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家训原典

]3 `. u7 p* T. |' |/ f. y, S8 D

涉务第十一

]3 `. u7 p* T. |' |/ f. y, S8 D

士君子之处世,贵能有益于物耳,不徒高谈虚论,左琴右书,以费人君禄位也。国之用材,大较不过六事:一则朝廷之臣,取其鉴达治体,经纶博雅;二则文史之臣,取其著述宪章,不忘前古;三则军旅之臣,取其断决有谋,强干习事;四则藩屏之臣,取其明练风俗,清白爱民;五则使命之臣,取其识变从宜,不辱君命;六则兴造之臣,取其程功节费,开略有术。此则皆勤学守行者所能办也。人性有长短,岂责具美于六途哉?但当皆晓指趣,能守一职,便无愧耳。 半壁江图书频道

吾见世中文学之士,品藻a古今,若指诸掌,及有试用,多无所堪。居承平之世,不知有丧乱之祸;处庙堂之下,不知有战陈b之急;保俸禄之资,不知有耕稼之苦;肆吏民之上,不知有劳役之勤;故难可以应世经务也。 ]3 `. u7 p* T. |' |/ f. y, S8 D

……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古人欲知稼穑之艰难,斯盖贵谷务本之道也。夫食为民天,民非食不生矣。三日不粒,父子不能相存。耕种之、薅c锄之、刈d获之、载积之、打拂之、簸扬之,凡几涉手而入仓廪,安可轻农事而贵末业e哉!江南朝士,因晋中兴,南渡江,卒为羁旅,至今八九世,未有力田,悉资俸禄而食耳。假令有者,皆信童仆为之,未尝目观起一耙土、耘一株苗,不知几月当下、几月当收,安识世间余务乎?故治官则不了,营家则不办,皆优闲之过也。 内容来自半壁江

《颜氏家训》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注释 ]3 `. u7 p* T. |' |/ f. y, S8 D

a品藻:品评人物高下。品藻可以说是中国古代的一种文化现象,人物品藻始自东汉,到了魏晋时代,人物品藻在士大夫中蔚为风气,对当时的文学艺术等影响很大。 半壁江中文网

b战陈:即战阵。陈,通“阵”。 半壁江中文网

c薅(h`o):拔除。

copyright Banbijiang

d刈(y#):割。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e末业:古代指手工业、商业。与称为“本业”的农业相对。 copyright Banbijiang

译文

banbijiang.com

有德君子处于世上,贵在能有益于外物,不只是高谈阔论,弹琴读书显示风雅,浪费国家的薪水和职位。国家任用人才,主要不过六类:第一是朝廷之臣,看重他们能通晓治国之本,满腹经纶,广博而典雅;第二是起草文件和修撰国史的文官,看重他们能阐明陈说国家的基本典章制度,不忘历史;第三是军旅之臣,看重他们能决断、有谋略,强悍能干办事能力强;第四是保卫中央的地方藩臣,看重他们对于地方风俗明白练达,清白爱民;第五是出使外交以及奉命巡视地方的官员,看重他们能随机应变,有体有节地完成君主交办的事务;第六是负责工程营造的官员,看重他们规划工程节约用度,谋划有术。这些就都是勤奋学习坚守品行的人所能做到的。人各有所长,怎么能要求一个人在这六方面都精通啊?只要都知道大概主旨,能把一项工作干好,就无愧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看世上文学之士,品评古今,了如指掌,到有试用具体任务了,大多什么都胜任不了。生活在太平世界,不知道防备丧乱的祸患;在朝中做官,不知道可能随时突发战事;保有俸禄的资助,不知道有耕稼之苦;在小吏和百姓头上发号施令,不知道人民常常被派遣到劳役任务;因此,难以适应世事变化,治理国家事务。

半壁江图书频道

……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古人都要知道种庄稼的艰难,这是所以向来以粮为贵,以农为本的道理。食物是老百姓的天,百姓没有食物就无法生存。三天不吃东西,父子都不能相互养活。耕种、薅苗除草、收割、车载回去堆积,打拂脱粒,簸扬掉糠秕和灰土,一共要多少次经手才能把粮食收到仓库中啊,怎么能轻视农业而以经商为贵呢!南朝的官员,因东晋在江南建国复兴的缘故,向南渡过长江,最后寄居于外地,到现在已经八九代人没有耕种,都凭借俸禄薪水吃饭。即使有田地的,都听凭家里仆人去干,连亲眼看到起一耙土、耘一棵苗都不曾有过,不知道几月该播种,几月该收获,怎么能认清世间其他事务呢!因此,做官做不明白,管家管不利索,都是悠闲所导致的过错。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评析

