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魏琪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1

]3 `. u7 p* T. |' |/ f. y, S8 D

她从小就是这样的姑娘。 banbijiang.com

五岁的时候因为想吃罐头,装作生病,被妈妈识破伎俩并一番数落,于是自己一个人偷偷躲到沟对面的山上,坐在村里彩虹家的梨树上,摘下一朵朵雪白的梨花插上羊角辫,远远看着对面坡上自己家的窑洞,她看见妈妈忙进忙出地烧火做饭,全然没有注意到此刻她的闺女因为她的“不重视”,决定消失了。小小的脑袋里蕴藏着强大的执念,直到太阳快要下山,她看见妈妈从窑洞里出来,下了坡,到处找她,步子慌乱中踩掉了鞋,她还是固执地坐在树上,她是要惩罚这个忽视她的女人的,后来彩虹跟妈妈告了密,妈妈找到树下,她才骄傲的从树上下来,于是那个晚上她吃到了罐头,心里皎洁地笑着。对,她从小就是这样的姑娘。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2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是我跟他在一起一年又一个月以后,是他跟他前女友分手十个月以后,是的,这场三个人的恋爱谈得我筋疲力尽,终于熬不住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天中午恹恹地从床上爬起来,电脑里还放着未播完的纪录片,桌子上是喝残的酒,一看见酒杯又忍不住干呕了起来。厚实的窗帘里跳进来热烈的阳光,刺向胸口那隐秘的疼痛。昨天是同事结婚去闹洞房的,我不记得怎么就把自己喝醉了,又是怎么回的家。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拿过手机,看到有十几条未接,都是他打来的,那个让我想起来都牙根痒痒的叫林畅的男人。我努力爬起来,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杯清水,还有胃药。我笑笑,这么多年,对自己的照顾还是这么悉心,笑完眼泪就出来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只因一直得不到照顾。 ]3 `. u7 p* T. |' |/ f. y, S8 D

昨天本来是极平凡的一天,太阳没有从西边升起,云南也没有地震,日本也没有侵占钓鱼岛,我照旧上班,手机响了,跳出来一个让我怔怔的号码,电话是林畅的前女友白叶打来的,开口就掷地有声地斥责道,颜可,你还要纠缠他到什么时候!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3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起床吃了胃药,大大地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吞咽下,周身终于觉得暖和了起来,连心口都被烫了一下。翻看手机里林畅发来的十几条信息。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在哪里?21:37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跟谁在一起?22:12分。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是不是跟别人上床了?你为什么不听我的电话?23:49分。

]3 `. u7 p* T. |' |/ f. y, S8 D

……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就笑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起身,背包,出了家门,外面阴天,雨绵绵地下个不停,心里更是湿嗒嗒了起来。开车去机场的路上打电话给航空公司,只要求给一个能尽早飞的航班,于是我拿到了一张去拉萨的机票。

copyright Banbijiang

4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颜可,我一直以为是你死赖着林畅不放的。没想到是我跟他谈了两年,你跟他谈了一年半。”

]3 `. u7 p* T. |' |/ f. y, S8 D

昨天下午,白叶见了我以后开门见山地说道,那个时候心里都凉了,哈根达斯的冰激凌化了,流在盘子上,我不知所措地拿着勺子继续碾碎,碾碎。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林畅打来的。电流声里,林畅亲昵地温柔道:“宝贝,下班我们去吃哈根达斯吧。”我开着免提,两个女人对视笑笑,我说:“好啊!” 半壁江图书频道

5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飞机降落在贡嘎机场,太阳就那么毫无遮拦地投在我的身上。明晃晃的,心事被照得无处躲藏。我站在那里,等着机场大巴,身边站了一个光头的男子,着实无聊,便调侃道:“你站远点,晃得我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光头不作声地拿个帽子戴在了脑袋上。我扑哧就笑了。 banbijiang.com

从机场去到拉萨还有一个小时的路程,他们坐同一排座位,得知他叫WAYSON,离异,独行,36岁,没有计划和目的地,来拉萨流浪,同我一样。林畅打电话过来质问道:“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为什么一直不听电话,今天早上为什么又关机,你到底干吗去了?”视频的那边还是我爱的那个样子,挺拔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却再也看不到心里。“你在哪里,是在大巴上吗?”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小子,别再给我老婆打电话了。再打,我揍你!”WAYSON夺过电话,冲着林畅吼道,然后把我的电话关机。

半壁江中文网

我刚想怒斥他的不礼貌,怎么可以这么接我的电话,何况我跟他并不熟络,他却抢先说道:“我们的无理这下扯平了。”然后皎洁地对着我笑,我想,好吧,那样的男人这样的对待挺合适的。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6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林畅来到哈根达斯的时候先看到的是白叶,我坐在角落他们看不见的位置,白叶跟我的手机一直处于通话状态,我拿另外一个手机打给林畅,我说同事结婚,我给忘记了,就不去找他了,他嗯嗯地答应着,匆匆地挂了电话。我看着他坐在我不远的地方,手机听筒里传来对白叶说着的宝贝如何…… 半壁江图书频道

