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命运

快要下班的时候,乔小池打了个电话叫陆信阳别来接她了,她自己一个人回家。路上还真的有点萧条,一个人都没有,乔小池走在这样的路上感觉有点阴森森的,对于一个人回家开始后悔了,要是等会儿遇到坏人了怎么办。

想到这里,乔小池不禁加快了脚步,可是脚步一快起来,后面有个脚步声也跟着快了起来,乔小池放慢,他也跟着慢。乔小池心想,完蛋了,这回真的是完蛋了,怎么她就那么衰啊,想着自己回来,居然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加快脚步,手里紧握着手机,一有什么情况,乔小池就立刻打电话,乔小池将陆信阳的电话设成了快捷键,按到1它就会拨出去。

心里一直跟自己说快点快点,已经快要到了小区了,后面的脚步声也跟着快了起来,乔小池心里特别害怕,对自己说,要镇定,自己这辈子还真没做过什么坏事,何必害怕这些呢?

乔小池想了想,还是壮着胆去看了看那个人究竟是谁。

乔小池放慢了脚步,趁着偷闲的时机猛一回头,那个人突然从她的背后抱住她。乔小池吓得差点就惊叫了起来,手里的手机也滑落到了地上,想惊叫却叫不出来,这个人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用低沉的声音说:“小池……”

乔小池特别纳闷,怎么在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她想转过身去看看这究竟是谁,一看吓得她尖叫了起来,苏城!

怎么会是他?他看到乔小池惊恐地看着他,松开了手,身体还是近距离接触着:“很抱歉我用这种办法跟踪你,可是你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乔小池就好笑了:“怎么?我在这种地方还不行吗?难道还要你允许吗?”

“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

乔小池也想告诉他原因,但是不行,乔小池一把推开了苏城:“苏城,还记得我们说过的形同陌路吗?你不是也已经答应了吗?而且你现在还是有女朋友的人,你不觉得跟着一个服务生感觉很奇怪吗?”

苏城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乔小池:“你究竟在躲避什么,为什么什么都不让我知道,而且让我一个人这样难过,没有你的生活真的很痛苦你知道吗?”

苏城,我也想回到你的身边,也想继续我们的承诺,可是打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什么可能,没人会祝福我们的,或许一开始就是我的一厢情愿。

“苏城,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可能了。别再说了,别再让两个人都难过了,现在我身边已经有了信阳,我不想让他误会。”

“那为什么一看到我还要逃跑,你究竟在躲避什么,为什么总是这个样子,什么都不对我说?我以为,我们已经达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小池。”

听着他叫着自己的名字,乔小池心里就特别难受,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她这样。在乔小池心中,始终爱的是一个叫苏城的男人,一个有城墙围着的男人,乔小池走进了他的心里,他也成了乔小池的城民,但是终究还是逃不过天意,逃不过宿命。

“苏城,别再纠缠不清了好吗?别再这个样子好吗?”乔小池推开了他的身子,径直地往家的方向走。可是,苏城一把拉住乔小池,直接把她拽到怀里,乔小池闻着他身上的香味,这是乔小池一直以来最喜欢的一种香味,什么都比不上这个有安全感。

“苏城,放开我好吗?”乔小池怕被他这么紧抱,又会回到三年前,像那个无助的样子,乔小池一点都不想回去,一点都不想让自己再次陷入难过。

乔小池挣开他,用她瘦小的手就这样强制地按着他的肩膀,要他听她说:“苏城,我现在明确地告诉你,我们已经结束了,从三年前就已经结束了,你知道吗?”

说完,乔小池放开手,转过身不去看他的表情,只要看到他的表情,乔小池就会心软,就会去抱住他说她不想就这样离开,你知道我有多么的不甘心吗?

泪水盈满了眼眶,一步一步艰难地离开了,就像三年前那个夜晚,从有到没,只是十几分钟的时间而已。

乔小池按下了快捷键,听着里面通话的声音,嘶哑地说着:“信阳,你在哪里,过来陪陪我好吗?”

