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都市言情 > 若爱:请许我今世今生 > 第 4 章 你说你爱我,到头来你爱了谁
第4节 若时光可以逆流,我还可以重来

“起床吧,懒猪!”梁书维用客房电话骚扰我。

我蒙着被子,把话筒藏进了被褥里:“干嘛干嘛,休息日让我多睡一会儿。”

“就知道你会睡,所以我特别定好闹钟,自己先起来,然后再打电话给你啊。”梁书维理所应当地说。

“什么叫知道我会睡,我才没那么懒呢,三分钟……”我干咳了一下,“三分钟,你敲我的房门,我肯定准备好。”

“真的吗?”梁书维的声线有些朦胧,鼻音捂的太重了呢,还是感冒了,“那我就拭目以待啦,今天带你去些好玩的地方,让你看看苏州的美景,好不好?”

“梁书维……”我把被子拉开,完全被他弄醒了,“我得叫你大妈,以解我心头之恨啊,那么啰唆……”咕哝了一声继续说,“都到了你的地盘了,听你的。”

“我等你。

“好。”

几分钟后。

“你这什么速度啊?”梁书维拖沓地开了自己房间的门,“之前军训的时候教官是太给力了嘛,怎么把你这头笨驴教那么好……”

“这才叫速度,知道吗?”我看了看梁书维,“你么,不行……”停顿了一下,我出手打他,“你才笨驴……你是大傻驴……”

“哈哈哈。”梁书维穿着V字领的毛线衫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笑得很起劲。

“什么时候轮到你笑了?”我用手肘拱了拱他,“说,今天的计划是什么?”

“报告长官。”梁书维突然挺起了腰板,对我做了个敬礼的姿势。

“嗯?”

“没有计划。”

“梁书维……你不是说要带我看苏州的美景么,不是说要带我去好玩的地方么。你大清早把我叫起来,竟然没有计划……”我追着他就是一拳,“你死定了。”

“是是是,张蔚蓝长官,我错了。”

曾经我也和安然在房间里像猫捉老鼠一样的打闹,可是时过境迁,却只好用回忆来填补想她的空缺。

“为什么会有这么热的天呀?”虽是六月,可是天还是热得像烧起来了一样,我坐在梁书维的空调车里还是有些心烦地甩着手,“热死了热死了……”

“今天去哪儿?”梁书维的眼睛正视前方,没有表情。

“梁书维先生,你是回归故乡啦,当然你领着我去啊。”我恭维着他。

“张蔚蓝啊,托你的福,我决定去哪了。”

“哪儿哪儿?”我拉了拉身前的保险带,下意识地看了看梁书维。

昨天的场景还依稀在脑海里浮现,梁书维通红的脸,和那个深情的吻。

“在想什么呢?”梁书维侧着头。

我的脸一下红了:“没有,哪有想什么?决定去哪儿了?”

梁书维狐疑地看了我一眼:“太湖湿地公园。”随后又看了看我穿的热裤,耐人寻味地笑了,“晚上我们去金鸡湖。”

“太湖湿地公园?好玩吗?”

“当然喽,当年吴王常来这玩,所以还有个别称叫‘游湖’。”梁书维轻笑了下,“大热的天,去那儿是最舒服的。”

“再讲讲嘛……”

“到那儿你就知道了。”梁书维扭转了方向盘,“我们出发喽……”

“嗯。”

下车,放眼过去,竟然是一大片的湖水。青葱一片。天的尽头和水相融合,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

“走吧……”梁书维拉起我的手,“要脱鞋哦。”

景区内错综复杂造型各异的桥梁,还有很多的木栈道蜿蜒相连起来,错落有致地贯穿整个太湖湿地公园。我右手提着帆布鞋,梁书维握紧着我的手。他说这边很滑,需要两个人这样的保持平衡。

偶尔带来的一阵阵风,飘过湖面,吹在我们的脸上、身上,都觉得格外的甜美。湖水漫到我的小腿上,我看见远处的大风车呼呼地转,拉着梁书维就往前跑。

“小心点。”梁书维任我拉着,却经不住担心。

“看,风车呢。”

“看到啦,傻瓜。”梁书维拉住我,不让我跑起来,“去前面的椅子上坐会。累了吗?”

“不累。”我提着鞋子,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

“有蛇!”

“哪里哪里?”我的脚马上抬了起来,瞬间激起的水花打在了梁书维脸上。

我低头看水里,并没有发现水蛇,却看见梁书维一脸的水滴,忍不住笑了:“哈哈,谁让你骗我……报应吧,哈哈……”

“你还敢笑!”梁书维抹了一把脸,试图要挠我痒痒。

“谁让你骗我有蛇,你才有蛇呢!”我瞬间弯腰,用手拘起一小滩水,泼在了梁书维的脸上。

梁书维刚抹好的脸又潮了一片。

“张蔚蓝,竟敢泼我,你没好日子过啦!”

看他要反击的样子,我赶忙起身,向前跑去。

我没心没肺地笑着。

其实,若不是梁书维一直带着我活动,让我忙得抽不出时间去思考,我想我是会在这么美丽的场景里思绪飘离,想起曾经,曾经和安然在一起的所有日子,也很懊悔自己曾经怎么没有想起带安然去哪个有名的地方玩上一下?

我只知道回家做饭给安然吃,以安然监护人的名义参加她的家长会,然后回家再把她骂一顿,大声呵斥她不理解我的良苦用心。

其实,不理解的人是我。

我是爱她的。可是爱,是需要双方互相感悟的。

我曾经以为为一个人做我能力以内的事,这就是爱。其实是我错了,是我完全错误地理解了爱的本质。爱,不是占有,更多的是心与心之间的传递和沟通。

如同梁书维紧紧握着我的手,一步一步走向大风车那边。这是互相的关爱。

那一刻,我好像知道安然要的不是我为她做了什么,而是我和她心灵上共鸣了些什么。也是在那一刻,我有多惭愧,我想我的安然一定觉得我是一个多么多么不称职的姐姐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