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姚崇遗诫

copyright Banbijiang

[唐]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姚崇(650—721),唐朝中期著名大臣。陕州(今河南三门峡)人。少时倜傥尚气节,长而好学。因有下笔成章之名,被授为濮州司仓,迁夏官郎中。后得武则天赏识,升为平章事、侍郎、尚书等职。因与张易之不合,被降为司仆卿、充灵武道大总管。张易之死后,以功封梁县侯,又出为常州刺史。唐睿宗时迁中书令。因图谋削弱太平公主权力而遭贬职。唐玄宗初年复职。与宰相卢怀慎等人罢冗职、修制度、择百官,使各尽其才。并反对大兴佛寺道观。后因触犯玄宗,遂以年老为名荐宋璟自代,史称“姚宋”。姚崇历任三朝宰相,身居要职达数十载。其仕途艰辛,为人处世也很艰难,故教子要慎贵、慎富,勤俭薄葬。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家训原典 copyright Banbijiang

古人云:“富贵者,人之怨也。”贵则神忌其满,人恶其上;富则鬼瞰其室,虏利其财。自开辟以来,书籍所载德薄任重而能寿考无咎者,未之有也。故范蠡、疏广a之辈,知止足之分,前史多之。况吾才不逮古人而久窃荣宠,位逾高而益惧,恩弥厚而增忧。往在中书b,遘c疾虚惫,虽终匪懈,而诸务多缺。荐贤自代d,屡有诚祈;人欲天从,竟蒙哀允。优游园沼,放浪形骸,人生一代,斯亦足矣。田巴e云:“百年之期,未有能至。”王逸少f云:“俯仰之间,已为陈迹。”诚哉此言!

半壁江中文网

比见诸达官身亡以后,子孙既失覆荫,多至贫寒,斗尺之间,参商是竞g。岂惟自玷,仍更辱先,无论曲直,俱受嗤毁。庄田水碾,既众有之,递相推倚,或至荒废。陆贾、石苞h,皆古之贤达也,所以预为定分,将以绝其后争,吾静思之,深所叹服。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注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a:范蠡:春秋楚国人,与文种俱为越王勾践兴越灭吴的功臣,灭吴后,他主动引退,泛游五湖,成为富商;而继续留在越王身边的文种则被越王杀害。疏广:汉代人,宣帝时为太傅,托病而归。不置田产,认为子孙“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而多财,则益其过”。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b中书:三省六部制“三省”之一,长官为中书令,是宰相之位。唐初三省的长官都是宰相,后来多有变动。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c遘(g7u):遇;遭遇。 ]3 `. u7 p* T. |' |/ f. y, S8 D

d荐贤自代:姚崇于开元四年荐宋璟为相。宋璟,南和(在今河北邢台)人,与姚崇齐名,都是盛唐名相。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e田巴:战国时齐人,能言善辩,曾演讲于稷下学宫。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f王逸少:即东晋著名书法家王羲之,引文出自他的名篇《兰亭集序》。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g斗尺:斗粟尺布。汉代民谣曰“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能相容。”后以此比喻兄弟间因利害冲突而不相容。参商:两颗星名,因其不同时出现,故用来比喻人不和或分离。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h陆贾:汉初楚人,助高祖安天下,教陈平交权周勃而诛除诸吕。石苞:晋代南皮(今属河北沧州)人,石崇之父。雅旷多智,仪容伟丽,官至大司马。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译文 内容来自半壁江