banbijiang.com

颜之推所生活的时代,正是社会剧烈动荡,分裂割据的时代,一般士大夫往往自取华荣,不存国计。加之当时佛教盛行,玄(道)教成风,传统的儒家伦理纲常受到冲击。一生“三为亡国之人”、曾为“四朝元老”的颜之推,从耳闻目睹和饱经忧患中找出一条安身立命的经验——父兄不可常依,乡国不可常保,一旦流离无人庇荫,当求之于自身;只好以“务先王之道,绍家世之业”为目的,论立身治家之法,辨证时俗之谬,作《颜氏家训》20篇,以训诫子孙。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望子成龙,盼女成凤,是做父母的一般心理。但是人中龙凤的培养与教育,除了社会、学校的强制措施外,家庭教育也是一个至关重要的环节。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为子女的成长,花去多少精力,投入多少财力,而往往得到的则是他们不愿意接受的事实:子不孝,女不贤,成为他们根本无法摆脱的心理障碍与精神负担。这就是“教子”篇所阐述道理的现实价值所在。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教子”篇的重心在于子女教育的方法与原则。从方法上说,一是教子须及时。除了胎教外,当孩子长到一定年纪,开始“识人颜色,知人喜怒”,即懂事时,便进行有计划的正面教育;二是教子须不懈。要循序渐进。忌一曝十寒,时断时续,又戒毫无目的、缺乏变化的死板教育。因此,教育子女的过程,也是父母自我教育、自我提高的过程。三是教子须刚忍。这是针对体罚鞭挞而言。作者认为,仅仅“诃怒”颜色、责骂训斥是不够的,有节制的体罚鞭挞往往能起到明显的效果。作者用治病说明此举不得已而为之的道理与苦衷。这在现代教育是不提倡的。但现实也告诉我们,世上没有从不打骂孩子的父母。关键要知权变,掌握尺度。四是教子须循礼。即要按规范培养子女的胸襟性情、志向抱负,不以自己的好恶喜厌来左右、铸造子女的未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教子”篇为天下父母教育下一代提示了一个原则:爱、严并重,恩、威兼施。爱之深才能教之严,爱是基础,严是手段。既防止溺爱过度,又不以虎狼之心待子。同时还要注意形象,把握“严”与“狎”、“爱”与“简”的分寸。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经世济民、建功立业是古代文人所崇尚的政治理想。满腹经纶、才华横溢是传统人才观对初涉仕途的士君子的外在评价与要求。然而,“涉务”篇告诉我们:才情学识与“应世经务”之间并非先天的统一,它们往往构成一种矛盾。这种矛盾的负面造成一批被誉为文学之士的文人不堪实用。当他们承担管理国家、统治人民的职务时,昏庸无能、目光短浅、无所作为、刚愎自用,便成为突出特色。这实际上是一种官场流行病。而作为官僚机器的中枢零配件,推动这部机器正常运转的那些助手,处世练达,晓习吏用,却又被目为有“小人之态”,舆论品评中对他们是蔑视的。这是封建社会人才培养中带普遍性的问题。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作者提出三条认为正确的人才标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一是“贵能有益于物”。“物”指的是世务、世情、事理。此处还特指了解世界、管理社会、把握生活某一方面的具体才能。所谓“国之用才,大较不过六事”,主要从管理国家所需要的人才说的。但是“具美于六途”的通才、全才是不可能存在的。因此,知人善用,让那些确实具备某一特长的人才去守一职,擅一事,发挥其作用,这是保证国家政治健康正常的重要措施。这对我们今天也有借鉴意义。 半壁江图书频道

二是判断一个人的能力,不能光看他的书本知识。作者讽刺的那些“文学之士,品藻古今,若指诸掌,及有试用,多无所堪”的现象,就是很好例证。其实,在今天社会,我们也常常看到一些夸夸其谈、貌似精明而毫无动手能力的书呆子人物。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三是人才的培养必须从实际出发。艰苦的环境,生活的磨砺往往是促使人才成长的外在条件。在作者看来,倘若一个人志在侧身庙堂、经纬天下,却连何时耕种、何时收获这样简单操作都不愿为,不能为,那么,他的所有抱负与理想也只能是无法兑现的空想。如果子女不知人生艰难和生活之不易,稍遇挫折便无法承受,唯有抱怨和沮丧。要令其经风雨、见世面,熟悉社会、了解人生,培养其坚强的体魄、健康的心理和独立生活的能力,使之成为国家、民族的有用之才,这或许是阅读“涉务”篇所能得到的有益启示。 banbijiang.com

