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母亲不是圣人

半壁江中文网

前年母亲生日那天,我买了一件很普通的衣服,又封了一个50块钱的红包,骑自行车回去送给母亲。母亲连看也不看,就把红包放进口袋,把衣服放到桌上,不冷不热地叫我:“坐吧。”我蹬自行车出了一身汗,又累又渴,就去倒茶喝。

内容来自半壁江

正喝着茶,就听见外面有小轿车的声音,那是大姐回来了。母亲好像听到命令一样,立刻迎出门去,守在小车旁边。大姐一下车,母亲就满脸笑容地请她进屋,问她累不累。大姐说:“妈,我不累。”大姐坐小车回来,怎么会累呢?真正累的是我,应该问我累不累才对,可是母亲却没问我。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大姐也给母亲买了一件衣服,又漂亮又贵重。我在商场里见过,最少要1000元,比我送给母亲的那件贵10倍。大姐也给了母亲一个红包,比我的大得多。母亲双手捧起大姐送的衣服,小心翼翼地摆在桌上最显眼的位置,再把那个大红包放在衣服上,让众人欣赏。母亲亲手给大姐倒了一杯茶说:“坐下喝茶。”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母亲对大姐的亲热,刺痛了我的心。我难受极了,一头扎进厨房拼命干活,油烟呛得我流下泪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第二年,母亲生日时我不再回去,只托哥哥带了一点礼物给母亲了事。

半壁江图书频道

明天又是母亲的生日,我依旧买了点礼物,托哥哥带给母亲。可是哥哥却不干,说:“去年妈生日你没回去已经不好了。明天你再不回去,大家还以为你对妈有意见呢。”我说:“我就是对妈有意见,她对大姐好,对我不好。大姐钱多,能讨妈的欢心;我钱少,讨妈嫌。”哥哥说:“不会吧,妈不是那种人。”我委屈地说:“你没尝那滋味,当然不知道。大姐回去,妈每次都到门外迎接;我回去,妈几时出门看过一眼?我穷,没法跟大姐比,但我还有一点自尊心。你不帮我带东西给妈,我另找人带。”我一气之下,便把东西拿回了家。 半壁江中文网

我刚回到家一会儿,哥哥就追来了。他买了很多东西送给我,比我买给母亲的还多。我说:“你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哥哥不说话,放下东西,拿起我给母亲的礼物就走。我送哥哥出门,一直送到楼下的马路边,哥哥这才说:“以前我来你这里,你最多送我到门口。这回破例送我到马路边,是不是因为我这回买的东西多?”我生气地说:“哥,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哥哥说:“我把你当平凡人。平凡人会受名利影响,抽到大奖会高兴,丢失钱财会伤心。我这次送给你的东西多,你就陪我多走几步路,这很正常。平凡的母亲也会受名利影响,哪个女儿给她东西多,她就会亲热一点;哪个女儿给她东西少,她就没那么亲热。我知道,你希望妈对你和大姐一样亲热,可那要不受名利影响的圣人才做得到。我听说,那种道行高深的圣人,要五百年才出一个。我们的妈不是圣人,但她确实是个好母亲,你给她买的衣服,她一直穿在身上,袖口磨破了都舍不得丢。妈并没有嫌弃你。”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的泪水无声地流了出来,我哽咽着说:“哥,别说了。我明天回去看妈。”