乔小池现在身边已经有了信阳,不想再去纠缠什么,她只想过好自己的日子。从现在开始,她要忘记过去,她会看着他幸福,她也会跟着幸福,即使在暗处。

信阳听到乔小池嘶哑的声音,急忙问:“小池,你怎么了,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

“我快到家了。”

还没有说完,对方已经挂掉电话了。回到家门口,乔小池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刚一进门就听到了汽车刹车的声音,随后就是一阵跑步声,还没看到人就听到声音:“小池……”

乔小池轻轻地应了一声:“嗯。”

陆信阳一个熊抱就把乔小池抱住:“你怎么了?在电话里的声音为什么这个样子,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没有,只是有点想你了。”不想让他担心,随便扯出一个谎,乔小池挣脱他的怀抱,帮他弄好拖鞋,拉着他进屋。

乔小池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将今天晚上的事情想了一遍,信阳坐在她的身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别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乔小池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但是想想还是不要了,这些事情还是自己一个人扛着好了,信阳没有义务为自己做那么多,虽然他现在是自己的男朋友。

很幸运能够遇到这么一个人,这么为你奋不顾身。陆信阳,谢谢你,这是乔小池的真心话。

乔小池枕着陆信阳的大腿,他随意弄着乔小池的头发,乔小池在这样的挑弄下睡意袭来,一边昏昏沉沉地喊着信阳的名字,一边坠入无限遥远的深渊。乔小池害怕这种感觉,好像回到自己的小时候,那种孤苦伶仃的感觉:“信阳,我是一个没有父母没有家庭没有很多的朋友的人,你还会不会喜欢我?”

“傻瓜,即使你什么都没有,但是你要知道,你还有一个陆信阳呢。”

有他的这句话,乔小池终于可以放心地睡着,开始做梦,以为是一个甜甜的梦,但是它却用这样的方式来告诉乔小池,她一直都是一个人。

红土地,乔小池在奋力地奔跑着,这是属于谁的小路,有谁在的一个梦,这个梦中乔小池还是害怕一切,一些人的眼神,一些人的消失,一些人拼了命在乔小池的身后追赶着她。而乔小池总是生活在这种心惊胆战的生活中,看着一些人的脸色过日子。

乔小池爱的人一个个离她而去,越是在乎的,它消失得越是离谱,她不得安分地在这个梦中寻找自己的温暖,看着自己狼狈的样子发笑,然后为一些人去疯狂。

乔小池在梦中叫唤着,叫唤着那个爱她的人,直到从梦中醒来。就是这么一些可怕的虚假梦境就把乔小池给吓到了,后面的路还长着呢,要是这都害怕的话,那还要怎么走。

信阳已经离开乔小池的小屋,乔小池靠着他睡着了之后,他把她抱进房间里,为她盖好被子,身边还残留着他身上的味道和体温。乔小池看着他做这些,不由衷地笑了,你可知道我多么害怕你的消失。

夜深,回忆悄然涌入心头。

当乔小池开始有意识去认识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明白,她总是孤独一个人,没有朋友,没有玩具,没有其他人羡慕的,只有自己羡慕其他人。

或许因为这样,乔小池才会觉得人生一片黑暗,似乎走进了一个死胡同,怎么也走不出来。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夜晚,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只有一层厚厚的积云。一个人在路上走着,害怕,不安,各种情绪蜂拥而至。乔小池只想快点回家,虽然那只是个有四十五平方米的小屋子,一点都没有家庭的温馨。

乔小池疾步在路上行走着,她天生胆小,害怕各种不干净的东西,甚至一听到鬼这个字就会直接打起冷战。

风,不停地从耳边吹过,刮得脸有些刺痛,她把手揣进衣袋里面,试图让自己更加温暖,却怎么也温暖不了那颗冰冷的心。

乔小池不敢往后面看,只顾着快步往前走,不敢多想,只是想回自己的家而已。

乔小池没有爸爸妈妈,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可是,当有些人听到乔小池是一个人长大的,没有爸爸妈妈的陪伴时,表现出的那种惊讶以及不可思议,都让乔小池觉得虚伪。所有表情各异的脸,换来的只是乔小池的一声冷笑。

不相信任何一个人,这是乔小池从小就知道的。

孤儿院的院长说过:“外面的世界很肮脏,你们在那个肮脏的世界里面生存,要记得自我保护。”

不信任就这样成了乔小池的保护色。

乔小池也曾试着去相信一个人,一个她觉得世界上除了院长之外对她最好的人,可是,他就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没了去向,从此没有消息。

当乔小池知道他离去的消息之后,跑到孤儿院一间废弃的房子里面哭了一个晚上,缩着身子窝在一个角落里面,吹着冷风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院长和其他人才找到乔小池,她把乔小池抱到房间里面,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抱着乔小池哭了起来。

