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死海古卷[1]中史前星际航行的观点

克劳斯·乌里齐·格罗特

Klaus-Ulrich Groth

Ⅰ.引言

1974年到1956年期间,在耶路撒冷东部大约30千米的昆兰旷野的洞穴里发现很多极具史料价值和研究价值的字卷。然而,梵蒂冈成功封锁了这些珍贵文物长达40年之久。盖泽·沃尔姆斯(Geza Vermes)教授把这种有目的性的封锁称为“堪为典范”的学术轰动事件,认为现在做的只能是对此进行审判了。对于每个在史前星际航行领域有研究的人来说,这种行为方式并不过激。反对这一科学新发现的学术意见是一致的,因为它使得考古学的历史宇宙观受到了致命的威胁,就像达尔文进化论让传统的人类学假设信条受到了威胁一样,而这种威胁是无可避免的。这是我们社会的一个特征,甚至可能是人性的一个特征。如果时机成熟,新发现只有在人们的觉悟获得了极大提升之后才能找到出路。

我们得感谢罗伯特·艾森曼(Robert Eisenman )和米歇尔·怀斯 ( Micheal Wise) 教授,他们于1993年在德国整理发表的作品有助于我们在正确的方向上又迈出了一小步。他们的作品引用了死海古卷中的有趣段落。

此外,在这里也必须要考虑到两点:第一点那里面只是某些片段的翻译。由于工作量相当大,古卷的大部分一直没有译出。另一点是艾森曼及怀斯是宗教学者,他们没有进一步去接受或者考虑史前星际航行领域的研究成果。

这从他们书的第一页将会很清晰地出看出来。独特夸张的修饰、虔诚教条的思维方式,尤其是在富有想象力领域里,明显脱离事实报道阻碍了他们最后准确理解文献真实含义。艾森曼及怀斯翻译的片段使我们能对着死海古卷进行批判性的检查,同时也给我们提供了对史前星际航行正确解释的可能,只要他们同意。当然,这里必须先指出一个主要的困难:在古卷中往往一个完整的句子里只有一些字可以辨认,但是人们还是可以获得对句子的完整理解,能否补充缺失的意思,往往取决于编纂者的期望及文化修养的高低。话又说回来,这也正是在对死海古卷的理解上会产生各种错误理解的真正原因了。

下面将探讨艾森曼及怀斯发表的50篇最有争议的未完成的作品。作品的未完成不一定就是一个缺点。因为主要是,那未完成作品能够有助于对文本的理解。无论是圣经还是伪经,都无法比它更能了解史前星际航行。

II.未完成作品选集

1.文章《有关挪亚的出生》(4 Q534-536[2])被艾森曼和怀斯描述为“带有过多想象力及神秘意义的伪碑文”。挪亚在这篇文章被明确地称为是“上帝的选择”。有关圣徒或是正义化身的近义词也出现关于大马士革的文字中,如“撒督之子”。《圣经》开篇讲道:“挪亚的后代记在下面。挪亚是个义人,在当时的世代是个完人。挪亚与神同行。”(《创世纪》第6章第9节)但事实并是不是这样。尽管他在青年时代像所有其他男人一样,什么都不知道,那时候他只读过“三部书”。但是他后来知道了人类的秘密,他的智慧传播给所有的人民,他将知道所有活物的秘密。如果不去强词夺理的话,这一切显然是不可能的。文章的作者重视事实的准确复述,甚至描述挪亚的出生重量350舍克尔(大概4千克)并叙述他出生之后睡到中午。因此,我们可以有充分的理由认为文章的其余部分至少基本内核是真实的。当把挪亚的角色解释为人类摆脱洪水灾难的守护者,作者所给的称号是完全合理的。挪亚也被介绍为优秀的智者。是谁介绍的,文章里没说。但是如果我们以猜想为出发点,挪亚是“神的看守者”的儿子,正如使人想到拉麦[3]的角色,相当于是“先知”了。

