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第四章

钱泳示子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清]

]3 `. u7 p* T. |' |/ f. y, S8 D

钱泳(1759—1844),号梅溪,江苏无锡人。诸生,曾为毕沅幕宾,官府经历,善书法,兼长诗、画。著有《履园丛话》《履园谭诗》《兰林集》《梅溪诗钞》等。辑有《艺能考》。其中《履园丛话》以内容丰富、资料翔实、文笔流畅著称,是明清笔记中的精品,堪称代表作。

copyright Banbijiang

家训原典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欲子弟为好人,必令勤读书、识义理a,方为家门之幸,否则根本拔矣。今人既不能读书,岂能通义理?而欲为好人得乎?天下岂有不读书、不通义理之好人乎?

banbijiang.com

语云:“忤逆b弗天打,一代还一代。”其言虽俗,甚是有理。余则曰:“欲知祖宗功德,今日所受者是也;欲知子孙贤愚,今日所行者是也。” ]3 `. u7 p* T. |' |/ f. y, S8 D

勿以小善为无益,小善积得多,便成大善;勿以小恶为无伤,小恶积得多,便是大恶。君子小人之分,在乎公私之间而已。存心于公,公则正,正则便是君子;存心于私,私则邪,邪则便为小人。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妇言是听,兄弟必成寇仇;惟利是图,父子将同陌路。而不知兄弟者,手足也,不可偏废;父子者,根本也,岂可离心?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凶人为不善,善人自必笑其非;而善人为善,凶人亦必笑其非也。故贤者视己,似己非而人是;愚者视己,必己是而人非。 半壁江中文网

《履园丛话》 半壁江图书频道

注释 copyright Banbijiang

a义理:宋以来之理学称为义理之学。此指文辞的思想内容。 ]3 `. u7 p* T. |' |/ f. y, S8 D

b忤逆:叛逆;不孝敬父母。

内容来自半壁江

评析

banbijiang.com

《示子》虽仅短短五则,却包括了古代家训的几个最主要的内容,即读书、孝顺、积善、和睦、律己。论读书,钱泳认为读书是为了识理,子弟们只有读书识理才能做个好人,这是做人的“根本”所在。论孝敬,作者用上行下效的事实,说明家道盛衰之理。今日享受的固然是祖宗以前所创造的;但每个人现在的所作所为,却将被其子孙所效法。子孙的贤与不肖,乃是其父辈祖辈行为的投影。论积善,一是不要轻视小善和小恶。这是要子孙注意积小善而去小恶,以成大善而避大恶;二是正邪之分,在于立心于公还是立心于私。出于公心则公正,出于私心则邪辟,君子小人由此而分。在古代宗法社会的家庭内部,女子之间最易产生矛盾,其原因正如清代后期胡林翼所云:“婆媳妯娌姑嫂于一室,其势必不能和睦。何也?以其本无天性之亲也,其聚也,因其父身所系,乃适然会合也,而又利害相冲突,旁人相构煽,面亲而心远,欲求其和,谈何容易?”(《胡林翼家书·致枫弟》)故胡氏认为家庭和睦“最不易言”,钱氏也未能开出良方。论律己,作者指出贤者对自己的评价,总是看出自身的不足和别人的长处;愚者则相反,总是以为自己对而别人错。这样只能是贤者自贤,愚者更愚。他寄希望于子孙的,当然是严于律己,成为贤者。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黎氏教子语

copyright Banbijiang

[清]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黎氏(1776—1840),贵州遵义人。25岁出嫁于郑文清,孝顺公婆,和睦姊妹。其夫笃好道学,不事家业,她典当衣饰延师课子。时乡里风俗日下,遂举家迁居娘家附近的竹溪之上,以耕植、纺织来维持家计,邻里亲戚皆称其贤,咸以“三姑”相称。其子郑珍在她的教育下,成为清代著名的经学家、史学家、文学家和书法家,被誉为“西南巨儒”。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家训原典

半壁江中文网

亲友间,非有大故,当委屈完全,不可便破脸破相。试想生平与居处,往来者能有几家?若因毫毛细事,即断绝一家,能够得几年断绝?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郑珍《母教录》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评析 banbijiang.com

