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军史乡土 > 冲天英雄传:冲天香阵透长安 满城尽带黄金甲 > 第 9 章 王仙芝头遭贩江南 尚进德籴米屯长垣
第4节 第四章

刘强找来二十多个民工,只说是粮行在此暂存粮食,连同自己的水手,来回驮运,搬运白米。张忙了一夜,才把白米搬完,然后打发大船出苇港东去。

王仙芝吩咐刘强:“夜来运米的爷们,每人给四十斤白米,权作答谢的脚力钱。给他们说:不要声张!”刘强依言而行,民工们背了白米,欢喜而去。

尚让对金老大说道:“哥哥辛苦不易。你们把银子、白米运回家去,五天后咱在鄄城南岸聚齐。”水手们人人喜欢,各自携银驮米而归,心里好不爽快。

尚让跟着王仙芝、刘强,来看米囤。刘强家的后院里,四所楼房自成独院,原是刘家的仓库。墙用石砌,地选石铺,上有一层木板。楼下楼上,都能存粮。十万斤的白米,只占了三所楼。铁大门一锁,就是蚊子也飞不进去。

尚让和王仙芝看过,点头放心。王仙芝对尚让说道:“如此隐秘的村落,亏你想得到!果然是藏兵囤粮的好根脚。”他俩又把院子的一周看遍,见粮米囤放都已妥当,三人才一前一后,回到船上。

酒饭已过,尚让对王仙芝、尚君长、卢约说道:“既是到家了,咱四位庄家的账目,也该算清楚,各自把白银收藏。”

王仙芝说道:“这一项是卢约经手,咱只把本银算清楚就中了。”卢约说道:“这头一宗买卖,正好是春荒年景,竟得十倍的大利!这可是绝天的暴利买卖。当时收算,是四千一百一十三两白银,已经计点清楚,银子已经交给尚二弟,细账还得尚二弟算算。”

尚让说道:“当时每斤麦合五钱四分八毫白银,仙芝兄、家兄,人银是四百一十一两;我和卢约哥哥,人银是一千六百四十四两二钱。加上前两项白银合计,仙芝兄与家兄,每人该现银一千三百七十七两;我与卢约,人该两千六百一十两零二钱。在扬州时,我买了几个精细的柳木小红箱,咱各人的银两,都已装箱封存,藏在舱底。箱子上有名姓,用时可取。底舱的钥匙,卢约掌管着。”

尚让又指指舱内说道:“再者,也叫哥哥知道,咱们营贩,越做越大;银两钱财,越聚越多。我和卢约私下商量,诚恐树大招风,不可不防患于未然。前在泗州停船时,我与卢约上岸逛市场,听说泗州的兵器名闻天下,就去店铺里观看,果然所传不虚。俺俩就买下了三口长杆大刀、三支纯钢标枪,以防盗贼。因是喜爱他的手剑做工精细,且是锋利无比,带在腰里,可以防身避邪,我和卢约就选了六把。这种手剑寒光闪绿、非常森人,现藏在舱内。因是咱几个一向张忙,不曾鉴赏。”尚让叫卢约道:“哥,把手剑拿出来,正好一人一把,大家也看个稀罕。”

卢约去到舱里,打开粗木板,捧出六把手剑,放在一边。王仙芝弯腰拿起一把,笑道:“单看这剑鞘,就知贵重!”卢约说道:“它这剑鞘,是蛇皮缠包的,又加了几层大漆,隔水隔潮,可保六十年不坏。”

苗松、刘强没有见过如此精细之物,两人弯腰取剑在手,抽出剑身,但见寒光四射,幽幽发绿;两条剑线,由深入浅;古铜挡手,黄铜手把,上镶着石花,确是宝物!刘强用手度量。卢约说道:“剑长一尺八寸,背厚四分三厘,劈砍削刺,随手称心。”

几个人心里喜欢,如获至宝,各把手剑收起。

尚君长把手剑放下,说道:“既然白米藏在这里,这武岗就是咱的根基了。十万斤白米,非同小可!这是咱十几家人养命成家的血本。我想着,得留下自己的兄弟住在这里日夜照望,才能放心。”

卢约说道:“大哥所虑,十分要紧。留人看管,有许多好处:一者,看着闲杂人;不叫进后院;二者,趁着空闲也去周边的村里走走,问下些私盐出脱的口子,免得盐拉回来压船;三者,咱这十几家谁家来搬米,有人应付,定不准谁家出点儿事,也能来回通个信。要不如此,万一叫些盗贼看见,兴发事端,不是耍处。”王仙芝听罢,连连点头。

卢约看了一眼尚让,说道:“我留在这吧,中不中?不过,得有个兄弟相伴,可以替换着抽身。”刘强说道:“这是俺家,我在这人地两熟,自然是我陪伴卢约了。”

尚让对刘强说道:“船上的事,俺几个不太熟悉,还要你老兄前后提调哩。叫我看,这里不如苗兄留下陪伴卢约,护粮出盐,照顾家人,似乎两全。只不知苗兄意下如何?”

