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乔小池认为的

“好了不说了,我还是好好去学调咖啡。”说完乔小池就搬起了离自己比较近的咖啡机,努力提高自己的手艺,为以后自己会有这么一家店而努力。

乔小池换了一个新的环境,有了新的生活方式,但是,他一直是乔小池心里的伤,从未愈合过,甚至,一想到仍然会痛。

用牙签小心地在已经冲调好的咖啡上面拉花,恩雅冲柜台里面的乔小池喊了一声:“小池,有客人了。”

刚才有人进来的时候,风铃响了,但是乔小池一直没有注意到,只关注自己的咖啡。乔小池拿起目录,回头喊了一声,“我知道了,这就去。”

刚迎上那个客人,他的身上散发着一股难闻的酒味,走路摇摇晃晃的,还不停地打着酒嗝。乔小池不禁想用手去掩住鼻子,但出于礼貌,还是笑着打着招呼:“先生,请问你要什么?”

“酒,小姐陪我喝一杯如何?”对方轻佻地看着乔小池说。

乔小池厌恶地皱着眉,无赖!他那两只贼溜溜的眼睛总是在乔小池身上飘荡着,一摇一晃地打着酒嗝向她走来,两只手开始用力地抓她的胳膊,乔小池连声道:“先生,我们这里不卖酒,只有咖啡,要不请您看一下菜单行不行?”

他还是不停地向乔小池靠近,乔小池按下火气,替他翻开目录,耐心地说着,但是他那像猪一样的腊肠嘴在乔小池的脸颊边喷着气:“要不,跟大爷我出去喝一杯?”

那个无赖突然一只手揽住乔小池的腰,挑逗地呵了口气:“怎么样?”

乔小池正要甩开这只咸猪手,就看到他的脸色突变,惨叫起来,乔小池侧过脸,只看到一个皱着剑眉的男子,他背着光,一双锐利的眼睛紧盯着这个流氓:“想要陪酒的去舞厅,好好的一间咖啡屋就被你这种人给糟蹋了。”陆信阳紧握着他的手关节,仿佛只要一用力就能够将他的手给拽脱臼。

乔小池愣在那里,他一甩手,那个男人就跌了出去,连滚带爬地逃出了门外。

恩雅姐听到外面的动静,赶紧从里屋出来,问乔小池:“小池,怎么了,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乔小池还没开口说话,陆信阳便替她说了:“刚才有个喝醉酒的流氓来这里了,现在已经没事了。”

听到这里,恩雅姐紧张地问乔小池:“小池,你没事吧?下次遇到这种人,你要第一时间喊我,我保证出来收拾他。”恩雅姐的话语让乔小池感到一阵温暖,“我没事的,还要谢谢他。”

“他是……”

陆信阳露出一口好看的牙齿,笑着自我介绍着:“我叫陆信阳。嗨,小池,没想到我们那么快就又见面了,我写的那句话还真是应验了。”

什么叫我们那么快就又见面了,明明就是你来我这里的,从乔小池去送东西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她是这里的员工了,装什么装啊。

恩雅姐打量着前面站着的那个人,小声地对着他说:“喂,我说你是不是看上我们亲爱的小池了?”

声音是不大,但不表示乔小池没听到,乔小池给了他们一个“无聊”的眼神,打断他们的说话:“先生,请问你要什么?这里是目录。”

将目录递给他,他也只是看了看,抬起眼望着乔小池:“那我还是拿跟刚才一样的吧,拿铁就好了。”

他不是刚才已经点了两杯吗?难道觉得我们这里的咖啡那么好吗?想到这里乔小池的心里就特别欢乐,也就是说自己的手艺有进步了,因为刚才那个是她自己着手弄的。

“家里的那位大小姐说这里的咖啡味道还是挺不错的,所以我这个跑腿的就只能出来给她买一杯。”

“是吗?”果然是的,看来她的手艺还真的有进步。恩雅姐看了一眼他们:“现在没事了,那我先进去了,我的俄罗斯还没完呢,这次我一定将他们全部秒杀了。”

恩雅姐现在迷上了一款小游戏,叫俄罗斯方块,虽然以前总是看到秦晴在玩,但是乔小池觉得一点都不好玩。

“小池,刚才那些咖啡是你弄的吗?”陆信阳问乔小池。

乔小池点了点头,手上还不停地忙碌着。陆信阳坐在柜台旁边,用手撑着脸颊,看着乔小池,乔小池被他盯得有点不舒服:“你有事吗?”

