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新的开始

乔小池点了点头,看老师招了招手,她才踏进教室。讲台下的人乔小池全都不认识,她突然有点害怕,害怕去面对这一切,她宁可去生活在无人问津的孤独之中。

老师在黑板上写了几个字——乔小池。

乔小池,其实这不是她本名,乔小池根本就不知道爸爸妈妈给她起的是什么名字,这个名字是院长给她起的。当她看到乔小池在街边的垃圾堆捡垃圾吃的时候,带她回到了孤儿院,自此乔小池便开始叫这个名字。

老师扶了扶眼镜,对着学生们说:“这是刚来到我们这里读书的新同学,叫乔小池,以后你们要好好相处。小池,你到第二组倒数第二张桌子那里坐,等到以后有时间再帮你们调一下座位。”

乔小池背着书包在众人的注目中走过,她故作镇定地在这些目光中从容而过,谁也不知道她心里是有多么紧张。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了,身边没有小鹏哥、秦晴帮自己挡着的时候,她只能独自一个人去面对。

乔小池坐在那个位置,所有人开始鼓掌,其中一个人还站了起来,大声地说道:“欢迎新同学。”

掌声直到老师说继续上课的时候才停止,乔小池也从发愣中醒过来,是不是他们都不难相处,也许自己在这种情况下真的能够改变孤僻的性格。

乔小池拿起课本,在第一页写上自己的姓名,然后开始听老师讲课。虽然已经错过了半节课,但是乔小池看着书本大概知道老师讲的是什么,院长时常夸奖乔小池聪明,不仅能够想透一些大人的事情,在学习这方面也是特别厉害。

把书从头到尾看了一下,合上书的时候才发现都已经下课了,原来自己可以认真到将下课铃还有嘈杂的人声给过滤掉。

坐在前面的女生转过身来,友好地对乔小池笑了笑:“你好,我叫袁雪,以后请多多指教。”

乔小池也回了一个微笑,说了一句你好。

然后,那个刚才站起来说欢迎新同学的人也走过来,站在乔小池的桌子旁边,自我介绍道:“我是班长,叫顾远川,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我可以帮你解决的。”还伸出一只手,乔小池呆住了,是不是应该握一下呢?

乔小池愣了很久,才知道顾远川的尴尬,在他快把手收回去的时候,她迅速握了一下,小声地说了一句你好。

乔小池的脸一下红到耳根了,顾远川笑着说:“小池同学真可爱。”

这回乔小池的脸肯定不止是红到耳根了,在脸上直接放几颗鸡蛋都可以蒸熟了,直到顾远川离开了乔小池的桌子,她还是缓不过来。

前面的袁雪不怀好意地问乔小池:“是不是看上我们班的大帅哥了,班长可是号称少女杀手来着,你可要小心点了,哈哈哈。”乔小池听着她的玩笑,刚退了一点的热又回到了脸上,急忙解释道:“不是,袁同学,不是这样的……”

乔小池尴尬极了,想转移这个话题,不再去讨论顾远川,便问袁雪:“袁雪,我后面这张桌子有没有人坐?”

袁雪看了看乔小池后面的座位,神色有点紧张:“别问他了,这个人自从开学以来都不知道来上过几次课,每次来就只会睡觉,不然就是旷课,老师也拿他没办法,而且他的脾气还特别臭,能不惹他就别惹他。”

乔小池若有所思地嗯了一下,反正自己是那么文静的一个人,估计也不会得罪他的。

上课铃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袁雪看见老师进来赶紧转过身,乔小池还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面。老师喊上课她才赶紧站了起来,收拾好心情,突然又想到了秦晴,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这节课是语文课,语文老师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有那么一点文艺气息的感觉。她从一进门就一直板着一张脸,好像谁欠了她几十万一样,估计这个老师严厉得很。

“翻开课本的第一百三十五页,从第二段开始,由一位同学来念。谁愿意上来?”老师看着讲台下面没有一个同学举手,不禁皱了一下眉头,“不然就今天新来的那位同学来念一下。”

新来的同学?那不就是我吗?

