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初识秦晴

沈小鹏看着乔小池,为难地说:“把白兔糖给鱼子吧,他还小……”

“凭什么他还小我就要给他……”乔小池动了动嘴巴,抗议道。沈小鹏也没想到乔小池居然会开口给他这么一句,动了火气,大声嚷道:“我说给他就给他,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啰唆!”

鱼子被这么大声嚷着的沈小鹏吓到了,颤颤巍巍地说:“哑巴居然也会说话了……”很小声的那么一句话,可就是传入到乔小池的耳朵里面。

乔小池一气,将手上的白兔糖扔在地上,抽搭着双肩跑了出去。

只听到后面的院长还有沈小鹏喊了一句:“小池……”

乔小池一点也不想理他们,她最讨厌的就是他们了。自从他们走进自己的生活,世界开始有了那么一丝光线,可是他们居然不帮她。乔小池用手摸了摸脸上的伤口,有点痛。

乔小池跑出了孤儿院,孤儿院的大门有时候是开着的,她就趁着这个机会跑出去,也不敢跑远,在周围转着转着。

其实乔小池是很希望他们能够跑出来找自己,可是没有,乔小池一直等啊等,他们还是没有找出来。乔小池赌着气,走出了这条街。

这是另一个世界,乔小池只是从孤儿院的围墙上看到过这外面的景象,一直很渴望能够出来,但是食堂阿姨总会说外面的坏人有那么多,那么坏,吓得小孩子都不敢随意跑出来。

乔小池看着这一切新鲜的景色,有的人正在卖力地吆喝着,有的人正在跟别人讨价还价,有的人开着车慢腾腾地在街上行驶着,有的人骑着小单车很欢快地吹着口哨。

初冬,感觉有点冷,乔小池往墙后缩了缩。

这时候有人拍了拍乔小池的肩膀,乔小池吓了一跳,以为是院长还有沈小鹏他们找到自己了,转过去一看,是一个小女孩。

她正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乔小池,身上穿得破破烂烂的,脸上也是灰尘,但却遮不住她那双大而亮的眼睛。

她说:“你在看什么呢?”

乔小池不认识她,不敢回答她的问题,即使敢,也不愿意回答。

“这条街叫兴德街,是这一带最繁华的街道,这里的人很多,所以,我最喜欢来这里了。”她自顾自地说着,视线穿过乔小池,而到达人群。

“你是谁?”乔小池问着。

“我叫秦晴,是个流浪儿。”她笑了笑,洁白的牙齿,还有笑弯了的眼睛。

又是一个流浪儿吗?那么跟乔小池一样了,也是无父无母的。

“你知道什么是流浪儿吗?”她问。

乔小池当然知道,自己就是一个流浪儿,要不是院长收养她,她早就被饿死在街头了。

“你的爸爸妈妈呢?”为了确认一下自己的推论,乔小池问了一下。

“他们抛下我跑了,怕我拖他们的后腿,所以,我从来都没有爸爸妈妈。”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视线还是在人群中。

乔小池很好奇,就问:“那你靠什么长这么大的?”

想起那些时候的乔小池,才那么小,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他们看着乔小池的眼神,是一种可怜,或者是同情,然后在她的身边扔下几块钱,嘴里还说着:“真可怜……”

乔小池最讨厌看到的就是这些人,戴着面具的虚伪的人。

“我啊,就是这样为生的……”她跑进人群,乔小池的视线跟着她,只见她撞上了一个有着啤酒肚的男人,然后略有些歉意地跟他说抱歉,然后再穿过人群跑向乔小池。

“看。”她晃了晃手中的钱包,这就是她的手段。

“小偷?”

“是的,我就是一个小偷,我就是以这个为生的,现在你知道了。”她依旧是笑着。

秦晴,多么好听的名字,多么漂亮的一朵花。

“你就不怕我跟别人说吗?”乔小池问她,她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她很坚定地说:“不,你不会的。”

“为什么?”

“我看到你是从孤儿院那个地方出来的,所以,你也是一个孤儿,你也知道孤儿的痛苦,所以,我料定你是不会跟别人说的。”

难道她从刚才就知道乔小池是孤儿院的人吗?

