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婚恋家庭 > 完美告别:女人不断修炼的一生 > 第 4 章 很多女人天生就会“向下攀比”的手法
第1节 第一章

她是一个最怕被人讨厌被人恨的人,哪怕只是一个冷漠的眼神,都会让她如芒刺在背,所以她凡事都力求做到最好,总是察言观色,体会别人的好恶,宁可克制自己,也要奉迎别人,只为了不遭人讨厌不被人仇恨不看人冷眼。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12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虽然戴明很快就买了车,但她仍然跟侯玉珊carpool。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主要是接送孩子上学放学,因为校车早上来得很早,下午回来得很晚,时间都花在了路上挨家挨户地接人送人,半小时不到的路程,校车可以走一个多小时。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两个妈妈心疼孩子,一商量,就决定自己接送,好节约点车上时间,让孩子早上多睡一会儿,下午放学后早点到家。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戴明早上反正是要早起上班的,就由她送两个孩子去上学;侯玉珊不坐班,时间上比较灵活,就由她接孩子放学,下午三点左右就接回家来了。两个孩子一起写作业一起玩,戴明下班后再到侯玉珊家接女儿回家。 半壁江中文网

两个孩子在一起玩得很开心,两个妈妈也处得很好,但两家的男人却比较生分,都尽力避免与对方见面,而且两个人私下对老婆说的理由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季永康的理由是:“不是一路人,在一起别扭。”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匡守恒的理由是:“没有共同语言,说不到一块去。”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当然,到了两个女人认为两家人必须聚一聚的时候,两个男人也还是会出席的,而且都礼貌周全。但如果不是逢年过节两边女人逼着催着,两个男人是能不碰面的话绝不碰面。 内容来自半壁江

季永康特别反对戴明跟侯玉珊来往:“那个女人精怪得很!你跟她来往肯定吃亏!”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不会的,我觉得她待人挺好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是你傻呗!你天生就是被别人卖了还帮忙数钱的主儿!” ]3 `. u7 p* T. |' |/ f. y, S8 D

“除了你,谁会卖我?”

]3 `. u7 p* T. |' |/ f. y, S8 D

“呵呵,我想卖你也卖不出去啊!想当初,你还算年轻的时候,我卖你都没人要,现在你都徐娘半老了,更卖不出去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她知道他是开玩笑的,但听着也很刺耳,便打断他说:“那你说说她怎么精怪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她还不精怪?那个柏老师起先不是叫她女儿陪他儿子玩的吗?她不是使了个金蝉脱壳之计拒绝了吗?就你傻,人家一提你就同意了,不知道想个计策推托掉!”

半壁江中文网

“干吗要推托掉?小明和小聪玩得挺好的,还免了学琴的费用。你当初不是竭力赞成小明跟小聪玩的吗?”

banbijiang.com

“你都答应了,我还能说什么?”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但这事跟玉珊也没关系啊,她拒绝柏老师的时候,都还不认识我呢。”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反正我很讨厌那个女人,太强势了,恨不得爬到男人头上去拉屎!你看她平时支使老匡的那个劲头,真恨不得上去甩她两耳光!” 半壁江图书频道

“人家支使自己的丈夫,要发牢骚也该人家的丈夫来发牢骚,她又没爬到你头上去拉屎。” copyright Banbijiang

“但是她把你带坏了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她怎么把我带坏了?我爬到你头上去拉屎了吗?”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你暂时还没爬到我头上来,但也没多远了,已经爬到肩膀上来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别瞎说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季永康数落道:“怎么是瞎说呢?你说你在国内的时候,什么时候支使过我做家务?现在跟她在一起混了一段时间,你动不动就叫我洗碗——” 半壁江中文网

