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我总是希望自己能够正常地生活,或者体面地生活。可事实上,我似乎没法体面。我倒霉的身体让我不能体面,但我对它充满怜惜。因为自己的虚弱,我小时候经常表现出强势,那是一种虚弱的“强势”。我拼命学习,我以为名列前茅的学习成绩是一个学生最体面的标签,所以第一名的成绩一直伴随了我整整八年,直到我初中毕业。

内容来自半壁江

初中毕业的那年夏天恐怕是平生最轻松的了,父亲出差,母亲上班,我就在家里拼命睡觉和看书。我几乎忘了玻璃窗外还有一个世界。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还腾出时间幻想一下未来的同学和同桌。从小到大,我的同桌总是不停地在换,没有一个人能够跟我同桌超出一年。我不知道是我的问题还是他们的问题。我没有任何要求或苛求,可我总是在不经意中发现一些让我忍无可忍的事,于是我也做出了让他们忍无可忍的事。

banbijiang.com

小学四年级,老师分派给我一个在她眼里非常老实的女孩子,那女孩子成天沉默不语,学习成绩也一直平庸,最让我无法忍受的是她衣服里一颤一颤的那两只乳房。我不明白为什么全班女孩子里就她有乳房,我们却没有。我回到家里经常一个人锁上门,脱了衣服悄悄用镜子照耀自己,没有乳房。不过,一马平川的胸部让我对自己充满了幻想,我甚至用手去捏起来一点点,隐隐地感觉那样才是最美好的。

banbijiang.com

我并不知道我的潜意识已经开始向女人发展了。最初的日子,我拼命想在那个女孩子身上找出优点,我也终于找到她的优点,就是“忍辱负重”这一国人所谓的传统美德。无论哪个同学说她什么,甚至是一些过分的咒骂,她也可以充耳不闻。也怪了,我发觉有一些同学挺贱,总是想法儿招惹别人,欺软怕硬,越看她默然无语,就越像个无赖找话损她,要不就故意使坏,在她的座位上洒点水,看她一屁股坐下去,裤子后面一片湿,而引来哄堂大笑。开始,我还像个保护神为她打抱不平,说几句指责的话。渐渐地,我发现她是如此窝囊。窝囊也就罢了,考试的时候,她总会斜着眼睛往我的卷子上瞟,这就是老师眼里的“老实人”。我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劳动成果,怎么能眼看着被人轻而易举地盗走?那时候,在考场上乐于助人的优良品质尚未发育成熟,我的学习又一直名列前茅,自私显得理所应当。我把考卷捂得很严实,一边捂一边防着她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充满了饥渴和焦躁,甚至有点哀求。我不知道这个平时默不作声抱着课本的早熟女孩,一到考试为什么会如此尴尬,那些学过的内容是不是不愿意在她的脑子里待,嫌闷得慌就蒸发了?她趁监考老师不注意的时候会碰我的胳膊。本来就对她轻视的我对她的这一举动生发出一种强烈的厌恶。

copyright Banbijiang

依现在的年龄看,我倒完全应该展示出我在考场上的高风亮节,让女孩应看尽看,能抄尽抄,倒也赚一乐于助人的好同学好同桌的名声,彼此都考好了,同喜同乐,何乐不为?可当时那个小小的我,就是那么钻进了牛角尖,较真起来倒也有种犟犟的可爱。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考试成绩下来,我一脸的阳光,可怜的同桌女孩黯然神伤。我没有幸灾乐祸,只是有了一个念头,我不想再与她同桌了。我找了老师,摆出能够摆的一切理由,老师自然没同意,说让我帮她长进。我哪儿有那工夫帮一窝囊小姐长进,她能吗?天生的性格,谁能改变?想来,我还是够坏的。后来,我发现老师对她的态度并不好。有时她会遭遇老师的白眼,我对此有点费解。后来我想我找到了答案,她身体的早熟让老师对她另眼相待了。这世界确实不公平。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的身体状况是无法上体育课的。看着窗外同学们踢球的、跳绳的,内心倒也说不上羡慕或者嫉妒,我早已屈服于自己的身体状态,同时我也在拼命掩藏自己的缺陷。每次上学放学的路上,我都是沿着墙根默默地走,上学是第一个来到教室,放学是最后一个离开学校。有时我会听到有的学生悄悄说:她长得真漂亮,可是腿怎么了?强烈的自卑感侵袭而来,我当时恨不得在他们面前立刻消失,那一刻真希望自己是巫女,懂得隐身巫术。我时常在沐浴的时候观察自己那双腿,肌肉很正常,富有弹性,两条腿一般粗细,可是为什么它无法正常地行走呢?这难道就是一种注定?家里有很多书籍,我要靠那些书转移我的心思。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体育课,我就在教室里边吃泡泡糖边写作业边哼着乱七八糟的不成调的小曲,我总喜欢自编一些没谱的曲子乱哼哼,然后扔到脑后,下次再重编。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哼什么,反正哼得挺高兴。写完作业,我如一个胜利者环视了一下教室,眼睛就那么扫到了我同桌摊在课桌上的作业本,中间还有一本是别的同学的。她又在抄作业。一股蔑视和仇恨无来由地涌上心头,我取出她的作业本,把嘴里的泡泡糖拿出来,在她的作业本上一页挨着一页乱粘,然后又工工整整地给她放回原处。我觉得自己像在教训什么,俨然一个卫道士的心态。我做这一系列的动作时,压根儿就没考虑会有什么后果。

]3 `. u7 p* T. |' |/ f. y, S8 D

暴风骤雨就在下课后的半个小时内来临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看着她翻开作业本,然后就抱着作业本边哭边跑到老师的办公室。紧接着老师陪着她匆匆赶来,一进教室,脸上乌云密布的老师径直就朝我走来,眼镜片在午后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严厉的光芒。我受到了有生以来最严厉的质问和批评,同学们群起围观。同桌已经停止了哭泣,收拾着书包。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第二天,我按老师的吩咐赔了同桌一个新本子。同时,老师把我俩调开了,给我安排了新同桌,我那生长了半年多的夙愿就此实现。多年以后,这事依然时不时地浮现在我脑海,那女孩的样子似乎更加清晰,包括她脸上那数不清的雀斑,在我的梦里都是特写。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在想,如果有一天,能够再遇到她,我们会不会因为小时候的那些事感到难堪?成年的我们会不会有缘成为朋友?或许,对我的厌恶早已在她心里生根发芽,即使见到,她也会对我淡然置之。我们的缘分毫无意义。我至今都不知道在当时我们心中如同神明般的老师眼中,老实本分到底指什么?就是一种单纯的少言寡语和窝囊,一种耳提面命的姿态?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从七岁到十八岁,十一年的路程在我的记忆中几乎没有什么太浓厚的色调,只有学习,只有在日记中悄然出现的几个男生的名字,我如今都无法道出他们姓名。我吃惊自己怎么会将当时的刻骨铭心忘得如此干净?人的一生有多少刻骨铭心?在当时是刻骨铭心的感觉,多年以后,再回过头来,就觉得那简直不配称之为刻骨铭心。我拼命在心里搜索真正的刻骨铭心。我的刻骨铭心在哪头?在前头还是在尽头?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轰然倒床开始幽闭自己的时候,我就发现我在尝试一种绝望。确切讲已经不是尝试,而是那绝望已经深植、密布、弥漫在我心头,拨散不去。这绝望只是单纯的绝望,并不代表要放弃什么。我弹掉烟灰,看着它无力地落到地上。 copyright Banbijiang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