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3节 第十三章

73
  福特在缅因州的托普瑟姆找到了他要找的——一家还开着的街边小店。他把车停在一家出售电子产品的小店门口,走进去,买了个普通的硬盘。在“金考”店的隔壁,福特把“德莫斯机器”文件夹中的一套图像打印出来,在仔仔细细地将有关德莫斯的资料拿掉之后,他将这些打印的材料装进了公文包里。他将“德莫斯机器”文件夹上相关的图像用四张DVD拷贝下来,又从商店买来指甲油、白瓷漆、一卷涂改带、一支黑色的荧光笔、一个盒子、棕色的包装纸和汽泡纸。
  回到车上,他用洗甲水去掉新硬盘上所有的标签、标识和序列号,用涂改带遮住新硬盘侧面的一个方形区域,刷上白瓷漆,放在汽车的地龙式加热器下面,把加热器拧到最大。
  他一边等着白瓷漆吹干,一边从联邦快递投递点取回些用于邮寄物品的东西。他写了份短信:
  硬盘的密码是FuckNPF1。请看看“德莫斯机器”文件夹中所有的图像和雷达拍摄的那组编码为R-2756到R-2760的图像。这些图像都是真实的,没做过任何修改。它们展示的是火星的卫星之一——德莫斯上伏尔泰坑底那个外星人的武器的情况。这个武器在4月14日和今晚分别对地球和月球进行了射击——结果你们都看到了。看看这些图像,你们就会明白是怎么回事。请立即将它们发表,否则你们就会接到不准发表的禁令,因为这是高度机密信息。

]3 `. u7 p* T. |' |/ f. y, S8 D


  福特把短信装进信封,把信封用带子绑在旧硬盘的一侧,又把硬盘包在几层泡沫纸和棕色的包装纸里,然后在外面写道:
  重要物品!《华盛顿邮报》科学编辑马丁•克罗迪的物品。如果无人领取,请尽快寄回,一切费用都会偿付。
  福特思索了片刻,然后补充道:若寄回时完好无损,酬金五百块,一言为定。
  他填好一份联邦快递单。收件者一栏,他编了个假名和假地址。寄件者一栏,他也写了个假名,但地址是真的,是一家经营得不错的精品酒店的地址,在华盛顿特区,离《华盛顿邮报》编辑部不远。
  福特把四张DVD放进四只平信信封,分别寄给《纽约时报》的科学编辑,《科学美国人》杂志的编辑,美国科学促进会会长和美国国家科学院院长。他写了一份简要的背景介绍,放在每封信里,然后在上面贴上了“印刷品”字样和足够的邮资。
  福特将联邦快递单放入投递箱里。旧硬盘要花三四天时间才能到达克罗迪那里,联邦快递公司意识到那个地址不对要花一天时间,寄回到宾馆又要花一两天时间,而宾馆把它退回到《华盛顿邮报》编辑部又要花一天时间。包裹在这个寄运的混乱过程中是很难跟踪和拦截的,而“克罗迪”这个名字也没有在联邦快递公司的任何数据库中留下记录。这个硬盘将是今后的证据,而那些DVD是备份,可以说是为了保险,以防旧硬盘被联邦调查局截获。而平信是追查不到的,也要至少三四天才能到达各自的目的地。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福特到一台柜员机上取出五百块钱,包好,放进另一只快递信封里,这封信直接寄给克罗迪。福特附了份便笺:
  你很快会收到一个包裹,这些是你支付包裹的邮费。
  这样就一定能引起他的注意。四天后,真相就会出现在《华盛顿邮报》的头版,全世界都会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希望上帝保佑现在还不是太晚。
  福特寄完最后一封信,向汽车走去。停车场上洒满了黄绿色的怪诞的月光。福特停下来,看看刚才的奇观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喷射出来的物质已经开始进入月球周围的轨道,形成了一个半月形。整个月球现在被包裹在一个明亮、散开的晕轮之中。就在他看着的这会工夫,一片接一片的乌云快速掠过月球,一次次地将阴影投向地球。空气很沉闷。一道闪电从远处的天空划过,半分钟后从远处传来了轰轰隆隆的雷声,空气中散发着湿气和臭氧的味道。一场夏天的暴风雨即将来临。
  福特回到车上,看了看新硬盘,看见上面的白瓷漆已经干了。他拿出荧光笔,把旧硬盘上的信息用印刷体原封不动地写了上去。
  #785A56H6T 160Tb
  机密:不许复制
  国家航天推进实验室之财产
  加州理工学院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