2.文章《米歇尔的话》(4 Q529)被艾森曼及怀斯归入“假设及愿景式的故事”之类。作者暗示这里记述的与以诺记载的事件相类似。但这里的解释看起来更加属于幻想经历,由于加入了具体的事实提示而大大降低了事件的可读性。米歇尔驶向“最高的天空”发现“那里有个火岛”,并在那里遇到了大天使加百利。此外,大天使教他如何建造城市,并告诉他,耶路撒冷指的是什么意思。至少有一节内容完全是事实表述,少了许多幻想的成分。

3.在文章《新耶路撒冷》中也发现了令人窒息的类似文章。艾森曼及怀斯的这篇文章,可以看成是以西结叙述的补充。虽然通过语言使人准确理解文章是不太容易的,因为文章里大量使用了早已经不使用的生僻词,以及复杂的建筑图纸介绍。尽管如此,还是可以根据图纸复原出城市的美丽图景。这座城市是一个长方形,面积大概为20乘29平方米,有12个城门,有1500个塔楼,每个塔楼高达30米,能够有效地防卫入侵者。当有人对照翻译后发现注解写满了两页,还对文章进行了编目,就会注意到作者极其细心。这可以说,完全与以西结的费事费力的工作相似。

4.在《二手的以西结书》的文章(4 Q385-389)中,我们又发现了“以西结的太空飞船”:以西结说:……一辆汽车及四个生物,一个活人……及当他走的时候,没有转身;每种活着的生物都用两条腿走路……他们的脸是相互连在一起。脸的形状是:一张狮子脸,一张鹰脸,一张牛脸,一张人脸。他们每一个都有人的手,他们的手被缠在背后,被限制了自由…… 车轮与车轮相连接,但它们转动时时候,轮子的转动产生了火花。在燃烧的碳中间是活的生物,这种生物像是火中的碳。确切的说,在活人及轮子中间是灯。在他们的身体上空是看起来像可怕的冰一样的天空。

在不清楚对方职位的情况下,以西结与那位“先生”之间有了富有成果的交流。但是看起来他像是一位有决定权的人,因为这位“先生”解释了对未来政治的看法并向以西结宣布了他的决定。打碎埃及和以色列及的“天使马斯特摩斯[4](Mastemoths)的手……必须放弃”。

5.在《创世纪作品选》(4 Q252)里,我们发现一些非常值得注意的资料,其中有关《圣经》人类始祖的年龄。当挪亚480岁时,“人类信仰神的时代”结束了。神将会引用以下的话:”我的精神将不会与人类永存,他们的日子将确认为120年,直到洪水到来。”在日历上清楚地记录着洪水来临的确切一天(甚至工作日都被标示出来),直到洪水退去。假设有关挪亚的年龄是可信的。在挪亚601岁时,第二个月的17号,地球完全变干了。星期日,在这一天挪亚登上了方舟,度过了一年整整364天。假设圣经中提到的人类祖先拥有非人类的特征,也就是地球外的遗传特征。保守估计挪亚的寿命是969年,也像“记录保持者”玛士撒拉[5]的寿命一样长。总所周知的是,苏美尔及埃及的国王名单里总会发现如此相似的长寿年龄纪录,但根据考古学的理解这些国王名单在这一点上是不真实的。

6.《假周年纪念日》(4 Q227)是关于以诺的。根据《创世纪》第5章第24节,以诺与上帝一起散步,“上帝将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因此,看起来以诺没有死,而是被“天堂”作为天使接受了。如果我们把它理解成航天轨道空间站的话,也许会得到新的启发。有人说,以诺也像挪亚一样属于特别的智者。他拥有神的,特别是神秘的知识及高深的科学,尤其是神的居所以及他的运行轨道。“以诺,在我们给他传授知识之后……每6个周年纪念日……他所写……天堂及主机(指天体)所有形式,所有的月份……在这里公正不会被弄错。”