copyright Banbijiang

回去后,母亲依然对大姐很亲热,对我没那么亲热。但我不再怪怨母亲。因为我知道,母亲不是圣人,我们都不是圣人。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母亲的信仰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几年,母亲过生日,会有一些不认识的人上门为她祝寿。这些人,有信佛的,有信基督的,还有什么也不信的。他们除了信自己的神,还信面前这个驼背的矮小的戴灰色头巾的不识字的农村老太太。我常常想,我的母亲,有什么神奇的力量,叫这些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在心灵上归顺于她?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小时候,觉得母亲不是特别爱我,甚至还怀疑过自己是后娘养的。因为我手里要是有一点点好吃的东西,这时候若有个没娘的孩子跑过来,盯着那东西狠瞅,而母亲正巧又在旁边,我就知道我的权利不保了:母亲一定会叫我分给那个小孩子至少一半。一开始我是不情愿的,母亲说:“你饿,他也饿。你还有娘,他没娘。”既然他也饿,又没娘,好吃的我不能独吞。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所以我吃东西的时候,很害怕那些没娘的孩子突然冒出来。幸亏我们村这种情况不多,只有五六个。他们不是我母亲生的,但是在我家餐桌上的权利和我一样大。我喝稀的,他们也喝稀的;我吃稠的,他们自然也吃稠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还很害怕穷人。我们家本来就很穷,但是还有比我们更穷的。他们一来,母亲就坐不住了,她总得找点东西给人家,南瓜条啦,干菜啦,土豆啦,“穷帮穷,”这是母亲的信条,“总不能叫人家空着手回去吧”。好像我们家是一座宝山金库。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还很害怕鳏寡孤独。一见了这些人,母亲的腿就走不动了。她和孤儿寡妇、家有不孝儿女的老人、病人,甚至傻子、瘫子、要饭的简直是一大家族。她陪着他们一块儿抹眼泪、叹气,替他们想办法、出主意。我记事的时候,她40多岁,高大、强壮、能说能干,是很有点办法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有一回,一个要饭的疯女人刚被家人从我们家领走,我实在忍受不了心中的厌恶,对母亲抱怨。母亲挥手给了我一个耳光。这是母亲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打我,所以我记得很清楚。我还记得母亲当时说的话:“这人和你一样,也是爹生娘养的,饿了,肚子也会难受;冬天没衣服穿,也会冷;你打她,她也会疼。你试试,你试试!”她哭了。这一巴掌,把我打得从此像变了一个人。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需要帮助的人,总是那么多。母亲觉得自己没本事,深感痛苦。她拜过菩萨,她说菩萨有一千双手,一千双眼睛,是“千处祈求千处应”的。母亲跪下去的时候,我站在旁边,觉得她可笑又可怜。菩萨高高在上,管你这事儿么?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多少年后,我做了志愿者。参加慈善会的资助孤儿的活动,周末还坐公交去桥西“弘德家园”,给那里的孩子们辅导过功课。这事儿叫母亲很高兴,她在电话里连连说:“真是我的好闺女,你真是我的好闺女!”从小到大,母亲还没有这么夸奖过我呢。 copyright Banbijiang

母亲60岁那年,突然想起做生意。她不识字,能做什么生意?被褥枕头罢了。这是她的拿手活。退休的父亲骑着三轮带着她,到附近集市上买来布和针线,约了几个婶子大娘,做出来的活儿放在二姐的家具店里,摆在最显眼的位置。建筑工地上的打工仔特别喜欢母亲做的被褥,里面装的都是好棉花,又软和又舒服。 ]3 `. u7 p* T. |' |/ f. y, S8 D

她一辈子没赚过这么多钱,一边数一边掉眼泪。那年发大水,各公家单位都捐被褥,市场上的被褥一时脱销,价钱直线上升,母亲坚持不涨价,这让来要货的人感觉奇怪。她把被褥做得更厚,因为她听说那些受灾的人没有房子,睡在露天,被褥厚一些,可以当墙挡风寒。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她的小被服厂开了3年,买了席梦思床、新家具、沙发、电器,像结婚的洞房一样新簇簇,一应俱全。村子里无依无靠的老太太们喜欢来她的屋子里坐着喝茶聊天。在冬天,她的屋子炉火总是烧得很旺。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老了,身体渐渐衰弱,时常自言自语:“老这么拖累儿女,活着有什么意思?”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为了叫她感到活着有意思,我回老家时带回一卡车旧衣服,是江浙一带捐献的,因为我说起老家的情况,他们就给了我这车衣服。母亲终于有事儿干了,而且是她最喜欢做的事儿,她和父亲整理收拾干净这些衣服,叠得整整齐齐,分成一包包,每天往外送,谁家需要什么,孩子多大了,谁家有生活不能自理的人,母亲清清楚楚。她从前做生意进货出货都是心算,从来不出错。这车衣服他们忙了一个秋天,送了十几个村子。父亲负责登记姓名,一个小本子密密麻麻记满了。这个账本有两样用处:一是给那些捐赠者有个交代;二是为受捐赠者建档案。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把母亲说的最困难的几户拍了照片,带到石家庄,引起了一些善心人士的关注。其中有个叫信秀华的下岗女工看了,给了我500块钱,说是一对离休夫妇托她转交的。到现在我也没见过那对离休夫妇。信女士叫我给“最需要的人”。做这事儿需要了解情况,我回老家只是吃顿饭的工夫,“像打了个闪”,哪里了解那么详细?还是交给母亲去办,母亲说,500块钱,可把她给难住了,好几个晚上睡不着,比较来比较去,需要帮助的人太多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她患有腿疾,最近颇严重,渐渐坐在那里不能动,就把我们兄弟姐妹的旧衣——送人也没人要的——用剪刀剪成均匀的碎片,再折叠出一个个小三角,针线拼接连缀起来,里面铺上一层丝棉,一个圆圆的柔软的坐垫就成了,状似莲花,五彩缤纷,煞是好看。过年回家我们抢着坐这个莲花垫。