乔小池看着她,有些不可思议,有过磨难的人,经历远远不同于乔小池这样在安静的环境下成长的小孩子,乔小池欣赏她的聪明。

“为什么不去孤儿院呢?”乔小池问。

“其实我也很想进去,不想一个人在外面风餐露宿,有上一顿没有下一顿的,可是,我想去找我的爸爸妈妈……我虽然嘴上总是说我没有,但我仍然坚信他们是爱我的,他们是有苦衷的,他们会来找我的。虽然,我已经找了那么久……”

“那跟我一起去孤儿院好吗?”乔小池问她,从看到她开始,乔小池就觉得这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她肯定能够跟自己成为好朋友的,虽然自己在孤儿院的时候身边也只有沈小鹏一个人。

她又将眼神移向人群,看着那个方向,说:“好。”

乔小池得到了她的答案,有些兴奋,可是兴奋过后乔小池就开始犹豫了,该怎么把她送进孤儿院呢?

乔小池带她走进了孤儿院,她对这个陌生的环境感到好奇,一路上乔小池都有点担心,他们愿不愿意让秦晴进入这里?

沈小鹏在大厅门口等着乔小池,看到她,马上跑过来:“你说你,真是小孩子脾气,说了你几句你就跑,你是不是想气死我?真是的……”他还在不停地抱怨着,乔小池已经消气了,根本没想刚才发生的事情。

“这个是?”沈小鹏看了看乔小池,眼神里是满满的疑问。

乔小池拉着秦晴的手,说:“她是一名孤儿,是我刚才溜出去的时候认识的,她人挺好的,一个人在大街上流浪,所以,我希望院长他们能够收留她。小鹏哥,你会不会答应?”

沈小鹏皱了皱眉头,说:“一般院长都会从外面自己收养那些孤儿的,可是这是你带进来的,你刚才还自己跑出去,估计院长肯定会发火的。这个小女孩我们根本就不能收的,因为院长说过,身世背景都了解的人才能够收进来的。”

估计这件事情有点难办了,乔小池拉了拉沈小鹏的袖子,说:“小鹏哥,你就帮帮我嘛,她是个很可怜的人。”

秦晴在一边不说话,看着乔小池他们两个人的脸色,紧紧地抓住乔小池的手,看得出她很紧张。

“那我去跟院长说一说。”沈小鹏揉了揉乔小池的头发,然后转身跑去了院长室。

“喂,你说我能不能够来这里?”秦晴有些担心地问乔小池。

乔小池对她微笑着:“没事的,你不用担心。”

她还是很紧张:“要是我不能进来的话,怎么办,我还要过回以前的生活吗?”

乔小池不回答她的问题,因为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

然后两个人沉默着,彼此心里都想着事情。

沈小鹏去了很久,终于带着院长走到乔小池面前来。院长打量着秦晴,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地说:“小池,这小姑娘是你在路上看到的,所以就带进来的?”

乔小池看着这样的院长,有点害怕,说:“是的,她也是一个孤儿。”

“我知道。”

院长她知道?也是,院长都看过那么多个孤儿,从他们的眼神还有行为上都可以看出他是不是真的一个流浪的人。

“可是你要知道你这个家伙居然跑出去了,还是一个人呢,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么担心你?还有,你这个傻瓜居然为了一两颗糖而跑,你是不是傻子啊,要糖又不是没有,害我们担心那么久!”院长没有继续说秦晴的事情,而是把话题转移到乔小池这里来,她也是担心乔小池的,乔小池能感受到的。

“小池,带着这个女孩子去洗澡吧,再换套衣服,房间就在小池的对面,其他有什么问题就问小池吧,你叫什么名字来着?”院长发完牢骚之后,想起了秦晴的事情。

秦晴看着眼前这个很年轻的女人,说:“我叫秦晴。”

“秦晴,嗯,是个好名字。”然后她就转身走了。

秦晴顿时特别高兴,拉着乔小池的手又蹦又跳,突然停了下来,乔小池还以为她怎么了,没想到她来了一句:“对了,我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呢?”

乔小池郁闷了,自己认识人家半天了居然没告诉人家名字是什么:“我叫乔小池。”

“小池,嘿嘿……”

院长这个人挺不错的,只要是孤儿她都会很同情,然后将他们带到孤儿院来,抚养他们长大。院长是个很辛苦的女人,她很年轻,但是终身不嫁,就是为了抚养这些孤儿长大。

据说,院长小时候也是一个孤儿,知道孤儿们的痛苦,长大以后才会自己做这些事情。

沈小鹏看着欢闹的她们:“秦晴,你来了,小池可就有个伴了,估计也不会整天板着个脸,跟包公一样。”

秦晴笑着说:“原来小池是这样的一个人啊,刚才我还跟乔小池说了好多的话,我还以为小池是个很会说话的人呢。”

是啊,乔小池刚才是说了好多的话,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让乔小池有那么一种感觉,似曾相识的感觉。

“对了,我叫沈小鹏。”