苗松听了心里喜欢,对尚让说道:“你老弟说的不错。我留在这里,最是方便。我家在南华,正好在濮州与长垣之间,带信传话,十分便利!且这武岗又是亲姑家,人也不生,地势又熟,有我在此,有许多好处哩。身子闲的时候,摸几条鱼、打几只野鸭,还是两道酒菜美味哩!”

王仙芝听后笑说道:“好!好!既是进德如此安置,恁俩快把银子搬下船去,就收藏在刘强的家里。这武岗只留一只船,等金老哥来时再走。其余的两只船,今天就走,免得官家的纲船往来望见,别生枝节。”刘强回头说道:“哥且少等。我到村里借两头驴来,把银箱驮回去,再来开船。”这就是:

只因走私寻善地,不料却留千古名。

刘强去不多时,牵来两头健驴。他和苗松两人的银子,人各一箱,装到驴上,正好一驮。卢约的银子多,装了两箱,也是一驮。卢约又把零碎银子背在褡裢里,放到肩上。

尚让看着卢约装银子,问王仙芝、尚君长道:“哥,恁俩这银子,也存在这里吧?”王仙芝摇头不肯。尚君长说道:“兄弟二人的钱财,不能存在一个地方。此中大有讲究!我的一份银子,带回尚岗家里吧。”尚让见王仙芝、尚君长不在这里存放银子,就对刘强说道:“三哥,回去安置好了,使驴再来一趟。”刘强应声,赶驴而去。

尚让把自己的银子取出二千两,摆放了两箱,捆扎停当后,刘强正好牵驴回来。几个人帮着手,把银箱放上驴背,尚让随了刘强一路行去。

到了刘家,尚让要看藏银的地方。刘强低声说道:“北屋的卧房两室,下有密室暗道,一向是祖上存放贵重之处。入口处在破床下面,后院有个出口,是杂草堆盖着,轻易不开。卢约俺仨的银子,都在密室里,是个十分保密的地方。”

刘强说罢,挪出破床,拨开破烂,现出一块石板。他用力搬动,把石板挪开,露出洞口。苗松瘦小,把身子一缩,跳了下去。刘强把银箱递下去。一切收拾妥当,移床堆物,入口依旧不显。

尚让对卢约、苗松说道:“恁俩在此,切须在意!不可得罪四周的村邻。要是村里有断粮断顿之家,给他们送上三二十斤粮米,算到我的名下。村邻亲善,最是关紧,哥哥切记!远亲不如近邻,一旦有事,他能援手。”卢约说道:“兄弟所言,可比金玉。卢某谨记就是。”苗松笑说道:“人呀,没粮饿断筋,有粮更悬心;藏下大元宝,小心几百分。”

他四人说着话,锁好家门,离开刘强家,一起来到河汊的泊船处。刘强把两船相连,王仙芝、尚君长、尚让立在船头,刘强掌舵,众兄弟与卢约、苗松各拱一揖,船出了河汊。卢约、苗松直到望不见船时,才回船舱收拾,然后回了刘家大院。

王仙芝、尚君长、尚让、刘强放船直到鄄城,把船泊在尚岗村北面的黄河大堤下。三人把银子和六袋白米搬运回家,接济家中的生计。王仙芝引了刘强在家里住下,殷勤款待。

四五天后,金老大引了水手,驾船来到尚岗河段。大家集会在黄河大堤上,酒肉之后,商议开船。

王仙芝的夫人尚巧云,直把大家送到堤岸下面。尚巧云用小石子砸着黄河水,噘着嘴,对王仙芝、尚让、刘三说道:“咱这几家比别人家强多了,粮米又不缺,不如不出去!这几天我常做噩梦,吓一身汗,叫人提心吊胆的。”

咦!只因尚巧云开腔言语不吉,遂叫王仙芝这十几个人:

秀才冒出杀人胆,村夫收聚百万兵。

三江两河血涂地,李唐皇朝一旦倾!

这才是:

该住手时难住手,运该英雄赶风流。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