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凭空而降的请柬

春去秋来,冬隐无声。

banbijiang.com

时间总是在人们不经意间,悄然从指尖流过,甚至连一丝涟漪都不曾留下。 copyright Banbijiang

空岛学院外那悠长坡道上,散落的积水,如同被打碎了的镜面般凌乱于各处。偶尔树叶上悬挂着的水珠忽然滴落下来,这份宁静才会被陡然打破。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飞机从天空穿过,那片蔚蓝深处留下的悠长尾线见证了它的飞行轨迹。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正所谓一场秋雨一场寒,昨夜的一场风雨让空岛学院内繁茂的大树们纷纷如褪下了厚重的棉衣一般,变得突兀且干枯。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一阵风轻然地拂过炽汐房间内半敞开的窗户,从那半透明的窗纱缓缓吹进来,带来一丝凉气。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此时空岛学院的学生宿舍内,临枫双手枕在头下,正懒洋洋地沐浴在从落地窗投射进来的阳光里,轻摇着尾巴享受着温暖而舒适的浅眠……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炽汐和冰汐围着一条毛毯,手中捧着一杯刚刚冲好的热可可,看着白色青烟徐绕而出,只觉得这个早上真是温暖又惬意。 banbijiang.com

此时距他们从蔷薇蓝岛归来已过了一段时日,缔洛来过几通电话,说他偶尔会到海洛蜜餐厅给老板帮忙,很适应海岛的生活,让他们不必为他担心。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忽然,临枫头顶那对儿耳朵警觉地竖立了起来,并轻轻地颤动着,好像在仔细聆听着什么似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紧接着,一阵犹如在刀刃上疾驰而过,并带着凌厉“咝咝”声的狂风,夹杂着细碎的沙砾,毫无预兆地呼啸而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临枫猛地睁开眼睛,并迅速与同样察觉到危险的冰汐交换了一下眼神,身手矫捷地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将炽汐连同毛毯一起裹在怀中!同时身后的尾巴也猛然一立,如弹簧一般抵着沙发微微一卷,从沙发上弹跃而起躲到了玄关处。 ]3 `. u7 p* T. |' |/ f. y, S8 D

“临枫,这……”炽汐回过神来,刚欲开口询问,却被临枫捂住了嘴。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临枫低下头,看着怀中的炽汐脸色凝重地摇了摇头。 半壁江中文网

与此同时,与临枫呈相反方向闪躲的冰汐则迅速从房门后一跃而出,飞快地将阳台窗户紧紧关好。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狂风在窗外呼啸,好似一个无形的巨人在打砸着玻璃一样,不断发出一声声沉闷的响声和晃动。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可是,还没等他们松口气,突然,一声巨响如雷贯耳! 内容来自半壁江

瞬间,房间窗户上的玻璃便应声悉数炸裂。一道黑影也随即划破了轻薄的窗纱,猛地朝着怀抱着炽汐的临枫所在的位置冲了过来!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然而,就在那个还没等众人看清是什么东西的黑影朝临枫笔直而去之际,却见冰汐迅速地汇聚起大量力量之源,以比那道黑影更加迅猛的速度,朝着临枫疾驰而去!

]3 `. u7 p* T. |' |/ f. y, S8 D

随后,只听“咚——”的一声,那道飞速袭来的黑影便撞击在了横挡在临枫身前的冰壁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滴答、滴答——”茶几上被打翻的热可可正缓慢地滴落着,而那阵突如其来的风,在大肆破坏一番后转瞬离去。 banbijiang.com

被护在怀中的炽汐等终于不再有狂风作响后,才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展现在她眼前的,便是那堵宽厚而巨大的冰壁,几乎将她和临枫紧紧围住的景象。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炽汐伸出手,指尖缓缓靠近眼前的冰壁。可还不等真切地触碰其上,一股略带着潮湿的寒气便透过皮肤,清晰地传进大脑。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炽汐,临枫,你们俩没事吧?”冰壁之外,冰汐急切地问道。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嗯,没事。”临枫声音沉稳道。