韦世康与子弟书 半壁江图书频道

[隋]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韦世康(531—597),杜陵(今陕西西安东南)人。幼而沉敏,有气度,北朝时仕魏、周,官至上开府。入隋,历任礼部、吏部尚书,终于荆州总管。生平为政简静,寡嗜欲,不求显贵,未尝以名望矜人。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家训原典 banbijiang.com

吾生因绪余a,夙沾缨弁b,驱驰不已,四纪c于兹。亟登衮命d,频莅方岳e,志除三惑,心慎四知f;以不贪而为宝,处膏脂而莫润。如斯之事,颇为时悉。今耄虽未及,壮年已谢,霜早梧楸,风先蒲柳,眼闇更剧,不见细书;足疾弥增,非可趋走。禄岂须多,防满则退;年不待暮,有疾便辞。况娘春秋已高,温清宜奉g,晨昏有阙,罪在我躬。今世穆、世文并从戎役,吾与世冲复婴远任h,陟岵瞻望i,此情弥切,桓山之悲j,倍深常恋。意欲上闻,乞遵养礼,未访汝等,故遣此及。兴言远慕,感咽难胜。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隋书·韦世康传》 ]3 `. u7 p* T. |' |/ f. y, S8 D

注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a绪余:残余。比喻名门仕宦之家的后裔。因,凭借。

半壁江图书频道

b夙(s&)沾缨弁(bi3n):夙,早。弁,古代一种冠,缨是冠上的带子,缨弁,代指仕宦。 banbijiang.com

c纪:旧时12年称一纪。

]3 `. u7 p* T. |' |/ f. y, S8 D

d亟(此处读q#)登衮(g^n)命:衮命,三公类的职位。三公所指在古代不尽相同,作者所在的隋唐时期,太尉、司徒、司空为三公,正一品。周朝太师、太傅、太保为三公,北宋徽宗之后历代多依周制。亟,屡次。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e频莅(l#)方岳:频做地方大员。岳,古代传说中的四方的诸侯之长,所以方岳指地方大员,封疆大吏。莅,担任,掌管。

内容来自半壁江

f三惑:指酒、色、财。四知: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banbijiang.com

g温清:冬温夏清的省说,冬天使父母温暖,夏天使父母凉爽。指人子尽孝道。

内容来自半壁江

h婴:担任,担当。世穆、世文、世冲,都是作者的弟弟,都在隋朝做到高官,写作此文时作者在绛州刺史任上,世冲也在外任职,所以说“复婴远任”。

copyright Banbijiang

i陟(zh#)岵(h&)瞻望:《诗经·魏风》有《陟岵》诗,表现行役外乡的征夫思念家中父母亲人,“陟彼岵兮,瞻望父兮。”“陟彼屺兮,瞻望母兮。”陟,登高;岵,有草木的山。

banbijiang.com

j桓山之悲:谓家人离散的悲痛。又作桓山之泣。语出《孔子家语·颜回》:“回闻桓山之鸟,生四子焉,羽翼既成,将分于四海,其母悲鸣而送之,哀声有似于此,谓其往而不返也。”

banbijiang.com

译文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从小承继着先人荫庇,早年就进入仕途,奔波不止,到现在已经48年了。多次担任三公类的高职,也多次到地方做封疆大吏,一心除去酒色财三祸,因相信做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心中谨慎,以廉洁不贪为贵,所在位置很方便捞油水却从不沾染。像这类事,时人都很熟知。现在虽说还不到太老的年纪,但壮年已经结束了,如同霜打过的梧桐、楸树,秋风掠过的水杨,视力越来越差,小字看不清了;脚病更增加了,奔走不动了。俸禄不需太多,在达到极限之前隐退;不一定等到暮年,有病就应辞职。况且母亲年事已高,冬温夏清,需要侍奉,早晨晚上有时候没有去请安问候,都是我的罪责。现在世穆、世文都从军在外,我和世冲又担任了远行的责任,对父母的深切思念之情,越来越强烈;兄弟分别的悲伤,比一般时加倍的深切。意欲让皇帝知道,请求退休回家尽孝,没有征求你们的意见,所以写来这封信。一动笔想到远方,控制不住要感慨哽咽。 copyright Banbijiang

