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古村妖物志》之五 疯美人儿

娄庆是个乞丐落户到怪屯的,所以解放后曾当过怪屯的农会主席。他有两个儿子。那时开会经常宣传共产主义,说到了共产主义社会,电灯、电话,楼上、楼下,洋犁子、洋耙,洗脸盆会说话。娄庆就分别给两个儿子起名叫娄上、娄下 。这名字虽从俗中取,却挺别致、挺大气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娄庆除了有两个儿子娄上和娄下外,还有一个女儿叫娄灯(电灯),1958年3月生。到1959年秋天的时候,妻子又怀了孕,娄庆把他(她)的名字都已经起好了,叫娄话(电话),并打算起码再生两个儿子,一个叫娄洋犁,一个叫娄洋耙。可是,到1960年过罢春节的时候,眼看着老婆肚子已经撅起来了,公社食堂却做不出饭了,妻子的肚子就一天一天又瘪了下去,最后那五六个月的胎儿不知跑哪里去了。又没流产,肚里的婴儿自己却消失了,这事也挺怪的。有人说是因为大人肚子太饿,胎儿就被母体慢慢吸收了,不知这是否有科学道理。反正娄话至今也没生出来;不仅娄话没生出来,从此娄庆的婆娘闭了经(那时她才32岁),连娄洋犁、娄洋耙也孕育不出来了。 banbijiang.com

娄灯27岁了还没结婚。家里不让她结,预备下给她二哥换亲的。 半壁江中文网

那时乡下穷,风行换亲:你的姐姐或妹妹给我,我的姐姐或妹妹给你,都不用给对方彩礼。一切按对等原则,你给我做两件衣裳,我也给你做两件衣裳;你给我买一只箱子,我也给你买一只箱子;你家闺女若净人一个来,我家闺女就也净人一个去。生下的孩子有姑没姑父,有舅无舅母。所以,换亲,是无奈的婚姻,结成的亲戚是尴尬的亲戚,没有几家是和谐幸福的。还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是心理和伦理上的。为了防备对方失诺毁约,在成亲那天,双方都在媒人或其他证人的严格监督下,交换人质似的,同时放人,我的姐姐或妹妹去,你的姐姐或妹妹来。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新郎总觉得自己身子底下压着的,是自己的姐姐或妹妹。因此,不少新郎就房事不举,或举而不坚了,有些十天半月后才能恢复,也有些就阳痿终生。为解决这个问题,人们想出一个办法,把成亲的时间错开:你的闺女先来我家,等十天半月我的闺女再去你家。但往往你的闺女一来,我的闺女就不去了,结果大打出手,亲戚也就变成仇人。这方法不行,后来就又发明了“转亲”。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两家直接换亲,叫“两头挂橛”。“转亲”是3家以上转圈换,甲给乙,乙给丙,丙再给甲,所以俗称“驴曳磨”。“驴曳磨”转的圈越大越好,也就是参与的家数越多越好。最少是3家,多的达五六家。圈越大,半径越长,父母的愧疚感,儿子的负罪感,女儿的委屈感,婚姻的难堪和尴尬,等等,就越小。驴拽磨避免了两头挂橛的诸多弊病,但操作起来极其不易,需要媒人的高超智慧与呕心沥血,有转而不成媒人气死者。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但直到娄下31岁,“两头挂橛”也没挂住,“驴曳磨”也没曳成。原因都是在最后关口,女方一见娄下的样子,都吓得尖叫一声,捂住脸跑了。后来媒人就把给娄家说媒视为畏途,不再登门。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时,娄灯也27岁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娄灯的脸粉嘟嘟,胖乎乎,大眼圆溜溜,小嘴儿红丢丢;梳一根李铁梅 长头发辫子,辫子又粗又黑,耷拉到屁股蛋上。她从小腼腆,不爱说话,不管见谁,都是低头一笑。偶尔跟人说话,未张口,脸先红。15岁那年,李长有的老婆跟她开玩笑说:“娄灯啊,瞅你那害羞劲儿,跟露水珠似的,吹股风儿颤几颤,长大咋给你说婆家呀?”娄灯就羞哭了,哭得哽儿哽儿的。上学时,课本上有3个字她不念,也不写。一个是“蛋”字,比如说坏蛋呀,王八蛋呀,捣蛋呀;一个是“球”字,比如说球形呀,篮球呀,地球呀,球蛋白呀;第三个是囚徒的“囚”字。课本上选的有叶挺的《囚徒歌》,老师让她站起来念,她把“囚”字隔了,念成“徒歌”。老师以为她不认识那个“囚”字,就提示了一句:“囚,囚徒。”可是她仍念“徒歌”。提示了几次她也不改。老师就恼了,民办老师,说话也粗,摔了教科书说:“囚、囚、囚徒的囚,又不是球毛的球,你害羞个啥嘛!”全班同学“哗──”大笑起来。娄灯“哇”一声大哭,捂着脸就跑了。从此就不再上学。那是1972年,娄灯14岁。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女人的羞涩是一种美,是一种品质,是一种高贵和典雅,是一种清纯和娇柔。失去了羞涩的泼妇和娼妓,是没有阳具的妖精。