]3 `. u7 p* T. |' |/ f. y, S8 D

此时,房内已是风平浪静。窗外的景色也已经恢复原来阳光明媚的样子,那和煦温暖的阳光仿佛是在证明,刚刚那阵呼啸而来的狂风,仅仅是幻觉而已。 ]3 `. u7 p* T. |' |/ f. y, S8 D

可即便如此,房间内散落一地的玻璃碎片,却又如此确凿地说明了在那一瞬间发生的一切……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临枫与冰汐面面相觑,谁都没有来得及开口对刚刚的变动说出个所以然,突然被一旁炽汐急切的叫声给喊了过去。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此时,炽汐正踮着脚,奋力地原地向上跳着,试图将冰壁上方那个通过外力而嵌入的不明物体拿下来。 banbijiang.com

但碍于她那略矮的身高,接连跳跃了几下后都以失败告终。所以无奈之下,她才将临枫叫过来帮忙。同时自己也气鼓鼓地对准那厚重的冰壁,不悦地踹了一脚!

内容来自半壁江

看着炽汐气鼓鼓地微鼓起小脸蛋儿的样子,冰汐不由得嗤笑了一下,然后便将力量之源收回,瞬间融化了那厚实的冰壁。

半壁江图书频道

可就在冰壁被融化的瞬间,只听“当啷”一声轻响,一柄黑色短刃应声掉落在了地上。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是?”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冰汐疑惑地伸出手,刚想要将它拾起,那个东西却有感应般地鼓起了一层好似气泡的结界,瞬间将冰汐的手指灼出一小片的红肿。 ]3 `. u7 p* T. |' |/ f. y, S8 D

那层呈半圆形的鼓起之上,覆盖着仅用肉眼便能看清楚的无数细密的力量之源。它们仿佛是用一根根电丝编织而成的雷网,正是这些灼伤了冰汐的手指。

内容来自半壁江

见此情形,临枫的猫眼骤然眯成一条细线,仔细打量着地上那道力量之源极强的结界。恐怕,这层质地浓密的“雷网之界”,就连最擅长使用及破除结界的他,一时之间也都难以下手。

半壁江图书频道

可就在他沉默思索之际,一旁的炽汐却悄无声息地走了过来,将结界内的短刃拿起来,但丝毫没有受到那层雷网的干预。

半壁江图书频道

“炽汐,你……” copyright Banbijiang

冰汐和临枫惊讶地看着她,可炽汐却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将那柄周身都闪动着锐利寒光的短刃紧紧握在了手中。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不要用那种担心的眼神看我,这个东西,或许我比你们两个都了解它的用途也不一定噢。” ]3 `. u7 p* T. |' |/ f. y, S8 D

说着,只见炽汐微微一笑,猩红色的双眸泛起了一阵比往日还深邃、暗沉的绯红。让人看了不禁有些战栗,却又无法将目光挪开。 ]3 `. u7 p* T. |' |/ f. y, S8 D

一滴鲜红的血液顺着她的掌心流淌下来,可还没等血液滴落在地上,就被那柄黑色短刃全部吸收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随后,那柄吸满了血液的黑刃,原本墨黑色的整体刃色被一抹幽暗的血红之色所取代,缓缓飘浮而起至空中。然后便如同一个卷轴被打开一般,从左侧的一段渐渐舒展开来,直至展开成了一个长方形的信封状物体,才停了动作,轻缓地落在了炽汐的手中。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那是一个刚被炽汐用自己的血染成的暗红色信封,封口处是由古制的黑蜡烙印上的古文字,和一些令人费解的图腾样式。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炽汐,不可以。”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突然,临枫好像预示到了什么似的,说话间便要伸手抢夺那个信封。

banbijiang.com

可炽汐早有防备,不等临枫的猫爪朝自己伸过来,她便迅速地向后退了几步躲开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临枫,你阻止不了我的。今年的年会,我司徒炽汐去定了!”她微抬起头,双眸里满是认真的笃定和张扬的傲气。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说着,她猛地撕掉信上的蜡封,将里面装着的东西拿出来,朝着窗外用力一掷。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顿时,一阵寒风骤然吹过,沿着空气中一条无形的轨道,将那张炽汐从信封里拿出的白色镶红边的请柬卡片,顺风带到窗外,然后,消失在了天际线的另一端。