banbijiang.com


  福特将硬盘放进自己的公文包里,回到州际公路上,驶往机场,准备前往华盛顿。
74
  枪声响起的时候,阿贝不顾一切地向一侧扑去,一脚踢在伯尔的胫骨上,又用脚后跟猛踩他的胫骨——就在这时,她看见伯尔身后一个人影跳了出来,手里抓着一块石头。是杰姬。子弹从她耳边的一块石头上弹了起来,枪声回荡在夜空中。就在枪声还没发出回声之前,一声疯狂的尖叫声撕破夜空,杰姬抓着石头,挥动手臂,刚好在他开第二枪时,砸在伯尔的太阳穴上,“哐!”那个杀手蹒跚着朝后退,一只手抓着头部,另一只手挣扎着想瞄准。“哐!”他握着自己的脚,倒在岩石间,胡乱地打了一枪。
  杰姬像个女妖精一样大叫一声,扑在他身上,阿贝也抓起石头,向他砸去,但他速度很快,身体又壮实,将杰姬甩掉了。他摇摇晃晃地后退几步,对着杰姬,举起手枪。他刚把枪举起来,阿贝的石头就击中了他的后脑勺,他的两只膝盖向前跪在地上。伯尔口齿不清地咆哮着,手里仍然抓着枪,直起背,瞄准正在找石头的杰姬。
  “杰姬!”阿贝冲向杰姬,在手枪开火的同时,猛地将她推翻在地。子弹打裂了附近的一块石头,碎片向她们飞来。伯尔仍然跪在地上,双手举着手枪,更为精确地瞄准她们,鲜血从他的脸上淌下来。“我要杀了你们!”他咆哮道,稳住有些晃动的手臂。 ]3 `. u7 p* T. |' |/ f. y, S8 D
  “快跑!跑到小划艇那里去!”
  她们沿着沙砾遍地的海滩,向小划艇跑去,子弹在她们面前的沙滩上打出了一条槽,在她们身后发出雷鸣般的轰隆声。阿贝抓住绳子,把划艇从鹅卵石上朝海里拉,杰姬在后面推。她们把划艇拉到水里,跳上去。阿贝抓起桨,砰地放进桨架里。
  杀手的影子出现在海滩上,像个醉汉摇晃着,然后举起手枪。一个小红点在她们周围跳跃着,闪烁着。
  “趴下!”
  枪声掠过海面,船缘上木屑四溅。
  又一串子弹打在她们周围的海面上,海水四溅。阿贝使出全身力气,开始划桨,小划艇在平静的海面上向前冲去。当乌云将那轮奇怪的月亮遮住时,四周突然黑了下来。此时,她们是顺水,潮水经过小岛,带着她们一路向停在小海湾里的船奔去。岸上又传来了几次枪声,巨大、沉闷的轰隆声滚过海面,仿佛打雷。一股股海水从两边溅起来,一颗子弹打掉了船尾上的一块木头。她还在划。杰姬蜷缩在船底部,抱着头,每听到一次枪声都要大声诅咒一句。
  “玛利亚二号”停在离岸边大约一百码的海里,上涨的潮水将她们向“玛利亚二号”推去。又有一两次枪声在海上回荡,子弹打在小划艇的两侧。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看见那个杀手在海边奔跑,尽量离她们近一些。伯尔在那条停着的船对面的岩石间俯卧下来,把枪管放在面前。他脑袋上虽然被砸了几下,现在好像已经恢复过来。阿贝来到“玛利亚二号”的右舷,利用它作为掩护,躲过火力的追击。她爬上船,摸索着去抓杰姬。这时,她听见一连串整齐的枪声,其中一颗子弹将“玛利亚二号”的一扇窗户打碎了。
  “他在朝这条船开枪!”杰姬尖叫道,又缩回到小划艇里。阿贝抓住她的衣领,把她提起来,从船舷上提了进去。又一扇窗户被打坏了,玻璃碎片散落在甲板上。
  “趴下!”阿贝爬过座舱,进入操舵室,杰姬跟在后面。她从工具箱中抓起一把刀,塞进杰姬的手中。“准备好,跑去把锚缆割断——不是现在,等我下命令。”
  “哐!”一颗子弹打穿了船首舱。
  阿贝打开电源,蹲下,伸手转了转引擎板上的钥匙。小船发动起来。谢天谢地。
  “哐!哐!”
  她加大油门,小船在锚缆的牵制下奋力向前。阿贝起初以为不把锚缆拉起来小船会动不了,可她突然加大油门时,感觉锚缆松了。小船拖起锚,向前冲去。只要能够离开这里,进入深海区就行,到那时再来处理锚的问题。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可小船只走了一百英尺,下面的锚就牢牢地钩在了一块石头上,船头猛地转了个方向,引擎还在挣扎。她们还在射程内。“哐!哐!”又是一阵枪声,子弹在小船上面的外壳上留下了一两个洞。
  “快点!砍断锚缆!”
  杰姬跳起来,向前跑去。她压低身体,在操舵室的掩护下,向船首爬去,砍断了绳子。小船向前跳去,阿贝把节流杆一直向前推去,眼睛牢牢地盯着自动海图仪,努力控制着小船,让它航行在小岛之间的狭窄航道里。不一会,她们就驶出了他的射程,几分钟后来到了小绿岛的顶端,她们绕过顶端,沿着蜿蜒的航道,向宽阔的水域驶去。
  阿贝放慢速度,趴在舵上,突然感到有些眩晕。
  “哦,我的天啊,”杰姬捧住脑袋,说。“哦,我的天啊。”她的脸被横飞的玻璃划破了,正在流血。
  “赶紧平静一下。”阿贝用纸巾擦去脸上的血迹。“不要动。你紧张得都喘不过气来了。”
  杰姬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心跳和呼吸。
  “喂,杰姬,你刚才的尖叫声那么大,我再也不叫你胆小鬼了。”
  杰姬渐渐平息下来,不再颤抖了。“我简直疯了。”她说。
半壁江图书频道

