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Part I 尘雾之镜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从未爱过什么人。我以为这次我可以。可我还是没有爱上你。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看来,他所有的拒绝都是算数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1. ]3 `. u7 p* T. |' |/ f. y, S8 D

易微婉起身踢掉脚边的雪,这才发现脚趾都冻麻木了。今年巴黎很反常,现在已经是早春,居然还会下这么大的雪。 半壁江图书频道

天际微光初现,她在原地跺一跺脚,试图恢复脚趾的知觉。她超大号的化妆箱躺在旁边的长椅上,紧挨着的是个不停抽烟的高个子男人。为了这位莫名其妙失恋的主儿,她都没去参加她视若生命的学校舞会。从昨晚到现在,她留在楼上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所有人都会想念他们的party女王,奇怪她为什么没有出现。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个晚上她有无数次想开骂的冲动,但看汤毅凡静静地抽烟、神色落寞的样子,又想到认识他这二十多年来,她极少见他这么难受,于是她只好作罢。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您挪个地儿行不行?太阳都出来了,虞美人已经是昨夜星辰昨夜风啦,您把自己冻死也没用啊。” banbijiang.com

汤毅凡不出声,只是把烟掐灭。 copyright Banbijiang

易微婉继续:“我可是连party都牺牲了,见证了你这苦等一晚的痴心。好了,你这也算是拉完屎,擦过屁股了,可以向前看了吧?”

半壁江图书频道

男人闭了眼,吐出来六个字:“你不懂,她不同。”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易微婉望天:“你还说得出押韵的话,厉害死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她火大,汤毅凡每次失恋,都好像天塌了似的,连带着她的天也跟着崩塌。可能虞雪对他来说真的是与众不同吧,从他十五岁交第一个女朋友开始,这么多女人,她还真没见过他一定要带哪个来给她见见的。她也是这几天才知道自己隔壁的模范好学生虞雪,居然就是汤毅凡的神秘女友。她想起自己曾在学校里欺负过人家,心里面有点过意不去,于是她这才答应他,来做虞雪的化妆师,帮她打扮好参加舞会,顺便给她道歉。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没想到自己还是搞砸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万一京城钻石王老五top one的汤少这次真伤了心,她还真担不起这个责任。 ]3 `. u7 p* T. |' |/ f. y, S8 D

二十二年前,她在汤家宅子里出生,汤叔叔一直将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待。尽管她此后另居他所,跟养父母和哥哥姐姐住在一起,但她与汤毅凡之间的友情却是无人能比的。他来上海必会来找她,她北上去帝都也都少不得吃他的住他的。她有难,他肯定第一个现身来救;他有难……好吧,他的难,她一般没本事救,但至少她能做到与他有难同当。零零星星、三三两两地算起来,他和她平均每年至少有两个月的时间在一处玩乐。汪宅是她长大的地方,而汤宅,于她而言,就像是大海中的一处棕榈小岛,她可以随波而去,肆意开怀。 半壁江中文网

如果问她,哪里是家?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说老实话,她不太清楚家该有什么样的感觉。除了那两座房子,其实她花了更多的时间流连在世界各地的酒店中。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圣诞的迈阿密伽蓝鸟的墙壁中嵌着的咸水鱼缸里,有她养的小鱼尼莫;巴黎的阿泰内广场,有她全世界最亲的人——“老管家”安东尼;常去参加的上海希尔顿的每晚不同的主题餐会,中学时每周四放学后,姐姐都会带她去玩。姐妹两人都藏起校服短裙,然后穿上丝袜,妆成冶艳的成熟女子……有美好回忆的地方是那样多,却从没有一处地方,真正像她的家。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想哭的冲动在每天早晨惯性地袭来。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本来她以为巴黎会有不同,可她错了。从上海到这里,掐指算算四年已经过去,可她却仍在原地打转。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自由,有了;人生,却持续迷路,找不到家的方向。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有时她希望自己能像毅凡一样,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目标明确,永不后悔。可他们朋友二十二年,她居然还是没有学到他的这一点长处。倒好像,她把自己的茫然传染给了他。瞧瞧这男人,她心疼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易微婉看着汤毅凡点燃另一支烟,顿觉自己忍不下去了,她开始在他身上翻来翻去。 半壁江图书频道