内容来自半壁江

……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微风轻轻地拍打在这已失去了玻璃的突兀窗框上,发出一阵残破碎片划过的干涩声音。

半壁江中文网

“其实作为司徒一族的继承人,年会这种有趣活动迟早是要参加的嘛。你又何必拦着小炽炽,不让她大大方方地出席呢?”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逸抱着腿坐在沙发上,虽然现在还未正式入冬,可夜风吹久了却还是会感到明显的刺骨寒意。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司徒一族如今只有她一个人,而且以炽汐现在的水平,到那种地方去就等于是往火山口里跳。”临枫语气严厉,好像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时,冰汐已从自己的房间里拿了一条毛毯下来给逸披在了肩上,看着各处被损坏的玻璃淡淡低语:“这次的年会也是郑家举办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是啊,郑家向来喜欢组织这种各大家族聚会的活动。隐约记得我爸提起过,好像是半个月前就他已经收到过请柬了,而且当时还险些砸坏了我家的喷水池。”逸看了看宿舍破损的窗户,耸了耸肩膀一脸无奈。 copyright Banbijiang

“半个月前?看样子,炽汐收到的这张请柬,根本就是郑家人一时心血来潮才给她送来的。”

banbijiang.com

听过逸的话后,冰汐思索了一下,总觉得这其中有些事是自己还没想到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谁知道呢。毕竟在这之前,除了我们之外,应该都没有人再记得司徒一族了吧。”逸不以为意地说着,同时用眼角扫了下炽汐的表情。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其实,这个所谓的年会,不过是每隔十年,由同为远古一族的后裔们,所自发组织起来的一次大规模的聚会。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而刚刚冰汐口中所说的郑家,也同样是继承了远古力量的家族。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虽然这场年会每隔十年才会举办一次,但每次参加的人数却都是逐渐攀升,从未有过冷场的情况出现。 copyright Banbijiang

而且,能够出席年会的人,百分之八十都是远古一族的继承人。而另外的百分之二十,便是在目前的世界天平上,力量之源雄厚的一些大家族。

半壁江图书频道

虽然炽汐成长在尹家,但她却深知这场年会的重要性。因幼年时期,尹老爷就已经告诉过她有关年会的一些事情。而这其中,就包含了该如何用自己的血液,去开启年会的请柬单。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毕竟追溯到从前,尹家也曾是年会邀请名单上的光环人物。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此刻,一旁沙发上坐着的炽汐在听到逸那番话之后,将怀中的桃瑞丝抱紧了些,紧握成拳状的骨节上,也泛起了一层白色。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次无论你们说什么都拦不了我!这场年会我已经等了很久了,就算只有我一个人,我也要代表司徒家出席。让他们都知道,司徒一族并没有从这个世界上绝迹!然后,我也要借此机会,引出当时毁了我司徒一族的仇人!”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报仇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这时,一直沉默着的临枫却突然开了口。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没错,我不能就这样看着杀死我爸妈、妹妹,甚至毁了整个司徒一族的浑蛋,逍遥在外!”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份仇恨在炽汐心中扎根的时间也已不是一两天了,而她这番话说得更是铿锵有力,不可动摇。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是她苦苦等到的机会,一个最适合将司徒一族重新呈现在世界天平前的最好契机!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而在炽汐说这番话的同时,临枫则一直凝视着她那双坚定不移的红色眼眸。这一刻,他觉得眼前这个倔强的女孩儿身上所透出的强韧,竟会让人心疼得想要牢牢地将其护住。

banbijiang.com

他没理由阻拦,也知道自己终归是拗不过她的倔强。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年会的日期定在了三天后的市郊外的郑家山林别墅。炽汐等人便以这张请柬为由,向学院请了几天的假,做出行准备。