]3 `. u7 p* T. |' |/ f. y, S8 D

就在娄下31岁、娄灯27岁那年,娄灯出事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那时,每年三夏过后,都要进行民兵秋训。公社叫民兵营,武装部长是民兵营长;生产大队叫民兵连,专设民兵连长;生产小队叫民兵排,专设民兵排长。怪屯北边的升龙崖是天然的靶场,靶子往崖根一靠,再瞎的打家,也不怕脱靶伤人。因此,怪屯就成了公社民兵营的训练基地,每年都要把全营民兵集合起来,到怪屯的打麦场里练操,练格斗,练一二一,然后到升龙崖那里练瞄准,最后是实弹射击。

banbijiang.com

这天正在打麦场里练跑步,营长的口令喊得极其雄壮威严:“一、一、一二一!一二三──四!”跑着跑着,步伐就乱了。营长叫着:“注意步伐!注意步伐!一、二、一!”可是步伐越来越乱,竟有几个人干脆站住了。这一站,阻断了革命征途,整个队伍都不得不停下。营长大怒:“谁让你们停下的?我喊立正了吗?”但没人听他的,都把脸扭向营长的右后方。营长回身一瞅,就也呆住了:一个女人,一丝不挂,白亮亮地站在场边麦秸垛根前,两只手抓在屁股蛋上,身体向前挺着,眼里火光四射,一脸的欲望之色。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显然是个女疯子。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哪儿的疯子?这哪儿的疯子?快撵走!”营长从贪婪中醒过来,大声叫道。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李三馍这时是怪屯的民兵连长,说:“营长,她好像是俺们怪屯的娄灯。”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营长说,到底是不是? banbijiang.com

三馍说:“样子是。可是娄灯是个好妮儿,不是个疯子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营长说:“疯子不都是好人变的吗?快去喊她家里人去,把她弄走!” ]3 `. u7 p* T. |' |/ f. y, S8 D

李三馍说:“今儿全村人都到狼洞沟上游修大寨田去了,离这儿三四里哩。” banbijiang.com

营长具有很高的军人素质,当机立断,大声命令道:“全体注意!立正!向左转!目标──升龙崖,跑步──走!”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叫转移阵地,或叫战略撤退。 半壁江中文网