乔小池站起身,全班的同学都看向她这里,就像刚才进这个教室一样,全部的目光都聚集到她这里。

乔小池拿起书本,开始念着,教室里面很安静,安静到连呼吸声都听得很清楚。乔小池的声音不大,但是足以让每个人听见,虽然没有那么抑扬顿挫,自我感觉还是很好的。

老师看到乔小池读得挺不错,也没有再提问什么问题,让乔小池坐下,开始讲课。乔小池心跳得有一点快,第一天来就被人注视那么多次,感觉特别别扭。

乔小池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松了一口气,回了一下头,却看到那个班长正向自己微笑呢,还向自己竖起大拇指。这是什么意思?是夸自己读书读得好吗?

不想这些事情了,要认真地听老师讲课,认真做好笔记,在这个班级里面,还有更多人在和你竞争呢,所以要好好加油,不能给孤儿院的人丢脸。只在学校待了一个早上,乔小池就觉得有些累,跟人打交道真的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乔小池站在门口等着秦晴,想跟她一起去食堂,可是等了很久她还是没有出来。有好几个人走向乔小池这边,乔小池看清楚后才知道秦晴还有她的几个同学一起走了过来。

秦晴一直是个人缘很好的人,这一点乔小池深信不疑。

秦晴来到乔小池面前,拉着她的手,说:“这是我的好姐妹,叫乔小池。”同时,向乔小池介绍她的同学。

一个个笑着跟乔小池打招呼,而乔小池只是回了一句你好而已。

秦晴带着这一大帮人,加上一个乔小池,一群人就这样赶往食堂。

“小池……”乔小池隐隐约约地听到有人在叫她。

乔小池回过头,看到班长还有袁雪,他们正向乔小池摆着手,走向乔小池这边。

人已经够多了,还来两个?乔小池揉了揉太阳穴,感觉在这群人里她是最不耐烦的那一个。

秦晴看到他们两个人,问乔小池:“小池,不错嘛,这么快就交到朋友了,看来我早上没白教你。”然后向顾远川、袁雪两个人打招呼,“你们好,我是小池的好姐妹,你们两个是她的朋友吧?”

几个人一直寒暄着,乔小池有点烦,想脱离这个群体,打算先走的时候,顾远川说:“小池,你应该不认识食堂的路吧,我带你们去吧。”

说完,就带着他们一起走,乔小池想跑也跑不了。

来到食堂,十几个人坐在一桌,叽叽喳喳像是在开会一样。乔小池讨厌这种气氛,在这种环境下感觉快要窒息,草草地扒了几口饭,就想离开。

袁雪看到乔小池吃了一点就想离开,关心地问她怎么了。

乔小池说:“没事。”

秦晴看到乔小池这个样子,不知道乔小池到底怎么了,她说:“小池,再多吃一点吧,你看你那么瘦,下午还要上课呢,你吃这么一点能禁得住吗?”

乔小池听到这话,坐下来继续吃着。顾远川问乔小池:“是不是不喜欢食堂的菜?吃不惯吗?”

乔小池真的很累,她不想回答这些问题,但出于他是好心,还是说了一句不是。

他们终于快要吃饱了,乔小池跟他们说自己先走一步,然后快步离开食堂,这才让她感觉好一点。

脱离那个讨厌的环境,整个人也就轻松了一点。乔小池一个人在种满香樟树的校道上走着,欣赏这些景色,现在离下午上课还有一段时间,不如先回教室看会儿书,追上他们现在的进度。

然后就往教室走去,乔小池最喜欢空无一人的地方,只有那样她才能让自己更加安静,更能投入到学习中。

回到自己的座位,正想坐下的时候,才发现教室里有个人,而且还是坐在自己的后面,因为他正在睡觉,所以进来的时候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乔小池想起上午袁雪跟自己说的话,尽量不吵到他。

轻声坐下的时候,却听到他不耐烦的一句话:“喂,你吵醒我了。”

乔小池依旧轻手轻脚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理会后面那个睡觉的男生,拿起笔独自做起数学。

数学这门学科已经落下很多了,不抓紧时间补上的话会落得更远的。

在纸上画着算着思考着,就这样,沉浸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世界,乔小池才觉得她的城墙不会被人推倒,才不会感觉害怕。

时间就这样悄悄溜走,风掀起了窗帘,留下的身影如此空洞和虚无。同学们开始陆陆续续地回到教室,乔小池依旧写着自己的练习题,其他人怎么样都不关她的事。

后面的那个人还是睡得云淡风轻,一点儿也不受其他人的干扰。袁雪看见乔小池在教室,兴奋地跑向乔小池这边:“小池,原来你在教室,我们都找不到你,还以为你迷路了呢,嘿嘿。我还……”

乔小池看着她话才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感觉奇怪,看到她的视线落到后面睡觉的那个男生身上,瞪着大大的眼睛问自己:“他怎么在这儿?”

