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9节 家的思恋

    刚进门就听到老巫婆在数落我,老妈脸上挂着苦笑。一边附和,一边点头。
  唉,估计晚上回家又没我好果子吃了。就这样,老巫婆在我老妈面前把我数落的体无完肤。把先前的郁闷全部发泄到我的头上。一直骂到放学,我心里的郁闷就别提了,晚上回家又被我老妈骂的狗血喷头。
  唉,我怎么这么苦命啊。
  第二天是周末
  很早,苏雅就把我叫醒了。
  对这种扰人清梦的行为,最好的回应就是把枕头压在头上,继续蒙头大睡。
  苏雅更绝,拿我的左手在我脸上忒劲的捏,痛的我差点叫出声来。
  她这么一弄,我哪还能睡啊。唉,极不情愿的穿上衣服,来到客厅,一看钟,天啊,才五点,我没好气道:苏雅,你搞什么鬼,深更半夜的叫我起来干嘛。
  我想回家。
  苏雅的声音很低略带些忧伤。
  嗯……我的意识也马上清醒了起来。
  嗯,我点头答应了。苏雅并不是我的附属品,她也是一个灵魂。没有人可以剥夺她对家的思恋。
  深秋的夜,还没有退去,浓雾弥漫着整个城市。街上已开始有早起上班的行人了。
  我和苏雅,在安静的人行道上走着,苏雅开始叙述她的家庭。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她的爸爸是本市高校的文学教授,博学多才,在学术界有很高的声望。母亲是一名中学教师,但在外公的教导下母亲在国画方面也有很高的造艺,两人在一次学术探讨会上结识。互为对方的才学造艺钦佩不已。婚后,他们最疼爱的孩子苏雅降生了,对这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无疑又平添了一份快乐。两人把所有的爱,毫无保留的浇灌给了苏雅,苏雅也没有辜负父母对她的期望,从小苏雅就很乖巧,成绩也一直很好,而身体单溥的苏雅,却时常受到病魔的威胁。终于在不久前的一次心脏病发,让这个本因花季的少女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爱她的爸爸妈妈。父母不知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死神要夺走她们的女儿,那正当是花季的年华,正当青春绽放的花朵,死神却夺走了她。父母因丧女之痛,一夜间,竟白了头发。
  我们穿过一片小树林,来到一片普通的住宅区。天色也渐渐的有了些亮意。
  忽然我脚下一麻,站住了。
  一位扎着花白头发的中年妇女,提着蓝子站在不远处。若不细看,还真以为是一位年近六旬的老人,但从那憔悴的面容下显现的却是一位不足五十岁的母亲。不久楼道里走出一位老者,虽未细看。但老者那历尽沧桑的脸上,已经写满了无尽的痛苦。
  两人挽着手,相互搀扶着一步步在晨风中走着。我随后跟着他们,这也是苏雅的意思。走了很久,随着他们走进了一片公墓,两位老人在一座墓碑前停了下来。我随即躲在他们身后不远的小树丛中。由于身材娇小,他们并没有发现我,透过小树林的缝隙,我看见墓碑上的名字正是苏雅,墓碑上的苏雅的像片笑的是那么灿烂。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