内容来自半壁江

母亲笑了。好长时间,已经无人要求她做什么了。可一个做母亲的,多么渴望被人需要啊。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个在电视台做主持人的女友来,她是那种对美有嗜癖的女子,她欢喜地领受过母亲的赠品,回赠给母亲一个大包,里面包着的全是她的华美霓裳。说是旧的,可一点看不出旧来,只是她自己穿腻了,剪碎真是太可惜,但送人却不合适,因为奇装异服居多。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母亲这回又有事儿干了。她就像一个织女,把这些还散发着主人衣香鬓影的彩云一块块裁开,按照颜色、质地、光泽度、厚度分门别类,摊在床铺上、窗台上、地板上,运用她了不起的直觉,细细拼接。不识字的人,审美感可一点不缺乏,再拼出来的莲花垫,明丽雅洁朴拙大方,颇有杨柳青年画、民间剪纸二者兼备的味道。我们全家一致认为,经过捕捉灵感、酝酿构思、精心制作,第二批作品更漂亮,更有收藏价值。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母亲很高兴,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坐垫,还这么受人欢迎!我到街上的布店里批发了一堆碎布零头给母亲搞专业创作。很快,我家的沙发、小凳、地板上铺满了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莲花垫。一进家,感觉彩云朵朵,好似天堂。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们选出其中最好最美的莲花垫,寄赠给远方那些未曾谋面的人,那些和我们有着共同的信仰的人。 半壁江图书频道

莲花渡水纹的,荷叶镶金边的,菱形花的,心形花的,节节藕的,甚至红桃方块形状的……母亲的快乐,是她亲手千针万线做的这些莲花垫,被更多的人喜欢、得到;母亲的信仰,是爱的信仰。 ]3 `. u7 p* T. |' |/ f. y, S8 D

矮小、驼背、灰头巾,盘腿坐在那里,手里捏着针线,静静地,忘了病痛,有时候抬头笑一笑,颇像一个观音。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母亲今年76岁。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明年一定回来吃母亲包的饺子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过年了,作为一个北漂又是单身的我,除了回家过年好像没有别的选择。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在北京习惯了有暖气有彩电的日子,真的不愿回去面对寒冷的家里那台只有几个频道的黑白电视机。家里的一切,除了父母,好像没有什么是我希望看到的。所有人都积极地往家赶,我却一直心如止水。只是放假了,所有人都走了,不敢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宿舍,也只好回家。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到家已是阴历二十七的晚上。进家门,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冷、贫穷。没有一点新年的气息,连个“福”字也没有。还是记忆中仅有的家具,一张桌子、一排沙发、一台17英寸的黑白电视机。一切的一切并不因为我离家一年而有任何改变。唯一的变化应该是家具更破了些,墙上的灰尘多了些。放下包走进屋门的那一瞬间,我决定,明年宁愿一个人守着宿舍过年。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虽然家里的空气及我的心很冷,但父母见到我却是异样的热情。尤其是母亲,像打量未过门的儿媳一样,把我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最后像领导总结致辞一样,叹口气,说出五个字:瘦了,瘦多了。虽说这是我半年来坚持减肥的结果,可听到母亲简简单单几个字的叹惜,竟觉得委屈极了。心里一热,眼圈竟红了。母亲没再说什么,只是背过去抹了一下脸,去做饭了。 banbijiang.com