升龙崖那里没有平坦之地,无法进行队形操练,只好让大家趴到地上练瞄准。练了一阵儿,偶然抬头,看见那个白亮亮的女人又撵来了,站在一棵小树下,仍然挑逗地挺着身子。于是,民兵们手中的钢枪就软了,而裤裆里那杆枪就偷偷地硬了,许多人的裤子都给趴湿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结果,那年的民兵训练搞得稀里哗啦,实弹射击也取消了,提前3天结束。一个女人,只用把衣服一脱,就把一个英雄民兵营打垮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个疯子正是娄灯。真不敢相信,平时那么温柔羞怯的女子,竟会是这种疯法!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事后人们回忆,其实娄灯的疯提前是有预兆的。近一段时间她很抑郁,终日蹙眉沉思,心事极重的样子。之后不抑郁了,却总是笑眯眯地盯住村上的年轻人看,而平时她是从不这样看人的。只是人们不在意这些。谁知她就突然疯得不知羞耻了。

banbijiang.com

那时的山里人,其他病还知道找医生看一看,唯独这疯病,是不找医生看的。他们也不知道世上还有精神病院,也不知道大医院里设有精神病专科。他们一般都是自己治。第一个办法是把病人捆到树上,往嘴里灌大粪。病人拼命地挣扎,翻江倒海地呕吐,折腾个半死以后,也有极个别痊愈的。第二个办法是请神汉仗剑作法,捉妖镇邪,装神弄鬼地忽悠一阵后,也有个别病情见轻的,也有病情不好反而加重的。第三个是恐吓法,拿杆老土装,乘其不备,在他身后“嗵”地放一枪,病人吓得一蹦老高,也有被枪声震醒的,也有被枪声吓死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三种办法娄家都试过了,但均无效果。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正是秋老虎天气。那时山里人无电扇,更无空调,好多家连蒲扇都用不起(现在怪屯空调、冰箱、34英寸大彩电都有),晚上男女老少都睡在外面。女人小孩睡在自家院里,男人们都拉领破席,到打麦场上去睡。那里凉快,又能大半夜地叨闲杂,把一天的劳累和一生的无聊都消乏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后半夜,场里一片鼾声。突然就有人惊叫起来。原来他的身边又躺了一个人,浑身摸他,把他摸醒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全场的人便都惊醒了,围拢看时,叫喊的人是李喜娃,在他席上躺着的,是四脚拉叉的娄灯。

copyright Banbijiang

第二天夜里是李三馍叫了起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一个村的人,平日都很爱见娄灯。所以不管老少男人,对娄灯都无甚邪念。全村的男人,都感到了难堪。所以,第三天夜里起,场里便没人了,都忍着沤热,睡到自己家里去了,并且都拴上了大门。只有李长有除外。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李长有不能回家睡,他得看牛。怪屯所在的谷屯大队,是农业学大寨先进典型,干部群众对毛主席的大集体感情深,对邓小平改革开放抵触情绪大,所以到了1983年了,土地牲畜还没分(直到今天,中国不是还有几个地方仍在搞“三忠于 ”不是?)。所以,李长有仍睡到牛屋院里。牛屋院没大门,夜里,娄灯就摸到了李长有的破席上。把个李长有给臊的,深更半夜的,跑到娄庆家去骂:“娄庆!我日你八辈!你把妮儿锁住行不行?!”

copyright Banbijiang

娄庆不是没锁,而是锁不住。娄灯住那间房是个单扇门,门脚磨平了,手一掂就摘开了。 半壁江中文网

第二天,李长有把自家厨房的门摘了,跟娄庆家的破门换了换。娄灯就被锁住了,成了住单号的重囚犯。 ]3 `. u7 p* T. |' |/ f. y, S8 D

人们都说娄灯患的是老淫疯,是想男人想的了。村里到处都在窃窃私语,指责娄庆把女儿害了。换不来媳妇就算了嘛!为啥非要霸着女儿不放呢?多好个妮儿啊,可惜死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哥哥娄下也抬不起头。他知道是自己把妹妹耽误了,耽误成个疯子了。他明白村里人都在议论自己。他吃了饭就下地。不是去干活,是为躲开人群。他躲到狼洞沟上游的一块大寨田里,他的鼻子就是在这块大寨田里被野猪啃掉的,同时被啃掉的,还有他充满希望的人生。现在,妹妹的人生,也等于是被野猪啃掉了──不,是被他当哥哥的啃掉了!他使劲打自己的脑袋。