《母教录》这段话,读来如见一幅贤明慈母和颜悦色娓娓教子的生动画面。母教之理具体实在,来自生活,还原生活。俗话说:“邻里好,赛金宝。”试想,若小处不能容忍亲友邻里,其结果必然是众叛亲离的孤家寡人。这位贤母,善于现身说法教子如何小事容人。有此等胸怀,何愁人际关系不似融融春日?以此等胸怀教子,何愁子弟不成谦谦君子?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胡达源远小人

banbijiang.com

[清]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胡达源(1778—1841),清代学者。字清甫,号云阁,湖南益阳人。晚清名臣、湘军重要首领胡林翼之父。

copyright Banbijiang

家训原典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孔子之于阳货,辞顺而礼恭a;孟子之于王欢,辞严而礼正b。先儒以孟子锋芒毕露,不及孔子之浑然。学者于此,宜致察焉。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乡原c乱德之害,在一“似”字。百行中几有百似,百似中却无一是。此孔子所以深恶痛绝,而孟子直指为邪慝d也。 半壁江图书频道

闻者是驾空求名e之人,色取行违f,虚声假借,患在居之不疑g。乡原是浮沉谐俗之人,同流合污,阉然媚世,患在自以为是。此两种人胸中一定把握,不肯退悔,故终无转机。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隐恶讳过,在己无伤于刻薄,在人可生其愧耻,乃有称人之恶者;尊君亲上,上下之定分,忠敬之本心,乃有居下而讪上者。此于人心世道大有关系,故圣人恶之。 内容来自半壁江

居广居,立正位,行大道,见孟子泰山岩岩气象h。权势窃取,妾妇顺从,见仪、衍阿谀苟容伎俩i。

copyright Banbijiang

妄人之横逆j,害在一人一时,禽兽奚择k,又何难焉,可以不校。处士之横议,害在天下万世,率兽食人l,人将相食,不可不辩。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羿不能取友而杀身m,孺子能择交而免祸n。孟子正羿之罪,而许孺子之生,全在取友之端与不端耳。 banbijiang.com

富贵利达之所以求,与齐人墦间之所以乞o,在人看做两样,在君子则看做一样。其情其状,可羞可泣,却是一点不差。惟孟子礼义分明,一介不取,万钟弗屑p,故能洞见小人五脏,痛下针砭。学者充其羞恶之心,养其刚大之气,则卓然有以自立矣。

半壁江图书频道

笔端刻薄,岂有宽厚心肠?口中雌黄,必无远大见识。 半壁江图书频道

谈死友之过,道中构q坦率之言,此等心术,试问何如?可以谏,正言以斥之;不可谏,掩耳而过之。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言笑便作圆美态,此是巧言令色;言笑故作刚方态,此是色厉内荏。有识者自宜辨之。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君子耻独为君子,小人亦耻独为小人。多方引诱,以成人之恶为快。惟在我自主持,则此辈无所施其伎俩。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木心不正者,其发矢必不直,非良弓之材也;金质不炼者,其制器必不坚,非精金之品也。人苟心术不正,其为材也缪矣;学问不深,其为器也浅矣。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骄淫之人,不可近也。我虽未即骄淫,而耳目濡染,有变易而不觉者;险诈之人,不可近也。我虽未必险诈,而势利挤排,有倾陷而不已者。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道义中有全交,势利中无完友。质直敢言者为诤友,善柔顺意者非良朋。 半壁江中文网

闻善则喜,闻谗则怒,此明断之大用也。

]3 `. u7 p* T. |' |/ f. y, S8 D

有不誉之誉,不毁之毁,惟心如明镜,斯物无遁情。 copyright Banbijiang

有一言而贻祸百年者,有一事而流毒四海者。听其言似乎可信,即其事亦属可行,而不知其害之无穷,何也?以一人之私,坏天下之公也。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以私喜用人者,原非举天下之才,“我喜之耳”,不计人之贤否;以私怒退人者,亦非除天下之害,“我怒之耳”,不计事之安危。如此居心,岂有济耶?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奔竞之风炽,则恬退者不能望其光尘r;谄谀之习行,则木讷者不能输其诚悃s。 ]3 `. u7 p* T. |' |/ f. y, S8 D