乔小池如实地回答:“不知道。”

袁雪不再大声跟乔小池说话,安安静静地退回到她的座位上,估计是怕后面这位大哥吧,也托这位大哥的福,乔小池才得以安静。

还有十几分钟就上课了,乔小池收拾好桌子上的东西,备好下节课所需要的东西,忽然听到一声闷响,是后面的那个人睡醒了,不耐烦地将书包从地上拽起来。

原本吵闹的教室也安静下来,大家都看着这个发出噪音的男生,乔小池听到有人窃窃私语。

“他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平时没事他都不会来吗?”

“不就仗着自己的父亲是学校的赞助者,才这么嚣张吗?”

“什么态度嘛!学校能够忍他已经够好了,真不知道知足。”

声音不大,但是乔小池能感受到里面的鄙夷气息,所有人的眼神都带着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像是讨厌或者厌恶。

男生没有再发出任何噪声,只是趴在桌子上继续睡觉。窃窃私语还没有停下来,乔小池开始有一点同情这个男生,这跟她小时候是一样的。

呵呵,笑了一下,看着这些人在旁边私语,乔小池就觉得讨厌,他们似乎觉得别人做的一切都是错的,而自己永远是对的。

“喂,你是谁,为什么坐在我前面?”他问。

乔小池从来没想过他会主动跟自己说话,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乔小池看着他,其实他长得挺好看的。

亚麻色的碎发凌乱不羁,微皱的剑眉,乌黑的眼睛里充满了冷漠,似乎所有的悲伤都破碎在他的眼神中。他的鼻梁高挑,有着最优雅的线条,唇角的笑意还未隐去,画出一个弯弯的弧度,只是眼里却没有丝毫的友善。

“我,今天刚来。”乔小池做了简略的回答,不想与他多说什么。

两个人原本就不认识,何必说得太多呢?

“哦?是吗?”他的语气中充满挑衅的气味。

乔小池想起早上袁雪跟她说的,不要惹他,否则后果很严重。反正打算不理他,还是认真去学习得了。

“苏城,她是新来的学生乔小池,请你们以后好好相处。”班长看到这里有一点火药味,赶紧过来。

“好好相处,好好相处?会的,我当然会的,那么,请小池同学多多指教了。”不用听就知道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乔小池哪里得罪他了,火药味这么重。

乔小池微皱起眉头,不悦,也不回答他的问题。

沉默,才是乔小池的武器。

可是,乔小池的沉默,却成了苏城眼里的挑衅。

苏城,原本两个没有交集的人却在一小段时间内有了交点。而这种结果是乔小池没有想到的。

上课铃及时地响起,乔小池才松了一口气。其他人都跑回自己的座位,等待老师上课,乔小池在纸上胡乱写着,有点想念院长还有小鹏哥他们。她和小鹏哥、秦晴三个人总是玩得最好的那一组,也是最要好的三个人。她将秦晴带进孤儿院的时候,她被院长罚抄写《三字经》三十遍,是沈小鹏和秦晴两个人知道她肚子饿,在吃晚饭的时候给她带了几个馒头。

她在房间里面边抹泪边抄写《三字经》,嘴里还骂这两个忘恩负义的家伙,看到他们两个跑到自己的房间里时,她还特别大声地嚷着,你们两个是不是吃完饭跑来这里向人家炫耀的。

然后她坐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小鹏哥掏出怀里的馒头,塞到她的手上,说:“赶紧吃吧,要不然就冷了,我和秦晴两个人先帮你抄会儿。”乔小池看着他们两个人带来的馒头,又哭又笑,狼吞虎咽地将这些馒头吃掉。

秦晴略有抱歉地跟乔小池说:“小池,对不起,要不是我要进来这个孤儿院的话,你就不会被罚抄了,都是我不好。”

看到秦晴快要掉眼泪,乔小池特别难过:“我没事的,不就三十遍吗,我抄完就好了,可是你在外面流浪,受的苦太多了。”两个人抱在一起,互相安慰。

沈小鹏也过来,用他有力的胳膊将乔小池她们围住:“你们两个小傻瓜,我们都是一体的,我们不会分开的知道吗?”