评析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韦世康子弟颇多,弟辈除季弟世约“宦途不达”外,“诸弟位并隆贵”。其三个儿子,亦仕途顺达。《隋书》本传上说,有一次世康因休暇谓子弟曰:“吾闻功遂身退,古人常道。今年将耳顺,志在悬车,汝辈以为云何?”其子福嗣答曰:“大人澡身浴德,名立官成,盈满之诫,先哲所重,欲追踪二疏,伏奉尊命。”看起来韦世康及其子弟们是常常讨论这个“防满则退”问题的。对个人而言,自满骄矜,就很难再求学不辍、进取不止了。在国家民族来说,满足现状,故步自封,如何能求得不断发展进步、繁荣昌盛呢!从字面上看,他所说的满仿佛是指仕禄之高,究其实质,也当包括思想上的滞碍和僵化。说来他的政绩是很突出的,在绛州任刺史时,便“为政精简,百姓爱悦,合境无讼”。即使在这样情况下,他也“尝慨然有止足之志”。其实人不论做什么,的确有个精力饱满与否的问题。韦世康在书中所说的“壮年已谢”,或是他“止足”的重要原因之一。这背后抑或还隐隐约约含有让贤的意义,也未可知。当然,传统文化中“功遂身退”、乐在林泉的影响肯定也起着作用,其父韦夐便是隐居不仕的“逍遥公”,这不能不对他的思想修养产生潜在的影响。 半壁江图书频道

“志除三惑,心慎四知;以不贪而为宝,处膏脂而莫润。”很精辟。作官而不贪,一丝一毫不沾民脂民膏,其清廉肃正、冰清玉洁之操守,令人肃然起敬。他以这四句话告诫子弟,意味深长。即使在当今社会,这几句话也足以为各个阶层之有职有权者诫。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李世民审官·纳谏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唐]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李世民(599—649),即唐太宗。唐高宗李渊的次子。幼年聪慧,明鉴深远,临机果断,不拘小节。登皇位后,改元贞观。锐意图治,去奢轻赋,宽刑整武,积极推行均田制、租庸调法和府兵制度,加强对地方官吏的考核,发展科举制度。并常以“亡隋为戒”,善用贤能,听取谏劝,使唐朝社会经济有较大好转,史称“贞观之治”。其本人也被誉为开明君主的典范。在位23年,卒谥文皇帝,庙号太宗。

copyright Banbijiang

家训原典

banbijiang.com

审官第四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夫设官分职,所以阐化宣风。故明主之任人,如巧匠之制木。直者以为辕,曲者以为轮,长者以为栋梁,短者以为栱角a,无曲直长短,各有所施。明主之任人,亦由是也。智者取其谋,愚者取其力,勇者取其威,怯者取其慎,无智愚勇怯,兼而用之。故良匠无弃材,明主无弃士。不以一恶忘其善,勿以小瑕掩其功,割政分机,尽其所有。然则函牛之鼎,不可处以烹鸡,捕鼠之狸,不可使以搏兽。一钧之器,不能容以江汉之流;百石之车,不可满以斗筲之粟b。何则?大非小之量,轻非重之宜。 banbijiang.com

今人智有短长,能有巨细,或蕴百而尚小,或统一而为多。有轻才者,不可委以重任;有小力者,不可赖以成职。委任责成,不劳而化,此设官之当也,斯二者治乱之源。立国制人,资股肱以合德;宣风道俗,俟明贤而寄心c。列宿腾天,助阴光之夕照;百川决地,添溟渤之深源。海月之深朗,犹假物而为大。君人御下,统极理时,独运方寸之心,以括九区d之内,不资众力,何以成功?必须明职审贤,择材分禄。得其人,则风行化洽;失其用,则亏教伤人。故云:则哲惟难e,良可慎也!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注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a栱角:古建筑中立柱和横梁之间成弓形的承重结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b钧:古代重量单位,一钧是三十斤。江汉:古代江专指长江,汉指汉江,此处以江汉代称大江大河。石(此处读sh!):古代重量单位,《汉书·律历志上》:“三十斤为钧,四钧为石。”故一石为一百二十斤。现用作中国市制容量单位,十斗为一石,读d3n。斗筲:斗,旧时量具,十升为一斗。筲,一种竹器,仅容一斗二升。因斗和筲都是很小的容器,后来用“斗筲之人”比喻气量狭小和才识短浅。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c肱(g4ng)股:肱是上臂,手臂由肘到肩的部分;股是大腿。肱股也作“股肱”,比喻左右辅助得力的人,多指帝王的卿佐。俟(s#):等待。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d九区:即九州,不同时代有不同州名版本,一般为《禹贡》中冀州、兖(y2n)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梁州、雍州。

copyright Banbijiang

e则哲惟难:语出《尚书·虞书·皋陶谟》:“吁!咸若时,惟帝其难之。知人则哲。”意指知人善任是很难的事。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译文 ]3 `. u7 p* T. |' |/ f. y, S8 D

