度角。行驶方向:劳兹岛。目的:寻找落在马斯康格斯湾的陨星!”
“是,是,船长。我可以先卷一根雪茄吗?”
“好主意,大副!”阿贝欢呼道,把沃斯抛到了九霄云外。“再好不过了。”
①电影《末路狂花》中的两名女主角。
②瓦格纳的著名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中最经典的乐曲之一。
③根据海浪波峰形状、峰顶破碎程度和浪花出现的多少,海况分为10级。
banbijiang.com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