三个人,因为乔小池的一句话,让彼此在以后的人生中成了不能缺失那一部分。

那一年,乔小池九岁,秦晴九岁,沈小鹏十四岁。

待到上学的年纪,院长拉着乔小池和秦晴两个人在大厅里面,眼前的这个女人养育了乔小池那么多年,算是乔小池最亲的人了,这次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

“小池,秦晴,你们两个就要出去读书了,答应我,要在外面好好过日子,钱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还有,要好好照顾自己。”她的眉眼里面有那么一点不舍,乔小池能察觉出来。

“院长,我不想去读书。”秦晴拉着院长的衣袖,“我想跟你、小鹏哥、小池,还有其他人在这里待着,我什么地方也不想去行不行?”

院长叹了口气,抚了抚秦晴和乔小池的脸,温柔地说:“我也舍不得你们,可是现在读书才是你们的出路,知道吗?小鹏已经在这里学到了很多,他说要在这里帮我的忙,可是我不许,我要他去照顾你们。他在你们学校旁边找了份工作,你们可以在放学或者放假的期间见面,也可以回来这里,这里随时都欢迎你们。”

“院长……”乔小池抬头看着这个被岁月折磨得苍老的女人,千言万语都哽咽在了喉咙里面,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院长蹲下来,抱住她们两个人。乔小池一直觉得院长是个很瘦小的人,可是她的双臂那么有力,强撑起这个孤儿院,不,是她们的家。她的怀抱,永远都是那么温暖,像妈妈的感觉。

耳边传来她温柔的声音说:“在外面要好好照顾自己。”

嗯,乔小池会的,不止是乔小池,秦晴也会的。

我们答应你。

时间总是不知疲倦地走着,他们几个人也从稚嫩变成了青春的样子。院长帮乔小池她们在一所初中学校报了名,乔小池和秦晴背着书包,走在院长还有小鹏的后面,听着他们两个絮絮叨叨。

虽然有些厌烦这些话语,但是因为这些话,乔小池才知道原来她也是有人关心的。

秦晴拉着乔小池的手,跟她说:“小池,以后我们两个人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给他们添乱了。”

乔小池点了点头,这些话不用说她也已经知道了,现在她们都不是可以胡闹的年纪了,她们都开始长大了,有了自己以后要走的路。

“喂,你们两个,要在学校好好表现,不然的话我就要打你们两个的屁股了!”沈小鹏转过头来恶狠狠地对她们说,秦晴笑着回了他一个鬼脸。

院长看她们一起嬉闹着,说:“你们都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都没有真正到过外面,在这个复杂的世界,一定要小心知道吗?”

乔小池她们点了点头,在车水马龙的街头继续走着。

四个人,四个身影,阳光在空气中跳动着,照在身上暖暖的,这样的感觉,真好。

风,夹杂着暖意,在宽阔的街道上穿梭。在这个时候,乔小池最希望的就是他们四个人不要分开,她不喜欢分别的感觉。

无论这条路要走多长,多彷徨,沿途也要欣赏。

到了校门口,院长对他们说:“你们进去吧,等到放假的时候,你们就回来。每个星期天小鹏都会在学校门口等你们,他就在这附近工作,所以,你们有什么困难,就去找他。”

院长没有看乔小池她们,她的眼睛直视那片蓝得快碎裂的天空,语气里饱含不舍。

乔小池何尝不是呢,她拉着秦晴转身就走,没有任何的语言,也没有任何动作,就这样头也不回地走了。

秦晴还想跟院长说几句话,被乔小池不分青红皂白地拉走,路上有点不开心:“为什么要拉着我走,我还想跟院长再说几句话呢,我们这次离开之后要过半年甚至一年才能回去,你知道吗?”她很愤怒,乔小池也知道她的不舍。

“难道你想让大家更难过吗?”乔小池反问,直视她的眼睛。

秦晴不语,低头走着路,她心里明白只要留在那里,有的只是越来越多的难过而已,不如就这样。

“我们该去报到了。”两个人在校道上飞快地走着,这个学校真是有一点大,任乔小池她们怎么找都找不到教务处这个地方。她们两个找了很多地方,就像走进了迷宫一样,总是转来转去。

“你们是在找地方吗?”身后传来了声音,乔小池她们停住了脚步,同时转过身去看着这个人。他穿着运动服,脸上的汗水不停地滑落,他的手里拿着一条毛巾,看到乔小池她们奇怪的眼神,笑了一下,然后拿着毛巾在脸上抹了一把,又重复了一下,“你们是在找地方吗?”

