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如此晃晃悠悠的日子一直持续到陆海空十岁,我十五岁的那年。我,相府小姐,宋云祥,及笄了。

可就在这年流火的七月,宋爹突然一脸严肃地告诉我,日后不许再与陆海空私会。我只道是宋爹的儒腐思想在作怪,摆了摆手没理会他,可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当真再没看见过陆海空。

中秋那日,天上明月正圆,一股奇怪的味道蓦地飘散在相府上空。我扭过头,恍然看见将军府那方升腾起了一股浓烟,没一会儿,冲天火光烧起,刺目地抢夺了天边明月的色彩。

我眨巴着眼,想到这些日子以来宋爹严肃的神色与不知所踪的陆海空,顿时明白过来了—原来是朝堂出事了!

我拍了拍沾满月饼碎屑的嘴,刚站起身,忽闻宋爹一声喝:“你去哪儿!”

“回房啊,吃饱了。”

宋爹皱紧了眉,吩咐身边的侍卫:“看住小姐。今晚她哪儿都不许去。”

我扭身回房,心道隔壁这么大的火,宋爹却连看也不敢出去看一眼,若不是上位者的意思,谁敢对天朝大将军府动手?

陆海空这次约莫是在劫难逃了吧。

十年,他终于早早地去投了胎,错开了与我纠缠的七世情缘。

回房时路过宗祠,我突然想到了那日陆海空在我怀中亮着眼充满希冀地望着我的模样,他说我流的口水染湿了他的衣袖,哼,浑小子,谁会流那么多口水……

我撇了撇嘴,脚下却再也跨不出一步。

不然……我还是去帮他收个尸好了,好歹也斗智斗勇斗了这么多年了不是……

驾轻就熟地骗过蠢侍卫们的眼,我从相府后院翻墙出去,绕了好大一圈,终是绕到了将军府的后门。将军府中烈焰冲天,但除了火焰燃烧的声音,只余一片死寂。

我盯了紧闭的后门许久,心道,我这样走进去若是与办完事出来的杀手面对面撞见了,那该多难堪?到时收不了陆海空的尸,还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不划算。我心思一转,想起在将军府东面墙根有个狗洞,那地方隐蔽,就算里面还有杀手也寻不到那块去。

只是接受人界的思想教育多年,我觉着爬狗洞确实是个不大光彩的活,是以多年未曾爬过,今日再去,不知这身材还能过不能过。

可当我走到东墙根下,却惊讶地发现此时狗洞里正卡着一个人,正是我要为其收尸的陆海空。他半个身子在墙外,半个身子在墙内,卡得好不尴尬,我点了点头,沉吟道:“如此看来,我确实是过不去的。”

不过,现在好像不是发表这番感想的时候。

陆海空听见了我的声音,慢慢地抬起头来,素来干净的脸被血污了一半,从来澄澈透亮的眼像被蒙上了尘埃一般,灰蒙蒙的一片。他失神地盯着我,没有半分情绪的波动,如同木偶。

我蹲下身来,在墙内忽明忽暗的火光映衬下才看见,他的右眼像是被什么东西灼过一般,眼白与眼珠的颜色都分不清了,浑浊一片。

他卡在狗洞中,境遇如此尴尬可笑,但我却半点笑容也露不出来。

我伸出指尖却破天荒地犹豫着不敢触碰他。

“陆海空。”

他没有反应,仍旧呆呆地望着我,我眨了眨眼,不懂心底一抽一抽的压抑感觉是什么,我轻轻戳了戳他的额头:“你还活着?”

“云祥,”他的声音虚弱无力,尽是茫然,“我还活着……”不像是回答,更像是在反问我。

心底莫名的异样感越发强烈,我终是忍不住摸上了他的脑袋,不轻不重地揉了几下,感觉到他头发中的黏腻,我猜想,他大概是从血泊里面爬出来的吧。一夕之间家破人亡,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实在是太残酷了。

“你还活着。”我盯着他,看着他左边的黑眼珠里慢慢映进了我的身影,而他右边那只眼,只怕是以后都不能再用了。

他望了我好一会儿才问道:“你是来救我的吗?”

“我本是来替你收尸的。”他眸光一暗,点了点头,我又道,“不过,我现在却是来救你的。”我拽住他的胳膊,问,“卡得紧吗?”

他不敢置信地呆呆地盯着我,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说下一句话,我只觉他的身子往后一缩,竟像是墙的另一边有人拽住了陆海空的腿将他往回拖一样。陆海空双目睁大,惊慌无措地望着我,一时竟怕得说不出话来。

我也慌了神,忙紧紧抱住他不松手,此时却听一墙之隔那方的人道:“外面还有人在帮他。”

“如此便将这小子腿砍了,让他再也跑不了。”

墙内竟还有两个人!他们竟要锯了陆海空的腿!我心头一颤,突然灵机一动地吼道:“爹!你快带相府的侍卫过来啊!里面的杀手要砍掉陆海空的腿!”

“是相爷的女儿!”

“那个混天女魔王?”里面的两个杀手静了一会儿,“撤!”

胜利来得太突然,我没想到我的名号竟比我爹的名号还要好用,兀自沾沾窃喜了一番之后我又沉了脸色……杀手都如此惧怕于我,在平常百姓眼中我到底混了个什么形象出来啊……

没时间多想,我狠了心将陆海空拔了出来,握了他的手便往相府走:“你先到我那里去躲一躲。”

陆海空脚步一顿,在弥漫着烟雾的空气中静静地开口:“云祥,我不能去相府。”

我愕然:“为什么?你怕我爹不愿意护着你吗?”

陆海空垂下了头,没有回答我。他此时明明只是个脏兮兮的小孩,我却奇怪地觉得他脑子里的东西比我这个加上上辈子一共活了几百年的祥云小仙要复杂多了。

他默了许久道:“云祥,我要去塞外,只有去塞外,必须去塞外。”

如此强调,看来他的决心已定。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一定还隐瞒了很多事,也直觉地感到从这一刻开始陆海空的人生完全变了,更直觉地感到我选择的时刻来了—独自回相府待着,或者追随陆海空北上塞外。

我仰天长叹,突然有种窥破天机的感觉。

李天王,原来你是在这里等着我的啊!若我喝了孟婆汤,这一生只做了个寻常的相府小姐,若陆海空没有在冥府被耽误五年,此时只怕是与我一般年纪,两个定过婚的人,情投意合,相府小姐不忍心将军公子背负着一身仇恨独自北上,心甘情愿地放弃了安逸的生活,追随将军公子而去。

小媳妇追相公的苦情戏第一幕居然在这样毫无预兆的时候上演了!

许是我这副怆然的模样让陆海空多想了,他转过身独自一人往小巷的另一边走去:“云祥,后会有期。”

听着一个十岁的小孩在他的人生满目疮痍后对我说出这么一句深刻的话,我的心跳忍不住漏了一个节拍。我烦躁地抓了抓脑袋,轻声嘀咕道:“好吧好吧,我认,不改命了。省得回去了又罚别的来让我弥补。”

但就这样走了好像又太不孝,于是我捡了根烧黑了的木头,随随便便在墙上写道:爹,女儿与君私奔,精神饱满,身子安好,务挂。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