简末沉静者,大用有余;轻薄浮躁者,小用不足。以浮躁为才,则必偾事t;以沉静为拙,则必失人。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治家良言汇编》 半壁江中文网

注释

半壁江中文网

a阳货:春秋鲁国大夫,孔子反感其专权,但表面上仍保持来往。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b王欢:战国齐人,受宣王宠,独断专行。孟子从不理他,并认为自己是依礼而行。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c乡原:亦作“乡愿”,参见《葛端肃公家训》注4。

]3 `. u7 p* T. |' |/ f. y, S8 D

d邪慝(t-):犹邪恶。《孟子·尽心下》:“经正,则庶民兴;庶民兴,斯无邪慝矣。” banbijiang.com

e驾空求名:做事务虚,只图猎取名誉。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f色取行违:表面上奉行、遵守,行动上违背。 banbijiang.com

g居之不疑:指有名望的人多是佞人,外表像个仁人,所行则伪,并安居其伪而不自疑。

半壁江中文网

h泰山岩岩:泰山高大,高耸的样子。《诗·鲁颂·閟宫》:“泰山岩岩,鲁邦所詹。”孔颖达疏:“言泰山之高岩岩然,鲁之邦境所至也。” 半壁江中文网

i仪、衍:战国时纵横家张仪、公孙衍。《孟子·滕文公下》认为他们是以顺从为最高原则,乃妾妇事夫之道,不是大丈夫行为。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j横逆:横暴无理的行为。《孟子·离娄下》:“有人于此,其待我以横逆,则君子必自反也。”赵岐注:“横逆者,以暴虐之道来加我也。” 半壁江图书频道

k奚:何。奚择,犹言何择,实即不加选择。

内容来自半壁江

l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语出《孟子·滕文公下》:“杨墨之道不息,孔子之道不著,是邪说诬民,充塞仁义也。仁义充塞,则率兽食人,人将相食。”“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此率兽而食人也。”

内容来自半壁江

m“羿不能”句:逄蒙向羿学射箭,技学尽后而杀羿。所以说羿不会选择朋友。 半壁江图书频道

n“孺子”句:战国郑人子濯孺子因所教徒弟是正派人,故后来徒弟的徒弟也不愿趁孺子生病而杀之。《孟子·离娄下》认为羿错在不善取友,而肯定孺子。 半壁江中文网

o“齐人”句:典出《孟子·离娄下》,齐国某人于郊外墓地乞食残羹,却洋洋自得向妻妾吹嘘。后妻妾发现真相,相对而泣。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p万钟弗屑:如果不合礼义,万钟米的俸禄亦不屑一顾。钟:古容量单位。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q中构:指他人房中内室之事。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r“奔竞”句:为功利奔走追逐的风气高涨,则安于退让的贤者便不能接近在上之人。炽:兴盛。 ]3 `. u7 p* T. |' |/ f. y, S8 D