这倒是个事实。 ]3 `. u7 p* T. |' |/ f. y, S8 D

戴明现在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在国内的时候能那么惯着丈夫,真的是从来没支使过他做家务事,包括坐月子期间都是这样,一切都靠他自觉。如果他想起来做一点,那就做一点,比如换个灯泡,修个自行车什么的,做了她会感动半天。如果他不自觉,那她就自己做算了,包括换个灯泡,修个自行车什么的,反正等他自觉的那工夫用来做他该做的事,已经是绰绰有余。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而他自觉的次数很少很少,结婚这么多年,应该不上两位数。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但擦亮她的眼睛,激起她的不满的,并不是侯玉珊,而是单位的几个华人女同事。大家在一起吃午饭,很容易就说到各自的丈夫上去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结果说来说去,就她的丈夫在家啥事都不干。 ]3 `. u7 p* T. |' |/ f. y, S8 D

她并没直接说“我丈夫啥家务活都不干”,但别人都能数出一串丈夫做的家务出来,而她一件也数不出来,那就等于是说“我丈夫啥家务活都不干”了。大家都是搞科研的人,这么简单的推理难不倒人家。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那几个女同事就开始打抱不平了:

半壁江中文网

“你可不能这么惯着他!凭什么呀?大家都在工作,凭什么你下了班还要做家务,而他就什么也不做?”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你没听说过吗?好女人是一所学校!丈夫勤快不勤快,都在女人调教。你可别对他放任自流,到时候把自己累死了,他娶个年轻的,用你的钱,开你的车,睡你的男人,还打你的孩子!”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你等男人自觉?那得等到太阳从西边出了!你得给他分派任务,规定他在什么时候做完,不完成任务就惩罚他!”

banbijiang.com

戴明知道人家都是为她好,但她其实很怕这种好心。就像一个脸上糊了锅黑的人,如果没人告诉她脸上有锅黑,她在闹市走一天也不会有什么不适。 ]3 `. u7 p* T. |' |/ f. y, S8 D

但一旦有人指出了这一点,她就无法顶着锅黑在闹市里待下去了,一定得想办法打盆水,拧个毛巾擦上肥皂,对着镜子把锅黑洗掉才行。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洗掉了还没完,还会为刚才顶着锅黑在闹市走了半天而尴尬好久。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是啊,我也是博士后,我也在搞科研,我也想出成果,凭什么你就可以甩着手搞科研,而我就得一日三餐做好了你吃,还得接送孩子打扫房间呢?

半壁江中文网

有朝一日我侍候你搞出了科研成果,得了诺奖,你要是有良心,可能还会在领奖大会上提一句,说我是你背后的女人,如果没良心的话,不知多么瞧不起我,说早就知道女人成不了气候呢。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不想暴露出单位那几个女同事,便简单地对丈夫说:“这不关人家玉珊什么事,只是最简单的夫妻相处之道,家务应该分摊,我用不着谁指点也能知道这一点。”

banbijiang.com

“我哪有时间做家务?”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那我又到哪儿找时间做家务呢?你要搞科研,我不也要搞科研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搞不搞得出成果都无所谓,人家一句‘女人嘛’,就把你原谅了。但我就不行了,搞不出成果就说不过去——”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承认社会上是有这个偏见,她也决定以后再不逼他做家务了,只要他的时间的确是用在科研上就行。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但季永康对侯玉珊还有不满意的地方:“你跟她拼车,早上跑去送孩子上学,搞得我只能坐公车上班。”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她许诺说:“从明天起,你别去坐公车了,在家等我来送完孩子再载你去上班吧,反正你们也没规定非得几点到实验室不可。”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但你下午还要绕到她家去接小明。” copyright Banbijiang

“那你说怎么办呢?”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你们干吗要放着现成的校车不坐,偏要接送呢?”