没有歇斯底里的哭喊,也没有哭得梨花带雨,只是几滴眼泪,喊了一句:“我的孩子……”那一刻,乔小池才知道,这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是眼前抚养她长大的院长。

世界上最简单的爱,无须用轰轰烈烈的行动证明,有时候一句话,一个微笑,一个不经意的举动,都是一种爱。

从那以后,乔小池不再让任何人接近,她把自己困起来,为自己建筑起城堡,防备着那些想要破城而入的每一个人。

乔小池很孤僻,总是一个人在角落里面看着别人玩耍,其实她也很想去参加,可是极端的理智却阻止着她,硬生生地让她从这个原本温暖的世界堕落到黑暗的深渊。

在孤儿院里面,除了院长,还有两个人,对乔小池的生命历程来说是不可缺少的,一个是大她五岁的沈小鹏,一个是跟她一样大的秦晴。

沈小鹏,乔小池叫他小鹏哥,他的出现,为乔小池黑暗的世界带来了一道曙光。

那天下午,乔小池一个人待在树下,阳光很好。乔小池很喜欢也很享受这个时候,微风拂过脸颊,是一种惬意。

这时候,一个男孩子从树上跳了下来,笑着说:“嘿嘿,没想到这树下还藏着一个大美人。”乔小池不想理会这个人,因为全孤儿院的人都知道一个叫做乔小池的女孩子是个跟哑巴一样不会说话的人。

“喂,美人,跟我说说话呗,嘿嘿。”不怀好意的笑声让乔小池有点厌恶,她半眯着眼,看着这个陌生人。这个人,她在孤儿院那么久都没有见过,他是谁?

乔小池依旧不说话,仔细打量着这个低头看着自己的人。他有点黑,参差不齐的头发一根根竖着,显得很有精神,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自己,眼神里面透露出一股清澈的味道。他鼻梁有点高,不同于其他的小朋友,不是塌鼻梁就是歪眼睛,整天除了嘲笑自己这个“哑巴”之外就不会做其他的事情一样。

他似乎对乔小池的沉默有点不耐烦:“你不告诉我也好,那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你以后要好好记住,我叫沈小鹏。你记好了,是沈小鹏。”接着蹲下身子,伸手捏了捏乔小池的鼻子,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

乔小池被他的举动给吓到了,从来没有一个人对她这个样子,除了院长。乔小池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只是这个人不认识她而已,只要认识她的人,都会很讨厌她,不管是谁,就连院长也有时候觉得特别头疼。

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乔小池自答。

一笑而过,翻了个身,继续睡她的觉。

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在乔小池感觉自己还没有睡够的时候天就已经快黑了,她只好赶紧爬起来,往食堂那里跑去。去晚了的话,肯定会被院长骂的。

等乔小池气喘吁吁地跑到食堂的时候,他们已经开饭了,一个个瞪着眼睛看着刚闯进来的乔小池。院长看到后,皱了一下眉头,问她:“小池,你跑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乔小池不说话,不想解释。

“你总是这个样子,天黑了就赶紧回来,不要让其他人担心知道吗?”乔小池知道院长是在关心她,可是她现在不关心这个,只要看到餐桌上那些小朋友一个个幸灾乐祸地看着自己,心里就有一把火燃烧着。

“院长,其实她没去哪里,我下午看到她在草地上的大树下睡觉呢。所以,你不用担心她,她会照顾好自己的。”说话的人明显是在帮乔小池解释,是谁?

乔小池仔细一看,那个人半张脸都埋没在黑暗中,看不清他的样子,但是乔小池能感受到,他就是下午跟自己说话的那个人,那个叫沈小鹏的人,那个捏了她鼻子的人。

乔小池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旁边一个小朋友说:“小鹏哥,你就别帮着这个哑巴了,她什么也说不了,帮了有什么用?”说完就大笑起来,其他的小朋友也跟着笑了起来。

刚才为乔小池说话的沈小鹏怒了,他扔下筷子,愤怒地说:“你们什么意思,她才不是哑巴呢,她只是不屑于跟你们说话而已,你们算个什么,凭什么说她?”眼睛锐利地看向正在吃饭的每一个人,他们都停下了动作,张大嘴巴看着沈小鹏,似乎原本和蔼的大哥哥变成了凶暴的狮子一样。

