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2节 二次体验

翌日清晨,文竞再次步入了科研所的大门。跟上次一样,他跟鲁可签署了一份“生死协议”。填写联络方式的时候,他拨了娟子的电话,被告知机主已关机。思虑再三,他在娟子下面又留了一个号码—是他伯父的号。

copyright Banbijiang

穿上特制的服装走进实验室,文竞发现本批体验者仅他一人,等待他的则是三名更显资深的工作人员,和一套较之前完全不同的仪器设备。其中一名工作人员向他通报了接受体验前的各种注意事项,文竞边听边点头。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按对方提示,文竞躺在仪器下方的不锈钢托板上,裸露出整条右臂和两只脚脖。这时,另一金发碧眼的外籍工作人员走过去,将两个连着长线的夹子卡上他的脚脖。然后,降下一个头盔状的东西,慢慢调整角度,套准并箍紧他的脑壳。对面的显示屏开始嘀嘀鸣响,红色的数据迅速跳动起来。 内容来自半壁江

另一工作人员拿着注射器,把小半管暗褐色的液体缓缓推入他的右臂。而后,三名工作人员一起扭头盯向屏幕,画面随即由文字切换为图像,不过不是很写实的那种,而是由红绿蓝三色线条构成的人体结构,血管网络和脏器分布清晰可见。一条纤细的白线正游蛇般从右臂出发,行至锁骨处渐渐分出许多枝杈向四处蔓延。

内容来自半壁江

鲁可照例双手揣在工作服进来,询问其中一名工作人员:“怎么样?”工作人员仍盯着显示屏:“镇定剂正在扩散,大约需要五分钟时间。”鲁可走近文竞,俯身向他微笑:“稍后要在大脑植入芯片,不过不用担心,这个手术无需开颅,而是通过鼻腔穿刺的方法,微创且几乎没有痛苦,更不会对大脑造成损伤。”

banbijiang.com

文竞眨了眨眼睛—他的脑袋被紧箍着,无法点头。 内容来自半壁江

沿托板四周垂下黑色的幔子,阻隔了文竞通往外界的视线。黑暗降临的同时,上方一盏灯亮了,把他的脸映得惨白如雪。渐渐地,他的眼皮开始发沉,意识开始模糊。他感到自己在一点点飘离托板,穿透层层黑暗飞向远端的白光。 半壁江图书频道

光亮越来越近,他再次看到了站在光中的人,那人伸出两只手,姿态充满慈爱和善意。那是上帝派来迎接的使者,还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亲人?文竞努力向他靠近,终于他牵住了那人的手,一股暖流传遍全身。 半壁江中文网

“文竞。”那人喊了他的名字,声音亲切而熟悉。文竞笑了,轻轻地问:“你是谁?”“我是娟子。”那人回答。“娟子?”文竞的笑僵在脸上,他努力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仍旧躺在冰凉坚硬的不锈钢托板上,而手中牵着的的确是娟子。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怎么在这里?”文竞想要坐起来,但脑袋被死死箍紧,四肢也像被抽去筋脉,软绵绵没有一丝力气。“对不起,文竞,是我骗了你。”娟子的泪水涌出眼眶,一点点撕破伪装:“你说的那辆劳斯莱斯是我爸爸的,他和我妈根本没有离婚。你所经历的一切,也都是我们事先安排好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说什么?”文竞哆嗦着想把手撤回来。“本来这是一个永久的秘密,可我背叛了自己的诺言。”娟子抓回对方已经无力退缩的手,“我必须告诉你真相,在你离开这个世界之前。”

半壁江中文网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