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第五章

49
  马克•科索走进漆黑的褐砂石屋,漫不经心地翻着墙边桌上的一堆邮件,厌恶地扔下,走进客厅。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打开Xbox游戏机,玩起《生化危机5》来。离去摩拓酒吧上班还有一个小时,他想打发些时间。
  游戏一开始,小小的客厅里就随着枪炮声、爆炸声和横飞的血肉地动山摇起来。刚玩了十分钟他就觉得没意思了。他停下游戏,把遥控器放在一旁。客厅里立刻安静下来。他觉得游戏再也不好玩了,无法找到最佳状态。那个发现还悬而未决,他还在等玛乔丽给他打电话,等得他心烦意乱,六神无主。他决定明天一早就把硬盘送到《纽约时报》去。自从那个电话后时间过去了两天,可她还在警告他不要声张。也许她在找那台机器,想争取些时间。那就祝她好运吧——但她是绝对找不到那个玩意的。
  科索想起了早上给他打电话的那个记者。虽然他非常小心,非常谨慎,但还是把很多情况告诉了那个记者,这些情况,他相信,足以在肖德里的屁股底下点燃一把火。等消息出来以后吓他一吓。想起电话中的这次谈话,他有些不安,心想自己是不是不应该那么口无遮拦。可那个记者向他保证不会公开发表,只是作为背景材料——他的名字绝不会出现。
  从墙边的那张桌旁经过时,他又恼怒地、毫无目的地把那些邮件翻了一遍。没有工作录用通知书,一封也没有。他一想到他们骗了他八千块,以及肖德里拒绝他的提议和反过来威胁他时的冷漠与轻蔑时,简直就怒火满腔、义愤填膺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科索极度紧张地走进浴室,撩了一些水在脸上,用毛巾擦干。他迫不及待地要去摩拓酒吧,用烈性酒帮助自己分散注意力,让自己安静下来。整天闷闷不乐地待在家里简直要了他的命。
  他肯定要去《纽约时报》说一说。那样的话,政府就不敢逮捕他了。他就成了英雄,成了又一个丹尼尔•埃尔斯伯格①。
  这样想着,门上的电铃低沉地响了起来。
  “马克?”他听见母亲战战兢兢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你听见了吗?”
  科索走到门口,从猫眼里向外看。一个身穿斜纹软呢的男人站在门外,在阴沉、闷热、潮湿的空气中看上去焦躁不安。
  “谁呀?”科索在屋里问道。
  那人没有回答,而是掏出一个破旧的皮夹,展开,上面有个警徽:“摩尔警督。”
  哦,见鬼。科索全神贯注地从猫眼里看着。那个警官一直举着徽章,几乎是在向他挑战。照片似乎没什么不对,但他是华盛顿特区的警察。什么意思?无法抗拒的惊慌向科索袭来。肖德里把他出卖了。
  “有什么事吗?”科索感到呼吸困难,这几个字差点没有说出来。
  “我可以进来吗?”
  科索咽了一口唾沫。他有权拒绝他进来吗?要他出示许可证吗?也许最好还是别把他激怒吧。他取下门栓,拿下铁链,转动门锁,把门打开。

半壁江图书频道


  摩尔警官一走进去,科索就把门在身后关上。“有什么事吗?”科索站在过道里问道。
  那人笑笑。“没什么要紧事。呃——屋子里还有什么人吗?”
  他不想让他母亲听见他们的谈话。“哦,没有。没有人。”最好别让她见到这个警察,快点。“这边。”他指了指客厅。他们走进去,科索把门轻轻关上。也许他应该叫个律师,大家都说应该这么做,没有律师绝对不要跟警察说话。“请坐。”他在沙发上坐下来,尽量让声音显得轻松。
  可那个警察仍然站在那里。
  “按照通常的做法,不管这是个什么事,我觉得都需要跟律师谈谈。”
  那人把手伸进衣袋,掏出一支又大又黑的手枪。科索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枪。“喂,警官,不需要那个玩意吧。”
  “我觉得需要。”他拿出一个长长的圆筒,固定在枪的一端。科索这时才注意到那人戴着黑色手套。
  “你在干什么?”科索问道。情况异常。他的脑袋里一片混乱,充满了各种猜测。
  “别害怕。别叫,别哭,保持镇定。如果你照我说的做,什么都可以解决。”
  科索不做声了。那人安抚的声音使他恢复了信心,可其他的一切仍然让他无法理解。他的脑子在高速运转。
内容来自半壁江