古人说:“富贵,是招人怨恨的事。”地位高了,神忌讳他的过于圆满,人们厌恶他高高在上;钱财多了,鬼和盗贼都觊觎他的家室、财产。自开天辟地以来,肩负重任却德行浅薄的人能长寿无灾的,图书典籍的记载中从未有过。因此,范蠡、疏广那些人,懂得知足的道理,前代史书中赞许他们。况且我的才能跟不上古人而长期幸运地得到荣耀和皇帝的偏爱,位置越高越担惊受怕,皇恩越厚忧虑越增加。以往在中书省,生病身体虚弱疲惫,虽终日不敢懈怠,还是耽误了很多公务。多次诚心推荐贤臣取代自己,天遂人愿,竟然得到允许。悠闲自在地在池沼园林间尽情放松身心,不拘形迹,人活一辈子,这也足够了。田巴说:“人生百年的预期,没谁能够达到。”王羲之说:“低头抬头之间,一切已成历史。”确实是这个道理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先前见过达官死后,子孙失去荫庇,多落到家境贫寒,兄弟之间,为了小的利害冲突相互争斗。那岂只是自我玷污,更是辱没先人,不管谁对谁错,都受人耻笑。庄田水碾这些农务,既然是大家共有,相互推托倚靠,有的就荒废了。陆贾、石苞,都是古代的贤达,预先定下分配方案,以杜绝他们死后的争斗,我静心思考这件事,深深叹服。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家训原典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昔孔子亚圣a,母墓毁而不修;梁鸿b至贤,父亡席卷而葬。昔杨震、赵咨、卢植、张奂c,皆当代英达,通识今古,咸有遗言,属以薄葬。或濯衣时服,或单帛福巾,知真魂去身,贵于速朽,子孙皆遵成命,迄今以为美谈。凡厚葬之家,例非明哲。或溺于流俗,不察幽明,咸以奢厚为忠孝,以俭薄为悭惜,至令亡者致戮尸暴骸之酷,存者陷不忠不孝之诮。可为痛哉!可为痛哉!……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且五帝d之时,父不葬子,兄不哭弟,言其致仁寿、无夭横e也。三王之代,国祚延长,人用休息。其人臣则彭祖、老聃f之类,皆享遐龄。当此之时,未有佛教,岂抄经铸像之力、设斋施物之功耶?……且死者是常,古来不免,所造经像,何所施为?……吾亡后,必不得为此弊法……不得辄用余财,为无益之枉事,亦不得妄出私物,徇追福之虚谈。……汝等勿拘鄙俗,辄屈于家。汝等身没之后,亦教子孙依吾此法。

banbijiang.com

《旧唐书·列传第四十六》

banbijiang.com

注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a亚:匹敌;相当。《梁书·侯景传》:“(侯景)总揽兵权,与神武相亚。”这里不是“次之”“低于”的意思,与古人称孟子为“亚圣”不同。 半壁江中文网

b梁鸿:汉人,家贫,有气节。妻孟光,貌丑而贤,相敬如宾。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c杨震:东汉人,官至太尉,遭诬自杀。赵咨:东汉人,少时孤贫,以孝行著称。在官清简,计日受俸,豪党均畏其俭节,他主张薄终简葬。卢植:东汉范阳(今河北涿州)人,历任尚书等职,因得罪董卓而免职。张奂:东汉名将,少时胸怀大志,及为将帅,正身洁己,威化大行,功勋卓著,因得罪宦官遭诬陷,禁锢归田。后董卓慕名请出,他厌恶其为人,绝而不受。

copyright Banbijiang

d五帝:见李世民《帝范·纳谏第五》注e。

半壁江图书频道

e出《汉书·董仲舒传》:“尧舜行德则民仁寿。”夭横:夭折横死。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f彭祖:传说中的长寿者,由夏至周,年八百岁。老聃:即老子,传说其在母体中七八十年才出世,后得道成仙,尊称太上老君。

半壁江中文网

译文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过去孔子相当于圣人,母亲的坟墓毁坏而未加修葺;梁鸿极其贤能,父亲死后用竹席卷着下葬。前人杨震、赵咨、卢植、张奂,都是他们那个时代的英豪贤达,博古通今,都留下遗言,嘱咐后人要薄葬。有的穿平时的便服,有的穿单层的福巾,知道他们的魂魄已离开身体,以速朽为贵,子孙都遵从既定的遗嘱,到现在都被传为美谈。凡是厚葬的家族,一概不是聪明做法。有的是陷于流行的世俗风气,不明白人鬼殊途,都以奢侈厚葬作为忠孝,把俭朴薄敛视作吝啬,以致让死者遭受盗墓者糟蹋而尸骨被破坏暴露,后代子孙落得不忠不孝的嘲笑。应该为之痛心啊!应该为之痛心啊!

]3 `. u7 p* T. |' |/ f. y, S8 D

况且上古五帝时代,没有父亲埋葬儿子,哥哥哭弟弟的事,这是说那时候仁者多长寿,没有夭折横死的。三王的时代,国家长治久安,人民休养生息。当时的大臣像彭祖、老聃这类人,都活到很大岁数。那时候,还没有佛教。他们的长寿哪里是抄佛经、铸佛像、施舍斋饭钱物的功德?而且,死是客观规律,自古以来谁也免不了,抄的佛经造的佛像,它们能管什么?我死后,一定不要采取这种不好做法……不得动不动就用积蓄做毫无益处的冤枉事,也不得随便拿出家里东西,依从于追求福佑之类的无稽之谈,……你们不要被鄙陋的时俗所拘束,否则就会让家庭受损失。你们身死以后,也依我的做法教育你们的子孙。

