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出发,赶赴爱情的邀约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有一次,被朋友拉去听一个民谣歌手的演唱会。歌手叫李志,胖胖的,戴眼镜,歌唱得很粗放,笑起来却有点羞涩。他唱的歌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加上现场有点吵,我对朋友说,我出去透透气。其实是想走了。就在起身那一刻,旁边的投影仪打出下首歌的字幕,《关于郑州的记忆》:“关于郑州我知道的不多,为了爱情曾经去过哪里。多少次在火车上路过这城市,一个人悄悄地想起她……”我的脚步忽然挪不动了,就那短短的两三秒,我仿佛被那个叫脆弱的小东西击透了全身,如果时光倒退三年,也许,接下来泪水会如大雨滂沱。

半壁江中文网

我们深深地眷念一个地方,肯定不是因为风景,而是因为一段故事,或一个人。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曾去过远方赶赴一段爱情。在火车上,我不停憧憬着见面后的情景,脑海中浮现的净是些美好的画面。可是结果比较啼笑皆非,我连她的面都没见上。我也曾为了逃避一段爱情而离开,在阳朔住了大半个月后甚至不想再回来。很多年后,我们喜欢过的,和那些喜欢过我们的人儿,遇见的几率越来越小,想念的频次越来越少,风花雪月都在路上和过往中消亡殆尽了,生活留给我们的,更多是柴米油盐。所以,偶尔的一首歌,一场电影,几句对白,都可如闪电般瞬间击中内心。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在每个远方,我们都可以看到在小酒吧或咖啡馆的记事本上,一条条地写上自己心事的人。跋涉千里,把故事放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深藏,然后埋葬,在风尘仆仆中完成这样一种仪式感。唯有时间,沉默永远。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日历一页页撕去,像是老友面目狰狞地问候。一枝春意寄与谁?爱怨相随皆徒然。在老去之前,你还有多少勇气,不问前方,不问目的,孑然上路?人生本就不可预约,旅途更无须预约。前方是哪里,在哪里,重要么? 半壁江中文网

走得太远,可能是心在那里。我们常常说,之所以在路上,是因为前方是未知的。然而夜里灯下独思,前方果真未知么?接下来会发生的每一种故事,事先不都曾在大脑里盘算过么?也许更多是为了把关于未知的想象变成一种事实和一种经历,从而去忘却吧。

copyright Banbijiang

再见,爱情。或者其他。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北京:错过你在的旅程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安宁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1 banbijiang.com

她依然记得在开往北京的长途巴士上,看电视里妖艳的女子,在人前将一条小蛇魔术般地吞入口中,她失声地尖叫,而后习惯性地去抓一旁的手,却是换来一个男人怪异的视线。她连连低声给人说抱歉,而后便将头转向车外去,假装漫不经心地看飞驰而过的风景,却还是忍不住,在外人的好奇的注视里,呜咽出声。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是她与他分别许久之后的事情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与他的相识,也是在这样的长途巴士上。彼时她刚刚结束一段已经寡淡无味的爱情,离开那个城市,打算先去北京后海或者南锣鼓巷附近转转,而后再安顿下来,找一份钱不必太多,但能够让她享有自由旅行和写作时间的工作。车上在播放那种草班子剧团在小城市里登台演出的录像,其中有一个娇柔的女孩与一条蜥蜴身体亲密接触的镜头,她无意中瞥见,尖叫一声,手下意识地想要抓住扶手,却是触到了一只温热的胳膊,她抬头,便看到一个成熟的中年男子,微笑着向她点点头,说,别怕,都是一些被麻醉过了的小动物,这些草班子,走街串巷,是生活不容易的一群人。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初冬的风,透过窗户的缝隙,清凌凌地钻进来,可是她被爱情冷却了的心,却是慢慢地,有了昔日的温度。接近四个小时的车程,她听他讲起他采访过的那些戏团、草班、民间艺人,讲起他在拍照的时候,为担心给一个女孩造成心灵的伤害,而几次的犹豫,讲起他一个人穿越大西北,在茫茫的戈壁滩上,为了寻找一口水喝,而跟着一头骆驼,长途跋涉的孤单时光。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但他唯独没有讲,他此行去北京的目的;而她,当然不是一个八卦到问人隐私的女子。他们之间的默契与各自良好的修养,让这一程车上的旅行,温暖、怡然,犹如冬日里一缕明亮的阳光,穿过层层的云翳,暖暖地照在他们心灵的草地上,让那微黄的一片草叶,瞬间有了光华。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下车后,在嘈杂的车站,他帮她提着行李箱,去乘地铁,到地铁口的时候,他忽然问她,你要去哪儿?她大脑一时空白,不知如此大的北京,哪里才是她的栖息之地,只模糊说,要去南锣鼓巷附近。他显然是个聪明的人,不等她回话,便说,跟我走吧,我去帮你在南锣鼓巷附近找一个合适的住处。

