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纯白,嗜血之花

“都说了不用你们出手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郑少白看着不远处自己的家中的仆人被迅速地吸净了体内的力量,骤然消失后,漆黑的眸子里不只没有急切和惋惜,反倒是闪过一丝好似活该一般轻蔑的神色。

半壁江中文网

而直至这一刻的到来,恐怕这几名仆人都不是很清楚,自己究竟是被什么东西夺取了生命。

]3 `. u7 p* T. |' |/ f. y, S8 D

其实,冲矢之花虽然是以吸食能力者体内的力量之源为自身养料,但实际上它们并没有过滤血液和力量之源的能力。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所以每当它们发现带有力量之源的“猎物”后,便会迅速地用花苞吸附在那人身上,然后从中探出纤细的花蕊刺入皮肤内,释放出冰山之巅的凛寒之气来凝结对方全身的血液。随后,再连同血和体内的力量一起,全部吸食殆尽……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此时,郑少白手中控制的银丝还抵着那些从花园中蔓延而出,且越聚越多的冲矢之花。他轻动着指尖,操控着那一根根舞动在四周的银丝。只要有冲矢之花朝自己袭来,那些银丝就会在他十指灵动地操作下,瞬间斩断它们的花苞,一击毙命!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临枫倒挂在长廊上,双眸微微眯起,瞧着眼前银光闪动的丝线,和有些应接不暇的郑少白。只觉得眼前此景,真像是一场无聊的戏剧。 半壁江中文网

“被自己花园里养的‘小东西’攻击的感觉,怎么样?”临枫悬在长廊上悠然说道。

半壁江中文网

“就算你通过这种方式要了我的命,我也还是那句话,我不知道司徒炽汐的去向。你既身为仆人,怎么能把自己的主人弄丢的责任推到我的身上来,你司徒一族未免也太不讲理了些。”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郑少白随口答着,因为,此时他根本没有过多的时间理会临枫。毕竟眼前这一株株冲矢之花一旦有机会触碰到自己的身体的话,那么自己的下场便会如那几名早已烟消云散的郑家仆人一样。

内容来自半壁江

可就在他说话的空当,那些冲矢之花却突然高高腾起了自己的藤蔓,好像鸟笼一般将郑少白围困在中央!且这些花枝缓缓旋转着的同时,那一朵朵看似纯净的白色花苞也齐刷刷地绽放开来,将内部一根根迫不及待蠕动着的花蕊毫无保留地展露而出。 半壁江中文网

郑少白的神色骤然一凛,然后便紧张地左右环顾着四周。试图在这片如牢笼一般的藤蔓围困中,寻找一个可以逃脱的出口。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此时,二楼大厅内的烛光轻柔洒下,虽然在下面看起来,那些光并没有那么璀璨,可就这昏黄的微光,却映衬出了郑少白那张极度苍白又虚弱的脸。 内容来自半壁江

毕竟像这种长期对外输控制的力量,总是会对身体造成些疲劳和负担。 copyright Banbijiang

而刚刚郑少白口中仿佛不经意间所出的话,却也让其他继承人们瞬间明白过来了,原来引发出今天这场两人争斗的缘由,竟是同为远古一族继承者的司徒炽汐不见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郑少白的脸上隐隐浮现出委屈的样子,而作为守护使的临枫,自己的主人丢了不去寻找,反倒在这里胡搅蛮缠。破坏了花园和郑宅不说,还间接造成了郑家仆人送命。如今又被这么多人知道,并亲眼所见。这件事于情于理,司徒家恐怕都难逃被使者处罚的危险。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而那凭空消失了的司徒炽汐又去了哪里,也成为这场年会上的一个不解之谜。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可就在众人纷纷思索,并分析着事态发展的时候,那一株株绽开的冲矢之花突然将花蕊纷纷对准了中间的郑少白。 banbijiang.com

而接下来所发生的,却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只见那些冲矢之花突然急不可耐,如万箭齐发般地朝郑少白蜂拥而去!

banbijiang.com

这一击,无疑是任谁都难以躲过的灾难。可是,就在冲矢之花即将扑刺到郑少白身上时,却没有人看到,此时身处于藤蔓围剿中心点的郑少白,却闪过一丝不经意的浅笑。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轰—— banbijiang.com

一声撞击的闷响骤然传出,地板的木条矗立而起,同时阵阵烟雾扩散四周。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房屋外依旧是小雨淅沥,一阵湿润的夜风从破裂的窗户中缓缓吹过。残留在郑家大厅处的一些土沫,也随着这阵微凉夜风的吹过,悉数化为了颗颗细沙,飘扬殆尽……

