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一转身便是永远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在一个细雨纷飞的日子接到小一的电话。在凌晨5点,她用一通电话把我吵醒,然后就听到她清脆的声音:“亲爱的,今天逃课吧,我现在在火车站。”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打着一把橙白相间的雨伞,踩一路水珠,在火车站门口看到了她。我的目光投向她的时候,她也正向我这里瞧,然后嫣然一笑。眼前的女子穿着米黄色的绵质中袖衬衫,底下一条深咖啡色的七分裤,缀着细致的蕾丝花边,白色的球鞋已被打湿,泛着几滴污浊。我想,这真的就是小一。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小一“刷”的一下跑到我的伞下,挽起我的臂,我恍惚间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栀子花香。我把她带到自己租的小屋,看她津津有味地吃完早餐。她说有些累,于是倒床就睡。我没有去上课,在家里陪她。呵,的确没有想到,小一竟然就这样从网络里跳到了我的面前。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小一是洛阳女子,我们的相识从E-mail开始,小一说在网络上看到我的文字,很喜欢,所以来信。我回信告诉她,她的名字足够简单,我也喜欢。然后我们就开始隔三差五地保持联络。我不知道两年算不算长,一直以来我对时间都没有概念。小一总说:两年,真的好长好长啊。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下午的时候她醒来,我说:“去星巴克喝杯咖啡吧?”她却摇头,反问我:“你不是不喜欢喝咖啡的吗?”然后她鬼鬼地笑,要我带她去麦当劳。于是我把她带到中山公园附近的一家麦当劳,那里人少,不闹。上下楼梯的地方有面大镜子,可以把整个人照得很亮。以前逃课的时候我经常来这里。想到逃课,我忽然意识到小一那个鬼笑蕴藏的内容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选在靠窗的位置坐下。小一眨眨眼睛问我:“哎,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吗?”我摇头,假装不知。她瘪瘪嘴,然后又笑呵呵地说:“你上次不有篇文字是在麦当劳里写的吗?我来体会体会这感觉呗。”果然,我就知道她还记得这事。其实是好久以前的事了,有一次逃课没处可去,就跑进了麦当劳。忽然就想写个故事,包里却没有空白的纸,于是只能把餐盘里的广告纸反转个身将就着写。我在E-mail里当笑话一般告诉小一这事,她却记得牢。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吃完汉堡小一拿起纸巾擦擦嘴,一本正经地对我说:“薇,准备做笔记吧,我要开始讲小一的故事了。”我用手支着头,细细地看她。柳眉,不高挑,用眉笔勾勒出优美的弧度。单眼皮下闪着光亮,只是那一开一闭间隐隐约约望到几许苍凉。干净的脸庞上零星地撒着几粒或深或浅的褐色小痣。我看她入了神,却见她纤纤玉指从我眼前晃悠。我对她说,小一的故事我不记在纸上,是放在心里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于是,她开始讲述,我就开始听。小一说了很多在E-mail里从来没有提到过的事情。每一段话语都似毫无联系,有些杂乱,像是海底的气泡,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刻浮出怎么的个体。可是我知道小一想要告诉我一些无人可说的事情,像是父母的事情,像是她曾经深爱过的男人,像是她心底的脆弱。我看着她的眼睛,静静地听。小一的话语偶尔有阴影掠过。

]3 `. u7 p* T. |' |/ f. y, S8 D

她拿起可乐来喝的时候,我才有机会插上嘴,可一时间却又觉无话可说。小一云淡风轻的描述里,掺杂着多少不为人知的辛酸?我不敢想。不敢想,就更不会写。我是个霸道的人,不想让别人读到小一的心。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回家的时候天色已暗,夜里的秋已有了些凉意。我们手携手,一步步地走。心底微疼,我甚至已经感觉到以后的日子里,思念的味道。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第三天我和小一去周庄游玩。江南小乡透着一股儒雅,虽已被人工破坏得不堪,却仍有古蕴在风中飘散开来。我们坐在小舟上听船夫的歌声,悠扬起伏。步入全福塔,略低的栏杆让人心生不安。扶栅远眺,我问小一哪里是洛阳的方向。小一随手指了个方向,我也就随意附和。我想无论以后来这里多少次,我都会记得那是小一的方向。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五天的时间并不长,小一却把无数温馨弥漫在我的小屋里。窗帘成了一袭粉红,墙壁上随意地贴着我和小一的合照,CD机的耳塞染上了小一的气息,点点滴滴。小一说:“我要让你想死我。”

半壁江中文网

去火车站送小一,见她眼中泪光微泛。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我们什么都抓不住。我忽然就觉得心情烦躁,却找不出个所以然。有些感觉,不知名的,汹涌得厉害。 banbijiang.com

“一起转身吧。”我们异口同声,然后又一同微笑,笑得无奈,笑得凄然。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转身朝外走,外面又开始淅淅沥沥地飘起小雨。我不知道小一有没有停下,反转过身来。因为我没有再转身。 半壁江图书频道

