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7节 师弟

    老爸,什么意思。
  被食魔人盯上的,没几个能活着的。
  你不是说他是至阴人吗,哪家伙应该动不了他的啊!
  一般的鬼怪自然奈何不了他,不过那家伙可不一样。
  他叫冯显阳,是我的师弟。我们十五岁相识在昆仑山,一起学道,他比我聪明,师傅也很喜欢他。记得那一次昆仑山下,一座叫万安镇的一个小镇,有猛鬼横行镇上,已有数人死于非命,其死状非常恐怖。死者衣衫破烂,身上有数道抓印,死者胸口被人掏开一个大口子,心脏被取走了,伤口四周不均,初步分晰是硬物凿开。我和显阳去了几个事发地点,发现周围都有残留的阴气。死者都是普通的农民,而且相互毫无关连。这也让我们对这个案子无从查起。当晚,我们下榻在镇上的一家小旅馆里。
  零晨两点的时候,忽然听见一声惨叫,我和显阳一同从梦中惊醒,顺着零星的求救声,我们快速来到一座偏僻的农家。只见屋外早已弥漫着浓重的阴气,为了救人,我们未多想,便冲进屋内。屋内已经一片狼迹,一个黑衣男鬼,正蹲在地上吞食一个男子的心脏,男子看上去刚死不久,身体里的血液还在不断的渗出。墙角里躺着一位中年妇人,身上没有伤痕,但脸色惨白,估计是吓昏了,身边有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哭泣着不断摇晃着地上的妇人。孩子看见我们冲进来,脸上立刻然起了希望,迅速冲到我们身边。

内容来自半壁江

  显阳,你先把女人孩子带走,这里我来处理。
  嗯,你自己小心。
  恶鬼看见我们到是一点也没害怕,反而那张狰狞的脸上露出更加诡异的邪笑,恶鬼显然不想这么轻易的让显阳带走她们。当即,便激起一阵阴风向显阳杀去。乾坤罩,我上前一步护住他们,快走,恶鬼被我的乾坤罩弹退数步。临、兵、斗、者、皆、阵、烈、在、前,口中默念九字决,护住心脉。用火云掌与恶鬼周旋,我完全低估了恶鬼的实力,多次被他逼到死角,眼看恶鬼又要杀来,只听门再次被撞开。显阳已经冲上来,以束身术,将恶鬼与其身体缠饶在一起,恶鬼暂时失去了反抗能力。火云掌,我厉声一吼,直击恶鬼胸腹而来,啊啊……两声,恶鬼和显阳双双倒地。
  显阳的眼角被我刚才的火云掌檫伤,我也因耗尽内力倒地,身体也动不了了。原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可是恶鬼身体慢慢化成一道黑气,升上半空。
  哼,就算我死,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我要让你们也变成魔,永远在黑暗中徘徊,哈哈……
  介时,黑气便向我袭来,我已无力在战。闭上眼睛,等待着死神的降临。刹时,只觉一阵风从我上空呼啸而过,然后就听见显阳在地上痛苦的哀嚎,显阳用最后的力气飞身过来,救了我,他将恶鬼封印在自己体内。我用残存的一点体力爬到显阳身边。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