半壁江图书频道

……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夜风微起,当晚,炽汐携着自己唯一的守护使,身着一套临枫精心准备的黑色小礼服,踏进了这片月影密林……

]3 `. u7 p* T. |' |/ f. y, S8 D

清冷的月光洒在林间,一条蜿蜒的干净鹅卵石小路,引领他们通向林中深处的郑家别墅。 半壁江图书频道

逸并没有同行。因为逸的父亲还在世,所以像逸这种尚未从学院毕业的继承人,则不便参加这种大规模的聚会。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临枫,你不觉得这森林有些荒芜吗?” banbijiang.com

炽汐看着四周高耸浓密的树林,听着耳畔不断传来的响声,说话间身体也朝临枫靠了靠。 copyright Banbijiang

“没想到,你这个平时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笨蛋,也会有这样胆小的时候。”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临枫轻笑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眸,此刻也正微闪出一缕凌厉的幽光,配合上这片静谧的森林,更显出一些诡异。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时,只见远处树影中突然闪过一道幽冥般的光亮以极快的速度,朝他们袭来!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看来,有好玩的东西迎接我们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说着,临枫晃了晃身后的尾巴,一缕轻柔的风随着他尾巴的摇摆幅度而缓慢弥漫进这片静谧的树林之中。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紧接着,微风扬起的频率便越来越快。只见临枫身后的尾巴顺着风划过的轨迹,突然凌空一卷,一把看似无形,实则表面浮动着一层如清水波纹一样浅浅痕迹的风刃,被紧紧缠住。然后临枫猛地一甩尾,便将那柄风刃朝远处浮动着的幽光掷了过去! ]3 `. u7 p* T. |' |/ f. y, S8 D

急速而去的风刃猛地撞进了那一团幽冥般的光亮之中,随即传出了一阵两股力量相互撕扯的声音。但片刻后,就被轻缓而来的脚步声取而代之。 半壁江图书频道

“司徒小姐你好,我是这次年会的外宾接待,在此恭候二位多时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还未等脚步声的主人完全走出密林丛中的那片黑暗,一个男人沉稳干练的声音便徐徐从前方不远处传来。

半壁江中文网

“你……” 内容来自半壁江

炽汐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临枫用手臂拦住,轻轻地往后退了一退。 半壁江图书频道

“现在的家族继承者年会,都是这么不礼貌地招呼客人吗?”说话间,临枫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向上微微一挑,冷眼瞥过那名直至此时还藏身于黑暗中的“外宾接待”。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实在抱歉,因为司徒一族已经很久没有人来参加过年会了。而且像司徒小姐年纪这么小的继承人出席还是第一次,身边的随侍也不多。如果被一些居心叵测的人冒名,从而破坏了聚会的话,对郑家在外界的声誉也会造成影响呢。”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说话间,一名身着黑色燕尾服的男人从树影中走了出来。这男人的话听起来是在致歉,但语气却充满无尽的讥讽。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么说,我家主人还真是让你难办了。不过,以这种程度的聚会来说,根本犯不上兴师动众。因为,只要我想,我可以随时要了你的命……”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说着,临枫冷冷一笑,优雅地拉过炽汐的手。全然无视面前的那个人,径直从他身边走过。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而就在两人擦肩而过时,他琥珀色的双眸凛然闪出一道让人害怕的白光!周遭的树叶发出一阵“沙沙”的声响,紧接着,轻柔的夜风如同锐利的软绸一般,划过了那个男人的眼梢……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瞬间,一抹血色从那人的脸上流淌下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之后,便见那男人的脸上出现了三条纤细的抓痕,疼得他用手捂住自己的脸颊,狼狈倒地,发出一声声惨叫。