后来,邮箱里的E-mail依然忙碌,却再不见小一的文字。偶尔有陌生人来信,我就会想,是否里面就有小一,随后又否定自己。小一曾经说过,她最喜欢我文字里的一句话:喜欢在网络里写字,彼此都是毫无联系的陌生人,让我觉得安全……我想我明白为何小一从此杳无音信。 半壁江图书频道

印象里小一似乎还说过她不相信永远,是她说的,还是我说的,又或者谁都没有说过,我不确定,记忆已经模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有很多事,我们都会逐渐忘却,痛苦的、温暖的、快乐的,或者其他。关于小一,如今我只记得些许。记得她是个好看的洛阳女子,记得有过E-mail的痕迹,记得她忽然来又很快走,记得那个转身——一转身便是永远。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你永远是我纯真的回忆

]3 `. u7 p* T. |' |/ f. y, S8 D

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但她看上去依然明艳照人。说起20年前那种朦胧而青涩的情感,她的脸上依然会飞起少女般的粉红。

半壁江图书频道

谁没有娇嫩的青葱岁月,谁没有羞涩的青苹果之恋。当我们在情感和生活之路上一步步成熟的时候,蓦然回首,才会发现,当年的那份情感竟是如此纯真、如此美丽。虽然爱早已不再,但那纯真的友情,不正是我们对青春时代最美好的回忆吗?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青葱“万年青” 半壁江中文网

20年来,我们的联系多次中断,又无数次地拾起。我不知这是怎样的一种情感,有一些亲切,也有一些期待,而更多的是亲人般的关怀和温暖。 ]3 `. u7 p* T. |' |/ f. y, S8 D

认识他,是20世纪80年代初的事情。当时我在中越边境的野战医院里工作,而他刚刚从战场上回来。记得他来住院的时候,还带着一根练武用的铁链。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他是因为什么病住院的,我已经记不起来了。他是什么时候出院的,我也完全没有印象。唯一记得的是,他走的时候,当着医院许多医生护士们的面,大大方方地送了我一棵“万年青”——一种绿色、无根、用水养在瓶子里的常绿植物。当时我根本没有在意,我以为他只是对我的医护工作表示感谢。因为我们此刻离战场很近,战友之间的情谊,经过血与火的考验和洗礼,永远是最纯真而深厚的。我同样大大方方地接受了他的礼物,没有任何的遐想。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边境渐渐平静后,我们撤离了前线。回到驻地后,我和同伴们都陆陆续续收到许多曾在医院住过的战友的来信。其中有一封信,很真诚地问我能否给他寄一张照片。我一时有点迷糊,在姑娘们的提示下,想起他就是那个带着铁链和送我万年青的战友。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一小小的要求在我的女伴中引起了小小的涟漪,就像一湖平静的水面突然跃起一尾小鱼,大家笑着、闹着逼问我准备如何回复人家。我有些犹豫,其实送一张照片在现在的年轻人看来可能是一件极小的事情,就算普通的男女朋友在一起合照也属正常。可在我们那个年代,男女互赠照片一般只在恋人间才会发生。送吧,怕引起别人的闲话;不送吧,我们又是战友,连人家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都不答应,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半壁江中文网

我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周围的姐妹们,她们渐渐停止了喧闹,变得严肃起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激情燃烧的岁月

copyright Banbijiang

正在迟疑的时候,我们在报纸上看到了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战场上,一个18岁的战士血流如注,生命危在旦夕。他望着周围的医护人员,吃力地说:“我从来没被女孩子亲吻过,你能不能亲我一下。”周围的人全愣住了,只有离他最近的那个年轻女兵羞红了脸,但她毫不犹豫地俯下身去,将双唇深深地贴在战士的额头上。而那位战士,带着微笑慢慢合上了双眼。后来,记者采访女兵时,她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把我的初吻献给保家卫国的勇士,我觉得值。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和姑娘们都被这个故事打动着,因为我们同样拥有着激情燃烧的岁月,同样拥有着对前线战士最崇高的敬意。最后,大家一致表示:照片要寄,但是为了不让他产生不必要的误会,要选一张正规严肃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一年我才18岁,虽然朦胧之中我感觉到了他对我的心意,但我从来没考虑过个人的事,于是对他的表白显得非常迟钝。最后,我选了一张非常威武的照片寄给了他。 ]3 `. u7 p* T. |' |/ f. y, S8 D

想不到20年来,他一直保留着这张照片。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20年来我一直当他是我的战友,而他也总是适时地对我表示祝福。后来,当终于有一天我长大成人,告诉他我已经有了男友时,他依然大方地向我表示祝贺。同时他告诉我:这个世界上除了爱情之外,还有一种感情叫友情。他说希望我们能一直把我们的友情延续下去。 banbijiang.com