从小到大,过年所有的主食都是饺子。大年三十,大年初一、初二,每天都是饺子。因为在贫穷的家乡人眼里,饺子仍是最好的食品。所以回家的第一顿饭,母亲仍是拿饺子来款待远道归来的女儿。而对母亲做的饺子,我却是敬而远之的。记忆中母亲做的饺子,总是很多很多的白菜很少很少的肉,很厚的皮很少的馅儿。所以,在面对母亲张罗了半天端上来的满满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时,我不禁皱了皱眉头。 copyright Banbijiang

“吃一个尝尝,今年的饺子全是肉馅,只放了一点儿白菜。”母亲在旁边热情地“怂恿”我动筷子。

banbijiang.com

“吃吧,孩子。”一直沉默的父亲发话了,“去年你跟你姑说你妈从来没包过好吃的饺子,你妈念叨一年了,说今年你回来一定要包一顿好吃的饺子给你吃……”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在记忆中搜寻了半天,才想起去年是跟姑发过牢骚,埋怨母亲包的饺子太难吃。没想到一句话竟让母亲记了一整年。我拿起筷子夹起一个饺子一口咬下去,满嘴的香气……

banbijiang.com

在第一个饺子下肚的一刹那,我又做了一个决定:明年一定回来吃母亲包的饺子!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父爱总深沉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在我眼里,我的父亲一直都是那么严厉,直到现在,当我口袋里面没有钞票的时候,只有向母亲去要,从不敢向父亲张口。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父亲当了30年的兵,在军营里就养成了刚正不阿的脾气。转业到了地方后当了领导,还是用他带兵的方法来管理下面的职员,被人们起了个外号:大兵。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父亲对我一直很严厉,所以在家里我很少跟父亲说话。说起来别人都不会信,长这么大了,没见过父亲对我露过几次笑脸。偶尔的几次,都是刚刚嘴角有了点笑意,马上就消失了,恢复原来严肃的样子。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父亲真的会打我,很疼。有时候我甚至会想:他是不是我的亲生父亲?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打破了家里的东西,父亲当时正因为部队的事生气,看到后,抬脚就踢,我一躲,他的脚正踢在床沿上,顿时就鲜血直流—— 一个脚指头踢骨折了。直到现在,父亲的那个脚趾还是弯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小时候,父亲常带我去职工浴室去洗澡,那时候我可爱洗澡了,因为可以在澡塘子里练游泳,练憋气,在池子里面扑腾,爱玩嘛!那时,父亲总是会呵斥我一顿,然后就拿起搓澡的毛巾给我搓洗,从头到脚,胳膊、大腿、脖子、腋下——就是我自己能搓到的地方都给我搓得干干净净,然后才自己搓。那时候我还小,不觉得什么,只感觉到他给我搓身子的时候很痛,但也不说,只有闭着眼睛强忍着。后来大了一点,就不愿意再和父亲一起去洗澡了,而是常和几个朋友、同学一起去了,父亲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去洗澡了。工作后,手里有俩钱儿了,就再也不到职工浴池了,而是常到街上的什么“桑拿浴”、“蒸汽浴”洗去了,再没有跟父亲一起去洗过澡。 ]3 `. u7 p* T. |' |/ f. y, S8 D

