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8节 第八章(本书完)

丛林里一队士兵缓缓而行,烂污的军装依稀露出土黄的底色,刺刀上碎裂的膏药旗也疲惫地垂着。特种队一路跟着敌人留下的痕迹前行,这已经是蒿草地被袭后的第三天。饥饿和狗都钻不进去的丛林,压榨出他们身体里的每一分力量,他们不知道追上敌人后还有没有力气战斗。雨是在头天早上停的,士兵们很高兴,很多队友的脚掌因为连日浸泡,已经开始溃烂发炎。但这高兴没能持续多久,代替暴雨的是一轮骄阳。毒辣的阳光把潮湿的缅甸丛林晒成了一座蒸笼,士兵们被烤得头晕眼花,身体里的水分从每一个毛孔里溢出。他们必须尽快找到饮用水,不然没等饿死,他们就会死于脱水。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个士兵举起水壶,干裂的嘴唇对着壶嘴大张着,希望壶里还能流出几滴水。这个动作他已经重复了几遍,可每次都是失望。士兵左右看看,大家都已经断水了。

banbijiang.com

“知道少佐现在在哪儿吗?”士兵问边上的队友。两天前藤原山郎下达了继续追踪的命令后,就离开了队伍,一直没有出现。

半壁江图书频道

“也许是藏起来了。等目标出现,少佐的98K会给他一枪。”队友作个射击的姿势。

copyright Banbijiang

“原来是这样。”士兵心里有些愤怒,少佐把他们当成了诱饵。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还有水吗?”队友问。

copyright Banbijiang

“对不起,没有了。”士兵朝队友晃动下空水壶。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些该死的支那人就像蝗虫,所有的芭蕉树都被他们挖了。”队友恨恨地骂。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按特种队野外生存训练时教的,沿芭蕉树根深挖可获得饮用水,芭蕉树根可供食用。数万饥肠辘辘的远征军早在他们前头,将沿途能吃的植物席卷一空。士兵拔出匕首,将一株小树的树皮环剥一圈儿,稍歇又叹口气。小树上流出的汁液呈奶白色,不用在皮肤上试毒,也知道不能喝。 copyright Banbijiang

“水——前面有水——”队伍前头有人发出惊喜的喊叫。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特种队蜂拥着往前狂奔。空气中已可以闻到泉水清新的气息,叮叮咚咚的水流声越来越近,就像世上最美妙的音乐。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终于看见了,那样清亮欢快的一条小溪,蜿蜒在一条被野兽踩出的小路前边。几十名日军特种队员失去了冷静,欢呼着涌向那条小路,没有注意到路面上落叶杂草浮浮地铺着。 半壁江中文网

路面轰然陷落,五六名冲在前头的士兵未及惊呼,身体已经失重,随后是几声凄厉的惨叫。倒插在陷阱底部的竹签霎时穿透足底,刺穿整条小腿肌肉。

半壁江图书频道

陷阱被踩塌的同时,横绷在陷阱上方的几根细藤连着触发。树上的几架钉板戛然而动,钉板上一根根锋利的竹筒转瞬扑到眼前。沉重的钉板呼啸着扫过路面,带起一片惨叫和漫天血雨。竹钉板顿时成了肉钉板,层层叠叠的身体钉在上边,没死干净的士兵在钉板上哀嚎蠕动。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剩余士兵的心理防线被这一幕彻底击溃。纵是他们曾经用无数活人练过刺杀,纵是他们曾经对手无寸铁的人群疯狂扫射,纵是他们曾经把上万中国平民同时活埋,纵是他们曾经活剐下中国战俘的人皮……当这一切即将残酷地落在他们的身上时,他们崩溃了。