本来我以为,男女之间如果做不成情人,可能也很难再保持一种纯洁的友情。然而想不到,他真的把我们的友谊完好无缺地保存了20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20年后,等再次见到他时,他已经从一个20岁的青年变为稳重的中年人,由一个军人变为集团老总。然而在我的感觉中,他对我的关心和亲切,依然如昨。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们永远是朋友

内容来自半壁江

前不久,我出差来到他所在的城市里,再次见到了他。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他从口袋里拿出当年我写给他的信,还有当年我寄给他的那张装模作样、充满稚气的照片。我看到,他把我的信每一封都编了序号,并注明收到的日期,整整齐齐。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他说起在前线为我寻找万年青的故事,他说听到我们要走了,他到处寻找一件可以留为纪念的东西。好不容易在附近老乡家看到一株翠绿的万年青,他觉得我一定会喜欢这株常绿植物。为此,他红着脸,鼓足勇气,好不容易才开口向老乡讨了来。天啊,这一切,我竟然没有想到要好好珍惜。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一天,我们都已经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然而我们坐在这里,回忆着我们曾经共同拥有的一切,那么纯真无邪,那么亲切温暖。临上火车的那一刻,他关切地将我肩上背包的带子正好,然后微笑着告诉我:“回家之后来个电话,别让我挂念。” 半壁江图书频道

此时此刻,我的眼睛湿润了。我知道,在未来的岁月里,我们一定能信守着一个承诺:我们永远是朋友。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正如他所说,这个世界上,除了爱情,还有友情。我相信我们的友情将永远纯真温暖,永远陪伴着我们走过生命中的风风雨雨、沟沟坎坎。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想,这次我不会再错过这份友情,我会好好地把它珍藏在我的心里。这里有我青葱岁月最美丽的回忆,也是我人生路上永远不会丢失的纪念。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在这里,我想真诚地对他说一句:你永远是我纯真的回忆。 半壁江中文网

有人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能换得今生一次擦身而过的机会。比起那些因爱成恨、因爱成仇的例子,我更喜欢这种把爱情转化为友情的做法,因为这样我们才会更珍惜过去,更珍惜生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的确,这个世界上,除了爱情,还有值得我们一生珍惜的友情。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左邻右舍 banbijiang.com

说起来我也算个资深房客,5年5次搬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周围的邻居。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第一次租房,大学刚毕业,一室户独用简装,房间朝南带阳台。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天气好的时候,刚想走到阳台上锻炼一下身体,骤然发现对面几乎所有的窗口都有人支着胳膊探头张望,天哪,这两幢楼怎么离得那么近啊。赶紧回过身来,拉上窗帘。好在还可以在房间里安静地待着,我一向乐观。

内容来自半壁江

可日子并不清静,楼上401总是在凌晨四五点钟经过我家的窗口,啪嗒啪嗒的脚步声、沉重的拖箱声,总让我的美梦在这个时候消失。原来401住的正是在门口小菜场卖葱、卖蒜、卖鱼的阿姨。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虽说日后每次见到她,她总会送我一把小葱,我还是无福消受楼道里的鱼腥味和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copyright Banbijiang

某日回家,家中一片狼藉,原来被小偷光顾。为安全起见,还是搬吧。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第二套房子坐落于新华路上,仍然是一室户,虽说价格辣手,但出于对这条梧桐覆盖的马路的偏爱,让我此后租的几套房子均无出其方圆100米。

]3 `. u7 p* T. |' |/ f. y, S8 D

邻居70岁的黄阿姨是楼组长,极负责任地让我填了外来人员信息登记表,很慈祥地叮嘱我:“窗门小心啊。”隔壁的徐师傅、楼下的王老伯、楼上的李阿姨路过,一阵客套之后,我成了大家庭中的一员。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黄阿姨警惕,没事就在小区里溜达,看到陌生人就死死盯住,谁来谁往都逃不过她的眼睛。我妈第一次来看我,被盯得心发毛,腿发软。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徐师傅退休了,天天待在家里,一到做午饭的时候就放磁带。和着老歌,闻着他炸羊排的香味,马上蹦出来两个字:温馨。可是3个月过去了,翻来覆去总是那几首歌——不知道他是不是只有一盘磁带,反正那盘磁带里所有的歌我都能倒唱如流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某日出门上班,刚打开门,徐师傅的脑袋立马探了出来,原来他候着我呢:“小妹,我房子卖了,要住到哥哥那儿去了,一个人没意思。你自己当心点啊,平时我不上班还能帮你看看门……”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不知为什么,一声“小妹”让我突然地感伤,眼泪差点儿掉出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后来,我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结束了四处租房的历史。漂亮的小轿车取代了停得横七竖八的自行车,邻居们友善而礼貌地相互点头致意。只是我常常会想起那声“小妹……”曾经的邻居们,你们还好吗?

半壁江中文网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