  “确实。”阿贝擦去自己脸上的血迹,定了定神,双手紧紧抓着舵。她把注意力转向自动海图仪,思索着进入海港的最佳航线。“我们直接去鹰头岛吧,”阿贝说。“离开这个鬼地方后就报警吧。”
  “你现在就可以报警了。”杰姬打开甚高频,说道。小船转头进入向北的航道,绕过被小岛保护的水域,驶入佩诺布斯科特湾南端的开阔水域。一阵强大的海浪让小船剧烈颠簸起来,阿贝惊奇地发现巨浪来自东边,这种汹涌的波涛是狂风暴雨的前兆。此时一片漆黑。她抬头看了一眼,才想起月亮已经被乌云遮住一段时间了。风越来越大,闪电在海平线上时有时无。
  她拿起话筒,把甚高频调到十六频道,按下发送键,向海岸警卫队发送紧急呼救信号。
75
  哈里•伯尔从他开枪的那块大石头后面看着小船消失在岛屿之间。他把枪插进腰带里,靠在石头上。他的脑袋遭到了重创,感到血液还在从他耳朵和头皮上向下淌。他摸摸脑袋一侧的肿块,感觉越来越大,一种无法抑制的愤怒将他攫住。他异常愤怒,眼前冒出了金星。那两个臭婊子把一切都搞砸了,把他的脑袋打破了,还拿走了他的小划艇。她们发现了他,而且认出了他。那些金星聚集在他周围,他感到愤怒实实在在地挤压在他的额头后面,“嗡嗡”地叫着,仿佛一群企图逃走的蜜蜂。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要么他玩完,要么她们完蛋。如果不追上她们,将她们杀掉,他就没戏了。就这么简单。如果她们到了岸上,他就完蛋了。
  伯尔将空弹仓弹开,装上放在衣袋里的子弹,重新把弹仓合上。他的时间虽然已所剩不多,但还有一线希望。他还有艘小划艇和一条经得起风浪的船——而且还有个杀手锏:她父亲。
  伯尔不顾头上遭到的重创,一路小跑,下到海边,钻进树林。他从灌木丛里把小划艇拖出来,找出藏起来的桨,扔上小划艇,把小划艇拖到海里。他离开岸边,向“翡翠鸟”停泊的地方划去。尽管“翡翠鸟”速度不是很快,但他相信要比“玛利亚二号”快。“玛利亚二号”毕竟是条渔船,不是游艇。
  伯尔顺着潮水向前划,划船的时候,他注意到此时的天空是多么暗,风力增大的速度是多么快。即使在岛屿保护下的水域,都有水花四溅的白浪和在云杉树间呜咽的风声。远处,大约一英里以外,他听见海浪拍打在迎风小岛上发出的雷鸣般的声音。
  伯尔穿过海峡,绕过相邻那座小岛,“翡翠鸟”出现在眼前。他看见了那个渔夫黢黑的影子,两只手被紧紧地铐在船尾的栏杆上。
  小划艇撞在船舷的上缘,他爬上船,用楔子固定好小划艇。“快点,斯特诺,我们有活要干。”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如果你碰一下我的女儿,我就杀了你,”他低声说道。“我会找到你——”
  “好啊,好啊。”他径直打开甚高频无线电,调到十六频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阻止那个女孩给海岸警卫队打电话。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