内容来自半壁江

地表烟尘逐渐散尽后,地面上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而郑少白则躺在大坑的中央,一动不动地瞪大了一双惊恐的双眸看着天花板。 ]3 `. u7 p* T. |' |/ f. y, S8 D

临枫眯着眼睛,凝视着滚滚烟雾中郑少白的身影。其他的继承者们在见到眼前的这一幕后,心里纷纷感到一股说不出的奇怪和诡异。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而那凶猛的一击之后,那几株冲矢之花竟缓缓从郑少白的身体上离开,然后略显疯狂地摇动起来!好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并迅速地缩回了自己扭动着的藤蔓,重新潜伏进了花园的土壤之中。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他,死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二楼的外廊中聚集着的人群里,不知是谁率先开口说出了众人的心中所想。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而整个郑家宅邸便如同炸了锅一样,瞬间吵闹起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只有临枫依旧倒挂在二楼的长廊上,心里总觉得这其中好像有哪里不太对。不只是这个身为一族继承人的郑少白死得太过容易,还有刚刚那些冲矢之花的异常反应。

banbijiang.com

毕竟,在场的人几乎都是力量强劲的能力者,虽说这些人并没有把力量之源暴露出来,但按照常理来说,那些欲求不满的冲矢之花也应该对这里的所有人加以攻击才对。可它们却仓促地选择回到花园里去,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生生压迫回去一样。 banbijiang.com

随后,临枫缓慢松开了挂在长廊上的尾巴,翻身一跃便从二楼轻盈落下。几步来到郑少白倒下的那个大坑旁边,想要一解心中疑惑。

半壁江中文网

可当他刚一走近,却因地面滚滚飘浮起的烟尘还没有悉数散尽,而本能皱起眉心,一脸不悦地甩了甩头发。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因为这种土沫飞扬的感觉实在是很容易模糊人的视线,而且也很容易让猫族与生俱来的洁癖由此迸发。 copyright Banbijiang

“嘁,都已经死了还要招惹来这么多讨厌的尘埃。”临枫身后的尾巴左右摆动着,手指抵在鼻尖处厌恶地说道。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很快,郑家内外的使仆便纷纷涌出,小心翼翼地将已经身体僵硬了的郑少白从大厅地表中的大坑内抬出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一场好端端的年会,就这样被郑少白的突然逝世所中断,而后人潮散尽。

半壁江图书频道

此时,郑家的使仆们虽无一不用那种满是仇恨的双眸怒视着临枫,但却都咬着牙将杀主之仇忍了下来。

]3 `. u7 p* T. |' |/ f. y, S8 D

因为,远古一族继承人的非正常死亡对于使者来说并非小事,因为这关系到这名继承人体内的力量之源是不是被人蓄意剥夺。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所以他们只要等日后使者降临亲自调查这件事的时候,自然就会对这只猫施与惩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很快,来参加这场年会的人便乘着夜色纷纷离开了郑家。因使者的性格有些怪癖,他似乎十分不喜欢看到很多人聚在一起的样子,所以能力者们通常也都是能躲则躲,尽量不去引起使者的主意。

banbijiang.com

但就在众人离场的途中,有一个人却在经过临枫身边时,挑起眉梢饶有意味地看了他一眼。

内容来自半壁江

……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静谧无声的森林,背后郑家的别墅内还隐隐闪动着灯光。 banbijiang.com

如今郑少白已经死了,而郑家上下也都已经被他挨个儿找遍。难道打从一开始他就想错了,炽汐真的是一个人离开了这里?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就在临枫毫无头绪地猜想时,他左耳上佩戴着的银环忽然“叮——”的一声,发出一声清脆声响。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随后,只见临枫的神色骤然一凛。紧接着他便猛地抬起自己的爪尖,将身体朝向左边,在身旁的一片漆黑中,迅速地挡下了一道无形的攻击!

copyright Banbijiang

“是谁?”临枫一边用爪刃抵着那个人大力压下的召唤器,一边厉声问道。

copyright Banbijiang

“你这只猫果然有两把刷子,难怪我儿子会如此关注你。” banbijiang.com

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传出,他以临枫的猫爪为支撑点,用力地向下一压,随即将身体向后一跃,稳稳地落在身后的大树上。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临枫稍稍活动了一下爪尖,只觉得那个男人虽没有使用半点异能力,但力气却是奇大。若是单凭力气正面交锋的话,恐怕自己还真不是对手。

