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运逢阳九人心弯,国有昏君上下奸。

亡命田夫成箭手,秀才怒吼抢占山。

——《柳枝词》

世上万事万物,都有个运数;国家兴衰更替,也有个轮轨;就是一家一户,也有个否泰颓达。该你兴旺,公鸡下蛋,骒骡产下千里驹;该你败家,鸭鹅冲天,百囤黄金成锈片。要是再凑上那庸主奸臣、破家五鬼、扫星逆子、吃里爬外卖地手、吸喝嫖赌赔钱虫,就是有铁打铜铸的万里江山,那也是江河日下、一泻千里,不可收拾了。这都是,燕山峰口侃夜话,三家村里叙闲言。放过一边。

话说黄巢请来的那位风水先生,正在给黄巢家选穴弄鬼,却叫黄巢的朋友曹师雄识破。亏得有一位儒学先生费传古,忠厚纯良、曲为弥缝,那个弄鬼的杨先生才不至出丑。这也按下不提。

却说黄家到了出殡这一天,果然是:

嫡女亲男穿孝,贤孙外婿白装。哀声阵阵泪汪汪,大恸高德无量。

一地白花飘絮,万千冥币铺霜。待将大事作排场,再找冤家算账。

——《西江月》

黄家的狮子门外,高搭灵棚;八班鼓乐,各显其能。灵棚两边挂的二尺宽、丈二长的生白布上,有斗大的颜体墨字挽联,系出费传古老先生的名手:

上联:懿德千古,孝子贤孙尽感戴;

下联:严泽百世,亲戚朋友同悲声。

横批:神归极乐。

灵位前排下红漆桌案,案上四围白布桌裙。桌案正中竖起一座黑漆雕螭神位牌,上书“懿考黄讳宗义之灵位”九个魏体正楷泥金大字。牌位前面安放着三脚鎏金圆香炉,香炉内燃烧着三炷高香,香烟缭绕、袅袅升空。香炉之前摆放着三只纯铜吞兽双耳杯,以为奠酒之需。桌案左侧,一把镶金酒壶,酒已注满,酒香四溢。案边捆一把礼香,用红白二线捆扎,是礼殡先生典礼的神物。

桌案前,一张矮脚红漆八仙桌,上供着八碟菜肴,两果两酥、两拌两炒。菜肴的顶上都放着红色粉丝,预示着菜(财)高日日红之意,看上去格外显眼。

灵前的地上,铺下九领草席。草席之上,铺下丈二白毯。白毯上由礼殡先生用朱笔画下九宫方位,以便祭主记位。灵棚东西两侧的远处,坐下八班鼓乐,调笙定弦,断断续续的丝竹之声,直如高山鸣凤,传向四野,引来无数的村野老幼,凑看热闹。八班鼓乐下边,立着十二支高白杆,上缠着潭州浏阳产的爆竹,以备随时燃放。爆竹手旁,立着六名火铳手,正在装药接捻。

火铳手装铳已毕,看了看日影,六人对望一眼:“催催吧!”几个人点了点头,就见两个火铳手齐举火铳,火香一点,只听“嗵!嗵!嗵!嗵!”四声大铳,震耳欲聋。依据旧时风俗,此铳有个名目,叫作“催幡引灵”。

铳声过后,马上听见黄家大院里传出阵阵哀声。不一会儿,“噼噼啪啪”,院内鞭炮齐鸣。大家看时,只见从黄家大院里走出一条大汉,手举着丈二高的新鲜柳木杆,上挂着九尺来长的白色纸幡,远远望去,活像万朵白花绽放一般。

鼓乐手们看见白幡出门,知道起灵了。咚的一声,令鼓响起,八班鼓乐同时奏响。

鞭炮声中,白幡前引,从大院内请出了神主的灵棺。那口散发着清香的柏木灵棺,由八条大汉扛抬。灵棺之后,黄家的亲男嫡女、孝子贤孙,人人孝衣孝帽、孝靴孝巾,手提哀杖,面着涕泗,放着悲声,排作两队,白花花地扶灵而出。

黄巢一身白孝,只见他,身穿孝袍、腰扎散麻、头戴孝帽、足登孝靴,左手拿哀杖,右手提劳盆,由汴州秀才王璠搀扶而出。后面跟定黄家众兄弟。蔡温玉搀扶着黄邺,宋岩搀扶着黄揆,家仆们搀扶着黄存、黄钦、黄秉、黄万通、黄思厚,大家鱼贯而出,直入灵棚。

八条大汉一声号子,灵棺稳稳地落在灵棚正中。外执事张归霸把手一摆,鼓乐立止。黄家上下的家仆各有执事,男男女女,忙碌不停。

黄邺从三十八里外礼聘到一位大儒赵先生。老先生精于古风古礼,使做今天祭礼的主持,俗称“大殡先生”。黄巢兄弟从头天晚上开始,由赵先生指教,演习祭拜之礼。无非是揽四叩、陆花头、九叩礼、十二叩礼、花十六、二十四叩之类,大要不出作揖、叩首、跪拜、奠酒。