s“谄谀”句:谄谀的习气盛行,则不善言辞者不能表达他的诚恳之见。诚悃(k^n):真心诚意。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t偾(f-n)事:坏事,败事。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评析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在儒家的著作中,“小人”这个概念主要有两种含义。一种是把地位低下的劳动人民称为“小人”,把高高在上的统治者称为“君子”。这种称谓,无疑是错误的。另一种是把那些违背儒家道德规范或违背政治理想的人称为小人。胡达源所抨击的便是后者。两千多年来,儒家思想实际已经成为中华民族主体意识的一部分,所以,按儒家的尺度判定的“小人”,不但为现代中国人所认同,而且已经成为中国人(包括政治意见和信仰不同的中国人)衡量一个人好坏优劣的准则。从这个意义上说,现代和古代的“小人”观,并无什么原则的不同,有的只是对待“小人”的方法上,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做法而已。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作者所说的“小人”,主要是指社会生活和日常生活中的那些“便辟”、“善柔”、“便佞”之类的人。这类“小人”是危险人物,当然必须“远”之。他认为“远小人不可以示恶,恶则患及之,又何以远?”他还把孔子与孟子对“小人”的态度作了一个有趣的比较:阳货是个有钱有势的小人,孔子见阳货时是“辞顺而礼恭”。而孟子见到同样有钱有势的小人王欢时是“辞严而礼正”。对此,作者评论说:“先儒以孟子锋芒毕露,不及孔子之浑然,学者于此,宜致察焉。”作者“敬小人而远之”的态度其实是一种消极的以明哲保身为前提的“远”,其思想基础是儒家的中庸之道。这在当今社会也是很有市场的。实际上,小人是不值得敬的,怕祸及自身而敬之,则是无原则的妥协。对“小人”应当以教育、批评和斗争为主,“敬而远之”,客观上只能起姑息养奸的作用。对一个喜欢造谣陷害他人的小人,你越“敬”他,岂不是越使他自以为得计吗?惟批评、揭露,以至于告其诬陷,绳之以法,才能使他不得售其奸。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值得佩服的是,作者对“小人”的剖析倒是很深刻的。他说“小人亦耻独为小人。多方引诱,以成人之恶为快”。小人多了,就不再是过街老鼠;引诱君子也成了小人,还分得清什么“小人”、“君子”呢?这正是小人险恶用心之所在。作者又道:“言笑便作圆美态,此是巧言令色;言笑故作刚方态,此是色厉内荏”。这番话,可以说是对“小人”两面派嘴脸的入木三分的刻画,对那些善良但辨别能力不高的人来说,无疑是一声警钟。作者响亮地指出:“骄淫之人,不可近也。我虽未即骄淫,而耳目濡染,有变易而不觉者;险诈之人,不可近也。我虽未必险诈,而势利挤排,有倾陷而不已者。”作者这段话,明明白白地阐述了一个道理,这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日近小人,不知不觉之中君子也会变成小人。这是由量变到质变的必然过程,是完全符合辩证法的。对于涉世不深的青少年而言,尤其应当注意“远”这种小人。有的小人,则需领导者高度警惕,他们善于拍马,会“不誉之誉”;善于“不毁之毁”。这就要求领导者心如明镜,洞察一切。经验告诉人们,生活中一般小人的危害,远不如那些权势小人。作者写道:“以私喜用人者,原非举天下之才,‘我喜之耳’,不计人之贤否。以私怒退人者,亦非除天下之害,‘我怒之耳’,不计事之安危。如此居心,岂有济耶?”这番话把权势小人的“用人之道”剖析得见肉见骨,令人拍案叫绝。君不见古今多少当道的权势小人,正如作者所言,凭一己之喜怒,进张退李,其为害小则颠倒贤愚,大则祸国殃民。这种小人,岂可不远之?

内容来自半壁江

王师晋资敬堂家训 ]3 `. u7 p* T. |' |/ f. y, S8 D

[清]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王师晋(1804—1880),清代学者。字以庄,号敬斋,祖籍浙江秀水,后移居湖南邵阳。自幼羸弱,辍举业,精研宋儒义理之学,怀才不露。太平军攻占苏州,父兄皆亡。中年多病,习养生术,寡言语,绝嗜欲,声色货利不动于中,喜怒哀乐悉得其平。性纯笃,多有义举。

]3 `. u7 p* T. |' |/ f. y, S8 D

家训原典

copyright Banbijiang

为人之道,内则尽其孝弟a,外则须择交。正人君子必爽直,必诚实,平居必好学,与之交,庶得其益。若轻浮小人,必作事消沮闭藏b,虽文采足观,断不可与之订交。见富贵者奉承不遗余力,见贫寒者即轻薄之,此等小人亦不可近。更有一等貌为君子,心术险狠,一堕其术,丧身亡家,孔子所谓“乡愿”c是也,当远之如鸩酒毒蛇,以不见为幸。师长品学兼优,尽心教读,当事之如父,倘家有正事,竭力相助,得其欢心,一切奉侍,皆须虔洁。子弟成人以后,心存利济d,观圣贤一生,总要斯世斯人同归乐,利老安少,怀何等心肠。吾学问渊深,出而为官,存心教养;伏而在下,著书立说,可法天下后世。居家保守先业,持己以俭,待人以宽。时存悲悯之心,目击老幼病残,穷民无告,皆当救援;一切飞走动植之物,亦须护持。天地之心好生e,人当常体此意。至于亲族之孤寒者,更宜格外扶持。如遇年荒,米珠薪桂f,穷人难以存活,当仗义疏财,人我一体为念。 copyright Banbijiang