半壁江中文网

娄灯被锁在小屋里,仍然一丝不挂。但她不吵不闹。不吵不闹的是文疯子,又吵又闹的是武疯子。娄灯坐屋里整天唱歌。没人知道她会唱歌。整天连话都不说的人,怎么会唱歌呢?起初人们以为是收音机在响呢,原来不是,是娄灯在唱。想不到娄灯的嗓子那么好,撵上邓丽君了。娄灯唱的就是邓丽君的歌:“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除了《月亮代表我的心》,她还唱另一首歌,是电影《叶赫那》的插曲。《叶赫那》很少有人看过,只在水北演了两场。可是不知怎么娄灯竟把它的插曲学会了。她唱道:

copyright Banbijiang

阿哥呀,阿哥呀!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阿妹的心在歌唱。 ]3 `. u7 p* T. |' |/ f. y, S8 D

阿妹的歌儿呀,热得像野火, banbijiang.com

阿妹的歌甜的像蜜糖! 半壁江中文网

无心的人啊听不见,

banbijiang.com

有心的人啊记心上。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你可曾听见,阿妹的歌在心里唱,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哎── 半壁江图书频道

阿妹的歌在心里唱……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娄灯疯了一个月后,学校放暑假,李四馍从浙江回来了。他浙江大学毕业,留校任教。村上人都说他当教授了,他们认为教大学的都是教授。李四馍进屋后,大嫂刘秀延跟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咱村娄灯疯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李四馍就愣怔了,瞪着眼睛,许久才蹦出一句:“娄灯疯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大嫂说:“老淫疯,想男人想的,夜里光往男人被窝里钻。”就把娄灯的疯状跟四馍说了。

半壁江中文网

李四馍丢下皮箱就往外走,说:“我去看看。” banbijiang.com

刘秀延说:“看啥看?赤身裸体的,见男人就往身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可是李四馍已经出门了,脚步飞的一样。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李四馍与娄灯同年生。两个孩子赤条条在一起玩时,娄灯的妈就和四馍的妈说,他俩长大,咱们结亲家吧。当然是说着玩的,说后坐在一起的几个女人都哈哈大笑。长大后两人一起上学。偶尔听到大人们提起当年的儿戏话,两个年轻人都脸红。特别是娄灯,从此就不跟四馍说话,见了总躲着。

copyright Banbijiang

娄灯的妈是糖尿病,娄灯的爹是肺气肿,娄灯的大哥是稀屎痨,现在娄灯又疯了,只剩二哥娄下是个健康的人。所以娄家日子很艰难。

半壁江图书频道

四馍说,娄婶儿,我想看看娄灯。

copyright Banbijiang

娄灯妈就作难了,娄灯一丝不挂的。 半壁江中文网

四馍说:“娄婶儿,你就说是我回来了,叫她把衣服穿上。”

内容来自半壁江

娄灯妈就开了门。娄灯望着妈妈,眯眯地笑。嘴里仍然唱着,阿哥呀,阿哥呀!你可曾听见,阿妹的歌在心里唱,哎──阿妹的歌在心里唱……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娄灯妈说,灯,四馍回来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娄灯就不唱了,两眼望着妈妈。 copyright Banbijiang