copyright Banbijiang

评析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姚崇这篇《遗诫》,内容相当丰富,值得重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姚崇《遗诫》写于晚年,所以他先对自己的生平做了一个总结。他曾是开元贤相,功高望显,深得皇帝倚重。但他对自己的评价非常实事求是,认为自己才能不及古人,身体又不好,虽然兢兢业业,恪尽职守,但处理政务,仍难免有疏漏之处。因此诚心诚意荐宋璟以自代。这种自知之明以及对国家的高度责任心,无疑为子孙后代树立了良好的楷模。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对子孙的训诫有三点:一曰勿争产,二曰勿厚葬,三曰勿求佛道。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通观全篇,贯穿着破除迷信、讲究实际的精神。一千多年前的古人,有如此清醒的头脑,如此通达的见识,如此透彻的表述,的确令人敬佩。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卢氏戒子语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唐]

]3 `. u7 p* T. |' |/ f. y, S8 D

卢氏,唐代范阳(今属河北)人,生卒年不详,博陵崔行谨之妻。严于教子。其子崔玄暐奉其教诫,为官介然自守,以清谨著称。武则天晚年,崔玄暐与张柬之等大臣共迎太子李显入宫,恢复唐国号。历任凤阁侍郎、中书令,封博陵郡公。崔玄暐弟崔升,官至尚书左丞。

内容来自半壁江

范阳卢氏、博陵崔氏均为中古持续兴盛数百年的著名士族,像卢氏这样出身大族,具有良好文化和道德修养的女性在士族家庭中担当着重要的教育子孙和文化传承的角色,她们在各世家大族持续兴盛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家训原典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吾见姨兄屯田郎中辛玄驭云:“儿子从宦者,有人来云贫乏不能存,此是好消息;若闻资货充足,衣马轻肥,此恶消息。”吾常重此言,以为确论。比见亲表中仕宦者,多将钱物上其父母,父母但知喜悦,竟不问此物从何而来。必是禄俸余资,诚亦善事;如其非理所得,此与盗贼何别?纵无大咎,独不内愧于心?孟母不受鱼鲊之馈a,盖为此也。汝今坐食禄俸,荣幸已多,若其不能忠清,何以戴天履地?孔子云:“虽日杀三牲之养,犹为不孝。”b又曰:“父母惟其疾之忧。”c特宜修身洁己,勿累吾此意也。 banbijiang.com

《旧唐书·列传第四十一》 内容来自半壁江

注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a鲊(zh2):经加工的鱼类食品,如腌鱼、糟鱼等。孟母不受鱼鲊之馈:三国时吴人孟仁任渔官,曾将自捕之鱼做成鱼干送母,母立即退回,并告诫儿子身为渔官,应懂得避嫌。

banbijiang.com

b“虽日”句:语出《孝经·纪孝行》:“事亲者,居上不骄,为下不乱,在丑不争。居上骄则亡,为下而乱则刑,在丑而争则兵。三者不除,虽日用三牲之养,犹为不孝也。”大意是如果自己品行修养不端正,给父母物质上的供养再多,也不为孝。

copyright Banbijiang

c“父母”句:语出《论语·为政》,言外之意说,除了生病让父母忧虑是人力不可主宰,没有办法,其他一切因主观言行惹父母忧虑之事都应避免。

banbijiang.com

译文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听我的姨表兄屯田郎中辛玄驭说:“儿子当官,有人来说他贫苦困乏得难以过活,这是好消息;如果听说他资财货物充足,生活奢侈,这是坏消息。”我一向看重这话,认为是正确的道理。我见到宗族亲戚间当官的人,个个把大量钱物上交给父母,父母只知道喜悦,竟从不问这些东西从何而来。如果肯定是从应得俸禄中积攒下的余钱,当然也是好事;如果那不是理所应得的,这和盗贼有什么区别?纵然不犯大罪过,难道内心不会惭愧?孟仁的母亲不接受身为渔官的儿子送来的鱼干,就是因为这个。你现在优裕地领着国家俸禄,已经很荣耀很幸运了,如果还不能忠诚清白,凭什么活在天地之间呢?孔子说过:“即使一天杀三头牲畜供养父母,还不能算‘孝’。”还说:“只在身体生病时令父母忧虑。”(你)特别应当修养自身保持清白,不要辜负了我这番心意。