半壁江中文网

这是她第一次真正地接近北京,而且,是与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 半壁江中文网

2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不知道怎么会那么巧,在南锣鼓巷附近的宾馆住下的第三天,她按照报纸上的招聘广告,一家家地应聘过去,恰好在一家报社的门口,遇到了他。 copyright Banbijiang

那时他的旁边,还有一个中年的女子,打扮略略俗艳,脸上的妆容,被那不知何处而来的愤怒,挤作一团、无处可逃。她站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停下,不知该不该与他说话。而他却是将那个女子丢下,大踏步地走过来,说,你好,我猜,你是来应聘的,是吗?她点点头,却将视线投向那个霍一下打开车门的女人。他抱歉地向她一笑,说,我要走了,相信你会好运,如果有事,可以打我手机。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她是在走廊里,听见他的两个同事议论,这一次,他的妻子,总算同意与他离婚,那么,他也快要辞职南下高就了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她正在上楼,听见这一句,突然地就停在那里,被一阵莫名的忧伤,席卷了全身。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应聘于她,是件并不费力的事,尽管在一群容颜鲜亮、精力充沛的大学生中,她略显沉默寡言,但老总还是对她格外关注,并在她即将转身离去的时候,说,辰安的眼力,果真还是一如既往的独特。她怔了一下,但随即便礼貌地笑笑,说,多谢您的赏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她走在南锣鼓巷颇具文艺气息的街道上,想起他在去离婚的路上,还没有忘记打电话给老总,不卑不亢地向其推荐,内心便漾起细小的波纹,一圈一圈地、温柔地将她环住。她终于想起两人初次遇见时,他留给她的手机号码。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打过去的时候,那边是吵嚷的人声。她说,我想与你在南锣鼓巷附近喝一杯茶。他很大声地问她,你在巷子的哪个地方,我打车过去找你。她也很大声地朝他喊,我在一家茶馆门口,我分不清方向,但这里有一群孩子,在唱歌,一些老人,在私密交谈;还有一个小的广场,广场上有漂亮的鸽子,茶馆的门口,挑出一杆旗子,上面有小篆写的“茶”字。

banbijiang.com

他在她的描述里,很响亮地大笑起来,一直笑到她的心里,像水洗过的青葱水杉林,一抬头,便是明净澄澈的天空。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3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那一日,他们一直喝到茶馆在初冬青薄的风里,打了烊,南锣鼓巷的游客也都散去,才微醉着走出门去。店家摘了飘摇的旗子,冲他们喊:记得常来!他回身,笑喊:店家,会的!她也笑道:记得下次给我们上明前的碧螺春。店家笑回:好嘞! banbijiang.com

她回去后,他给她发短信,说,谢谢命运,让我在一段旅程结束的尽头,柳暗花明,遇到了这么好的你。她轻抚着手机屏幕上那些文字,许久,终于微微笑着,将这句话,一字不变地,又转发给了他。