再后来,我就不知道是怎么醉的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7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高原的日落那么晚,让人觉得一天的时间那么长,找了小昭寺路上的客栈住下,坐在公共休息区看有没有捡人的告示,就看到WAYSON坐在那里喝着甜茶。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你也住这里。”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是尾随你来的。”他笑着,眼角尽是坏坏的表情。

半壁江中文网

“喏?那你得赔我一个男朋友了,你看,你一个电话,我跟他再也没可能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你们早都不可能了,不然你怎么会周身不带行李,一个人出现在拉萨。” 半壁江中文网

我的心事一下就被拆穿,忍了许久的坚强从眼里喷洒而出,再也控制不住情绪的哭了起来。客栈来往的人继续干着自己的事情,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脆弱,有太多的人来这里疗伤和忘记。可我只是凑巧,又凑巧遇到了这个光头。 copyright Banbijiang

“好男人不该让女人流泪,你欠我的,你请我吃饭。”我收拾起破碎的心情,努力让自己显得不那么重视,拾起那个不屑的感情。

半壁江中文网

“那你回屋让自己漂亮一点,我带你去冈拉梅朵。”

半壁江图书频道

8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从小昭寺路走到北京路,太阳的余晖从布达拉宫的方向照射过来,整个北京路都是一片金黄,坐在那个暗暗的餐厅里,林畅,好像是离我远有一个世纪的陌生词汇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你为什么离婚呢。”

半壁江图书频道

“自从我们买了双人床,我们俩就过得很平静了。”他淡淡地说。我费解这句话的意思,继续追问。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的双人床在纽约,我的双人床在北京。所以就离婚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得承认,我喜欢上了坐在我对面的光头,却打死不愿意承认,我能这么快从一段悲伤的感情里被拯救出来。

内容来自半壁江

可是林畅的样子就真的模糊了起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9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晚上我们一起坐在布达拉宫的广场上看月亮,布宫威武肃穆地伫立在那里。WAYSON握着我的手,温暖且有力量。他带我去色拉寺听辩经,我们坐在大昭寺广场的墙根下晒太阳。他牵着我走在落日余晖的拉萨河边。所有不愉快的事情都像隔世的梦。他是坚实的男子,有坚定的生活愿望,和对情感的态度,他和林畅不同。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小可,你知道吗?你躲得再远,躲不开的还是自己的沦陷。西藏是个干净的地方,不干净的东西是后来被强加的,我觉得,这个地方不是为了净化心灵的,有的人来西藏净化心灵,觉得这个地方干净,想来,首先要净化心灵然后才能来。去干净的人家要脱鞋,是吧?如果你去人家是为了用人家干净的地毯把自己的鞋底蹭干净,那就是自私的。小可,忘了他吧?”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10

banbijiang.com

我真的就把林畅以及他带给我的糟糕心情给忘记了。我和WAYSON每天一起起床,绕着布达拉宫跑步,我们都没有目的地,每天就这么晒着太阳,喝着甜茶,听着诵经,搜罗全城好吃的美食。他每做一件事情都会温柔地问我,小可,好吗?你确定吗?我就仰着脑袋慵懒地对他说,好啊!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太阳那么温暖,心情那么充盈。 copyright Banbijiang

时隔半月以后我才打开手机,是来自家人和他的短信。起初的几天还在质问我去了哪里,跟什么人在一起。后来就像小狗一样摇尾乞怜,我心里反倒替他难过心疼了。有一刻我以为他终于幡然悔悟,明白知道了。却再看白叶发的微博,尽是他们在一起的恬谧。我的情绪又被拉扯回那个城市,又结实地愤怒了。 banbijiang.com

WAYSON说:“小可,总是要面对的,但不要因为别人的错误,惩罚你自己,好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忍着眼泪说:“好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WAYSON说:“小可,回去,去跟过去告个别,但不要拆穿,我在拉萨等你,我去找好地方,我们开家客栈,我们就在一起,好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怔怔地看着他说:“好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走过布达拉宫的广场,穿过石板小巷,看着古老的大昭寺朝拜的人群喝了一盏甜茶。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WAYSON说:“小可,我愿意相信,这样短短的一刻,需要前世辗转反侧的善待和约定,你应珍惜它如同珍惜地老天荒。”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11

banbijiang.com

飞机从拉萨落到咸阳机场,我走出候机楼,径直地走向出口,我知道那个让我牙根不再痒痒的男人一定会来接我。他还是高高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看见我高兴地抱起来说:“宝贝,再也别一个人出走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的脑袋越过他的肩膀,对着西南仰头笑笑说:“好啊!我愿意相信,这样短短的一刻,需要前世辗转反侧的善待和约定,我应珍惜它如同珍惜地老天荒。”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