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8节 路边寻叶

  徐志摩说,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说,我知道,风是从两幢楼的狭道中吹。

  

  W市中心热闹非凡,车水马龙,风却从商业大厦和开发大厦的过道中呼呼地吹来,把那么一点稚嫩的阳光都吹得更加疲软。我和未来站在两幢大楼的阴影里,一人持一把剪刀抖抖瑟瑟地靠近一棵矮小的冬青树。

  

  冬青树比我俩还瘦削,斜耷着身子,枝干上有明显的剪刀痕迹,几片叶儿已经打起了卷。

  

  老板娘说:“店里巴西叶没有了,情人草也没有了,捧花里不能没有绿色。”老板娘曾用一个磨光数字的计算器向我们演示过:一捧情人草进价需要五块钱;一根巴西叶进价需要一块五,要是换成路边的冬青,每捧花可以节约成本六块五。每天以出售五个捧花,哇塞,就可以节约三十多块。

  

  老板娘脸上顿时洋溢着冬青叶一样的绿油油,于是我们便有了以下的工作——偷摘马路边上的冬青叶。

  

  未来站在人行道的那边,缩着脖子,弓着腰,剪得悲悲切切、期期艾艾,我则显得旁若无人、奋不顾身。其实这并不是我内心所体现的表情,我只是用自己强悍的动作来掩饰内心的慌张。行人们从我们身边经过,好奇而鄙夷的目光,如同那狭道里的风一样打在我们身上。

  

  未来说:“成功,好多人看着我们,怎么办?我怕民警跑来把我们带到派出所去。”

  

  这就是未来,她的性格里最明显一点就是胆小怕事,后来我曾分析过,一年后我的那起车祸就出在她的胆小怕事上。

  

  宿舍里几人当中属未来海拔最高,体积最大,然而性格却最为柔弱,她拒绝别人都是“不行的啦,不行的啦”,答应某事就是“好的啦,好的啦”。乍一听还以为是未来太郎。

  

  我说:“未来,别紧张,我们要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佯装正在闲聊吧,你问我问题,我来回答,你问。”未来没理我,低着头继续悲悲切切。我说:“快问啊,未来,问我,问我问题,你问不出来吗?问不出来我们就装作讨论问题,讨论什么呢?就讨论力法的原理和超静定次数?”

  

  未来哇地一声哭出来,说:“我不想打工了,我要回学校;我要回学校,我不想打工了。”

  

  感谢曾看了太多琼瑶大婶的电视剧,一看见哭哭啼啼的女人总要去发挥想象。我说,未来,把剪刀收起来,站在冬青树旁死劲地哭,想象自己就是琼瑶剧女主人,死了丈夫,失去亲人,爱你的人遭遇车祸,你爱的人与别人情定终生,然后一边哭一边像小燕子那样肆虐地扯起冬青叶。我在一边佯装劝你,一边因言劝无效,也扯着冬青叶,也要肆虐,扯上几把咱俩撒腿就跑。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