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在圣元大陆,上《圣道》就是诗词文的最高标准。那些被刊发的诗词也许会有争论,但很少有人质疑其资格。因为只有大学士才有推荐权,然后由众圣殿的力量进行淘汰。这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半圣也不行。最后由圣院的人来决定什么时候上,上什么位置。

方仲永羡慕地看着方运,可很快他就觉得别扭。他仔细一想,才恍然大悟,自己看方运的眼神,不就是以前别人看他这个神童的眼神吗?方礼看到儿子的神情,气得说不出话,自己辛辛苦苦为儿子争荣誉,结果倒好,儿子竟然背叛了自己。方礼更加不高兴,若是别人得案首就算了,竟然被同姓的人抢了案首,那大源府方氏各族第一的名头就轮不到他儿子了。

方礼正要说话,王院君道:“不是两座文牌坊,是三座。”

“第三座从何而来?”

“方运乃圣前童生。”

文院虽然放榜,却没注明“圣前”,所以知道的人极少。

满场哗然。景国百年来,也不过出了两位圣前童生,方运是第三个。

方礼突然紧闭嘴,一句话也不敢说。他知道自己如果敢继续挑衅方运,就是第二个甄掌柜。

众人议论纷纷,无比激动,一时间齐向方运敬酒。还好这酒度数很低,多喝一些无妨。

等众人议论完毕,蔡县令对王院君道:“方运的《春晓》是本次文会的压轴,稍后再讨论。方运,你在写《春晓》前,是不是还写了半首诗?”

方运看到蔡县令拿出一张发皱的纸,只好说道:“是写过。不过那首诗有妄议朝政之嫌,我没有写完。”

“在文院内写出好的诗词文,文位高的都能感应到。你这首诗虽然只写了一半,可依然带动才气,或可达府。你现在已经是童生,有了功名文位,议论朝政是本分。你能否继续把这首诗写下去?不然太可惜了!”

房间里的众人表情更加精彩,许多秀才一辈子的诗词都难以出县。可方运不仅随随便便就能诗成达府,还舍得不写?方仲永顿觉惭愧,自己不过写了出县的诗就骄傲,跟方运比可差远了。

方运道:“去年我和同窗好友卢霖议论战事,心中悲愤,总想为阵亡的将士说些什么。可惜人微言轻,不敢多言。既然已有文位,那我就写完这首诗。”那首《岁暮》抨击朝廷官员不作为,方运之前没功名不能写,现在有了功名文位,写这种诗反而更容易增加文名。

文位、官位、文名,都十分重要。

文会上早有人准备好一切。方运起身接过那发皱的纸张,走到一旁的桌案后,开始研墨。方运沉吟片刻,动笔补齐五言律诗《岁暮》:

岁暮远为客,边隅还用兵;

烟尘犯雪岭,鼓角动江城。

天地日流血,朝廷谁请缨;

济时敢爱死,寂寞壮心惊。

方运写完,又念了一遍,全场寂静。有的人唉声叹气,有的人沉默不语,有的人却胆战心惊。方运在写诗的过程,隐约明白了蔡县令的用意,因为《岁暮》有抨击左相柳山的嫌疑。

孔圣和妖蛮制定的千年不战协议早已失效,如今妖蛮蠢蠢欲动。去年冬天狼蛮南下,按照惯例景国应该全力出兵,痛击来敌。但左相柳山却利用各种借口反对开战,失去最好的开战时机,使得狼蛮大胜。景国则阵亡一位大学士,两位翰林,四位进士和两万士兵,数十万边民被掳走,天下震动。结果柳山不仅不认罪,还说若是提早开战伤亡更大。战后群臣激愤,要求伐狼蛮,但柳山却是主和不主战,贬谪多位主战官员,然后派人与狼蛮议和,最后割地三府,赔偿白银一千万两以及大量的布匹、矿物。景国因此元气大伤。

后来有传言说,景国国君刚三岁,太后辅政,若是一战功成,太后必然威望大增,对想当权相的柳山极为不利。于是柳山就先以粮草不足为由拖延,后来又从中捣鬼。方运虽然对景国感情不深,但却极其厌恶柳山这种为了争权夺利,而牺牲数十万军民,甚至割地求和的行径。再加上方运本来痛恨柳子诚,既然能恶心一下柳家人,写这首诗也就义不容辞。

方运写完后,高声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辈读书人当谈兵沙场,浴血奋战,岂能畏战!”