“四馍来看你来了,你把衣服穿上吧。”娄灯妈很无把握地望着女儿,因为他们曾不止一次地把衣服给女儿强行穿上,但女儿都把衣服扯下,扯得稀烂,以后就不敢逼她穿了,有多少衣裳够她扯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可是这一次,娄灯妈意外了,女儿在她目光的注视下,缓缓地打开一只桐木箱子,挑了一件葱绿布衫,一条白棉布裤子。穿上后又到处找她的鞋,但鞋没找到,她扔到窗户外面去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四馍进屋后,问:“娄灯,认识我不认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娄灯望着四馍,流下两长串眼泪。

banbijiang.com

四馍说:“我带你去城里看病,好不好?”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娄灯点了点头。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四馍当即就让娄灯妈去找娄下,说一个人不方便,让娄下跟他一起带娄灯去地区精神病院。娄庆一家都不同意,说家里没钱,几个月都没吃盐了。四馍说,不让你们掏钱,我给她看我出钱,以后也不让你们还。娄庆一家这才很过意不去地答应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李四馍带着娄灯在地区精神病院过了一星期。回家后,娄灯不脱衣服了,也不唱歌了。但两颊潮红,整天昏睡;偶尔醒来,也是抑郁怔忡,喝3碗凉水,重新睡去。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李四馍不知道她的病是轻了,还是重了,第二天就坐飞机回了浙江。

半壁江中文网

李四馍回浙江是请医生的。浙江富阳有一个老中医,专治精神分裂症。去年浙大一个女学生因谈恋爱神经了,也是赤身裸体地在外面跑,结果,那老先生开了两剂中药就治好了。坐飞机很贵,但四馍为了尽快把娄灯的病治好,他顾不得钱了。 banbijiang.com

5天以后,李四馍带着老中医回到了怪屯。

copyright Banbijiang

老中医扶了半天脉,脉弦数;又观舌,舌红苔黄;又审瞳,瞳郁怒气。老头就捻着胡须,微闭了眼长叹了一口气道:“唉──!相思不遂,情欲压抑;忧郁害怒,肝气沉滞;久而化火,灼津生痰;痰迷心窍,窍不通则神乱;神乱则行为失常,真性率达,莫顾世范……”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娄灯的妈战战兢兢地问道:“她爷,孩子有治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老头睁开眼凌厉地望着她,说:“治倒有治,只怕治好之,又害之。”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娄灯妈连忙说:“不会了她爷,我跟她爹商量了,妮儿病好后,就叫她婚姻自由了,老娄家断子绝孙就算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老头说:“你这才是一副良药!我再给她开两副‘瓜蒌泻心汤’辅之,日一剂,水煎,分两次温服。7日后当可痊愈。” copyright Banbijiang

老头开了15味药,是:瓜蒌,天南星,黄连,栀子,姜半夏,枳实,橘红,竹沥,柴胡,大黄,菖蒲,郁金,白芍,甘草,知母。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李四馍送老头上飞机的时候,问道:“先生,你看,娄灯病好后,需要注意些什么呢?”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老头说,需要保养。 半壁江图书频道

李四馍叹了口气,说:“保养,拿啥保养啊,她家连盐都吃不起。”

copyright Banbijiang

老头说:“她的保养不需要鸡鸭鱼肉。”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那需要什么呢?”

copyright Banbijiang

老头拿眼定定地望着四馍,说:“只须男根一棵。”

内容来自半壁江

四馍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两副药后,娄灯的病果然好了。一家人高兴万分,公开表示,不让女儿给哥哥换媳妇了,只要遇着合适的,就让女儿嫁出去。娄灯从来没说过不愿给哥哥换媳妇,所以,对家里的表态,她也并不喜形于色。但显然她的内心是高兴的,不几天,脸上就红润了,到河里洗衣裳,人们破天荒地发现她抹了粉,涂了口红。 半壁江图书频道

李四馍跟刘秀延说,大嫂,我要跟娄灯结婚。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刘秀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望了他半天,才说:“她是个疯子啊?”

半壁江中文网

四馍说,她已经治好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刘秀延说,那要再犯了呢?

copyright Banbijiang

四馍说,犯了我再给她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毕竟是嫂子,刘秀延不便过多地干预。她叹了一口气,问:“你跟娄灯说了吗?”