“嗯。”

这是那时候最有力的点头,都在心中承认了其他两个人的在自己心里的地位。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乔小池就十四岁了,开始读初中。他们都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些稚嫩的小孩子,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沿途的风景,只有他们自己欣赏。

有时候总是希望快乐的日子不要过去,这样人们就可以再多玩一会儿,在院长的身边,在孤儿院的榕树下,在种满荷花的小池旁,与他们玩躲猫猫这些游戏,还有他们看不厌的落日,细数这些快乐的岁月,才知道那时候他们笑得有多真。

后来还是乔小池自己一个人把这些《三字经》抄完了,结果弄得她现在想忘掉那些《三字经》也觉得难。说起来,那时候沈小鹏为了哄乔小池,还欠了她好几块大白兔呢,乔小池现在依旧记得。

一天的学习过后,乔小池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宿舍,院长帮她们带的行李已经放在宿舍里面,资料上写着乔小池和秦晴的宿舍牌号,还好她们还是同一个房间,不然乔小池真的不知道如何跟其他舍友相处。

看着堆积了一层厚厚灰尘的房间,乔小池叹了口气,在角落里找到了扫把还有其他工具,正准备大扫除的时候,秦晴推开房门进来。

“怎么这么脏啊,我还以为直接就可以住进来呢。”秦晴不满地抱怨了一下。

乔小池耸了耸肩膀,说:“算了,学校也没有那么多空余的时间替我们打扫,我们还是自己动手吧。”

乔小池递给她扫把,秦晴接了过去,她们两个人开始整理这个脏乱的房间。秦晴清理着桌上的灰尘,跟乔小池说了一下她今天发生的事情。

“我啊,一去教室的时候里面居然是空的,等到陆续有人回教室我才知道他们去上体育课了,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去上体育课。天啊,你不知道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教室里无聊地待了多久。”

“不是吧,那你就这样一直站在教室门口等他们?”

“才不是呢,我当然没有那个力气站在门口,我就直接进去,找了个没有人坐的地方坐下。后来,那个老师还特地问我,同学,你是不是走错教室了。”

乔小池笑了,估计这个老师还不知道有新生的事情吧。

“你是不知道,我当时那个愣啊,以为我真的走错教室了,可是到了门口一看,没错啊,就是7班来着。我就回去问那个老师,我浪费了好多口水他才弄明白。”

“那后来呢?”

“后来就是那个样子……”秦晴没劲地说着,手里拿着抹布,一遍一遍地擦桌子,扬起的灰尘呛得她们有点难受。

乔小池站在椅子上面,清扫窗户的灰尘,宿舍里面的暖光照着,一层灰尘飘散在空中。

“还有一件事,你还记得上午给我们指路的那个男生吗?”秦晴突然问。

乔小池想了一下,对于那个男生,乔小池没有刻意去记住他的样貌,只记得他给她们指过路,乔小池说:“我记得啊,怎么了?”

“原来他也是7班的,我跟老师解释的时候,他就在我的身旁,结果就认出我来了。你不知道,他在班里面特别受欢迎,据说在学校也是特别受欢迎的。那个班级给我的感觉挺不错的,人都特别容易相处。”

秦晴中午被那么多人围在一起的时候乔小池就已经知道,对于人缘这种事情是可遇不可求的,有人就是这样,天生就可以让其他人感到易容亲近。

“唉,小池,你那边有什么新鲜事情吗?”

“没有,我就这个样子,不过认识了班长还有坐在我前面的女生……”

“班长,女生?是不是中午跟我们一起吃饭的两个人啊,不过,话说你们的班长还长得真好看。”

花痴。

乔小池停下忙碌的双手,抬头看着灰白色的天花板,以后就要在这里生活了,不习惯也要开始学着适应。

多年来习惯了的东西,一下子要开始改变,乔小池觉得自己还是有些不能接受。

终于跟秦晴打扫好整个宿舍,两个人累得连腰都挺不直了,直接躺在床上,然后相视而笑。乔小池悠悠地说了一句:“突然来到了一个新的环境,真的让人有点不太习惯。”

秦晴打着哈欠,口齿不清地说:“我觉得还可以,只不过时间长了就会特别想家。”

家,是啊,她们的孤儿院,有院长,有小鹏哥,有食堂阿姨,还有其他的小朋友,那里就是她们的家。

两个人聊着聊着,都因为大扫除太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