半壁江中文网

评析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此段家训,立意在于教育儿子清正廉洁。遇儿女奉养给自己的财物,做父母的不能只知喜悦,多多益善,而不问来路是否正当。如“非其理所得”,就与做强盗抢来的东西一样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读着这段诫子语,联想起清代邹弢《三借庐笔谈》中的一则故事:无锡北门塘有个陈阿尖,本为农家子弟。六七岁时,他经常从门口卖鲜鱼、鸡蛋者间偷一尾鱼或偷两个蛋。阿尖把偷来之物带回家中。其母看见,不仅不严加责备,反而十分高兴,夸儿子聪明。阿尖“因萌学窃意”,从此走上了偷盗抢劫之途。后来被捕,终因犯案甚多,被判死刑。临刑前,阿尖对母亲说:“欲含一乳,死乃目暝。”母亲可怜其子将死,便袒胸使含之。不料,阿尖尽力咬去所含乳房,并万般怨恨地说:“若早勖(音:x&;勉励)我以正,何至今日!”这一故事是很耐人寻味的。如果父母不注意对子女进行严格的教育,而是盲目欣赏鼓励,子女有职有权后便容易物欲膨胀,以公谋私,终如“陈阿尖”一样,误入歧途,非理、违法、获咎,只能是其必然结局。到此地步,父母后悔莫及,当事人则已不是于心有愧便能了事的了。所以,卢氏训子实际上也说明了父母对子女的最好爱护便是“勖之以正”。

banbijiang.com

颜真卿与绪汝书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唐]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颜真卿(709—785),字清臣。我国历史上著名的大书法家。祖籍琅邪(今山东临沂),移居万年(今西安)。开元中登进士第。因正直言事遭宰相杨国忠排斥,安史之乱,屡败叛军,被召为工部尚书,宪部尚书。为权臣所忌,后触犯权相李辅国,被贬。逢李希烈反叛,宰相卢杞让其前往召谕,被李希烈扣押,不屈被缢死。爵封鲁郡公,人尊之为“颜鲁公”。这篇短文的颜真卿手迹作为书法名帖流传下来,世称《守政帖》。

半壁江图书频道

家训原典 ]3 `. u7 p* T. |' |/ f. y, S8 D

政a可守,不可不守。吾去岁中言事得罪,又不能逆道徇时b,为千古罪人也。虽贬居远方,终身不耻。绪汝c等当须会吾之志,不可不守也。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全唐文》卷三百三十七 ]3 `. u7 p* T. |' |/ f. y, S8 D

注释 banbijiang.com

a政:通“正”,指正直的品行。 copyright Banbijiang

b逆道徇时:违背自己立身处世的原则,与世俗同流合污。 内容来自半壁江

c绪汝:可能是颜真卿长子颜頵的“字”,也可能是其他某一位子侄晚辈。

banbijiang.com

译文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正直是可以坚守而且必须坚守的。我去年因向朝廷直陈时事获罪,又不能违背立身准则而去迎合时俗,成为千古罪人。虽然被贬谪到偏远之地,终身不觉得有什么耻辱。你们应当懂得我的志向,不可不坚守正直。

copyright Banbijiang

评析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颜真卿在这里所强调的“守正”,即为人方正,处世清正,持事刚正,节操忠正。他历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朝,几乎在各朝都有因言事直谏而被罪的经历。尤其是他忠毅厚正之人格历时而不悔,其志弥坚,殊为可敬。此书让其子领会父亲的志向,自然有令其子继承父志,以正为做人之本的用意。自己已经被罪,还要让自己的儿子继续走这条“守正”之路,颜鲁公之愤世嫉俗、宁折不弯的性格何其鲜明!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由于颜真卿反复以“守正”训导其子,故其二子均能“临大节蹈之无二色,得其正而后慊于中而行之也”。《新唐书》本传结尾处赞叹其父子有云:“呜呼,虽千五百岁,其英烈言言如严霜烈日,可畏而仰哉!”作为书法家的颜真卿,也不乏凛然正气逼人之作。观其墨迹,厚重淋漓中不也透出威威正气吗!文如其人,字如其人,诚如斯也。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李翱寄从弟正辞书