设立各种官职,是用来阐发宣布道德风教的。因此英明君主任命官员,如同巧手工匠使用木料。直的用来做车辕,弯的用来做车轮,长的用作房屋的栋梁,短的用作栱角,无论曲直长短,各自有各自的用处。明主任命官员,也是一样。聪明的用他的谋略,愚钝的用他的蛮力,勇敢的用他的威武,怯懦的用他的谨慎,如果是既不算太聪明也不算太笨、既不是很勇敢也不是特别胆小的,就用他综合起来的能力和特点。所以,对好的工匠来说,没有可扔掉的材料,对于英明的君主来说,没有没用的人。不因为一个缺点忘记他的好处,不以小毛病遮盖他的功绩,设官分职,要人尽其才。这些而外,还要注意盛牛的鼎,不能拿来炖鸡,捉老鼠用的狸,不要让它与野兽搏斗。只能放三十斤东西的容器,不能让它去容纳长江和汉水;能装几百石粮食的车,如果你只放几斗几筲谷粟,那么它就不能装满。为什么呢?大的东西和小的东西容量不一样,将轻的东西当重的东西用,就会不适宜。 半壁江图书频道

人与人的智慧和能力是有区别的,有的让他管一百人都委屈了他的才华,有的让他带一个人都多了。对于才能小的人,不能让他担当重任。对于能力不大的人,不能给他大的职务。君主如果委任官员合适,那么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不用操劳就可以把国家治理好。如果是这样,那说明设官分职,任用人员是比较允当的。用人得当还是失当,这是国家治乱的根本原因。作为一个国家来治理万民,要依靠忠良之臣共同的德行;宣播仁风,化导美俗,要等待托付给明哲贤能的人去完成。星星虽然很小,但它们列布于天空,也可以给晚上的月照增加光芒;地上的小小河流,水虽然很少,但也可以给大海增添一点水。大海那么深广,月亮那么明朗,仍然需要借助其他的东西来壮大自己。作为国君,居上临下,总统三极,循理四时,以自己的方寸之心,来料理整个天下的事务,如果不去借助众人的智慧和力量,怎么能够成功呢?所以必须明辨职位大小,审识贤俊可否,选择材能短长,分颁他们的爵禄。如果用人得当,就会仁风流行,教化得施;如果用人不得当,就会教化不行,有伤人伦。所以说,知人善任是很难的事,一定要慎重对待啊! ]3 `. u7 p* T. |' |/ f. y, S8 D

家训原典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纳谏第五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夫王者高居深视,亏听阻明,恐有过而不闻,惧有阙而莫补。所以设鼗树木a,思献替之谋;倾耳虚心,伫忠正之说。言之而是,虽在仆隶刍荛b,犹不可弃也;言之而非,虽在王侯卿相,未必可容。其义可观,不责其辩;其理可用,不责其文。至若折槛怀疏c,标之以作戒;引裾却坐d,显之以自非。故云:忠者沥其心,智者尽其策。臣无隔情于上,君能遍照于下。昏主则不然,说者拒之以威,劝者穷之以罪。大臣惜禄而莫谏,小臣畏诛而不言。恣暴虐之心,极荒淫之志,其为壅塞,无由自知,以为德超三皇,材过五帝e。至于身亡国灭,岂不悲哉!此拒谏之恶也。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帝范》 内容来自半壁江

注释 半壁江图书频道

a设鼗(t1o):鼗,即拨浪鼓。语出《鬻子》:“禹之治天下也,县五声以听,曰:‘语寡人狱讼者,挥鞀。’”大意是说禹治理天下,专门设立了一些乐器,对百姓说:如果谁有诉讼,就可以摇鞀(通“鼗”)。树木:树立“谤木”。语出《管子》:“尧置谤木以求下民之谏。”设鼗树木,都是古代先王为积极听取民意采取的举措。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b刍荛(ch% r1o):割草打柴的人,泛指老百姓。唐代诗人高适在《淇上酬薛三据,兼寄郭少府微》诗中表明自己的志向,说“永愿拯刍荛,孰云干鼎镬。”谓志在拯百姓于水火,而非追求高官厚禄。 半壁江图书频道

c折槛(此处读k2n):槛,门槛,门下的横挡。汉代朱云,进谏斩佞臣张禹,帝怒,欲杀之,朱云攀折殿槛抗议,帝赦之,命勿修槛,以表彰之。怀疏:战国时师经(魏国乐师)进谏魏文侯,以琴撞之,中帝冠冕前所垂玉串,后文侯不补以为自戒。