“没事啊,总是觉得你是个特别有趣的女孩子。”

乔小池无视他的话,一杯拿铁已经好了,装进袋子里拿给他,他付了钱,正走出店的时候,转过身,用上他的招牌笑容:“小池,桌上那张纸上有我的电话号码,记得存起来。现在我们就是朋友了,是吧?”

这人变得还真快,一下子就是朋友,乔小池拿起桌上的纸条,看着这个手机号码,算了还是将它存起来,以后有事才能够联系,但是能有什么事啊。

乔小池掏出手机,打开联系人的列表,里面只有寥寥的几个人,屈指可数,乔小池把陆信阳的手机号码存了进去,看着其他几个好久没有联系的人,有点想念。

自从来到这个城市,乔小池就换了新的手机号码,凭着记忆将其他人的手机号码存进去。但是,有一个号码乔小池从来都不需要去存,因为它就在乔小池的心里。

自这次之后,陆信阳就经常来买咖啡,对此乔小池也表示无奈,恩雅姐一直在旁边凑热闹:“小池啊,看到好的男人你就跟着去了吧,别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要往前看。”

每次她打算给乔小池介绍男朋友小池都拒绝掉了,但是陆信阳这个人她可是特别看好的,所以也就有了他们现在这种不清不白的关系。

他牵着乔小池的手,乔小池没有拒绝。有时候,有那么一个人能够温暖自己,也是生活的一种庆幸。

被陆信阳赖上的这段时间,他总是有事没事就往乔小池的出租屋里跑。来到这里,恩雅姐就为乔小池找了一间合适的住所,让乔小池有个温馨的家。原本她是想让乔小池跟她一起住,但是乔小池拒绝了。

来到这里之后,乔小池的性格大有改变,不像以前那样子不容易接纳他人,而是会跟别人多说话多聊天,也多了很多朋友。但就算是这样子,还是改变不了一些习惯。

一大清早的,乔小池被这个自己摔了十几次的闹钟给吵醒了,虽然有时候特别想把这个东西给拆了,但是一想到自己要上班就赶紧起来穿戴。每天的这个时候,陆信阳就会去敲乔小池的门,在乔小池刷牙洗脸的时候。

他特别乐意看着乔小池慌忙的样子,坐在只足够给两个人坐的椅子上,拿着早报,看着乔小池忙碌地为他煎蛋,温牛奶,弄三明治。每次他一来乔小池就会弄双份,因为这是他要求的,而乔小池不得不从。

“赶忙过来吃饭了,我等会儿还要去上班呢,恩雅姐要是看我不在,肯定是要扣我工钱的。”

“嘿嘿,她要是扣你工钱,你就跟她说,多少钱由陆信阳来支付不就行了。”

“去去去,别大清早的就给我捣乱,她要是听到这样说的话,早就给我一句,‘你何不让他包了你。’”

“说实在的,我是挺乐意包养你的,如果你愿意的话,做我的贤妻良母,我养你呗。”

很多女人都会感动于这句话,虽然是玩笑话,但是陆信阳还真的有点希望乔小池能够当真。然而,即使是乔小池想当真,但是心里的那个人总会将自己的伤磕得特别疼。

乔小池不说话,只是默默吃着早餐,看着这个浑蛋一边笑一边等着她的答案的时候,突然回了一句:“我要去上班了。”

他搁下手中的牛奶杯,急忙拿了个三明治,跟了上来:“我送你。”

乔小池关上门,感受着有阳光,有他的早晨,感觉世界还是美好的。

很多天以前,乔小池甚至还会怀疑为什么她会跟陆信阳在一起,而且还有着不明不白的关系。

乔小池只朦胧记得,那天她离开原来的城市三年了,这三年里,她一直在岛屿那里工作,见识了各式各样的人,看过了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有点念旧,钱包里面珍藏着当年他们那些人一起合照的照片,他就在乔小池的身旁,虽然面无表情,但是依旧能看到他俊秀的面孔。

想到这里乔小池就特别难过,一个人昏昏沉沉地跑到酒吧,舞台上的那些人扭着身子,在灯光下不停地歌舞,就是这样的,乔小池也一个人壮着胆子走进去,叫了一杯鸡尾酒,是蓝色的。

名字乔小池是不知道的,但是调酒师说了一句:“你很适合这种酒。”

乔小池没有多想,一口酒就直接到了喉咙里,有点甜也有点涩。蓝色,你曾经也是特别喜欢这种颜色,苏城。

苏城,这个刻在乔小池脑子里的人,一直是她想要忘记的,但是她怎么就是忘不了他。有人说,喝酒就是忘记的最好解药,但是为什么乔小池越喝酒越觉得回忆是那么清晰,清晰到让她感到窒息?