]3 `. u7 p* T. |' |/ f. y, S8 D

尽管他所在公司的人事主管部门,几次打电话给她,让她过去上班,但她还是没有去,而是选择了一家可以不必坐班的报纸副刊。他并没有问她原因,知道那定是她最好的选择。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她上班的地方,离他的公司很近。中午的休息时间,她会步行,过一个十字路口,穿过南锣鼓巷那条长长的胡同,在古朴的一座洋楼前停住。这座洋楼,有很多年的历史,后被人买下,改成一家具有民俗风味的餐馆。她喜欢坐在靠窗的一个位置上,那里能够看到一株高大的法桐,在冬天青蓝色的天空下,尽情伸展着苍虬的枝干。树下的一条曲折小路,是鹅卵石铺成,假若遇上雾天,便潮湿润滑,犹如海边。而她看见他自小路上走来,便觉得自己恍若一个等爱从海上归来的女子,那样纯净的爱恋,她已经许久,都不曾有过。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她开始攒钱,打算去蒙古旅行。他亦开始攒钱,说要让她从狭小的阁楼里搬出来。他昔日的房子,被前妻找了理由,卖掉,并没有给他一分的房款。他不是一个注重钱财的人,否则,不会人到中年,除了一场失败的婚姻,什么也没有留下。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也曾想过与他一起,在北京,各自有一份安稳的工作,然后共同买一所小小的房子,就在南锣鼓巷附近好了,两个人在其中,做两只城市里相爱的蜗牛。可是文字与旅行的魅力,却始终让她无法割舍,并停留下来,做凡俗中的女子。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但她,却又是那样地爱这个温和又成熟的男人。她愿意为了他,做任何的事情。除了虔诚的写作,与孤单的旅行。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她注定,是一个行在路上的旅者。就像,她与他的相遇,便在奔走的车上。

内容来自半壁江

4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他在北京南锣鼓巷的一个胡同里,为她租到一间四合院里的安静的屋子。院子不大,却植着一株梅花、两丛竹子、几盆兰花,看得出,房主是个雅致的人。青砖铺成的路面,有暗绿的青苔,沿着缝隙,一直延伸到租住的小屋。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他帮她将东西安顿好的那天,天色已经很晚,她煮了一杯上好的大红袍给他,两个人在晕黄的灯光里,对窗喝一杯滚烫的茶,心底的静寂,慢慢起了细小的波纹,像那煮沸的茶,噗噗地冒着泡泡,眼看着,就要溢出来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她最终还是没有说出那句让他留下的话,她只是将他送到院中,在凉如水的月光下,翘起脚跟,给他一个温情脉脉的吻。

半壁江中文网

那晚她翻来覆去,很长时间没有睡着,想要起来,静心写字,却发现,脑中他的身影,始终挥之不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样的焦躁,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到最后,她强迫自己,一个月内,不要再去见他;她要安心地,将一部小说写完,交由出版社,而后把预付的稿费,投到计划中的蒙古草原之行。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她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说,一个月内勿扰,便关了手机,开始写作。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的写作,刚刚进行到一小部分的时候,他便提了很多东西,过来看她。她开门看到是他,便发了脾气,冲他喊:说好了一个月的,为什么还要来扰?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宁肯与你分开,也不愿小说被人这样粗暴地打断!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他抚抚她额前凌乱的头发,又吻吻她涨红的脸,而后领她到电脑前坐下,轻声地耳语:你继续写,我在厨房,做饭给你。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她的烦乱的心,就这样倏然地宁静下来。她拾起流畅的文字,引导它们,继续哗哗地流淌下去。黄昏的最后一缕光线,掠过她窗前干枯的藤蔓,倏忽便不见了踪影。厨房里传来轻微的窸窣声,像是某个人在夜晚的梦呓。一只猫,沿着墙根,“嗖”一下穿过,只留一声清冷的叫声,在空荡的院中。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她扭头,看见微光里他的身影,突然明白,其实她是怎样地爱着这样凡俗的生活。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