半壁江中文网

“虽说我身为守护使是不该在主人没有下达命令前动手,做出吞噬其他能力者的事情。但是,你也总要为了刚才那无理和怠慢的态度,而多少受些惩罚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说罢,临枫侧眸看了看还在地上依然痛苦号叫着的郑家使仆,嘴角扬起一丝得意而不羁的邪笑后,那双凛冽的眼眸,才恢复到往日里冷傲的样子。

半壁江中文网

炽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想要回头看去,却旋即被临枫猛地抱起,并放于肩膀上。然后他迅速跃起,踩踏着一旁大树的枝丫向前狂奔而去。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刚才对他做了什么?”炽汐低头看向临枫问道。 banbijiang.com

“没什么。对了,一会儿进了郑家后,就算在我身边你也要多加小心。虽然这种规模的年会上不会有人打你这种不起眼儿能力者的主意,但还是小心为妙……” 半壁江中文网

临枫一路目视前方缓慢地嘱咐着,虽然他打心里不希望炽汐来参加这次的年会。但既然已经来了,那他能做的,也只能是竭尽全力地保护好她。

banbijiang.com

至少不能再让炽汐,再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出事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 半壁江中文网

森林深处,郑家的别墅安静坐落。还没等完全靠近,便远远看到窗内一片灯火通明的景象。但又因距离太高、太远,以至于一时间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临枫迅捷而又平稳地迈着步子,很快便来到别墅门口。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先将炽汐从肩膀上放下来,然后稍稍整理了一下因一路凌跃而有些不整齐的衣服,才一副标准管家样地携着炽汐进入了大门。 ]3 `. u7 p* T. |' |/ f. y, S8 D

郑家别墅的二楼大厅,四壁烛光通明,每一盏烛灯都代表着一名能力者,他们必须要用自己体内的力量之源作为养料而供给燃烧。所以,那些烛火燃得越明艳猛烈,就表示那个人体内的力量之源越发强劲。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炽汐缓缓走入大厅,不太舒服地拽了拽身上穿着的晚礼服。这是她第一次打扮得如此正式。以前在尹家的时候,虽说尹老爷待她如亲生女儿一般,但却从不允许炽汐出门,更不让其他外人发现她的存在。所以炽汐一直都没有机会与外界接触,更别提出席这种需要正装打扮的聚会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而当炽汐进入这里后,位于左边墙壁的小角落处,那盏属于司徒家的灯,也因感受到了炽汐体内散发出的力量之源,自动亮了起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怎么,现在就开始不适应了吗?”临枫微弯下腰,贴在炽汐的耳边轻声说道。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才没有!”炽汐转过头,故作镇定地说道。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但是此时此刻她却感觉,自己体内的力量不知为何好像被人抽走了一丝似的,猛地恍了一下神,有些站不稳。 半壁江图书频道

就在炽汐踉跄欲倒之际,一条胳膊骤然出现,横挡在了炽汐的腰间。炽汐的身体在空中转了个圈儿后,便被那个胳膊顺势揽进怀中。 banbijiang.com

轻薄而又蓬松的裙摆翩然舞起,恍惚间只觉眼前忽闪而过一缕白色的衣角。紧接着,便是一双深邃的眼眸与炽汐的双目相对在了一起…… 内容来自半壁江

“有受伤吗?司徒炽汐小姐。”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个谦逊而温和的声音传来。此时的炽汐正被一名身着白色西装,且脑后简单地束起一个发辫的男子呈半倾倒状地托着腰,揽在臂弯中。

banbijiang.com

“没、没有。”炽汐有些紧张地回应道,而下一秒,她却一个激灵地从那人的怀中脱身而出,双眸一凛,警惕地看着眼前的这个陌生人。 ]3 `. u7 p* T. |' |/ f. y, S8 D