汤毅凡终于有了反应,冲她咆哮:“你干什么?” banbijiang.com

“找你的车钥匙!”她吼回来,“你伤心,那就伤吧。咱们一次做一件事,行不?我先把你送回酒店,然后呢,您敞开了伤心,我帮您把酒都给点好,送您房间去;再给您点一个女人,脱光了,也送您房间去,您看怎么样?” ]3 `. u7 p* T. |' |/ f. y, S8 D

汤毅凡听了这话开始笑,易微婉怀疑这厮是精神失常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易微婉,我这二十来年招你惹你了吗?我哪儿做错了,你倒说啊!”

半壁江中文网

微婉嘿了一声,作势要他收声:“停!您可别把原因往我身上推。我对您女人简直就是低声下气了,我都准备好道歉了!是人家不让啊,我还要跪下来给她磕头吗?”

banbijiang.com

汤毅凡这才安静下来,脸色却依然乌青,但好歹容她七手八脚地把车钥匙翻了出来。她把他从长椅上拽起来,拉他去停车场。一路上,这人听话得跟小羊羔儿似的,她恨不得啃两口——她的Gala啊,现在她心里还滴血呢。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可没料到,车门刚被打开,他却突然从羊羔变回了野马。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他径直从她手里把钥匙抽了出来,反手把她甩了个跟头。

copyright Banbijiang

她毫无防备地跌坐在地上,晕乎乎的,看着他自顾自地上车,启动,然后扬长而去,看都没看她一眼。 banbijiang.com

她的手腕擦破了,风一吹,伤口跳着疼。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咬牙爬楼梯回房间的时候,易微婉对自己赌咒发誓,这笔账她迟早要跟汤毅凡算清楚。但她深知真要一笔笔算起来,往事种种,他们两个互欠的账实在太多、太复杂,到最后她未必能占到好,于是她只好作罢。她卸掉为Gala准备的妆容,站在梳妆镜前用卸妆棉一下一下地擦着脸,心里想着该怎么收拾眼下的局面。如果有机会,她会让这对情人重归于好。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一墙之隔的虞雪,她实在是再认识不过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虞雪高她一个年级,但作为这所商校中为数不多的中国学生中的其中两个,她们不仅互相认识,而且也共同做过课业。虞雪和她有截然不同的活法,她深知自己绝不会像虞雪那样活,但她也绝不去评判虞雪。

半壁江图书频道

如果你不喜欢某些事,大可以不去做,但要尊重做的人,因为那是他们的选择。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以一个二十二岁女孩的标准来看,她算识人多的。从小到大见过太多活法不同的人,这让她很难再钻死胡同般地认为,什么活法是“好”或“坏”,“正常”或“异类”,充其量,只是“不同”罢了。

banbijiang.com

她们结下梁子的原因,大概是前几天她开party吵了虞雪睡觉。虞雪过来敲开了她的门,当时她心情不好,语气也极坏,但关上门后,片刻她就后悔了,于是蔫蔫地遣走了所有人。是时,汤毅凡恰好在巴黎,于是她打电话把他叫起来,问他明早可不可以帮忙送她同学上学。他痛快答应的时候,她还感激涕零地赞他够义气,结果他紧接着就下了命令,要她和虞雪处好关系。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她真没想到汤毅凡现在喜欢的女人,居然就是隔壁的三好学生、王牌剩斗士——虞雪。 ]3 `. u7 p* T. |' |/ f. y, S8 D