言语须要谦和,不可凌人。试观《谦》卦《六爻》g,皆吉。言语尖酸刻薄,妄自夸大,既亏人品,复干天和h,寻至破家辱身,非细故也。《诗》云:“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须日日讽诵,以戒口过。

copyright Banbijiang

处家之道,有余断不可放债。放债之弊,不可枚举。一则己受盘剥之名,人受催迫之累,伤情面、结怨毒,莫此为甚。族谊亲情,有过不去者,不如周恤之,人与己可以两忘。……货殖i一道,如资质不近,断不可勉强行之。事出勉强,必有破伤之祸。苟其才足经营,每年籴些稻米,丰年或稍亏折,凶年亦可济人。古人有经济之才,治家宽然有余,出仕亦可惠及黎民。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读书一道,人人志在显扬,文字必须博大昌明、高华名贵,其功却自简练揣摩得来。然尤重者,须志在圣贤,暗室屋漏j之中,有神明也。常存先圣先贤之志,诵读之下,宜反诸身心:何者可以企及之,何者可以则效之。力量有余,留心经济之书,兵政、河渠、钱漕、法律,皆宜详悉,为通儒之学,不可以文章诗赋蔚然可观,遂侈然k自足。

banbijiang.com

为学之道,须要有专心,有恒心,有勇心,有纯一不已之心,方能成就一大器。何为专心?如读《论语》,细加融会,不知《论语》外又有书,读他经亦然,方能读一经得一经之益。何为恒心?为学之要,如织机然,积缕成丝,积丝成寸,积寸成尺,积尺以成丈匹,此贤母训子之语,实千古为学之定则。若半途而废,如绢止半匹,不能成功。何为勇心?“舜,人也;我,亦人也”l。古之人功德被天下,遗泽及后世,只此一点自强不已之心,便做到圣贤地步。故为学须以古人为法则,所谓“学如不及,犹恐失之”m者也。何为纯一不息之心?人之为学,须如川之流,不舍昼夜;如天之健,运行不息;如日月之代明,不分晦朔n。人生自少壮以至于老,无一非学之境,无一非学之时。厄穷当学,显达当学。所学者何?修身齐家、致君泽民之理而已。凡此言学,虽未必尽,然即此以用力,亦可追仰古人矣。 copyright Banbijiang

人生在世,值离乱惊惶,则恐惧修身;一遇时世平安,则易生逸乐,此常人之心皆然。士君子有志于圣贤,当不以时之安危,变其节操。财色最足昏人志气。财非必贪墨无厌也,有一念厚己薄人,即当除之于念虑;色非必耽于花柳也,即雇媪侍婢,有一念不正,其何以对天地社祇o?何以对祖宗?何以对子孙?予初起看书,亦就其浅近者时则相效,身心性命之地,毫无觉察,反身多愧。近则绳之幽居独处之地,觉一念不正,即多罪过。然欲心之正、念之纯,凛乎若朽素之驭六马p,难之甚。然人不可不勉其难。至工夫纯熟,熙熙皋皋q,同曾点之游春r。以视夫子“饭疏食饮水”、“乐以忘忧”,此中功夫,层级相去又远。吾之言此,诚知精粗不类s,然心之所欲,言不暇细较也。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能省俭处即省俭,俭以养廉,俭以养德。若济人利物之处,而亦啬于用,则为吝。吝与俭不同,有公私之分。去奢华,捐粉饰,留有余以补不足,是真俭也。若一味鄙啬,是守财虏,所为又为人所轻贱也。“俭”之一字,诸美皆备,非独钱已也。俭于嗜欲,可以保元育神;俭于言语,可以息是非,养精气;俭于饮食,可以养脾胃;俭于思虑,可以一心静志;俭于交游,可以省应酬;俭于忿怒,可以免怨尤。诸如此类,不可枚举。推类以思天下事,无一事不当俭者。三复斯言t,可以守身保家矣。 ]3 `. u7 p* T. |' |/ f. y, S8 D

勤俭,治家之本;和顺,齐家之本;谨慎,保家之本;诗书,起家之本;忠孝,传家之本。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以父母之心为心,天下无不友之兄弟;以祖宗之心为心,天下无不和之族人;以天地之心为心,天下无不爱之民物。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