秦晴知道乔小池不喜欢跟人说话,回答道:“是的,我们是刚来这里读书的,要去报到,就是不知道教务处在哪里。”

他恍然大悟,然后指着她们刚才走过的那条校道:“你们沿着那条路一直走,走到黄色指示牌的地方有一条楼梯,你们顺着楼梯走到第五楼,左转就能看见了。”

原来是楼上,她们两个居然像个白痴一样在一楼一直转来转去,以为教务处都是在一楼的。

秦晴向这个男生道谢:“谢谢,我们找了很久都找不到,这回终于能找到了。”

男生笑了笑,扬了扬手中的毛巾,说:“我刚打球回来,我看到你们在这里走了很多遍,所以不用谢,这是我的义务。”

秦晴向他挥了挥手,然后拉着乔小池就走,路上对乔小池说:“你看,这个男生是不是长得挺好看,我觉得挺阳光的。”

乔小池有些郁闷,轻轻嗯了一声。

“一点都不亚于小鹏哥,不过,要真的在这个男生还有小鹏哥之间说谁好看的话,我真的说不出来……哎呀,我还没问这人的名字呢,我怎么那么糊涂呢!”乔小池看着喋喋不休的秦晴,心里感到好笑,这妹子一来就犯花痴。

“我们还是快走吧,不然,等一会儿教务处的人看到我们迟到,说不定还要骂我们一顿呢。”乔小池催促秦晴赶紧走,两个人加快了脚步,直奔教务处。

到了教务处的时候,她们两个都已经是气喘吁吁,教务主任看着乔小池和秦晴两个人狼狈的样子,问她们是不是找不到路了。

乔小池苦笑了一下,这路她们找了将近一个小时,你说难不难找。

秦晴看着这个一脸和蔼的教务主任,松了一口气:“老师,这里的路真多,我们两个找了很久才找到这里的。”

“嗯,是的,很多新生都找不到教务处的路,这里是比较偏的地段,所以学校在大门口贴了一张来这里的路线图,你们没看见吗?”

天啊,怎么等到现在才告诉她们有路线图来着,害她们走了那么多的冤枉路。

“不是吧?”秦晴哀号了一声,“都怪小池拉着我就直接走……”两道要杀人一般的眼神就射到乔小池的身上,乔小池只能用眼神回应着。

教务主任拿了两份资料,递给她们:“这是你们两个人的资料,学校是因为你们院长多年一直为那些孤儿做了很多好事,所以答应她以后那些孤儿要读书都可以到这里来。你们拿好这份资料,好好看一下,不懂的话再来这里问我。现在可以去教室上课了,去吧。”

乔小池和秦晴一同向这位主任道了谢,离开了教务处。

“小池,你说我会不会跟你同班?”说着就把装在牛皮袋里的资料拿出来,看了好一会儿才说,“小池,我在初一(7)班,你呢?”

乔小池打开牛皮袋,拿出了那份资料,仔细看了一下:“3班。”

资料上是乔小池的个人信息,很详尽。这大概是院长拿给学校的吧,学校收他们这些学生也是花了很大的力气,听说每个在这里读书的孤儿都是免费的,为他们免去学杂费还有住宿费,其他在学校的消费也都是免除的。

“走吧,我们去教室吧,现在估计他们都在上课呢。”乔小池催促还在看资料的秦晴,秦晴回过神来,她们这才又像刚才一样快马加鞭地赶去教室。

有了刚才的经历,她们这次终于找对了地方,7班跟3班的距离还不算太远,只是相隔几个教室而已,跟秦晴见面的时间也就可以多起来了。

秦晴在进教室前还特别嘱咐乔小池:“小池,你要在这里多交朋友知道吗?不要每天都摆着冷冰冰的脸。虽然我知道你只有在跟我们几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才会笑,但是,在这里,比的是人际还有成绩,要多跟人家交流,要努力去多交朋友。”

乔小池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好,点了点头,努力微笑着回应她一句:“我会的。”

乔小池不太担心秦晴,她从小就嘴巴特别甜,在哪里都特别耀眼,无论跟谁都能打成一片。但乔小池知道,只有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秦晴才是最真实的。

乔小池鼓起勇气走进这间教室,这是陌生的世界,不同于孤儿院,这也是她要去面对的,一种新的挑战。

乔小池站在门口,讲台上的老师还在讲课文。乔小池等了好一会儿,下面听课的学生注意到乔小池,向老师打着眼色,老师才反应过来。

“同学,你是新来的吗?”老师问道,语气中有点烦躁,似乎是不高兴乔小池打断了他讲课。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