内容来自半壁江

“校车早上六点就来了,路上接这个接那个,要绕到七点多才到学校,这一个多小时不是浪费了吗?下午两点多就放学了,但校车又要送这个送那个,等小明回到家,都三点多了,她年纪小,又不能一个人待在家里,玉珊把小明接到她家,免费帮咱们看几个小时,咱们感激都来不及,还说人家——精怪?” copyright Banbijiang

季永康没话可说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匡守恒对戴明倒没什么反感,也不反对妻子跟戴明来往,他只是不喜欢季永康,总说季永康自视甚高,目中无人:“读了个博士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还是跟我一样,做个博士后吗?等我们回到国内,就能比出个高低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侯玉珊不明白:“人家又没说你什么,你怎么总觉得人家瞧不起你呢?”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还用说?我眼睛毒得很,他尾巴一翘,我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两个女人一般是不会把丈夫私下的评论说给对方听的,但有时候匡守恒让侯玉珊生气了,侯玉珊就会向戴明控诉丈夫的种种不是,顺便就把这些枕边话都说出来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而戴明受了人家的推心置腹之恩,也很想报答,同时也为了安慰侯玉珊,就会把自己家的烦心事也说出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是一种“向下攀比”的手法,很多女人天生就会,其目的是让对方感到“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由此获得一种心理平衡。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据说这是最好的开解方法。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事实证明这的确是最好的开解方法。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每次都是侯玉珊闷闷不乐地数落丈夫的不是,然后戴明也开始数落丈夫的不是。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再然后,控诉大会就变成表彰大会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一个说:“其实你们家老匡还是不错的,吃了饭至少还洗个碗吧?我们家那位吃了饭连碗都不洗,往水池一丢就完事。”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另一个说:“但你们家老季他忙啊!人家是冲击诺贝尔奖的人,除了吃饭睡觉,别的时间都在搞科研搞学习。如果我们家老匡把时间花在科研和学习上,那他不做家务我也没意见呀。”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么互相表彰一番之后,两个女人就觉得自家的男人还是不错的,虽然有缺点错误,但也不比全天下的男人更坏。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既然男人都有这样那样的缺点错误,那咱们的丈夫有这样那样的缺点错误也就不稀奇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不稀奇的东西就叫普遍。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普遍的东西就容易接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因为大家都能接受,你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最可怕的不是你嫁了个坏丈夫,而是人家都嫁了好丈夫,唯独你一个人嫁了坏丈夫。如果大家嫁的都是坏丈夫,甚至是比你丈夫更糟糕的丈夫,那你就不会感到不幸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幸福是在比较中产生的!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有时,开着开着表彰大会,侯玉珊会开玩笑地说:“你觉得老匡这么好,干脆我把老匡让给你好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刚开始的时候,戴明很不习惯这种玩笑,更不敢反开回去,总是急赤白脸地加以申明:“哎呀,你可别误会了,我这么说,只是——”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呵呵呵呵,我知道,我跟你开玩笑呢!”

banbijiang.com

两个女人各自脑补了一下换夫后的情景,还是觉得自家的丈夫好。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不管怎么说,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都处习惯了,要真的换个人,还真觉得别扭。一切都得重新开始,多麻烦啊! ]3 `. u7 p* T. |' |/ f. y, S8 D

侯玉珊说:“其实,我要是跟老匡离了的话,还真能找到人。”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是吗?”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刚来美国的时候,待家里没事干,就去东方店打工,那里有个美国小伙子,学了几年汉语的,也在那里打工,不是为了赚钱,主要是为了操练汉语。他刚开始以为我还没结婚,追得可起劲呢!”

]3 `. u7 p* T. |' |/ f. y, S8 D

戴明绝对相信,因为侯玉珊本来就长得甜美,生了孩子也没发胖,穿衣打扮也比较新潮,看上去像个年轻小女孩。

copyright Banbijiang

她很感兴趣地问:“多大的小伙子啊?”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呵呵,比我小十来岁呢。”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那他不知道你的年龄吧?”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知道啊,我从来不隐瞒自己的年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那他还追你?” ]3 `. u7 p* T. |' |/ f. y, S8 D

“怎么不追?一直到我把老匡带到店里去晃了几圈,他才不追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哈哈哈哈,那老匡是不是打翻醋坛子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才不打翻醋坛子呢,他自信得很,说‘只要我一露面,管他什么妖魔鬼怪都得遁形’。呵呵,也不怪他自信,还真是这样,跟他谈恋爱之后,还有很多人追我,但拿来跟他一比,就都入不了我的法眼了,统统拒掉!”