copyright Banbijiang

d引裾(j$):裾,衣襟。三国时魏文帝欲徙冀州士家十万户到河南。时连年蝗灾,百官以为不可,辛毗进谏,文帝起身入内,辛毗随而拽住皇帝衣襟相谏。文帝问:“卿持我何太急耶?”辛毗说:“今徙,既失民心,又无以食也。”文帝遂只迁徙了五万户。却坐:汉代袁盎直谏汉文帝,不让皇帝宠信的慎夫人与皇后同坐,认为有失礼仪。 内容来自半壁江

e三皇、五帝:三皇五帝是古代传说中的帝王,说法不一。较通行的说法是燧人氏、伏羲氏、神农氏称为“三皇”,黄帝、颛顼、帝喾、尧帝、舜帝称为“五帝”。 内容来自半壁江

译文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君主深处九重之宫,与民隔绝,不能看到天下所有的东西,不能听到天下所有的声音。惟恐自己有过失而不能听到,自己有缺失而不能及时补救。所以尧、禹那些先王才设鼗、树立“谤木”,来收取民意,思考何事可行何事不可行。他们侧耳倾听,虚心纳谏,期望有识之士能以正直之言相告。如果说的有道理,即便是个草民奴仆,也不能因为他没有身份和地位而不听他的话;如果说的没有道理,即便是王侯卿相,也不能因为他出身高贵就采纳。如果一个人所说的话合乎大义,那么他的辩辞巧拙无关紧要;如果他说的事理可以采用,就不在乎他的文采如何。至于像汉成帝不修殿槛来表彰朱云死谏,像魏文侯向师经道歉而不补冠旒,这都是用来标作警戒的;辛毗牵魏文帝衣襟相谏,袁盎直谏汉文帝不让慎夫人与皇后同坐,都是彰显进谏之事以示皇帝的自我批评。所以说:让忠诚正直的臣子竭尽其心,让有谋略的臣子尽献其良策,大臣的意见都能上达于君王,君王的光辉就能普照天下。那些昏庸的君主就不一样,如果有对他的过失进行劝谏的,他就以他的威势来拒谏,或者干脆对进谏者治罪。这样一来,大官害怕丢了官位俸禄而不去进谏,小官畏惧引来杀身之祸而不敢说话。皇帝便放纵暴虐之心,穷奢极欲。自己蒙蔽自己,从而看不到自己的过失。以为他的德行超过了三皇,才能超过了五帝。直到最后身死国灭,难道不是非常可悲吗?这就是拒绝接受劝谏的恶果。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评析

]3 `. u7 p* T. |' |/ f. y, S8 D

李世民将自己毕生经国治世的经验,撰成《帝范》一书,传授给太子李治,希望儿子能据此掌握“帝王之大纲”和国家社稷“安危兴废”之所系。在任人上,他主张要用人所长,用人要看其大节大行。另外还要注意量才而用,大不可小用,重不可轻用,反之亦然,否则就是强其所不能了。在听言上,他主张不问提意见的人地位如何,口才、辞采怎样,只要“言之而是”,义理正确,就要“倾耳虚心”,认真听取。他认为,审官和纳谏非常重要,任人当否往往是“治乱之源”,拒谏之恶可使“身亡国灭”。李世民用人重在德行和才能,而不受出身家世的影响。他懂得人无完人的道理,不以小过掩大功。如萧禹曾弹劾过房玄龄、杜如晦的“微过”,他也置之不问。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帝范》虽为古代皇帝写给太子所看的,但其中包含的道理对今人也自有启迪。领导者可从中借鉴用人选才的方法和如何对待群众的批评意见;作为普通民众,通过阅读此文,也有助于在日常生活中正确看待别人的长处和短处,正确评价他人和听取不同意见。 半壁江中文网

苏瓌中枢龟镜

copyright Banbijiang

[唐]

]3 `. u7 p* T. |' |/ f. y, S8 D

苏瓌(639—710),字昌容,唐代中宗时名相。京兆武功(今陕西)人。累拜尚书左仆射。明晓法令,深谙典章制度,一朝格式均由他删定。为政期间,革弊求新,多有政绩。他任宰相期间,经常以自己为人处世的经验训诫其子。事无巨细,均加训诲。后其子苏颋秉承父业,荣登相位,且以工文传名,朝廷文书多出其手。史称苏氏一门代传清忠,操履无亏,子子孙孙,演承余庆。

]3 `. u7 p* T. |' |/ f. y, S8 D

家训原典 banbijiang.com

宰相者,上佐天子,下理阴阳,万物之司命也。居司命之位,苟不以道应命,翱翔自处,上则阻天地之交泰,中则绝性命之至理,下则阻生物之阜植。苟安一日,是稽阴诛a。况久之乎? 半壁江中文网