7.所谓的《关于巨人的以诺书》(4 Q532)在罗马时期是一本“畅销书”。在死海古卷章节里可以找到至少6个文本。巨人是受欢迎的天使菲利姆(Nephilim)或是守护者与人世间的女子结合所生。这一点对现存的研究来说很重要。可惜这篇文章残缺不全,只有一些片段。毕竟关于菲利姆或是巨人这没有确定:他们将……从地球到天上……主人们的先生……

8.埃里希·冯·丹尼肯附带也支持这种论点,犹太人被流放到沙漠里40年,单从地理学上看,这么长时间的长途跋涉没有丝毫意义但是从遗传学角度而言,这是有目的的遗传学挑选过程。挑选的结果是犹太人的领袖摩西不只一次被禁止进入应许之地,犹太人在随后一段时间里反对外国人的遗传基因入侵,通过不与其他国家往来保护自己的民族。我们在《关于正义评价的第一封信》(4 Q394-398)里发现令人惊讶的证明文件在文件上严格的写着:“有关亚扪人、摩押人、私生子、睾丸或性器官破损的男人,他们召开会议……女人们与他们结合……被玷污了。我们也确认,人不能……不允许与他们性交……其他人不得接近他们……因为以色列的儿子们必须警惕对待每一桩不允许的婚姻并尊重犹太教。此外,看不见东西的瞎子,对充满罪恶的玷污交媾看不见——正像鸽子一样,既听不见条例,也听不见规定,也听不见纯洁的规定及听不见以色列的规定,因为他看不见也听不见,不能遵守法规,因为这些人曾经违背了犹太教的纯洁。”

9.关于文章《车的荣耀》(4 Q286-287)证实了熟悉的东西。“站在高空”,不是因为使用了隐喻技巧,或是出于疯狂的幻想。“他的荣耀,他的成群结队的战车”,“火的基座,火焰是你的灯……灯光及奇妙的金碧辉煌的一切”。但是仅凭借这些,是无法重建技术模型的……

10.最后,关于艾森曼及怀斯与死海古卷之间的关系还有一条需要考虑。“他喜欢他的身体分泌物”,来自于教派教规的一次记录(4 Q477)。作者再次指向与不允许的人性交结合的禁忌并促使人们注意在这种相互关系里,纯洁的天使与他们(人类,作者注)在人类的驻地停留。纯洁的天使在驻地的存在也会引发纠纷,这在大马士革的文字中也有记载。作者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结束语来对艾森曼及怀斯的引文进行评价,只能勉强做出评价:迄今为止,任何一个认为作为该作者是在幻想并且其观点根本就不重要的人,必须重新考虑一下自己的观点。这对于研究未完成的作品是很有必要的。

[1] 原文中文直译是“昆兰古卷”,学界统一翻译为死海古卷。死海古卷是个统称,泛称1947~1956年间,在死海西北基伯昆兰旷野的山洞发现的古代文献,文献大约是主前二、三世纪,到主后70年间写成的,它们的发现被称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

[2] 第一个数字“4”代表了洞穴的编号,“Q”是昆兰(Qumran)的首字母缩写,即死海古卷的简称,“534-536”是官方权威对这些古卷的流水编号。以下同。

[3]拉麦是挪亚的父亲。《创世纪》第5章第28-31节:“拉麦活到一百八十二岁,生了一个儿子,给他起名叫挪亚,说,这个儿子必为我们的操作和手中的劳苦安慰我们。这操作劳苦是因为耶和华的咒诅。拉麦生挪亚之后,又活了五百九十五年,并且生儿养女。拉麦共活了七百七十七岁就死了。”

[4] 马斯特摩斯,原来是天使,后来堕落为魔鬼,与撒旦(见《新约全书》)和彼列(见弥尔顿《失乐园》)一样都是不同著作和时期对魔鬼的称呼。

[5] 玛土撒拉是《圣经·旧约》里提到的族长,活了969岁。他是以诺之子,在《创世记》中他是亚当与夏娃在该隐之后所生的赛特的后裔。他是世界上有记录以来最长寿的人。玛土撒拉是拉麦的父亲,挪亚的祖父。他的子孙包括亚伯拉罕、雅各和大卫。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