半壁江中文网

想到自己跟季永康恋爱前都没几个人追,恋爱后那就更是没人追,戴明的心里无比失落。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13 banbijiang.com

跟侯玉珊和单位那几个华人女同事一比,戴明发现自己的爱情婚姻都很失败。 半壁江图书频道

简直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banbijiang.com

一开始就缺了追求的过程,是被人介绍撮合的。而她一经撮合就立马答应了,简直就是饥不择食。所以季永康一点都不珍惜她,从来都不迁就她,都是她忍气吞声迁就他,生怕闹矛盾,生怕离婚。 ]3 `. u7 p* T. |' |/ f. y, S8 D

她越迁就,他就越放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她越怕离婚,他就越不珍惜她。 ]3 `. u7 p* T. |' |/ f. y, S8 D

而别的女人,都是良性循环。 banbijiang.com

比如侯玉珊,人生得漂亮甜美,追求者大把。匡守恒是千辛万苦才追到老婆的,所以就特别珍惜,虽然他像所有男人一样,也有发懒病的时候,但他爱老婆,所以就怕老婆,不管他有多么懒,只要侯玉珊使出杀手锏:不让上床,他就得乖乖投降。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如果这一招还不奏效,也没事,侯玉珊还有特级杀手锏:离婚!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匡守恒立马就软了,赶紧地来哄老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说来说去,还是打铁要靠本身硬。侯玉珊敢提离婚,是因为她转身就能找到新的对象。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比匡守恒更年轻更英俊的对象。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但她戴明就没这个能耐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她从来没试过不让丈夫上床,倒是丈夫爱用睡沙发来惩罚她。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从性的意义上来讲,她并不怕他睡沙发,反正做爱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如醉如仙的事,就是一个义务和程序。但她很怕他睡沙发所具有的深刻含义,那就意味着他在生她的气,他不满意她,他讨厌她,他连碰都不想碰她。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她更怕他几天几夜不跟她说话,怕他绷着脸进进出出,怕他会离家出走,让全世界都看她的笑话。她最怕的是女儿会觉察到,会担心地问:“妈妈,你和爸爸吵架了吗?为什么爸爸不理我们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她也没提过离婚,不敢,知道自己如果提离婚,季永康不会转弯,不会来恳求她,不会改进自己,正好相反,他会真的跟她离婚,去找别的女人。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以他的条件,找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并不难。

半壁江图书频道

而她,只能从此孤零零一个人。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爸妈肯定会非常难过,因为自己的女儿成了家族里第一个离婚的女人。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还有她的女儿,不知道会判给谁。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不管判给谁,都是一个破碎的家庭。 banbijiang.com

女儿得两边跑,定期去见父亲。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还有父亲的新欢。

copyright Banbijiang

孩子很快就会喜欢上年轻漂亮会打扮跟孩子年龄更相近的新妈妈,而她这个亲妈就变成了一个孤独寂寞老态龙钟啰唆讨人厌的女人。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呢? ]3 `. u7 p* T. |' |/ f. y, S8 D

就是一点小事:丈夫不做家务。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为这么一点事闹到离婚,值得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肯定是不值得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还不如自己把家务做了算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也不会累死人。

半壁江中文网

其实这样的思考,她只做过几次。但这几次很管用,想清楚了,想通了,就变成了习惯。再后来就不用思考了,直接包揽家务了事。 copyright Banbijiang

她曾经向侯玉珊透露过自己的这番思考,但侯玉珊不以为然:“你太胆小了,完全是自己吓自己。你们老季哪里有你说得那么勇敢?你就大起胆子提个离婚试试,我保证他跪下来求你!你这么完美的女人,他上哪儿去找啊?”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知道自己不完美,从来没敢试过。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只在刚生了儿子后的那段时间,她提出过离婚。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是被逼无奈。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本来是很开心的事,真算得上要雨得雨,要风得风,已经有了个女儿,又怀上二胎,刚好就生了个儿子,再没有比这更称心如意的事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那时,侯玉珊这个专程到美国来生儿子的人,都还没怀上,羡慕得要命:“你看你看,你还是我提醒了才想到要生儿子的,结果你一下就成功了,而我呢?努力了这么多年,都没怀上一个儿子!”