临大事,断大义,正道以当之。若不能,即速退。中枢之地,非偷安之所。平心以应物,无生妄虑。似觉非正,则速回之,使久而不失正也。敷奏b宜直勿婉。应对无常,速机可以回小事,沉机可以成大计。 copyright Banbijiang

同列之间,随器以应之,则彼自容矣。容则自峻其道以示之,无令庸者其来浼c我也。贤者,亲而狎之,无过狎而失敬,则事无不举矣。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举一官一职一将一帅,须其材德者,听众议以命之,公是非即无爽d矣。人不可尽贤尽愚,汝惟器之。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与正人言,则其道坚实而不渝。材人可以责成办事,办事不可与议,与之议则失根本,归权道也。 内容来自半壁江

常贡外,妄进献者,小人也,抑之。审奸吏,辞烦而忘亲者去之。 copyright Banbijiang

崇儒则笃敬,侈靡之风不作;不作则平和,平和则自臻理道矣。

半壁江图书频道

刺史、县令,久次以居之,不能者立除之。无奸柄施恩,交驰道路,既失为官之意,受弊者随之矣。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欲庶而富,在乎久安。不教而战,是谓弃之e。佐理在乎谨守制度,俾边将严兵修斥堠f,使封疆不侵。不必务广,徒费中国,事无益也。 内容来自半壁江

古者用刑,轻中重之三典g,各有攸处。方今为政之道,在乎中典,谨而守之,无为人之所贰。无请数赦,以开倖门h。勿畏强御,而损制度。教令少而确守之,则民情胶固矣。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毋太刚以临人,事虑不尽,臣不密则失身。非所议者,勿与之言。勤思虑,不以小事而忽机。管财无多蓄,计有三年之用,外散之亲族。多蓄甚害义,令人心不宁,不宁则理事不当矣。清身检下,无使邪隙微开而货流于外矣。

banbijiang.com

远妻族,无使扬私于外,仍须先自戒,谨检子弟,无令开户牖。毋以亲属挠有司,一挟私则无以提纲在上矣。子弟婿居官,随器自任,谓之,勿过其器而居人之右。子弟车马服用,无令越众,则保家,则能治国。居第在乎洁,不在华,无令稍过,以荒厥心。 内容来自半壁江

《全唐文·卷一百六十八》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注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a是稽阴诛:“阴稽是诛”的倒装,指暗中的惩罚到了。稽,至,到。

内容来自半壁江

b敷奏:陈奏,向君上报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c浼(m0i):本义为“污染”,引申为央求,托求。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d爽:差错。 半壁江图书频道

e“不教”句:语出《论语·子路》:“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意为用未经训练的人民去作战,这等于糟蹋生命。

半壁江中文网

f斥堠(h7u):也作“斥候”,用以瞭望敌情的土堡岗哨。

banbijiang.com

g三典:语出《周礼·秋官·大司寇》:“一曰刑新国用轻典、二曰刑平国用中典,三曰刑乱国用重典”。作者是初唐中宗名相,写作此文时唐代已历经太宗、高宗、武后等数朝近一百年的统治,即将步入盛唐,所以后文作者说当时适用“中典”。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h倖(x#ng)门:奸邪小人或侥幸者进身的门户。《续资治通鉴·宋太宗淳化五年》:“帝谓宰臣曰:‘倖门如鼠穴,何可尽塞!但去其甚者斯可矣。’” 半壁江图书频道

译文

半壁江图书频道

宰相,对上辅佐皇帝,对下要调理阴阳,是万物的管理者。居于管理者的位置,如果不以天道应对使命,自由行事,在上,会阻碍天地之气融会贯通,不利万物的生养化育;在中,会断绝生命运转的最高道理,在下,会阻碍万物的旺盛生长。一天苟且偷安,冥冥中的惩罚就会到来,何况久而久之。

半壁江图书频道

面临大事,判断大是大非,要从正道出发。如果不能,就赶紧引退。中央关键之地,容不得苟且偷安。平心静气应对外物,排除私心杂念。感觉没有向正道发展,就马上挽回矫正,保证不出现长期偏离正道的情况。向皇帝陈述奏事应当直截了当不要拐弯抹角。应对不可预料的变化,迅速应答的素质可以回答小事,沉思熟虑的素质可以成就大计。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与同僚大臣相处,根据对方材质来适应他,那么对方自然可以宽容待我。宽容而又要主动表现得严守原则,不让平庸的人来托求我。贤能的人,多与他亲近,又不可过于亲近而失去敬意,这样就没做不成的事情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举荐任何一个官职一位将帅,必须选有才德的,听取公众意见后正式任命,就不会有差错了。人都不可能完全聪明或完全愚蠢,你要量才使用。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与正人君子谈话,那他们会坚守正道而不改变。有才能的人可以交付他办事,他办事你不要参与意见,参与授意就失去了办事的根本原则,归于权术之道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常规的进献之外随意进贡的人,是小人,抑制他。详察奸佞官吏,巧言令色而忘了自己父母的,开除他。