“喂,这里还有一个位置,你过来吃饭吧,我给你留了一些饭菜。”他对乔小池说道。

沈小鹏是个很奇怪的人,这是乔小池对他的第二印象。

乔小池看了看他,然后低下头,一步一步走到餐桌前,坐在了沈小鹏的旁边。

沈小鹏特别兴奋地帮乔小池夹菜,还为她添了一些饭。孤儿院的食堂有着明确的规定,饭一定要吃完,不能落下一颗饭粒,所以乔小池每次都会只吃一点点。

乔小池看着他特别殷勤地帮她夹菜,轻声地对他说:“谢谢。”

这是乔小池有印象以来第一次跟人说谢谢。虽然看着他的行为有些好笑,但这是一个很好的大哥哥,乔小池感觉得到。

他愣愣地看着乔小池,笑着说:“嘿嘿,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你这句谢谢了。我已经告诉你我的名字了,那么作为报答,你就回答一下,你的名字叫什么,好吗?”

“乔小池。”

“乔小池啊,很好听的名字呢。那么,乔小池,我们以后就是好朋友了是不是?”

乔小池不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继续埋头吃着饭,努力将那些快堆满了一碗的菜给吃完。

心里想着,其实,沈小鹏也是个挺好的人来着。

乔小池悄悄地看了一眼正在埋头吃饭的沈小鹏,他很用力地扒着饭,大口大口地往嘴里面塞着,看这个样子,似乎已经很多天没吃饭了。

乔小池看着他的样子,有点好笑。正好,他回头看到乔小池,咧开嘴笑了,憨厚地说:“这里的饭菜真的很好吃,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菜。”

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难道他长这么大都是一个人流浪在外面吗?还是说他的家庭从来没有给过他菜吃?不,乔小池马上就否定了第二个想法,因为孤儿院的人,都是无父无母的,有的是一个人流浪在外面被院长接回来的,有的是别人送到这里,称家里变故,所以亲人都死了的。

沈小鹏看乔小池不解,又说:“是有家的味道。”

家的味道?乔小池怎么从来都没有尝到过,是不是因为她的孤僻,融入不到新的家庭中,所以,才尝不到家的味道?

年幼的乔小池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思想总会有些早熟,想问题也总是比别人成熟一些。院长总是夸乔小池是个聪明的小孩,小小年纪就会洞察别人的思想。

乔小池动了动筷子,突然就没兴趣继续吃下去,但是因为食堂的规定,她还是努力将所有的饭菜都解决掉。

吃完碗里最后一口饭,乔小池的肚子有些胀胀的,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在这里吃得那么饱。

沈小鹏打了个饱嗝,摸了摸肚子,说:“真好吃,吃得真饱。”

乔小池坐在椅子上,眯着眼睛,想休息一会儿。

沈小鹏凑了过来,问乔小池:“小池啊,你为什么老是不说话呢?其实你的声音真的很好听,为什么总是不肯说话呢?”

乔小池不想回答这个无聊的问题,从椅子上下来,径直走进大厅。沈小鹏在后面追着喊:“喂,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乔小池没有看到他追上来的影子,她停了下脚步,回头看看,怎么也等不来沈小鹏的身影。

乔小池真的很想问,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对一个刚认识了不到一天的人产生兴趣呢?她不是一直都把城墙筑得很好吗?乔小池嘲笑了一下自己,转身走向大厅,却看到其他小朋友正拉着沈小鹏的衣袖,撒娇说:“小鹏哥哥,你还没有把下午的故事讲给我们听呢,我们要听大结局嘛……”

只是乔小池不知道,沈小鹏多次从那些小朋友的包围中逃离开来,去见那个正在离开,离他越来越远的小女孩。

那一年,乔小池八岁,沈小鹏十三岁。

遇到秦晴的时候,天很冷。

乔小池和沈小鹏正赌气呢,因为一块白兔糖。

他是个讨厌的家伙……乔小池嘴里念念有词,心里不停地咒骂着这个浑蛋。

下午,鱼子看到乔小池手上的白兔糖,也哭着想要。乔小池不肯,因为这是沈小鹏送她的,她才不要给其他人呢。

鱼子又哭又闹的,还动手把乔小池的脸抓伤,乔小池气得一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这时候,院长还有沈小鹏一起跑了出来,院长抱着那个哭得差点断气的鱼子连忙哄着。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