半壁江中文网

她安慰说:“别着急,儿子会有的,肯定会有的!”

半壁江中文网

但生下儿子后的那几个月,差点要了她的命!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起因是公公婆婆都到美国来看孙子,所以她没让自己的爸妈来,四个老的一起来,家里住不下。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早就知道季家的男人都是甩手掌柜,在家里是横草不拿,竖草不拈,都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主儿,所以她从来没指望过公公帮她做家务。 半壁江中文网

但婆婆是典型的中国农村妇女,勤劳勇敢,家务事包揽,所以她对婆婆寄予很高的期望,以为婆婆是来给她坐月子的,至少能减轻她一点负担,一个做饭,另一个就带孩子。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唯一担心的,就是婆婆带孩子的方式可能和美国的方式不同,她准备尽可能按婆婆的方式带,反正只半年时间,等公婆走了,她再按美国方式带孩子就行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但到了做饭的时间,季永康发话了:“戴明,你不能等我爸妈做饭的,他们是长辈,咱们是小辈,他们上咱们家来做客,理应咱们小辈侍候他们。”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她虽然失望,但仍然息事宁人地说:“好的,我现在正在喂奶,要不你去——做下饭?”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哪会做饭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学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现在他们在这里,我怎么好学做饭?要学也得等他们走了再学。”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为什么?”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们那里不兴男人下厨房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她斗胆说:“但是现在——不是在你们那里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没再说什么,沉着脸出去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她以为他去厨房做饭了,想到他连煤气炉都不会用,生怕他搞出事来,便匆匆给孩子喂完奶,到厨房去帮忙。

内容来自半壁江

结果连根人毛都没见着。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公公婆婆也不见了。 banbijiang.com

她搞蒙了,急忙去问女儿:“你爸上哪儿去了?还有你爷爷奶奶?”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他们出去吃饭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出去吃饭了?上哪儿去吃饭?”

banbijiang.com

“上餐馆。” ]3 `. u7 p* T. |' |/ f. y, S8 D

“上餐馆去吃饭?怎么——没吱个声?”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女儿很认真地说:“吱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跟谁吱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跟我吱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是吗?他们——怎么跟你吱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爸爸说‘你妈不做饭,我们上餐馆吃去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丈夫带着公婆出去吃饭,都没告诉她一声,还把罪过都推在她头上。她气得直发抖:“那你——他们——没叫上你?”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叫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你怎么没去?”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说我妈不去我就不去,我要帮妈妈看弟弟。” 半壁江中文网

她的鼻子一酸:“我的宝贝女儿,只有你疼妈。妈这就去给你做饭,你帮忙看着弟弟。” 半壁江中文网

“不用了吧,他们吃了肯定会给我们带回来的。” banbijiang.com

“他们这样说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们没有这样说,但是——我们每次在外面吃饭,不是都给爸爸带回来了吗?”

半壁江图书频道

的确如此。有时她的同事熟人请吃饭,季永康总爱找个理由不去,说自己忙,其实是不爱跟人交往,觉得她的同事朋友不上档次:“一群老娘儿们,我才懒得去掺和!说起来都是在实验室工作的人,好歹也算个搞科研的,但那个思想境界跟街道妇女没什么两样,成天就知道张家长李家短,挑拨人家夫妻关系,都是爬到男人头上拉屎的主儿!” 半壁江中文网

他不肯去,她也没办法,只好去对人撒谎,说他多么多么忙,还得给他备饭,要么去之前就做好了放家里,要么从聚会上带些吃的回来,要么在外面买些食物带回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安慰自己说:他的确不会做饭,可能也不好意思逼着她去做,那么他带着父母出去吃也算合理,只要他们记得给她们娘儿俩带饭菜回来,她就满足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为此,她都不好意思自己做饭吃,免得待会儿人家带了饭菜回来,却发现她们娘儿俩已经吃了,那多不给人面子! copyright Banbijiang