banbijiang.com

诚笃恭敬地崇尚儒学,奢侈淫靡的风气就不会兴起;没有奢靡风气就平和,平和自然就达到合于礼义的正道。 banbijiang.com

刺史、县令,按照任职时间、次序来任命,没有才能的立即清除。不要让玩弄权术经营私人恩惠的,在道路上来往奔走,一旦已经失去了为官的原则,随后就要受到惩罚了。 banbijiang.com

要使天下富庶,在于长时间的安定。不对士兵教导训练就让他们上阵打仗,等于让他们白白去送命。治理国内在于严谨地遵守制度,守备边关要严格练兵整修岗哨,使边疆不受侵犯。不必求扩张疆土,扩张只是耗费国家,没有好处。 半壁江图书频道

古代刑罚,分轻、中、重三套标准体系,各有适用之处。现在为政的道理,适用中典,严谨地遵守,不要让人产生不信任。不要屡请朝廷赦人之罪,免得使侥幸者觉得有后门可走。不要畏惧强权,而损害制度。规定少而坚决确保遵守,那民情就会团结巩固。 半壁江中文网

不要对人过于严厉,事情考虑不周全,执行不周密就毁了自己。不是自己考虑的事,不要和人谈论。勤思考,不因小事忽略事物变化的征兆。管理财产不要多蓄积,计算够三年使用之外,都散发给亲族。蓄积多了非常妨害道义,让人内心不得安宁,不安宁处理事情就会不当。清洁自身,检查下属,不要给坏人留下可乘之机,使财货向外流失。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与妻子的家族保持距离,不让他们把家庭私事传播到外面,仍然需要首先警诫自身,严格检查家中子侄辈,不许自行开门立户。不要让亲属干扰官府执法,一旦谋了私事就没有资格在上面主持大事,提纲挈领了。子侄女婿等做官,有什么材质任什么官,告诉他们,不要超过自己才能而位居人上。子侄的车马服饰各类消费,不要让他们超过一般人,就能保家,就能治国。住的房子在于清洁,不在于华丽,不许稍稍过分,让心不安定。

]3 `. u7 p* T. |' |/ f. y, S8 D

评析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是一篇戒子为政的家训文字,于其子任相时方予出示。龟可卜吉凶,镜能别美恶,借鉴之意已寓题中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苏瓌本身为相,深知个中情形。他提出了一系列必须警戒之事。位居中枢要地,“临大事,断大义,正道以当之”。但有时难以做到,“即速退”。可见,虽然居高位,也不可以高枕无忧。时时有波浪起伏,要仔细应对,以防不测。宰相位高权重,下属难免不满,小人谗毁,皇上震怒,顷刻覆巢而亡也是常有之事。他教诫儿子,处理好奏对以及与同僚之间的关系,确也是经验之谈。而且,作为宰相,在升黜官吏上有相当的权力,出于私心则任人唯亲,出以公心则任人唯贤。这历来是中国政界的一大难题,因为有官有权就有作威作福、享受荣华富贵的机会。他要求儿子一定要做到任人唯贤,但是甄别贤愚也是很困难的事情,他认为,要察出奸吏,当然是要罢斥之的。同时,对那种久居官位,一无所能之辈,他也是主张“立除之”,决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说法。这在用人方面是要有点勇气的。他特别强调“无请数赦,以开倖门”,“勿为强御,而损制度”,令人钦敬。尤其在封建社会,能以国家为重,公事公办,实在也是难能可贵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要管理他人,处理政务,本人的修养品德至关重要。古来多贪财之官,苏瓌视钱财为害义之物,立身清廉,也是值得赞许的。他主张生活俭朴。相比身居高位、豪奢惊人者,苏瓌确是封建官吏的楷模。但是,为官者洁身自好,有时仍不免身败名裂,这是何故呢?事情往往毁在妻族及子弟身上。依仗父辈、亲族的权势,肆无忌惮,干犯法令,以致累及官吏本人,这种例子是屡见不鲜的。有鉴于此,他特别告诫,要“远妻族”、“检子弟”,要求“子弟车马服用,无令越众”。这些话,至今仍有很大的鉴戒意义。

]3 `. u7 p* T. |' |/ f. y, S8 D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