内容来自半壁江

四馍说没有。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人家愿意不愿意?”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愿意。” copyright Banbijiang

“你们从前谈过?”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李四馍摇了摇头。不仅没谈过,他们至今连一句话都没说过。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那你怎么知道人家愿意?”刘秀延嗔小叔子一眼。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知道!”李四馍加重了肯定的语气。 内容来自半壁江

刘秀延问道:“你二十七八了不结婚,是不是就是等娄灯的呀?” copyright Banbijiang

李四馍点了点头。 copyright Banbijiang

刘秀延就又叹了口气,说:“要说呢,娄灯虽然没有工作,没有学历,但她是水北第一个美人儿,又温柔,又贤惠,娶了她,也不辱没你李四馍。你说吧,叫大嫂帮你干点啥?”

内容来自半壁江

李四馍说:“娄灯脸皮薄,我也张不开口,你去跟娄灯妈说说,让她跟女儿说。过几天返校,我就把娄灯带走。”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刘秀延就跟娄灯的妈说了。这一说,事情就坏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娄灯妈一听说李四馍要娶女儿,别提心里多激动了。李四馍这娃多好啊!给娄灯治好了病,现在又要娶娄灯。人家可是大学教授啊,一个月几千块工资啊!这下俺妮儿可是掉福窝里了!而自己呢,自己也要跟着女儿享几天老年福了──也能坐坐汽车,坐坐火车,说不定女婿还让自己坐飞机呢!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娄灯妈当即就去跟女儿说。娄灯当然高兴,她在内心深处,就等着这一天呢,等了十几年了啊。但她害羞,光知道红着脸,低着头。

内容来自半壁江

娄灯妈对李四馍充满感激之情,提起四馍的好处,滔滔不绝,啰啰嗦嗦:“妮儿啊,四馍跟你是同一年生啊,都属狗啊,他只比你大3天啊,你们俩是上天安排的姻缘呐!你们几个月大的时候,四馍妈就跟我说让四馍跟你结娃娃亲哩。你看四馍这娃多仁义!咱跟人家非亲非故,掏钱给你治病,坐飞机请医生,那得花多少钱呐!要不是四馍,你不就毁了?你不知道你疯了后啥样子啊!脱个光肚肚,见男人就撵,夜里往男人被窝里钻,连李长有……” 内容来自半壁江

老太太只顾说,没发现女儿的脸早就白了。

banbijiang.com

娄灯的脸是先红的,红着红着,眼看满脸就要渗出血来了,却“唰“一下变白了。她把自己在屋里关了3天,就在李四馍第四天要带她返校时,她却在夜里凌晨4点钟,上吊死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人们说,娄灯是羞死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都埋怨她妈,个贱嘴婆子!疯时候的事,妮儿不知道就算了,你呱啦个啥嘛!你不知道你妮儿从小怕羞?

banbijiang.com

娄灯在住屋的山墙上,用粉笔写了3行字:四馍,你知道吗,我5岁时就开始爱你了。现在,我好像一只花瓶盛满了脏水,没资格再爱你了,我只求快点托生,好从头再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人们于是又纷纷议论:娄灯看着腼腼腆腆的,半天心里这么作精啊!刚出鸡蛋壳就知道恋爱了。 banbijiang.com

李四馍却哭得悲痛欲绝,跟刘秀延说,大嫂……我……我也是5岁时就开始爱娄灯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刘秀延叫道,天爷!都说咱怪屯出怪事,真是啊!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李四馍一直未婚。直到2007年50岁时,才与浙江富阳一个医院的护士结婚。那护士就是那个老中医的孙女,年仅24岁。春节期间携新娘回乡探亲,村上人一见无不惊骇:新人竟与娄灯一模一样!打听其生辰八字,竟是1983年10月14日凌晨4点出生——与娄灯自杀同年、同月、同日、同时!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世界上的事,真不好解释啊!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