尤其是她刚才没(来得及)给公婆做饭,现在却给自己和女儿做饭,肯定会让那三个人不高兴。 半壁江图书频道

于是,她忍着饥饿,等丈夫和公婆带饭回来。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给女儿支招说:“你先吃点cookie什么的垫一垫。”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不吃cookie,留着肚子吃餐馆里带回来的好东西!”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一直等到晚上八点多,那帮人总算回来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抱着儿子从卧室出来迎接,女儿也喜滋滋地跑到客厅来,结果两个人都失望地发现:那三个人,六只手,全都是空空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女儿埋怨地问:“爸爸,你没给我和妈妈带吃的回来?”

半壁江中文网

“你们又没说要带吃的回来!”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们每次都给你带吃的回来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叫你去你怎么不去呢?”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女儿嘟着嘴,站在那里不说话。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她赶紧说:“没事,我来给你做饭。”

内容来自半壁江

那三个人都坐沙发上看电视去了,她把儿子放到丈夫腿上:“你帮忙抱一会儿,我去做饭。” ]3 `. u7 p* T. |' |/ f. y, S8 D

丈夫手足无措地看着腿上的孩子:“你把他放床上嘛,干吗从早到晚抱着?”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不是从早到晚抱着,只是他醒着的时候抱一会儿,可以跟他bonding(建立感情)——”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婆婆插嘴说:“他一个男人家,哪里会抱孩子?我来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她把儿子从丈夫腿上抱起来,交给婆婆,然后到厨房去做饭。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婆婆抱着孙子跟过来:“我说给你带个背儿带过来,你公公说不用,说美国东西多得很,还用你带个背儿带过去?你看这不让我说准了?美国就是没有背儿带卖。”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什么背儿带?”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背儿带你不知道?就是——背孩子的——” banbijiang.com

“哦,可能有卖的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那怎么不买一个?”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呃——这里出门都是把孩子装在——提篮里,不兴背。”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出门不用,你在家用得上啊,做个饭洗个衣服什么的,把孩子背在背上多方便。”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您以前——都是这么背着孩子做饭洗衣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是啊,我们那时候哪里能跟你们现在比?生了孩子就不用上班了,我们那时候生了孩子,下面的血水还没干,就下地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的眼泪唰唰地流下来,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为婆婆,抑或是为天下的苦命女人。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想到丈夫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她也不好责怪他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但他还在责怪她!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夜晚,他一进卧室就背朝她躺在床上,一声不吭。

半壁江中文网

她知道他在生气,但她不知道他在生哪门子气,或者说,她想不出他有什么资格生气,该生气的是她,而不是他!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但她习惯性地去求和:“生气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不回答。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她解释说:“我也没说不做饭,我就是那时在喂奶,手不空,等我空出手来就会去做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要是我们坐那里等你空出手来,只怕都饿死掉了!”

banbijiang.com

“你们干吗要坐那里等我空出手来呢?你们不能——先做起来?煮个饭,洗个菜——也不是什么难事,咱妈肯定会——”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现成的媳妇放这里不做饭,那我还娶媳妇干吗?让我妈这个老辈子来做饭,你好意思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你也是小辈,你可以先做着嘛。”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爸妈在这里,你叫我去做饭,这不是成心气他们二老吗?”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你们那里的规矩——也太——没道理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有道理没道理,都不是我制定的。他们在这里的时候,我们都得遵守。等他们走了,你放肆一点可以,但现在不行!”

半壁江中文网

她感叹说:“早知是这样,还不如让我妈来帮我坐月子。”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烦了:“你就是这样,什么都是你妈好!你过门这么多年,根本没把我妈当成自己的妈!”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想起自己这么多年来兢兢业业讨好公婆,还有那一大帮小姑子小叔子大伯子的,个个都是照顾周全,但无论她做得多么完美,也还是落得这个下场,不由得委屈地哭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从床上坐起来,压低嗓音说:“你号丧啊?我爸妈刚来,你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存心把他们气走?你要号滚外面去号,别在我家里号!” copyright Banbijiang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