banbijiang.com

一个个身影在丛林中疯跑,枪支弹药被一路抛下。他们再不想占领中国,他们再不想把名字写进靖国神社,他们甚至不再想反抗,他们只想活着。生命在这一刻显得如此珍贵,可是,一切都晚了,谁都该为自己的罪孽买单。一声声执拗冷静的枪声里,一颗颗罪恶的灵魂飘散在异国他乡。侵略者的尸骨,和那些抵抗侵略的远征军士兵一样,永远地湮没在野人山莽莽的丛林之中。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枪声终于沉寂下来,陷阱里被刺穿胫骨的士兵还在哀嚎。岳昆仑不会为他们浪费子弹,在这样的原始雨林里,脚掌受伤比一枪毙命更为悲惨。百米外的高地上,一蓬杂草动了一下,岳昆仑的瞄准镜罩过去。杂草慢慢站成了一个人形,是身披伪装网的大刀。大刀朝这边作个手势,岳昆仑笑了,大刀举起的是右手拇指。明亮的阳光落在大刀的脸上,大刀污浊的面庞上绽起笑容,一口牙在阳光下白得耀眼。大刀的笑容突然凝固,眉心倏忽现出一个血洞,一声枪响回荡起来。大刀粗壮的身形仰面倒下,山崩石塌般地倒下,竖起大拇指的右手还固执地举着。岳昆仑缓缓地闭上眼睛,一会儿后又倏然睁开,两点火焰在瞳仁里跳动。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岳昆仑在那个位置趴了两天,两天里他一动不动。几个日军伤兵的哀嚎一点点弱下去,低下去;日头落下去,月亮升起来;月亮落下去,乌云涌起来……又下雨了,还是暴雨,雨点鞭子一样抽打着世界,却洗不清世人的罪孽。岳昆仑张开嘴,冰冷的雨水一点点落入口中,提醒着他还活着。自己还活着,自己凭什么还活着?马立成、哨牙、牛牯、连长、狗蛋、杨叔、田永贵、春子、大刀……一个一个,一个一个都死了。岳昆仑慢慢地往嘴里送进一根肉条,牙齿机械地磨动。他必须活下来,对手还没有死,那个一直隐藏在某个角落的狙击手。他能确定对手是谁,那双阴冷的眼睛时刻注视着这片丛林,在等他犯错,在等他失去耐性,在等他丧失体力,然后,像狙杀其他弟兄一样,结果他的性命。岳昆仑望一眼大刀倒下的位置,大刀高举的右手伸出草丛,就像一面旗帜,又像一个赞扬。岳昆仑笑了,“来世还做兄弟。”岳昆仑在心里这样说。 内容来自半壁江

天空风起云涌,黎明、晌午、傍晚、黑夜,各种景象飞速地转换,时间像一个嗖嗖飞转的挂钟,又过去了两天。两天里岳昆仑喝很少的水,吃很少的肉。如果不是要维持心跳和扣下食指的力量,他什么也不会吃,在分出结果之前,他不能起身去方便。他和对手不管谁先站起来,谁就会永远地躺下。岳昆仑就像一只静默的蜘蛛,一千米以内都是他织的蛛网。他趴在网心,耐心地等待,等待猎物触动他每一根敏锐的神经。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一只七星瓢虫从一片草叶跌落另一片草叶,然后顺着草叶爬上了枪托,爬上了手背,带起细微的触觉。岳昆仑轻轻地掸落瓢虫,闭上眼用鼻子慢慢地吸进空气。爷爷说,集中你的注意力,空气能告诉你很多事情。岳昆仑把空气一点一点地剥开——植物、泥土、雨水、野兽、腐肉、金属……所有的这些气味都层次分明,岳昆仑甚至闻出附近有一只刚进入发情期的青皮猴。但这所有的气味里缺少了人的味道,岳昆仑的信心又动摇了。也许对手早就离开了这片区域,也许他一直守候的,只是自己的幻觉。但那种感觉依然强烈,一刻也没有减弱,那是一种游离于所有感官之外的感觉。岳昆仑能感觉到那双阴冷的眼睛始终存在,就在附近,一刻也没有离开这片丛林,在搜索着他,觊觎着他。岳昆仑把头往前伸一点,让阳光越过伪装网,直射自己的眼睛。他不想睡着,他不能睡着。