前些日子,母亲得了一场大病,父亲一直在母亲的病床前伺候着,连着一个星期没有睡一个好觉。后来母亲出院了,那天晚上,母亲对父亲说,你去洗个澡吧,回来好好睡个觉。并叫我也一起去。我极不情愿地跟着父亲去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父亲特意带我去了一个大浴池。我掏钱买票,他执意不肯。他从里怀掏出了零钱(我搞不清父亲为什么非把那些零钱都放到里怀),买了两张票,那人问他搓澡吗,父亲摇了摇头。洗澡的时候,我和父亲一起在蒸汽浴室里蒸了半个小时,出来后,父亲还是像小时候带我去洗澡一样,拿起搓澡的毛巾,让我坐在那儿,又开始仔细地为我搓澡。从头到脚,从胳膊到大腿,从脖子到腋下。别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以为我是个不能自理的痴呆儿呢!我就坐在那儿任由父亲给我仔细地搓,看着父亲花白的两鬓,我鼻子里突然有种酸酸的感觉,眼里有些东西要流出来,不禁想起父亲对我的百般好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记得是去年冬天,我患了感冒,很重,浑身软软的没劲,父亲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到了医院。医生说要打吊针,给我做完了试敏,那个包还没完全消,医生看了看说没事,就给我打了一针青霉素,可随后我就过敏休克过去了。后来听母亲说父亲急坏了,背着我楼上楼下地检查抢救,一直守在我的床前,直到我苏醒过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还有一次,因为和父亲怄气我离家出走了,跑到了外地我姐姐那里。后来母亲去接我回来,还说父亲急得一夜没有睡觉,拿着我落在家里的电话本挨个儿给我朋友、同学打电话,问他们知不知道我的下落。回到家后,父亲没有跟我说话,回到他们的屋子里抽烟去了。可母亲告诉我,父亲知道我回来,特意到市场买了几斤我爱吃的排骨回来炖给我吃…… 半壁江中文网

“怎么了?”父亲问我。“哦,没事,房顶的水掉我眼里了。”我忙掩饰过去,“我给你搓搓背吧。”“哦,好啊,你看,还用得着让那搓澡的搓吗?呵呵。”我拿起毛巾,学着父亲给我搓的样子,用力地给父亲搓起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10月28日是父亲的生日,我特意上街买了两瓶酒和几个菜,回到家里,又炒了几个小菜,给父亲满满地斟了一杯酒:“爸,你看我上班这么长时间了,从来没给你买过什么,今儿是你的生日,喝杯我给你买的酒吧。”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哦,好,好……”父亲端起杯,我发现他那双有力的手竟有些抖。“20多年啦,还真喝着孩子给买的酒了,来,干!”我陪父亲干了一杯。放下杯子,发现父亲的眼睛有些湿。他忙夹了一块辣椒放到嘴里,冲着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呵呵,还真辣。”我也应和着:“是啊。”接着又给父亲斟上了一杯:“来,爸,再干一个,祝你生日快乐。”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天,是我看到父亲笑得最多的一天。我悄悄对自己说,等我有了儿子,我也带他去洗澡,给他搓背。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爱在鼾声中 banbijiang.com

他在城市中经过几年的摸爬滚打,终于在城里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娶了一个贤惠的妻子,平淡幸福地过着日子。

半壁江中文网

过年的时候,他把父亲与妹妹从乡下接到城里来过节。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房间显然是不足的,于是,他决定与父亲共睡一张床,而让妹妹与妻子同睡。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晚上,父子俩长谈之后,上床睡觉。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没有马上睡去,而是强打精神,一直坚持到深夜,没有听到任何的声响,确认父亲已经睡去之后,才沉沉睡去。因为他睡觉时总是鼾声如雷,为此妻子曾屡屡抱怨过,他怕吵着父亲不能入睡。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第二天早晨,父亲早早地起了床,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妻子很懂事,问父亲是否睡得好,父亲的回答是肯定的,他想这也不枉他一片苦心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早饭后,他约父亲一起出去,父亲说不想出去,留在了家中。 ]3 `. u7 p* T. |' |/ f. y, S8 D