乔小池呢喃着他的名字,看着透明的酒杯上面倒映着自己的脸,她仿佛在自己的眼里看到了他的侧脸,那是她见过最美的侧脸。

从一开始对他的不理睬,到他教乔小池打篮球,到一起去KTV去玩去吃东西,到懵懂地在心里埋下了种子,他的温柔,他的笑,他对乔小池的好,乔小池都记得。当乔小池鼓起勇气说,我们在一起吧,她不记得那是什么时候,只记得阳光照在他的青春张扬的脸上,暖光在睫毛上跳跃着,他微微轻启那薄如蝉翼的嘴唇,说好。

再到后来的分手,有时候是不是因为我们在错的时间里面遇到对的人,在对的时间里面遇到错的人,缘分真是一种讨人厌的东西。

乔小池迷迷糊糊地想着,一想到就会哭,不明液体在眼眶里面打转,她难过,心里特别难过,需要一个人来陪自己,听她说话,诉说她的不开心。

翻开联系人列表,看都没看就直接拨打了过去,直到对面响起了好听的声音:“喂……”

不知道是谁,但只要是个人,能够听乔小池说话就行了:“我现在特别难过,你知道吗?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一喝酒就能够想到从前的那些事情,我不想记得那些事情,不想看到他们幸福的样子。虽然我一直都希望能够在他的身边,但是他有了他的卿卿佳人,在别人眼中是一对金童玉女……”说到这里,乔小池不停地哭,哭到对面的调酒师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小姐,你没事吧?”

“我心里特别难受,我离开那里三年,在外面飘荡了三年,即使再困难我也挺过来了,改变了很多,但是他一直在我心中,从未改变过……”

对方没有说话,只是安安静静地听着,乔小池继续着自己哽咽的话:“在一起那么多年,从初中开始,到高中,再到大一,为了这个人我宁可辍学出来,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影响到其他人。可是我知道自己很自私啊,我没有考虑过秦晴还有小鹏哥的感受,没有想过袁雪他们会不会因为我的离开而难过,我就是一个大坏蛋啊……”

“小池……”低沉的声音把乔小池的话给打断了,“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好不好?”

大概这句话是这个样子,乔小池只能够凭着自己的记忆去回想他最后说的是什么,因为讲到那里,乔小池已经特别累了,在酒精的作用下开始昏昏沉沉,服务生摇晃着她的身体,嘴里不停地喊着:“小姐,小姐……”随后她就不省人事了。

等乔小池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她不在酒吧里,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推门而入的是一个男生。乔小池一激动,立马从床上蹦了起来,查看好自己的衣物没有问题之后,打量了一下前面这个男生,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

“你已经醒了吧,我还弄了一些醒酒汤,喝了吧,女孩子一个人跑去酒吧,你不知道有多么危险吗?”

“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叫陆信阳的那个男生,诶,我怎么会在这里……”乔小池只记得她就是去了趟酒吧,貌似喝醉了,说了好多话,然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你不记得了吗,也难怪,鸡尾酒含量那么多的酒你也敢喝……好了,谁叫你哭得稀里哗啦的,要不是我好心地跑去找你,你早被色狼给偷走了。”

“啊,这样啊,那真是谢谢你了。”

之后乔小池便仔仔细细地想了一下那天到底说了什么话,直到想到那一句话的时候,乔小池才开始红了脸颊,因为,这是第一个人对她这么说话。而且她一直铭记在心中。

走在乔小池后面的陆信阳听着她低低的笑声,不解地问:“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好笑的。”

“没事。”

只是想到那些事情,现在感觉,只要有你在我身边,就已经很好了,虽然我一直不敢肯定我对你的感情还有你对我是什么样的,而且还有我心中不可放下的东西。

乔小池到达岛屿的时候,恩雅姐已经到了,乔小池有点抱歉地说:“我迟到了。”

恩雅姐看着他们两个人进来,带着暧昧的眼神一直在乔小池的身上游荡着:“算了,今天就当我心情好,不扣你的工资。”然后拉乔小池到她的身边,小声地说,“你们……两个,是不是成了?”

乔小池耸了耸肩膀,不知道怎么去辨认他们之间的关系,是恋人,还是情人?恩雅姐摇了摇头:“一看到你那个不明不白的眼神我就知道,现在的好男人不多了,而且还是这样有钱又长得还可以的男人,你还一直挑。”

恩雅姐送走了陆信阳,陆信阳回头给了乔小池一个微笑:“下班见。”

乔小池回了一个微笑,点了点头。

陆信阳,我该用什么来确定我对你的感情呢?