  那人伸手拿起游戏机。图像还固定在屏幕上。“是你在玩,马克?”
  科索想回答,可只在嗓子里发出了一点声音。
  那人轻轻点了一下开关,游戏又开始了。他调大音量,直到传来震耳欲聋的声音。
  “好了,马克,”那人用枪指着他,声音压过了游戏机发出的噪音,说道。“我在找你从国家航天推进实验室拿走的硬盘。我想要的只是这个,拿到之后就走。它在哪里?”
  “我说过我要请个律师。”科索感到呼吸困难,说不出话来。他吞了一口唾沫,试图恢复正常。
  “用不着,你这个笨蛋,我不是警察。我要那个硬盘。给我,否则我就杀了你。”
  科索脑子里疾速运转起来。不是警察?难道是肖德里派来的?真是疯了。“硬盘?”他结结巴巴地说道,“好吧,好,好。我告诉你硬盘在哪里——我带你去——没问题……”
  这时,客厅的门砰的一声打开了。“到底怎么回事?”他母亲系着围裙,手里拿着抹布,站在门口,尖声问道。这时,她看见了那支枪,眼睛睁大了。“啊呀呀呀!”她朝后退了一步,尖叫起来。“有枪!救命啊!警察快来呀!警察!”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那人的手枪转动起来,科索跳起来保护他母亲,可是太迟了。只听见沉闷的一声,手枪开火了。他带着极度的怀疑和恐惧看着他母亲在子弹的冲力下,向后退去,鲜血溅在她身后的墙上。她睁大眼睛,向后踉跄着倒在墙上——一只鞋子掉了——然后笨拙地倒在了地板上。
  极度愤怒之中的科索口齿不清地大叫一声,抄起离他手边最近的一件武器——桌上的一盏台灯,向那人扫去。那人头一缩,台灯在他的肩膀上摔得粉碎。那人摇晃着后退几步,举起枪。
  “别这样!”他高声叫道。“告诉我,硬盘在哪里——”
  科索像只熊咆哮着冲向他,双手掐住他的脖子,想让他窒息。他感到手枪顶住了他的肠子,接着是突然刺痛的一击,一次,两次,他被推倒在身后的墙上,莫名其妙地倒在了地板上,和他母亲蜷缩在一起。一切归于沉寂。
  ①1967年,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 •麦克纳马拉下令对美国参与越战的过程进行一次彻底的评估,形成了一份约4,000页的文献证据以及300页的分析材料。国防部前军事分析师丹尼尔•埃尔斯伯格为了让世人看清战争的真相,他复制了报告的主要部分,并将其交给媒体。1971年,《纽约时报》将报告公布于众。丹尼尔•埃尔斯伯格成为美国民众心目中的大英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50
  阿贝打算去普林斯顿时,曾跟她的朋友去过几次纽约城,但也只是去了曼哈顿。此时当她站在布鲁克林的蒙斯格诺•麦克格瑞克公园边缘时,雨水顺着她的伞边流下来,她意识到这里是她从未见过的纽约,一个真正的工人阶级居住的地方:普通的公寓楼、塑料贴面的排房、锁匠店,还有干洗店和小餐馆。
  “特立斯大道87号,”阿贝在一张潮湿的街道图上查着。“一定是公园那边那条街。”
  “我们走吧。”
  两天前,阿贝给几个曾在国家航天推进实验室工作过的员工打了电话,发现了一个有价值的人物,工程师马克•科索。她假扮成一个揭露国家航天推进实验室不公平人事安排的记者,得知他确实非常生气。科索不仅对自己被解雇感到愤愤不平,还急不可耐地要暴露国家航天推进实验室最阴暗的秘密——他自称是这样。他还暗示自己手上掌握着一些炙手可热的情报,可以“将国家航天推进实验室彻底击败”。
  他们穿过公园,再穿过街道,朝联排别墅的其中一栋走去,别墅外墙上有道道水迹,窗帘都拉了下来。他们走上台阶,福特按了门铃。阿贝听见铃声在屋子里空洞地回响。他们等了很长时间之后,他又按了一下。 banbijiang.com
  “你肯定他说的是4点?”
  “肯定。”阿贝说。
  “他也许改变了主意。”
  阿贝从她的衣袋里掏出福特给她的手机,拨了科索的手机。 
  “你听见了吗?”她隐约听见从屋子里传来的音乐声。
  福特靠近门。“挂掉再打。”他说。
  她照做了。
  音乐声停了,片刻之后又响了起来。
  “一定是他的,”阿贝说。“只有国家航空航天局的工程师才会把《冲出宁静号》①的主题曲设为手机铃声。”
  他们无法看见里面,窗帘都紧紧地拉上了——连二楼的都拉上了。整栋房子看上去紧闭着。门上有三扇小窗,呈对角线排列,但都是不透明的波纹彩色玻璃。
  福特跪下来,检查门框的两边门锁。“没有破门而入的迹象。”
  “我们怎么办?”
  “给警察打个匿名电话,”他说,“然后在一旁观察。”