才走了一会儿,他忽然想起自己忘了带办公室的钥匙,便折回了家中。一进门他就听到了客厅传来的巨大的鼾声。他看到沙发中沉睡的苍老的父亲,突然记起母亲生前也曾像妻子一样,常常抱怨父亲的鼾声吵得她每晚都无法入睡。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永远的父爱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爸爸老了,年过八十的他,目光浑浊,步履蹒跚,思维迟钝,语言含糊。爸爸走了,儿孙满堂的他,走得那样安详,走得那样轻松,脸上还残留一丝笑意,可他走得又是那么匆忙,使我们作为儿女的感到既是预料中,又很难接受。

copyright Banbijiang

6年过去了,在这两千多个日日夜夜里,斗转星移,时光流逝,儿子对爸爸的思念却没有一点点的磨损,而是与日俱增。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对儿女的关爱总是不那么明显,可对小儿子我,却有着一种超越其他姐妹的爱。在哥哥姐姐的眼里,他非常严厉,传统观念又非常强,一言九鼎,已经是爷爷奶奶的他们,每每在父亲面前总是小心翼翼毕恭毕敬,绝不能摆一点老人的架子。可爸爸对我却总有一点的娇惯。记得小时候,他总喜欢用手摸我的头说:“老儿子,快点长,将来一定要有出息。”可能因为我是最小的一个孩子的关系,父亲对我的爱总是那样直白却又那么细微。 内容来自半壁江

小时候的我常有病,3岁时,得了一场大病,由于当时医疗技术的落后,病魔折磨了我8个月,最后医生下了医嘱,说:“孩子不行了,无法医治。”即使是这样,妈妈还是把我抱回了家,爸爸以为我没救了,准备把我扔掉,但是妈妈死活不依,她摸着心口还热着的我,哭喊着将我紧紧抱在怀里。可能是妈妈的真情和伟大的母爱感动了上苍,死神从我身边溜走了,第二天我居然睁开眼睛叫妈妈了。据母亲讲,从不流泪的爸爸,高兴得哭了。他后悔地说:“这么好的孩子,差点儿让我扔了。”从那一天开始,爸爸对我的呵护更加细微。40多年后的今天,每当回忆起这段往事,我总能深深地体会到:父母的恩情比天高、比海深,用金山银山来回报也不为过。 半壁江中文网

时光流逝,爸爸对我的疼爱从未减少过。记得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生活十分困难,一天,爸爸在食堂买回两个白面馒头,悄悄地给我吃。可就在这时两个哥哥回来了,他们用羡慕和怨恨并含着泪的目光看着我,我极不情愿地把馒头分给了他们。爸爸发现后,大声训斥了哥哥,两个哥哥哭着跑了出去。晚上,我蒙眬中被说话声惊醒,听见爸爸训斥哥哥道:“小伟身体不好,你们怎么能和他抢东西吃。”妈妈看着满脸怒气的父亲,十分伤心地说:“他们也是十几岁的孩子呀。”躺在被窝里的我,当时虽然小,但心里却懂得什么是酸楚的滋味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妈妈去世那年,爸爸已经八十有三,并有些糊涂,经医院检查诊断为小脑萎缩,老年痴呆。尽管是这样,他对我的爱和呵护还是不变,尤其对我的儿子的爱更是超过了我。那时儿子在市内读高中,每当看见儿子进了家门,他总是高兴地说:“我的大孙子回来了。”哥哥和嫂子平时总为父亲买好吃的,他却总是想着给孙子吃,如果我们阻拦,他就会大发脾气,有时甚至把东西扔在地上。看到他用苍老的手抚摸孙子的头,那种慈祥的目光、满脸笑容的神采,使我们做儿女的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爸爸走了,88年的人生旅途,没有轰轰烈烈的伟绩,没有留下万贯家财,但他对儿女的爱却是那么的深,那么的重。他用他一生的形象教会我们怎样生活,怎样工作,怎样做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丈夫、合格的父亲。爸爸不善言语,而我却从爸爸的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话语中体验和领悟到父爱的博大、父爱的真诚、父爱的厚重。 内容来自半壁江

快知天命的我,渐渐体会到父爱就如同一条流不尽的小河,儿女就是那在水中畅游的小鱼,小河虽然清贫,但鱼儿却能愉快成长;父爱就是那不经意的春风,在这轻轻的细风里,儿女才能打蕾、开花、结果;父爱就是那一座伟岸的高山,只有依附在它的怀里,儿女才能像小树一样感到安全和幸福……

半壁江中文网

永远怀念你,亲爱的爸爸!永远珍重的是那不变的父爱。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