因为,在这种地方不可能会有人认识她。但这其中却不排除那个曾经想要置司徒家于死地的,背后黑手。 ]3 `. u7 p* T. |' |/ f. y, S8 D

毕竟按照她曾多次设想过的理论推测,若不是同样身为远古一族的继承人,或是力量之源超强的家族,是绝对不可能将还是兴盛大族的司徒家彻底推向毁灭的。

banbijiang.com

可还没等她的疑问有所回应之际,便见一旁站着的临枫有些按捺不住。他的眉心骤然一紧,伸手便抓过炽汐的手腕,将她一把拽回到自己身边。 banbijiang.com

“抱歉,我家主人给你添麻烦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临枫虽然面带礼貌的笑意,可眸中透出的那份不友善,却是明眼人都看得出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个男人微微一笑,将刚才碰触过炽汐手臂的那只手,轻轻掠过鼻尖,嗅了一下。并不回答临枫,只是静静看着炽汐。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你是谁?为什么你会知道我是司徒家的继承人!”炽汐不顾临枫紧握着自己的手,挣扎着想要朝那个人冲过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抱歉,因为见到可爱的女孩子就会有些着急地想要认识一下,竟忘了做自我介绍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男人微笑了一下,然后礼貌地朝炽汐微微弯腰施与一礼后轻声道:“我叫郑少白,是这栋房子的主人。也是这场年会的组织者。” 内容来自半壁江

说罢,他便重新站直身体,并绅士地取下自己的一只手套,轻轻托起炽汐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落下点水一吻。 半壁江图书频道

而这一瞬间,炽汐身旁站着的临枫就好像奓毛一般,尾巴上的毛几乎根根竖立而起,恨不得马上甩过去,抽倒眼前这个装模作样的家伙。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可是,因为刚刚炽汐大声地喊出的那句“我是司徒家的继承人”,现在几乎大厅里人们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她的身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就是那个十四年前,被不知名的人给灭了族的司徒家族吗?”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看样子应该是。不过既然身为远古继承者,出席这种场合居然只带了一个守护使在身边,看样子果然是已经没落到登不上台面了呢。”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郑家还特地邀请了这样的人来出席年会,倒还真不怕拉低了身份。” 内容来自半壁江

大厅内,几个闲来无事看热闹的能力者们纷纷用一种怪异、鄙夷的目光看向这个身材矮小,无论怎么看都不起眼,却自称是司徒家继承人的炽汐。

banbijiang.com

毕竟,像这样没聚餐式的无聊年会上,总要找点什么乐子来打发时间。而此时的炽汐,毫无疑问地成为这场年会上最大的话柄。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司徒小姐,我虽知道你们一族险些被彻底灭亡,但这次请你来并不是想要让你难堪,而是作为年会的举办者,我有必要通知到所有能够联系上的能力继承人出席。” copyright Banbijiang

郑少白解释着,但眉眼间的笑意却与身后嘲讽她的那些人无异。只让人觉得阵阵厌恶,想要快一点离开。 内容来自半壁江

此时,炽汐微低着头,通过指尖,临枫几乎能清楚地感觉到此刻的她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可是,就在临枫正欲出手,准备教训一下这些没有半点同情心的家伙们的时候,徒家灯盏的烛光猛地向上蹿起,好似火墙一般,不仅压制了旁边的几盏灯火,更是将正面墙壁瞬间烧成了一片黢黑!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你们这群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听好了,只要我司徒炽汐还活着,司徒家迟早有一天会重振!”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沉寂许久,一直紧握双拳默默忍耐的炽汐大吼了一声,仿佛将小小身体里潜藏压抑着的怒气一股脑儿地爆发了出来!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随后,她便挣开了临枫的手,独自提着裙摆穿越过大厅的人群跑上了二楼。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临枫冷眸瞪了一眼一旁站着的郑少白,直觉隐约告诉他,眼前这家伙绝非善类。随后,他便紧跑几步,追了过去。

内容来自半壁江

“刚刚只是个意外,还望各位不要被司徒小姐的力量之源所影响。毕竟她年纪尚轻,难免体内的力量会失控。”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临枫走后,郑少白轻声安抚着在场人们的情绪。然后抬头看着渐渐走远的炽汐,嘴角勾起一丝饶有深意的笑容低语道: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司徒小姐,我相信你是绝对跑不掉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