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军史乡土 > 冲天英雄传:冲天香阵透长安 满城尽带黄金甲 > 第 2 章 黄邺倾箧细说盐道 巨川弄鬼喜闹金兰
第2节 第二章

黄揆笑着,十分可惜地说道:“咦!尚哥太偏心,咋不叫叫我哩?这东行游玩,要是有我,岂不是更热闹?”黄揆说着,放下筷子:“记得去京师应试时,咱们行到灵宝城外,我适逢内急,急寻溺地。三春仲月,又没有庄稼遮身,全德兄给我指说:‘路南边的矮墙边上,那就是善地。’我也不曾留神,把包袱递给尚让,紧跑了几步就解衣撒尿。哪知,墙里边竟有一个妇人!那妇人开口大吼道:‘哪的人呀!何处不可撒尿,偏在这茅厕门边堵住口尿!叫人如何落脚呀?’惊得我刹车不住,又被那村妇咕咕哝哝,数落我好几句!我也不敢吭气,回头看时,尚兄他四个笑得直不起腰,我一愣,方才知道,这是他们合伙在捉弄我哩!”

黄巢见说起往事,大笑不住,嘴里的酒食喷鼻而出。他兄弟们见了,拍手笑得更欢。黄邺笑罢,擦一把泪,看着黄揆笑问道:“你也太莽撞!要是道场,你也去撒尿?”大家闻言,又是哄的一声,拍掌大笑起来。

王仙芝笑说道:“其实,在灵宝捉弄黄三的人,不是老尚。”黄揆笑说道:“不是尚哥是谁?是他指给我,叫我去那地方的。”王仙芝笑说道:“还是你家的黄老大!是他先看见有个胖妇人进了茅厕。老尚本要指墙后,你家黄老大赶紧摇手。等到你撒尿时,黄老大才对俺仨说道:‘里边有个妇女!’说罢,黄老大自先笑了,俺几个才知道茅厕里面先有人了。”

王仙芝说罢,黄巢手拿毛巾,一边擦脸,一边笑道:“谁也怨不得,怨他自己。老大一个人进了小茅厕,你却望不见,可见你走路心不在焉了,岂能称为饱学之士耶?”黄揆听说,自己也笑了起来。

黄巢擦罢手脸入座,品了一口酒,夹了一口菜,忽问王仙芝道:“王哥路经鲁南,可知道徐州的战事如何了?”王仙芝说道:“从沂州来薛城时,路上人传说:徐州已平,庞勋早已悬首国门了。康大帅班师回朝,又被贬任潮州的司户参军了。”

黄巢闻言,睁眼停筷,问道:“咦?平贼立功,例应加封,如何却贬他为潮州的司户参军?”王仙芝笑道:“人人都是这样说。偏咱们的宰相路岩路大人上奏一本,说咱们的康大帅‘克扣军饷、贻误军机,使徐州数万巨贼漏网’云云。今上大怒,一道圣旨,把康承训大帅从河东的节帅、北都留守贬到潮州‘享福’去了。”黄巢听罢,顿足拍桌,说道:“咦,真是糊涂的皇爷呀!”

黄邺放下筷子,擦一擦手,说道:“要说那康大帅,也不是什么上等贤良之辈!只看他军中的种种恶行,就令人发指!他是好是歹,咱们且不去评说。只是,兄弟想问尚大哥、王大哥,你二人游历,足遍三齐、身经二鲁,其地其人,古风古迹如林、名人名胜铺地。二兄都是大才,必有吟诵佳作,何不把一路上的讴歌取出来,叫咱兄弟们欣赏欣赏,以佐酒间雅兴?”

王仙芝对黄邺笑道:“黄二所言果然不错。我与君长哥哥游荡这一遭,每遇良辰,直想高歌;每临胜景,心扉大开,真个是忧愁尽忘、荣辱去身。只是愚兄才拙,文字抒情不尽如意。要说一字没有写,那是欺人。有是有,只有三言两语,也都是七绝、七律,韵辙也有不工的地方。况且所留笔墨有限,今愚兄献丑,倾箧捧上,望勿以艰涩为笑。”

王仙芝说罢离席,去到行囊里,检出自己所记的炭稿,拿过来放到桌子上。黄家少昆仲都停下筷子和酒杯,把王仙芝、尚君长的诗稿一一浏览。

王仙芝途中的手稿:

运河

船父放歌慢摇桨,数枝荷花映京杭。

运河两千三百里,漂去隋家托起唐。

运河

运河承载舟船利,错叫督工酷吏役。

游幸龙舟影里望,白骨堆前杨柳堤。

晏子

淮橘味寡妙说甜,南王不及北相端。

托献红桃能戮士,诸葛《梁父》卧龙川。

曹沬

世间侠客何其多,曹沬开山是祖河。

坛上劫持霸主日,汶边疆土复鲁歌。

柳下惠

美色醉人不待言,金钗故意诱红簪。

齐国大名柳下惠,坐怀不乱白玉般。

孔圣

自从圣贤出东寰,奔走周游江汉间。

堪叹列国拒复古,文成空就儒家天。

齐桓公

公子才德在下乘,多亏管鲍万机拥。

鹏因金翅压千兽,虎借爪牙破太空。

迎战北戎阵阵鼓,排兵南楚红红缨。

晚年忽去圣哲句,终叫霸魂啼闭宫。

竖刁

三齐圣贤去何乡?谁叫王宫刁霸猖?

仲父不修身后计,忍将霸业息风光。

孟母

孟母三迁慧眼真,择来善地换儒身。

万古千秋作明镜,神图高供贤德尊。

尚君长途中的手稿:

孙膑

装疯刑膑太心酸,原是德才种祸端。

仇报马陵终雪恨,《兵法》一著至今传。

鲁哀公

伯禽不计御鲁年,后世儿孙谁重天?

侯王骄奢无远计,三桓分霸锦江山。

鲁仲连

六国文武百千千,却把帝秦引魂幡。

东海一条奇男子,鲁连正气干云天。

孟尝君

孟尝养士四千排,多是半分亡命乖。

鸡叫啼醒关上吏,狗偷窃裘窦边哀。

冯谖凿窟关大计?薛邑笑颜为散财。

十万秦兵围历下,一派降幡哭蒿莱。

庆父

摇荡朝纲是甚狨?奸臣连祸喧嚣宫。

封国壮士今何在?立斩狗头庆父腥!

阳虎

三桓暗移鲁家钟,阳货效法开霸风。

天理昭昭须有报,上梁不正下梁倾。

无题

名落帝銮折桂路,踪游齐鲁展诗才。

云遮明月西庭暗,雨过红曦东海来。

鲸占汪洋翻巨浪,雕凭健翅破空霾。

好将茫茫海中水,涤去层层心上埃。

时景

才过三齐春韭尝,又观二鲁禾灌浆。

黄鹂先报春光去,布谷唱来麦浪香。

黄巢看罢二人的吟稿,把最后一页递给黄邺,说道:“巨山,你仔细看看后边这两首。”说完转身对王仙芝、尚君长二人说道:“两位兄长的新作,句工韵美、清新流畅,功力又胜过前年,可比元白,足敌刘柳!不是兄弟虚夸,这诗稿和他们相比,真个是毫不逊色。这‘鹏因金翅压千兽,虎借爪牙破太空’,竟又是前后互意、借比贴切、寓意深长,当作诸篇中的名句。最可惜的,是少了哀叹民生的大作。看来,我辈读书人失意之后,蓬头垢面、呼天号地、恨书于万丈深渊,究其本心,实未忘书。由此看来,实为我辈文人之短。”王仙芝、尚君长二人听罢,点首表示同感。

黄邺看罢诗稿,手指击桌,说道:“哥呀,到底是应过京试的儒生,笔法挥洒不俗。世上吊古褒贤的诗作甚多,然而,那都是卖弄辞藻,读起来艰涩饶舌,却自诩为诗之正宗。似此等诗,融经贯史、霸气十足,却又清丽流畅,比之于两榜进士临轩颂圣颜、入窗吟佳人、依红偎翠、谀笑应和之诗,不啻天渊!我特别喜欢《无题》与《时景》两首,当为数篇之翘楚!其诗境,造诣甚高。‘云遮明月西庭暗,雨过红曦东海来’,当作佳句;‘鲸占汪洋翻巨浪,雕凭健翅破空霾’,更是霸气十足、美不胜收!看它内情外景、远指近寓、忧国愤臂,可算是胸臆无际了!便是今之宿儒大笔,也不及此等诗作多了!”黄邺说到这里,看着王仙芝、尚君长,拱手说道:“两位哥哥,这诗稿,等到我闲时略作装订,抄录下来,置于几案,郁闷时念诵念诵,足可赏心悦目。”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