  他们穿过公园,来到位于公园一角的一个破旧的电话亭。福特用手绢包着话筒,提起来,拨了911。“特立斯大道87号,”他粗声粗气地说道。 “情况紧急。快来人。现在就来。”他挂断电话。他出来的时候,阿贝看见他布满皱纹的脸上带着严肃的表情,不觉有些吃惊。她想说点趣事,后来还是决定算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福特双手插在衣袋里,溜达回公园。此时下起了小雨,他们躲进一座仿古户外凉亭,等待警察的到来。几分钟后,两辆警车沿特立斯大道驶来,警灯闪烁,但没拉警报器。他们停下来。第一辆警车上的两个警察走上台阶,在门上敲了敲。没有人开门。
  “我们靠近点吧,”福特说着,溜达过去。此时,三名警察到了门口,坚持不懈地在门上敲着,第四名警察仍然待在车上,正通过无线电设备说话。一名警察回到车上取出一根撬棍,捅破门上的一块玻璃,把手伸进去,拿掉门闩。
  两名警察走进别墅,一名带着手持式无线电话。
  福特快速穿过街道,斜倚在第二辆巡逻车的车窗上。“有什么问题吗?”
  “例行检查。”警察说着,挥手让他们离开。
  突然,他的无线电话响了起来。“1029,特立斯87号有两人被杀;现场有两辆警车封锁现场。”接着又传来一个声音,“派来了两辆救护车和现场调查队,正在途中。1013,凶案组……”无线电话中的声音还在继续,几乎就在同时传来了越来越近的警报声。阿贝站在街对面,从这个位置,她只能从通向客厅的门里看到少许情况:在一面墙上,有个血迹形成的星形图案,下面是女人的一只赤脚。 banbijiang.com
  ①美国科幻电影。
51
  让阿贝感到吃惊的是,被雨水浸透、刚才还空空荡荡的公园里这么快就挤满了人。他们都从联排别墅和公寓里出来了,有操着波兰语的白发苍苍的妇人、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年轻的自由职业者,还有会跳街舞的孩子、瘾君子、醉汉、店主和雅皮士,他们稀稀拉拉地围在那栋三层联排小别墅前。福特和阿贝混在人群中,警察一边把人群向后推,一边设起路障,封锁街道。这时,两辆救护车到了,后面跟着几辆没有任何标记的小车,上面坐满了身穿棕色西服、专门负责凶案的警探,随后是几辆救护车、一辆装着现场调查工具的货车,最后是几辆当地的新闻采访车。
  阿贝随着人群向前拥去,听听人们在低声说些什么。不知怎么的,好像有渗透作用一样,人们似乎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前厅里发现了两具尸体,是被近距离枪杀的,屋子里被彻底搜查过。没有人听见任何声响,也没有人注意到有陌生人来,更没有人看见停在前面的车。
  人越来越多,警察们对着他们大喊大叫。这时,福特朝阿贝点点头,两人朝一群叽叽喳喳的来自本地的妇女挤过去。
  “对不起,”福特说,“我是刚来的,发生了什么事?”
  她们急切地转向他,七嘴八舌地说起来,还互相插嘴。福特睁大眼睛,表现出兴趣浓厚的样子,还不时发出一声感叹或规劝,以示对她们的鼓励。阿贝又一次惊讶于福特的善变的本领,为获取信息,不惜装腔骗人。 ]3 `. u7 p* T. |' |/ f. y, S8 D
  “死者是科索夫人和她的儿子马克……她儿子刚刚从加利福尼亚回来……多讨人喜欢的一个女人啊,丈夫几年前死于心脏病……一直在与疾病搏斗……他们一直在这里生活……多好的一个男孩啊,学习用功,上的是布朗大学……在摩拓上班,挣些零用钱……昨天好像还在公园里玩棍球①……真是悲剧啊。”
  那些妇女再也提供不出什么新情况时,他们退到人群边缘。福特的脸上一片阴翳。“从人事档案里看,他是什么职位啊?”
  “数据分析高级工程师。”
  福特没再说话,他掏出手机,拨通了国家航天推进实验室的总机,片刻之后接通了德克威勒的电话。
  “我是局里的福特,”他简洁地说道。“曾经在你手下干活的这个科索——他到底干了什么你们要解雇他?”
  福特听对方说了很久,其间他一直没有说话。电话那头德克威勒刺耳的尖叫声阿贝都能听见。福特谢过他,挂了电话。
  “怎么样?”阿贝问道。
  “他负责处理从火星勘测轨道飞行器上传回来的雷达数据和图像数据。”

banbijiang.com


  “还有呢?”
  “解雇他事出有因。德克威勒说他没有掌握‘足够的轻重缓急技巧’,被‘毫不相关的伽马射线数据迷住了心窍’,不服从命令,在一次学术会议上无理取闹。”
  阿贝思索了片刻。“‘迷住了心窍’,是吗?”
  福特清了清嗓子。“关于伽马射线,你了解多少?”
  “可火星上不应该有什么伽马射线啊。”
  ①孩子在街头玩的一种类似棒球的游戏。 ]3 `. u7 p* T. |' |/ f. y, S8 D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