半壁江中文网

睡意消去了一些,岳昆仑把目光转向那群豺。 半壁江图书频道

五六只豺一直守在溪边的小道上,肚子吃得滚瓜溜圆。它们不是在守水源,它们是在守几十具腐尸,守卫自己的食物。肉就是肉,豺不会去区分是不是人肉。岳昆仑对豺的印象不坏,豺很有灵性,从不主动进攻人,一生只会找一个伴侣,并厮守到死。与人相比,豺狼更让岳昆仑觉得亲近。豺狼只为吃饱肚子猎杀,而人不是,人的贪欲永无止尽。豺一般以家庭为单位进行捕猎,岳昆仑仔细地分辨五六只豺,体型最大的那只应该是父亲,小一点的是大儿子……一阵风由南向北吹过,两只公豺的耳朵突然竖起,颈毛刺猬一样奓起。岳昆仑警觉了,有豺群出没的地方,猛兽一定会回避,能让豺作出这样反应的,还有拿着枪的人。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豺群龇着牙一步步地后退,喉底发出低沉的声音。岳昆仑所有的感官高度紧张,瞄准镜罩向豺群逼视的方向。石凹里一丛灌木异动了一下,灌木被几片垂下的芭蕉叶遮挡。那丛灌木一直都在,岳昆仑的目光无数次地扫过,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岳昆仑庆幸自己四天里没有做大的动作,没有转移阵位。他趴的位置就在对方射界以内,对手没有发现他,不然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岳昆仑没有动,他必须确定这不是个诱饵,他和对手一样,都只有一次开枪的机会。

半壁江图书频道

藤原山郎又一次把导管插进芭蕉树,再没有汁液滴出。身边的石皮光溜溜的,上边的苔藓已被他吃光。藤原山郎有点后悔没有准备足够的水和食物,他没有想到对手能熬过四天。其实有没有对手他不十分确定,在他射杀那个魁梧的支那人后,丛林里再没出现人迹。藤原山郎把相片从石皮上揭下,小心地放进上兜,他已经决定出去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岳昆仑盯着那丛灌木,食指搭上了扳机,有熟悉的触觉。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就是操纵生死的神,自己能审判一切罪恶。 copyright Banbijiang

十几分钟后,一个披着伪装网的人形从灌木里爬出,爬得缓慢且谨慎,不注意看不会察觉有东西在移动。也许是确定了没有危险,他慢慢地站了起来,站得很艰难,看得出已经非常虚弱。等适应了一会儿,他把伪装网从头上脱下,一张坚决冷酷的脸庞,暴露在阳光下面。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藤原山郎安静地站着,风吹过,树叶发出细碎的声响,整个世界仿佛就剩下他一人。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藤原山郎突然爆出了大笑,笑得浑身抖动,为自己的过分谨慎,为自己傻子一样趴了四天。自己才是最后的赢家。

banbijiang.com

藤原山郎又不笑了,脸上的表情僵硬怪异。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枪口后边,是站得标杆般挺直的岳昆仑。岳昆仑一步一步朝藤原山郎走近,死亡的压力迫得藤原山郎不能移动一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隔开十步,岳昆仑停住,瞳孔在逐渐收紧。

半壁江中文网

“等等……”藤原山郎的右手伸进上衣兜,想掏出什么东西。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枪声骤起,藤原山郎额间开出一个血洞,岳昆仑的枪口一缕青烟飘起。 半壁江中文网

藤原山郎缓缓地呼出一口长气,就像一声长长的叹息,而后仰面翻倒,散开的瞳孔望蓝天高远,万里无云。 内容来自半壁江

岳昆仑走上去,弯腰去拿藤原山郎握在左手的98K。藤原山郎的右手里捏着一张相片,岳昆仑扯一下,没有扯脱。岳昆仑翻过藤原山郎的手掌,相片里春子笑得温婉,身后樱花飘飘。

banbijiang.com

小溪边一座新冢突起,里面埋着大刀和那杆98K。坟前的木桩上刻着——中国军人大刀之墓。 ]3 `. u7 p* T. |' |/ f. y, S8 D

岳昆仑在坟顶上栽了一株映山红。明年的清明,坟顶会开出簇簇火红,如同那些抛洒在这片土地上的热血。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兄弟,我得走了,明年,我会来看你。”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千嶂苍莽,西风残照,一个孤独的背影往西北方向渐渐远去。

半壁江图书频道

西北方,是第5军撤离的方向。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后    记 banbijiang.com

欲知后续如何,请待下回分解。关注即将出版的另一部续集篇 (《远征》下部:《远征·流在缅北的血》)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