众人立刻瞪大眼睛:方运不仅诗做得好,这话也很中肯新奇,那八个字极有分量,能让人反复琢磨。

蔡县令一拍桌子,大声道:“好一个‘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有你此话,不枉我给你双甲。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干杯!为不畏战的方运干杯!”蔡县令说完举起酒杯,众人虽然畏惧柳山的权势,但热血未冷,哄然答应,举杯敬方运。尤其是那些年轻的童生、秀才,更是异常激动,几乎把方运当成英雄。方礼面露惭愧之色,心中绝了再为难方运的念头,也彻底明白,单就“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八个字,他就永远比不上方运。

王院君点头道:“不曾想废弃的残诗,竟然有如此内情。请县尊检验此诗是否达府!若是达府,我会连文会上的事一同禀报李大学士,让此诗也能登上《圣道》。”

方运把那张纸递给蔡县令,蔡县令把官印放在诗页的上空,就见两尺半高的橙色才气直冲而上。一尺出县,两尺达府,三尺鸣州。

“果然诗成达府。若能得《圣道》宣扬,必然鸣州。真乃济县第一童生!”苏举人含笑道。

“所谓圣道,有教化万民,有忠孝仁礼,更有抵御外敌。此诗正合圣道,必然可登《圣道》。”蔡县令一锤定音。

之后,王院君诵读《春晓》,并讲解此诗之妙,众人纷纷赞美。那些年纪小的人对《春晓》感触不深,稍微上年纪的人听后,都沉默不语,不断思量那句话。

“花落知多少。”

至此所有人对方运都心悦诚服。

一旁的刘县丞道:“方运在今日又做了一首诗送给蔡县令,被鲁捕头听到,此诗也是十分妙。方运,你不如就在文会上书写此诗,正式赠送给蔡县令,如何?”

蔡县令却道:“不过一首诗罢了,就不要大张旗鼓,浪费大家的时间。不写也罢!”

王院君笑道:“那可不行。我对这首诗很好奇,一定要看。”

方运心知那是蔡县令谦虚之词,于是道:“那学生就献丑了。”方运说着,再度走到一旁的桌案边,提笔写出那首《赠蔡禾》,一边写一边念:

蔡家洗砚池边树,

朵朵花开淡墨痕;

不要人夸好颜色,

只留清气满乾坤!

等方运念完,苏举人惊喜地说:“这方运简直是奇才啊!此诗前两句平平,可后两句异峰突起,诗意直上,整首诗的意境立显不凡。县尊素来高洁务实,从来不为虚荣劳民伤财,清气之花配正气之人,相得益彰。好诗!不用官印检验,至少是出县之诗!”

“苏举人谬赞了,我也只是做了分内之事而已。”蔡禾谦虚恭谨,没有丝毫的骄傲。

“只有清气满乾坤的人,才能写出这等诗;也只有清气满乾坤的人,才能得赠此诗。”王院君说完看着方运,眼神有些不一样。

方运一开始还没明白,思索一阵才明白,王院君也想被赠一首这样的好诗。众人纷纷称赞,许多人和王院君一样,用炽热的眼神看着方运。他们都有自知之明,自己很难写出青史留名的诗文,但如果青史留名的诗文中有自己,那真是给十万两银子都不换。

蔡县令见气氛不对,立刻打岔,继续讨论诗文,解了方运的燃眉之急。

到了夜里九点,文会结束。五十多岁的苏举人请方运乘他的马车,送方运回家。苏举人保养得极好,乍一看不过四十出头。他曾经在济县做过八品县丞,相当于县令的副手,三个儿子有两个是秀才,都在外游学。苏家三代望族,牢牢稳居济县第一家之位。

方运本以为苏举人会跟自己谈诗论文,哪知在马车上坐好后,苏举人张口就问:“方公子可曾婚配?”方运哭笑不得,原来这位苏举人是想招他为婿。

“我还未婚配,不过已经决意娶玉环姐为妻。”

苏举人满不在乎地说:“杨玉环虽然美貌冠绝江州,但只是一个童养媳,你娶她为妾,已经是她天大的福分。你现在是双甲案首、圣前童生,应该娶一个门当户对、知书达理的女子为正妻。”

方运正色道:“我并非贪图她的美貌。我们相守数年,相依为命,若是没有她,我绝不可能有今天。我方运早就立誓,正妻之位,非玉环姐莫属。若让玉环姐为妾,我方运岂不成了禽兽?”

苏举人严肃地说道:“方运,你可不要意气用事!你还小,将来的路还很长,需要有人扶助。我苏家虽然比不上名门,但也是三代望族,勉强能支持你到三品大员。玉环如果真懂事,知道你是为了前途着想,一定会原谅你。”

“玉环姐心善,必然会原谅我。”方运道。

苏举人笑道:“你答应了?”

“但我不会原谅我自己。我方运可负天下人,唯独不可负玉环姐。”

“你怎的如此不通世故?气煞我也!”苏举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方运缓缓地道:“若是之前,我为前途与你苏家联姻,或许是识时务。如今我得名师指点,如果还需要靠你苏家,才能走那文位之路,是不是太无能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