很想打个电话给那些昔日的好友,想问问他们现在在干什么,是不是还在向着自己的梦想前进?乔小池在柜台上面算着账,然后抽空去学调咖啡,陆信阳每天都会喝到乔小池新弄的咖啡,有时候他也会给乔小池指出哪里不好。说实在的,乔小池不明白一个没有学过调咖啡的人居然能够指出她的不足之处,每次想问问,他总会回答乔小池:“这就是喝咖啡喝出来的结果。”

想着这个阳光一般的男孩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已经有三个月了,这段时间让乔小池更加了解他,他总是那么好,温暖着身边的人。乔小池一直都跟他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但是他还是那个样子,每天都会来乔小池的身边陪着她。在乔小池难过的时候调一杯奶茶给她,在乔小池开心的时候陪她开心,陪她看动画片,陪她小饮,陪她哭陪她笑陪她疯。

乔小池能够过得那么好,都是因为有他的陪伴。

有时候乔小池也很惊讶,为什么自己会习惯他在身边的日子,习惯他在等自己,习惯有他的打闹,正如恩雅姐说的:“治愈一个人最好的药就是那一方合适的药。”

或许,陆信阳就是那帖药。

现在岛屿满屋子飘满了咖啡的香味,还有着充满磁性的女声,她的嗓音使得岛屿多了一层文艺。

略带沙哑的声音唱着:

I,m a big big girl,(我是一个大女孩,)

In a big big world,(在广大的世界里,)

It,s not a big big thing if you leave me,(如果你离我而去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But I do do feel,(但是我知道,)

That I too too will miss you much,(我一定会非常非常地想念你,)

Miss you much.(非常地想念你。)

歌词的意思乔小池懂,就是因为这个歌词她才会特别喜欢,所以她总喜欢用这首歌来当她的手机铃声,而且有事没事的时候总会哼着这首歌。

恩雅姐也喜欢这首歌,每次乔小池哼的时候她也会跟着哼,而且对这首赞不绝口,那也是,这可是奥斯卡奖的歌曲呢。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过着,看着时针指向六的时候,恩雅姐叫乔小池可以下班了,乔小池推开玻璃门的时候,刚好看到陆信阳向她走来。他今天没有穿着像往常一样的休闲服,而是穿着西装还有打着领结,这样的陆信阳让乔小池感觉更有男人味。

他向乔小池伸出手,“走吧。”乔小池真希望能够像现在这样走下去,没有烦恼,没有忧愁。

恩雅姐总是说,人要往前看,不能总是徘徊在同一个地方,要别人逼着你才会走。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即使有时候想起还是会难过,但只要现在过得比谁都好就好。

“陆信阳。”乔小池很正式地叫着他的名字,“是不是,你以后都不会不要我了呢?”

他歪着头,随后又很正经地说:“是的,只要你相信我。”

一句你相信我,足够给乔小池信心,曾经有一个叫苏城的,他住在乔小池的心中,也对乔小池说过,你要相信我。可是乔小池相信了,却落了个分手的下场,从那时候开始,乔小池不再相信一些人的诺言,更不会轻易许下承诺。

陆信阳,就这样陪在我的身边可好?

没有勇气说出去,但是希望他能够懂,懂她的心。

乔小池总有一天会将心里的那个人给收藏起来,当成往日的回忆,有些人搬出去了,地方就空了出来,有些人便可以进去,常驻于此。此生,只有他一个,只要能够和你在一起,到什么地方都是她愿意的。

如果这是命运的安排,那乔小池宁可从来都没有认识他。

曾想过命运的邂逅,和自己最喜欢的男生,有着小说般的情节。他站在那里,阳光刚好,他甩着刚刚打篮球时流下的汗,朝她挥挥手,然后笑着朝她跑来,再给她一个拥抱,将她环在他的胸前,乔小池能闻到的是他的汗味。

可是,一切都不是乔小池想象的那个样子。

夏天的感觉真的让人有点不舒服,似乎空气都被炎热给弄得黏稠,乔小池擦了擦头上的汗,顶着夏日炎炎,为别人送咖啡。乔小池骑着小单车,虽然有点辛苦,但是看到客人们脸上满意的表情,她就特别高兴,能够这个样子真的很好。这样让她过得有点充实,而且忙碌起来没有时间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陆信阳每天都来岛屿等乔小池,有时候她还没有下班,他就坐在阳台的那张藤椅上,望着街边来来往往的人,而乔小池总是在一边偷看他,有时候也会被他抓个正着。

忙着给客人算钱的时候,陆信阳推开玻璃门,高大的身子挡住阳光,逆光站在她的面前,他说:“哎哟,乔小池亲爱的小媳妇,都跟你说,跟了为夫走,我保证养你。”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