]3 `. u7 p* T. |' |/ f. y, S8 D

[唐] 半壁江图书频道

李翱(772—836),字习之,陇西成纪(今甘肃天水)人。唐代著名文学家。贞元十四年进士,元和初年为国子博士、史馆修撰,再迁考功员外郎。性峭直耿介,曾面折宰相李逢吉之过。出为庐州刺史,官终山南东道节度使。曾从韩愈学文章,辞致浑厚,平易流畅,被清人列入唐宋十大家。所作有《李文公文集》18卷。

banbijiang.com

家训原典

banbijiang.com

知尔京兆府取解a,不得如其所怀,念勿在意。凡人之穷达所遇,亦各有时尔,何独至于贤丈夫而反无其时哉?此非吾徒之所忧也。其所忧者何?吾畏之道未能到于古之人尔。其心既自以为到,且无谬,则吾何往而不得所乐?何必与夫时俗之人同得失忧喜,而动于心乎?借如用汝之所知,分为十焉,用其九学圣人之道,而知其心,使有余以与时世进退俯仰。如可求也,则不啻b富且贵矣;如非吾力也,虽尽用其十,只益劳其心矣,安能有所得乎!……夫性于仁义者,未见其无文也,有文而能到者,吾未见其不力于仁义者也。由仁义而后文者,性也;由文而后仁义者,习也。犹诚明之必相依尔。贵与富,在乎外者也,吾不能知其有无也,非吾求而能至者也。吾何爱而屑屑于其间哉?仁义与文章,生乎内者也,吾知其有也,吾能求而充之者也。吾何惧而不为哉?汝虽性过于人,然而未能浩浩于其心,吾故书其所怀以张汝,且以乐言吾道云尔。 copyright Banbijiang

《全唐文·卷六百三十六》 ]3 `. u7 p* T. |' |/ f. y, S8 D

注释 copyright Banbijiang

a取解:唐宋科举制中,选送士子应进士第,叫取解。南宋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五:“举进士者,先所属选官考试所业,通者方听取解。”京兆府:唐代关内道所辖诸府之一,辖万年(今陕西西安)等二十三县,为京畿地区行政机构。

内容来自半壁江

b不啻(ch#):不只,不仅仅。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译文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知道你由京兆府应考进士,没有如愿,希望不要以此为意。凡人百姓的成败际遇,也都各有时运,难道贤德君子反而会没有属于自己的时运吗?这不是我们这些人所忧虑的事。我们所忧虑的是什么呢?我们担心自己的德行没能与古人看齐。内心已经自以为达到了,而且确乎如此,那么还有什么外在际遇能使我们不开心呢?为何一定要随那些时俗之人一起得失忧喜,扰乱自己的内心呢?假如把你的知识智慧一分为十,不妨用其中的九分学习圣人之道,去感知圣人的用心,用余下的一分来追逐世俗进退。如果富贵可求,那你所得绝不仅只是富贵;如果不是人力所能为的,即便把十分都投入进去,只是越发劳顿心灵,哪里能有什么收获!……秉行仁义的人,从没有见过他做不好文章的,文章能做得好的人,我没见过他不致力于行仁义的。由秉行仁义到做好文章,是内在的性理使然;由做好文章到行仁义,也是惯性的指向。这就像诚和明是相互依存、相伴相生的。富贵,决定于身外的因素,我不知道此生能否拥有,不是我追求就能得到的。我何必热衷于它急切地用心在这上面呢?仁义和文章,是内在产生的,我知道它是实有的,是我可以通过追求而充实的东西。那我有什么可担忧而不去争取的呢?你虽然天性超过一般人,然而胸怀还不够坦荡、大气,所以我写下这些思想来开扩你的的心胸,望我讲的原则道理能使你宽慰并津津乐道。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评析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李翱堂弟正辞科场失意,情绪抑郁,他遂以此书见寄,以宽慰其弟。人世间有些事,的确是可得而不可求,机缘这东西也非人力所可尽达。只要尽到了自己的努力,下过了苦功夫,就问心无愧。至于结果,自可不汲汲于得失,孜孜于名利。能做到这样,无论处逆境还是顺境,皆可心平气和,乐观充实。这种心境体验,须是心理健康而又很有修养的人才能做到。患得患失,戚戚于功名利禄之辈,难与道及。不与时俗之人同得失忧喜,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极难的。粘着太甚,孤注一掷,一旦失败,万念俱灰。这样的人少一份潇洒,少一段深厚的修养。读读李翱此信,是大有裨益的。关键是能“浩浩于其心”,此中滋味,非有切实体验者是很难体味得到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文中谈到的“由仁义而后文”和“由文而后仁义”之间的依附表里关系,富于辩证精神,论述得也很严密。可见,他是主张弘扬圣贤基业,光大孔孟仁义之道的,此与韩愈“文以载道”的文道观有着不可割断的联系,开了后世文道论先声。显然,这些观点又来源于儒家经典中的诚明观。《中庸》云:“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诚则明矣,明则诚矣。”其渊源流变,是可稽可循的。

半壁江中文网

]3 `. u7 p* T. |' |/ f. y, S8 D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