时辰已到,孝子围棺。大殡先生高声唱道:“时辰已到,孝子入位了!亲朋上祭,两厢伺候!”立时,就见人头攒动,各寻其位。

赵先生面南,望望身后,见黄家男女有序、内外有别,亲庶前后,孝礼齐备。他从桌案上抓起一把礼香,面北望空举了三举,然后面对神主躬身一礼,再后肃容端立。他望望四面,见是人山人海,面上似有得意之色;再看黄巢,已在灵旁跪下了。

赵先生双手把礼香举起,高声唱道:“开祭了……”霎时间,爆竹火铳,“嗵!嗵!”“啪!啪!”响作一片。鼓乐响器,声入长空。灵棚之内,传出阵阵哀声。

赵先生唱道:“黄门嫡亲长子,入位祭奠了!嫡亲兄弟,后跪陪祭!”只见王璠、宋岩两人搀扶着黄巢,黄巢左手拈着劳盆,右手拿着哀杖,来到灵前,面北而立;后随着黄存、黄思厚兄弟二人,手提哀杖。鼓乐声中,黄巢拱手一揖;黄存、黄思厚并排在后,跟着黄巢作揖。之后,黄存、黄思厚跪伏在白毯上。黄巢一揖三叩,热泪满面。他兄弟见揖举手、遇叩磕头。黄巢跪下直身,双手举哀杖。赵先生右手举杯,左手捧钟,把满杯醇酒望空奠去。黄巢三举,赵先生三奠。

大殡先生见黄巢哀毁过甚,只导他行了九叩礼,就高声唱道:“孝子节哀!叩首归位!”黄巢磕下头去,伏地大恸。王璠和宋岩把黄巢扶起,搀入灵棚跪下。黄存、黄思厚也随入灵棚,跪在灵柩两边。

依据嫡庶之礼,按循昭穆之序,下手接祭,当是黄宗泰、黄宗安老兄弟。因黄宗安病瘫在床,这老兄弟行里,就只有黄宗泰行礼了。

旁有执事杂役把供品撤下,全新换上一贡八碟:一猪一羊、一鸡一鹅、一鱼一虾、一瓜一莲。鞭炮声中,鼓乐阵里,刘强和金老大扶着黄宗泰行了六叩礼。老头子老泪纵横、哭声不止。大殡先生唱道:“孝子接客!”黄巢朝其二叔磕下头去。黄宗泰还了一揖,赵先生奠酒,黄宗泰被扶了下去。

以下就是黄邺兄弟、黄揆兄弟、女婿、侄女婿,一个个腰麻白帽,哀哀号号,在灵前尽哀尽礼。

本亲祭过,下边该是黄巢的娘舅、黄邺的娘舅、黄揆的娘舅,黄巢的妻兄、黄邺的妻弟等。

嫡亲祭过,该是老姑父、老姨父、表兄表弟、表姐夫、表妹夫。

三代双支祭过,五服内外的远支远派、同坟同宗、同门同姓,依次抬上供品,身上挂白,无泪挤泪,来灵前攀亲。

千百年来,汉家的丧仪,大凡至亲者,礼简而情真。只因事主丧亲,痛彻于心,不以礼多为炫。至亲以外,就是凑景,名目繁多、花样翻新,更有甚者,直如闹灵一般,令人啼笑皆非、忍俊不禁。

黄宗义的表姐夫姓李,年过六十,前来致仪。李老先生礼数娴熟、叩拜如仪,只是跪下伏身之后,干号无泪,被村里的几个无赖少年瞧破。有两个无赖少年来到李老先生的身后,乘其不备,猛提其双足,把祭老闹了个王八啃泥,惹得灵棚内外哄笑不止。偏那大殡先儿赵先生,双手举着一把礼香,朝天一礼,也不查辈分,口中竟然高声唱道:“善哉!孝子娱亲,神天同受!祭主可谓心诚礼恭矣!”哄的一声,灵棚内外笑声大起。

直祭到未时一刻,方才听到大殡先儿赵先生唱道:“亲仪礼毕,金兰当续!磕头换帖,快往前立!”黄家朋友本多,无法排序,就按吊丧来到的先后为序。要是一伙数人,由其自议,推出首祭一人。

王仙芝对尚君长说道:“哥,兄弟礼数生疏,大哥就主祭吧,我和进德在后面陪祭。宋岩、卢约为第二祭,苗松、刘强、金老大为第三祭,也就完了礼数。”尚君长点头允可,引了王仙芝、尚让入位,九叩而退。至于宋岩、卢约、苗松、刘强、金老大等,也都是九叩。一声“孝子接客”,大家就退了下来。续后是王重隐、王重师、王璠、胡实、海超、海灵、柳彦璋、柳彦衡、楚彦威、蔡温玉、刘汉宏、刘汉宥、刘汉容、李罕芝等人,礼恭意诚,叩毕而退。

黄巢的朋友曹师雄,原是徐州官军的一个排头,因他引人劫了库银、杀了官长、反出徐州,成了朝廷通缉的要犯。他却改名叫平江海,跑到黄家躲了一年灾。今天,他见朋友们大半都已祭过,还没有轮到他,他心里着急。及看见楚彦威祭罢退下,也不等赵先生唱名,他就挤到前面,跟脚入位。立定之后,曹师雄望灵一揖,撩袍扎跪,哇的一声,趴在白地毯上放声大哭起来!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