半壁江中文网

黑云浓重的夜空之中,那场缠绵的小雨已逐渐淡去。一轮皎月半遮半掩的从云中探出一半面容,带着一片朦胧的月色洒进了这个无人而又僻静的森林内。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缕月光虽然没有平日里那般光亮,却也足够映照出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的面孔。

半壁江中文网

朦胧而又微黄的微光如轻纱般投下,只见眼前那棵大树上,一个身穿深黑色的长袖高领外套的男人,笔直地站在树杈上,略带一丝笑意地低眸凝视自己。一双棕榈色的眸子里,蕴着一道慑人的寒光……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的头发有些凌乱,好像从不打理,只是简单潦草地用剪刀随意修饰了几下而已。一时间只觉得眼前这个人的五官轮廓有些熟悉,但又想不起究竟在哪里见过。

]3 `. u7 p* T. |' |/ f. y, S8 D

“你叫临枫对吧。”树杈上站着的那个男人开口说道。 ]3 `. u7 p* T. |' |/ f. y, S8 D

“没错,你是?”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是夏洛斯·逸的父亲,来参加年会前我儿子特别嘱咐我要多留意,并照顾你和司徒家的那位未成年的继承人。”树杈上站着的人谦和地笑了一下。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夜风夹杂着树叶上残存着的雨滴吹拂而下,临枫听过他的这番话后先是愣了几秒钟,随即便放下了那双时刻防备着的利爪。 半壁江图书频道

可是,作为一只在世间摸爬滚打了千年的猫来说,虽然外表看上去已经不再戒备,但骨子里他仍绝对不会轻易去相信任何人。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如今来参加年会的能力者们也都走得差不多了,你还留在这儿等我,不会只是专程来说这些吧。”临枫问道。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当然不是,我虽说不知道你们和郑家究竟发生过什么,但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你可以来找我,我儿子信得过的朋友,自然就也是我的朋友。”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说着,逸的父亲伸出手在空气中轻轻地挥动了一下。随后,便只见如几颗繁星陨落般的细小光点从树梢上滑落而至临枫的手中。 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些细碎的光点顺着临枫的掌心渗透进体内,那是记载着一些文字内容的“异能晶体”,通常是在传递一些不想被外人所知的资料和事情时,来被能力者广泛使用的一种特殊能力。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身为远古一族的继承族人,就这样把家庭住址告诉我,真的放心吗?”临枫猫眼一眯,目光锐利得仿佛要划破空中倾洒而下的朦胧月光一样。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虽说同为远古一族,可我并不想和其他家族交往过甚。但不得不说,你是逸第一次如此关注和在意的人。就算你真的刚刚用小手段杀死了郑少白,但我相信,你还没那个能耐动得了我夏洛斯家……”

内容来自半壁江

说罢,逸的父亲留下一抹与逸一模一样的、令人难以捉摸的笑容后,消失在了这片月影森林之中……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风吹拂过耳畔,游走在树枝密林中时,不时地发出些奇异的怪声,临枫的脚步声在空旷的森林中回响,像是和着风声作一曲怪异的交响曲,让人顿觉一阵诡异。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炽汐,你究竟去哪儿了。” banbijiang.com

临枫仰起头,看着空中那轮已经完全脱出浓厚黑云的皎白皓月,头顶猫耳上佩戴着的银环也随之闪出一缕寒光。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隔天,朝阳还没完全从地平线的另一端升起,此时大街上就已经开始有了游走流动着的人群。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临枫独坐在大街上一栋高耸建筑物的顶层,一夜未睡在郑家的森林寻找四处寻找炽汐的他,早已面露疲惫之色。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看着来往的人群四下走动,每当眼前过去一个与炽汐身高相仿,又同样是黑发及腰的女孩儿时,他总会下意识地愣住,然后由那份理智将他拉回到现实。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略显不耐地“嘁”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来从高耸的大厦上一跃而下,脚尖轻点过一杆电线杆,消失在清晨这片灰蒙蒙的天空中……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与尹家相反的城市边缘,夏洛斯一族的宅邸便坐落于此。这儿很少人走动,且环境清幽,看上去好像比尹家还荒僻许多。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一条无人的小路上,几家商铺还紧闭着大门。临枫敏捷地穿行在空中,他如一条黑色的闪电,迅速踏入了夏洛斯一族所管辖的区域内。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可刚一踏入夏洛斯一族的势力范围,眼前那片晨雾便越发浓重起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