世界果真小。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既然虞雪是汤毅凡的女朋友,那么她总要给他三分薄面的。平心而论,虽然汤毅凡对她是猫一日狗一日,但对与她约会的男人,他可是从来都极给面子的。她N个前男友都被他约出去打过高尔夫或打过猎,据说这家伙还将这些球友和猎友集合成为“Vivien前男友俱乐部”。久而久之,圈子里的人都戏称,要想成为汤少的座上宾,就要先加入“Vivien前男友俱乐部”。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不是从她身上踏过去的男人,他也不待见。由此可见,此人是十足的变态。 半壁江图书频道

想到这里,她顿时对虞雪产生了无限的同情——这个已经被学业和自我苛求压得直不起腰的女人,还要和变态约会,怎能不惹人同情?所以她昨天自告奋勇要帮虞雪化妆……天地良心,这女人真的是需要一个好的化妆师啊,好歹也算个先天条件不错的姑娘,她怎么能天天灰头土脸地出门,而且还安之若素?

半壁江图书频道

再然后,她就把事情搞砸了。看来,虞雪只要见到她就不开心,无论她有多卑躬屈膝。

]3 `. u7 p* T. |' |/ f. y, S8 D

虽然她有种强烈的预感,汤毅凡和虞雪大概是吹了,但看他对虞雪这么上心,不像是玩玩的样子,也许,她应该帮他。 banbijiang.com

卸好妆,她也下定了决心,叩响了隔壁的门。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她闭着眼睛都能说出虞雪开门时的样子:黑框眼镜,把本来圆润通透的眼珠遮得光彩全无;长发在脑后盘得一丝不苟,平添了二十岁年龄,让她迈入中年妇女行列;嘴唇干裂,没涂过润唇膏;指甲修得短秃,从没护理过;上面抬头纹,下面脖子纹……总之,灰头土脸。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虞雪不甚热情地问:“什么事?”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对了,还有这冷酷刻板的声音。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易微婉睁开眼睛,不想朝她微笑,就尽量放软了自己的语气:“跟你道歉。”

copyright Banbijiang

“哦,好。”虞雪表示接受了她的道歉,然后她面无表情地关了门,显然是一句话也不想跟她多说。而从她摔门的那砰的一声来看,虞雪也不待见她,甚至连礼貌都省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好吧,这下,即便她是汤毅凡的女人,她也算是做到仁至义尽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算她脑筋搭错,自己平白去找不痛快。憋着一肚子气回到房间,电话响了,她看看来电显示,结合他早晨的表现,掐指算到——今天的确是“狗一日”。于是她没接电话,衣服也不换,直接上床睡觉。偏偏电话不屈不挠地响着,她翻身抓过电话,设了静音,再设静音模式下不震动,世界终于安静了。半分钟之后,她的另一只手机也开始响。她无奈,翻身接起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厮吵了她睡觉,一上来还先吼她。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怎么不接电话啊你?” copyright Banbijiang

她向后倒在床上:“汤毅凡,你到底有什么事啊?”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收拾东西,明天之前搬出学生公寓。”

半壁江图书频道

“随你!自己去跟他说!你们兄妹的夹板气我受够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丫居然就这么把她电话给挂了。 banbijiang.com

易微婉挂了电话思考了许久。有时候汤毅凡的话得打个半折听,时不时地,“狗一日”也会进化成欠收拾的、专门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一日。昨天那一出,虞雪再一闹,谁知道他是不是故意折腾她来出气?而且,哥哥是不会来看她的,要来早就来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干巴巴地笑,要来的话,他当初就不会让她走;要来的话,他当初就不会比她先走。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她越发肯定是汤毅凡故意捣鬼,这么无稽的谎都能撒得出来,居然拿哥哥撒谎。既然这么过分的事他都能做得出来,那这回不能随便算了,她必须严肃地告诉他,提起某些人是会让她很难过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就在她认定了汤毅凡是在骗她之时,一条语音留言传送了进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Vivien,听我说,现在事情很紧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